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 C
加拿大溫哥華
04/18/2024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談台灣行的感想

《愛看彩虹愛看天》

談台灣行的感想

文/蓮慈金剛上師

  三年多的疫情,對全世界的人傷害很大,變動大,打擊大。真佛弟子也有很多受到考驗,有一些人選擇在家裡不出來,勇敢一點、堅固一點的,仍會不辭辛勞的繼續回道場修法,繼續來接受師尊上師三寶的加持。我希望通過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同修,一次又一次的攝召主尊的法會,來加持大家,在身體方面能夠改變,在心靈方面也能夠慢慢打開心扉,重新樂意接受佛光。在這個時代,困難重重、障礙重重,環境越來越複雜,不管是居家,還是出外、工作,都非常困難的情況之下,就是要依靠無上的佛力、菩薩、護法的力量,來保佑我們一切平平安安。
  我已經四年沒回去家鄉台灣,整天關在廟裡不想出門,一方面是擔心環境問題,一方面也是慢慢離開久了,心情變淡,這一次要不是師佛再次去台灣加持台灣的信眾,有這樣一次遠行的機會,我也不會選擇在疫情期間飛去台灣。所以對我來說這是一次挑戰,對病業細菌的挑戰,是師尊三寶給的勇氣。
  因為是過節期間,12月是聖誕節,接下來一月是新年,又是舊曆年,三個節日排在一起,機票特別貴。去的時候是12月初,上了飛機以後,發覺飛機還蠻空的,不那麼擁擠,感覺還蠻好的,平平安安的飛到台灣。
  抵台後,我發覺有此障礙出現,雖然去之前自己常常修法做迴向,希望不要有障礙,結果去了還是有水土不服的問題。每次吃東西就會肚子痛,東西好吃,想吃又不敢吃。那道伴更不用說了,一回去馬上生病,本來想她年輕可以互相有個照應,結果一回去她從頭病到尾,什麼都不能做,整天病懨懨的,我看了也替她難過,水土不服確實很麻煩。
  有一天在草屯雷藏寺,我們三個女上師和一個男上師搭一桌吃飯。旁邊的上師跟我說,去夜市吃麻油雞,回來拉到不行,上吐下瀉好幾天。我說夜市的麻油雞,湯頭油得不得了,同一鍋老湯一直加溫,一面賣一面加料,怎麼敢吃?因為我過去有經驗,上一次回去的時候,我成天肚子漲得像似壓塊大石頭,什麼都不能吃,道伴更是拉到去台大醫院急診室,清晨六點鐘叫救護車,痛到要坐輪椅被推進去,就是吃出來的。
  有一次我們去迪化街,專門賣年貨的街,去湊熱鬧,還沒逛兩步路,就開始拼命找廁所了。我心想,這種觀光的地方一定有介紹這條街的資料中心。別人是看東西,我拼命在找廁所。還真的讓我找到一個Information Center,古色古香的,裡面發現一個非常非常小的廁所,還是老式那種蹲式的。我這種人腿腳沒練過,哪裡可以蹲!如果寬一點,還可以動一動,那麼窄,根本沒有空間挪動。最後發覺自己爬不起來了,又跪又蹲,一隻腳不行,兩隻腳也不行,又不能打開門叫人家給拖起來。掙扎了好久,最後剛好有一個角度,還真的被我給掙扎起來了,好家在!
  接下來繼續逛,這下輪到道伴肚子痛了,她也要跑廁所,緊急下,我看到遠處有一個7/11便利店,快點去啊!我則走到停車場邊的小公園等她。才坐一坐,糟糕,又輪到我了,怎麼辦?!我四處張望,竟意外發現邊上有一個地鐵入口,我趕快跑過去碰運氣,地鐵入口要下三層,一下去果然有個公共廁所,有驚無險運氣真好!菩薩保佑,我們倆個總算化險為夷了。
  提到吃的,順便提一下,台灣每一條街都有賣吃的,很方便,六十塊錢就有一個便當,三菜一飯,有雞腿,有豬排…,而自己做買一個菜就要六十塊,要買很多食材才能做一頓飯。現在給一個便當都煮好的,才六十塊。根本不用自己煮飯,省錢。
  記得上小學時,平常家裡省吃儉用,不會給孩子買零食。我們唯一吃到零食的時候,就是學校學期末帶我們去遠足,只有那時候媽媽才會買很多糕點麵包給我們帶上,小學生最喜歡遠足就是為了吃那些東西。這次回去我就想去找回那家老麵包店,找呀找,走了很多條街,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提了很多戰利品回來。半路上,居然碰到溫哥華的兩個同門。天下事竟有這麼巧?!他們是剛從溫哥華來台旅遊探親參加法會的,前天才傳簡訊說這天要特別從桃園搬來住西門町一晚,供養我吃飯,我想他們是年輕人,就回絕不要他們破費了!結果竟然在台北市那個早上,那一分,那一秒,還是讓他們跟我不期而遇,碰個正著!這豈不是佛菩薩護法又在穿針引線,他鄉遇故知,圓滿眾生願?
  話說這趟返鄉,參加師尊的法會,才是最好最值得的,也是我此行的真正目的。我第一場參加的是蓮華生大士的化虹大法會,在小巨蛋。第一次進去小巨蛋,裡面的空調通風很好,還有噴霧,覺得呼吸很舒服,差不多像在人間仙境一樣。尤其是有師佛的法力,在法會當中覺受非常棒,觀想蓮華生大士、虹光很容易就觀出來,這場法會真的是集聲光力加持的超級享受。感受到真佛弟子們的發心,現場幾百義工穿著整潔的制服,盡心盡力地招待上師法師同門,熱情又周到。師尊的攝召力超級強大,所到之處,萬人空巷。我們每一個人都戴口罩防菌,但師尊被那麼多人圍著,都沒戴口罩,真夠厲害!
  師佛所到之處,無不處處體現出真佛大家庭的溫馨與愛,師尊愛大家,大家也愛師尊,東南亞的信眾非常熱情,所有弟子看到師尊都激動地大聲喊:師尊,我們愛您!師徒情義無意中自然流露,盡顯無遺,毫不造做,令人感動。
  台灣的王師兄沒參加過大法會,第一次我帶他去,他跟我說:為什麼師尊過來,我向師尊搖手說:師尊我在這裡,師尊都不看我?我說:那個場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你搖搖手,笑一笑,師尊就會看到你?既使我們上師在那裡送師,從師尊面前走過去,每一個人都跟師尊合掌,師尊也不是都能看到。更何況現場人山人海,這是要有中獎的運氣才會被祂看到的。除非你修得特別好,去之前修上師相應法無數壇,持百萬遍的師尊心咒,你一想師尊,師尊可能就立刻心電感應回頭看你呢!要不就像我有一次在彩虹雷藏寺大殿,特別拿了個紅包,站在樓梯下面等師尊下來。心念一想,我在柱子這邊呆跪著,離最後一階還有一段距離,待會師尊一下來不知道我要幹什麼,直接被侍者迎出門外,怎麼辦?我立刻扒下身用虎頭金剛四足著地式,直接爬到階梯前,師尊一下子就看到我,紅包接個正著,好不開心呀!
  豈不聽聞師尊開示說:一位真正的密教金剛上師可以給弟子大加持,距離太遠,你不會溫暖,得不到加持;太近,又會被燒掉。所以,跟自己的傳承導師一定要有密切的關係,保持一種適度的溫度,才能受到加持哪!
  我是越老才越明白這個道理。因為我年輕的時候也是很客氣的,不敢這樣不敢那樣,只知道躲在遠方埋頭苦幹。直到數十年過去的現在,才知道要笑,要開口講話,要親近祂,得到祂的注意,這根本就是自閉的障礙。現在我每次在師尊身邊跟師尊講什麼,師尊都會很慈悲地對我說:謝謝!還是溫和的鼓勵和教化,這就叫教育成功。
  就因為自我封閉的心終於慢慢打開,才得到自在。這次在小巨蛋的法會,我覺得身心打開,法流灌注,舒暢無比,主尊蓮華生大士的加持源源不絕,彷如天上,妙喜妙樂,殊勝無比。後來又去到草屯雷藏寺,已經很多年沒上去了,人很多,有點雜亂,但是法會一開始,真佛密法一節一節念出來,當下身心放下,頓覺賓至如歸,回了家。因為修的是同一個法,同一個儀軌,共同攝召同一個主尊,那些佛菩薩都是我們最熟悉的,最重要的是,有師尊在,加持力不得了!諸佛紛紛下降!我領略到,不管是換到哪一個場地,嘉義五色不動明王法會、桃園金面金母萬佛手無極眼法會……,衹要有師佛在,諸尊下降,都是一樣的滿眼佛光注照,心靈得到洗滌,清涼無比,寬廣無礙。

相關文章

華光清明節禮梁皇懺 依六祖懺悔品發四弘願無相懺悔 冥陽兩利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521期2024年4月11日

tbnews7

談福分與功德

tbnews7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We'll assume you're ok with this, but you can opt-out if you wish. Accept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