Don't Miss

一個奇妙的普通日子 文/美國華府蓮花美群

By on 08/03/2012

  這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日子,但對我們來說卻是一個奇妙的日子。
  家裡的老二(蓮任法師)出家了。我們必須賣掉房子,用剩餘的一點有限的錢找一間房子住。
  有人替我們出主意,去租老人院的房子,既輕鬆又方便。我們去看了不少間,租金相當貴。心想如果我或蓮紀法師不小心活得太久,將來這點錢付租金用光了怎麼辦?又有人說,應該買一間兩臥房的房子,現在兩個人可以住,等我們Bye-Bye了,可以留下一點法財給蓮任法師運用,而且不久之後登寶堂拆建登寶雷藏寺時蓮任法師也有個暫時住處。聽起來這個主意好,頗有遠見。對兩個不再有生產力的老人來說,確實是既安心又安全。
  但我還是拿不定主意。請蓮紀法師去問佛菩薩到底該買該租?答案是「買!」
  主意雖定,但知憑手上這點錢想買房子或公寓還是頗困難的。既知有困難,第一個當然是求師尊加持。二、三十年來的經驗告訴我們;如果你行正道,蓮生活佛的加持力是無所不在的。求師尊加持好幾次了,再報名法會求佛菩薩。當然家裡兩位大法師──蓮紀法師和蓮任法師每天修法少不了必定再祈求一番。最後是求自己,一有空就四出搜尋低價位的房子。
  看房子的結論是相當悲觀,十二、三萬很難買到兩臥房的房子!何況我們對房子是有條件的:第一、房價不超過十三萬。第二、房子要離登寶堂近。因為我們自認是登寶堂死心塌地的終身義工,必須天天來「上班」。第三、門向要兩個人都合,年紀大了禁不起沖剋折騰。第四、周圍環境不能太差。四個條件缺一不可。
  聽到這四個條件的人都搖頭嘆氣說:「你們這是找師尊佛菩薩的麻煩,更是給自己找大麻煩!」
  兩三個月過去了,累計看過的房子數十間,當然是一無所獲。有一次聽說一個老舊社區有便宜的town house,便興沖沖地趕了去。那房子的確不貴,但三層樓居然被隔成了六層,走樓梯就像走進了螺絲殼。光線又不好,令人覺得好像得了弱視症必須扶著牆壁走路。好不容易看完出門,我不禁大喊:「陽光真好!」話雖如此,我還是對便宜的價錢有點心動。一向對光線敏感的蓮紀法師苦著臉對我說:「以後你背我走,好嗎?」
  有人說你們既屬於低收入者,為什麼不去登記申請低收入的房子?一語驚醒夢中人。但向當地政府機構查詢的結果是,登記了還要憑運氣抽簽。目前粥少僧多所以有幾萬個「運氣不好的人」在等。最糟糕的是,夫妻兩人以申請一間臥室的為原則。要兩臥的,困難度倍增。最後,不管自己運氣好不好,先登記了再說。不是有人說:「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嗎?」
  時間一天天過去,「希望」變得越來越「稀」薄。春天已經變成夏天。大熱天四處找一間「不可能」的房子要想不心浮氣燥都難。焦急之餘要蓮紀法師再去問菩薩怎麼辦。法師說這等「小事」不好常去騷擾師尊佛菩薩,求土地公幫忙就好。登寶堂土地公的金身,在西雅圖雷藏寺供奉期間受到佛法的大成就者蓮生活佛十年的香火供養,不但品位高法力強、又很親切。過去就幫助解決了不少人的困難。蓮紀法師去問土地公的結果是,房子會有的,不用擔心!
  然後五月中旬到了,房子的消息仍然杳如黃鶴。蓮紀法師雖然表面鎮定,也開始偷偷心焦了,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這次不用我求,他自去問了土地公。答案是一個日期:「六月十一日。」
  以當時的各種情況判斷,看不出這個日期有什麼道理。因此並沒有真正放在心上。一有空仍是和蓮紀法師「自強不息」頂著烈日找一間好像不存在的房子。六月初,去西雅圖參加了師尊的法會,回來後又忙堂裡許多事,每天暈頭轉向,把這個普普通通的日期竟然忘得一個乾淨。
  六月十一日晚間近七點,忙了一整天回家。突然想起今天是十一日,不妨看看低收入者房子政府有什麼新鮮消息吧!隨手打開電腦。奇怪的是平時要經過不少程序,好不容易才能進入的網頁竟然直接跳了出來。上面寫著:「一間新建的town house,有三間臥房,承購者只要有政府發給的低收入證明,其他一切限制都取消。房價十二萬九千九百五十元!先到先得,不必抽簽!」
  網頁上的每一個字都震得我跳起來。這不就是夢寐以求的房子嗎?!懊悔為什麼忘了這個日子,沒早一點看網頁?經過今天一整天,不知已經有多少人捷足登記,希望太渺茫了啊!
  自責歸自責,相信神明不會只管一半,也不會跟我們開玩笑。一定還有希望!無論如何不能放棄!不管已經過了上班時間,先打電話去留言登記。第二天清晨七點再一次留言登記。然後八點不到就和蓮紀法師衝去辦公室門口等。好不容易十點開門,提著一顆心坐下來,工作人員告知後天才正式面談,今天是登記。可是已有一人登記九點的約,另一人登記十一點的等等。果然不出所料!可是我們說,你們辦公室十點才開門,登記九點的沒有道理,現在我們登記十點到,我們應該是第一個。她想了想說也有道理。所以將我們登記為第一個面談!隨後給我們鑰匙去看房子。我們先測量門向;結果是三合我、六合蓮紀法師!(我們看過的房子很難有方向兩個都合的。)那是一棟新建的小小town house,共三層1350平方呎,有兩大一小三個臥室。兩個較大的剛好供兩位法師住,小的我住。房子雖小但光明潔淨、環境幽雅。整個新開發的小社區被公園森林圍繞著,空氣顯得特別新鮮。離登寶堂僅僅只有四英里!我們剛剛住過比這大五、六倍的大房子,時異境遷,現在對這樣一間可愛的小房子,滿意到不能再滿意了!
  第二天面談,果然登記九點的一位女士已等在那裡。當工作人員告訴她,我們排第一個時,她當場傷心得流下淚來。看了讓人心軟。面談當然很順利。我們兩人只要不停點頭如搗蒜,口中應著”yes!” “Yes!”手下不停簽字即可。
  簽完了約,還和工作人員談了些佛法,總算定力不錯沒被狂喜沖昏了頭。一旦出得門來,陽光滿地。再也顧不得形象,不禁振臂高呼:「師尊啊!感恩您!土地公,我們愛你!」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