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C
加拿大溫哥華
10/24/2020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師父教我三十年》 我的天命(下)

《師父教我三十年》

我的天命(下)

文/蓮慈金剛上師
(文接第1336期11版)
  這個事情就是說,萬事都要有東風,尤其是佛教事業,上師三寶點頭了,什麼都做得成。祂不點頭,你再有能力,再有幹勁,再有用處,再聰明,都不行,這就叫「天命」。師尊在我當年剃度出家的時候說:蓮慈上師是有「天命」的。我那個時候不大明白什麼叫做「天命」,因為我從來也看不到天上有什麼東西,從沒有近距離地接觸過佛菩薩,或者是偉大的三寶聖眾,都沒有。摸不著天摸不著地,不知道什麼叫「天命」。現在,人生走了這麼一大段了,我知道什麼叫做「天命」了,那就是老天的法旨。譬如說我的出家,就是「天命」。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出家,因為我有工作,我在真佛宗也有職業,我是《真佛報》總社的社長,做到全世界五大洲都有分社,每個人都在看我的報紙,我的職業是很重要的。我已經忙得不得了,每個禮拜要花一百個鐘頭在捏報紙。因為那時候只有我一個人,又是編輯,又是校對,又是打雜的,又是派報的。一個報紙從還沒有出生,到送去打字,完成稿件、排版,然後還要指導唯一的一個幫手,就是惠軍,他是大陸來的移民,聽說是在大陸二十年經驗的記者,來這邊沒有工作,因緣注定他要來幫《真佛報》,來幫忙校對、排版。那時候根本沒有電腦軟件這麼發達,全部是用紙張、剪刀、漿糊把打出來的字,依照大小去切割,去粘,用擀麵棍去擀平。我每次看到他,就是看到他趴在地上變成四腳動物,我們哪有那麼大的桌子,都是趴在地上每天這樣四只腳在做,我也跟著趴在地上看版,現在回想起來,以前真的很有趣,這麼克難的排版今生絕無僅有,現在早已經絕跡了,可是當年我們是這樣做的呢!我倒覺得那段時間是人生中最有法味,最值得回憶的!
  那時候剛開始做《真佛報》,師尊給了一千五百元美金起家,然後我就做了二十七年。每一個禮拜都準時出報,沒有給它開天窗,現在想起來,如果不是「天命」怎麼會做得下去呢?命中注定,好像我這一世投胎,就是要來真佛宗幫師尊做《真佛報》的。金母說,幫師尊找,就是找了我這個胖子回來做佛報,而且又不是專業人士,我大學不是學新聞系的,我不是文人,也不是會寫稿的人,從來沒有寫過一篇文章投過稿。我一輩子都是在做自己的美夢,年輕的時候想混個好學校,學校一畢業就想跟著去找個好職業去賺錢。結果職業還找不到就被丟到廚房去當煮飯婆,結婚了,根本沒有給我機會去上班。那我大學不是白念的嗎?我心裡恨恨的想,我至少是英文系畢業的,英文系畢業應該做個英文大秘書的,但求職信才發了二封,就奉命結婚去了。那我根本不用念大學,什麼學都不用念,我就去念煮飯學和褓姆學就可以了。哪裡要念什麼書?白念的。
  當了家庭主婦之後,我記得我最大的成就是什麼?沒事無聊就在家裡做家事,看食譜,做包子,做饅頭,包子一做就是一、二百個,然後冰凍起來,每天就是給小孩吃包子,吃到他們叫不敢,我就是做這些事情。剩餘的時間是跟那些三姑六婆家庭主婦煲電話粥,每天趁小孩子上學去了,就盡打電話,張太、王太、陳太,張太講完,就撥到陳太家,陳太講完,又李太,整個下午就在講電話,一講好幾個鐘頭。東家長,西家短,真的講不完,時間很好打發的。在此期間我遇到一件事情,我覺得好像是造了口業。那時候的留學生家庭,先生跟太太都在異鄉,可能是接觸範圍很小,大家都認識。有一次聽到張太來說,這個太太跟別人那個先生有曖昧的事情。幾家人傳來傳去,傳到後來演變到兩個家庭鬧翻離婚了,大夥也從此不再往來,就都散了。真的是清官難斷家務事。所以我後來能夠受徵召出家,我覺得我這個命是三級跳,從三姑六婆的漩渦這樣被超拔出來,又可以學佛,修正自己的行為,又可以把自己的業障一點一點消除。雖然業障還沒有完全消,習性也沒有完全改,但是,我之所以能撐過這三十年,都是上師金母護法在堅固我的道心,我這一生能走到現在,全是師尊教的,金母錘煉的,護法守護的,真是阿彌陀佛!

(續完)

相關文章

《師父教我三十年》 走向不惑的七十(上)

tbnews7

真實放生 華光雷藏寺秋季慈悲放生法會見證真實佛法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340期2020年10月22日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