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 C
加拿大溫哥華
05/08/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師父教我三十年》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青春三級跳(上)

《師父教我三十年》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青春三級跳(上)

文/蓮慈金剛上師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一年又一年,年紀越大,越覺得時間迅速。小學時寫作文,總是會扮老,寫什麼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一類的,那個時候還是屁孩一個,那都是講給老師高興應景的,表示我們很尊重時間。那麼小哪裡知道時間,我看是因為要寫功課每次玩的時間不夠,所以才會寫光陰似箭。上了年紀之後,一下子半年就過去,再過幾個月,馬上又到年尾了,很快又多了一歲,人生確實是無可奈何的。不管我們喜不喜歡,願不願意,時間都是像抽衛生紙一樣,一張一張一直抽過去,一轉眼就變成了老人。老人的現象就是回憶,老人比人家多的,除了頭髮比較白,抬頭紋比較深,皮膚比較鬆之外,最多的就是 回憶。但是我寫自己記憶中的這些事情,跟一般老人是不一樣的。一般的銀髮族是因為無聊,講一堆像裹腳布那麼長的往事,而我是將過去修行的經歷講出來給大家借鏡。
  就我的經驗,因為我比較幸運,能夠在年輕的時候就進入佛門,然後又進一步出家,所以沒有走回頭路。如果我當年沒有剃度出家,應該再經過這二、三十年,也會有變動。因為眾生有太多的牽掛,太多的選擇,一條路走不通,再試著走另外一條 ,再走不通,再換,一直換個不停。像換工作一樣,一個工作換另一個工作,一個老板換另一個老板,一段婚姻換另一段婚姻,眾生總是有太多的選擇。就因為我進入出家的門戶,選擇就比較少,可以說沒有選擇,很自然就這樣一直走下去。
  但在修行過程中雖有很多感應,也有很多考驗,其實走的路也是跌跌撞撞,我走這條路並不是那麼容易。自己本身產生出來的或者是外力加上去的總總考驗,這中間都是要自己一關一關去克服。皈依第一年修法遇到障礙,第二年穩定下來之後,我開始做《菩提真佛》,《菩提真佛》做了幾個月,就鯉魚跳龍門,馬上做真佛宗的中央文宣《真佛報》,真佛宗第一份報紙,也是唯一的一份報紙。變化之快,中間一定是師尊佛菩薩在暗中加持,要不然怎麼一下子說轉就轉?將我從賺錢的動機轉變成做文宣的文人,可以說是投戎從筆,從武的要變成文的,這個轉變是滿大的。我覺得冥冥之中是有一種引導,是一個無形的造化。本來不是很喜歡的,沒有做過的,忽然就變得很喜歡,想要去接受這一個個新的挑戰。這一定是背後有無形的力量,沒有這個力量是做不出來的。想要發心幫宗派幫佛菩薩弘揚佛法,承擔菩提事業,不是自己想做就可以的,自己一定要發很大的願力出來,動機要明確,意願要足,不是說我試一下看看就成的。願力不只是強烈,還要後繼有力,就是接下來後續的力量,一定要有走千里的馬力。扛菩提事業發菩提心是長跑,不是田徑賽 一百米、二百米、三百米的短跑,而是很長很長,所以一定要發揮千里馬的力量。
  當年我也是誤打誤撞,因為我從來沒有做過義工,也沒有這個背景。我自己覺得前半生其實挺自私的,從來沒有為別人做過什麼事情。小時候向父母索取,不用出什麼勞力,上學全部都是家人支持,長大也不用怎麼工作,現在一下子要發菩提心,我覺得全部都是十方的力量加在我身上,尤其是師尊偉大的佛力加持。可不是?我本來只是普通庶民,一介草民而已,忽然天上掉下一個大餅在我身上,這份力量必是其來有自的。我在做《真佛報》期間最常夢到的是什麼?那時候我是一個人在那裡閉門造車,一個人默默地闖菩提事業的時候,會覺得很乏很累,最常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腳上穿著黑色的鞋子,是最簡單用手工縫的那種布鞋,在山林裡走。黑色布鞋是古代的修道人穿的,一天到晚夢到這樣子走,應該就是行道的意思。以前行道全部是用二只腳走的,從這一山爬到另一山,從這一鄉鎮走到另一鄉鎮。荒山野地穿山小路這樣走,我每次看到這二只腳在那裡走,心裡就覺得修行人真的很辛苦,很累。這也是佛菩薩引導我回到自己前世的宿根,要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有一次印象最深,第一次感應到天人,是一次我在睡覺時,忽然聽到咻一聲,其實是沒有出聲音,但是我就會感覺到咻的一下,好像有三二個影子飛過來。我聽到有聲音在評論:「這個與仙無緣,這個是佛體。」那時候我學佛資歷很淺,但是也知道是有人來暗中考查我,好像是檢查官來看這一個後生仔將來適合作什麼用途似的。我聽了心想:「也不錯,不當神仙也罷,我是在學佛,是學佛的料子,那也錯不了。」我想一定是仙班來看我,印證我是學佛的材料,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確實那時候為了宣傳《真佛報》和《華光功德會》,我整天拿一個麥克風,有人的地方就有我的聲音。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聲音那麼大,像個女強人一樣,一上台聲音就特別大。不亞於現在的周慧芳律師,看到現在的新生代在努力地闖,一方面是又高興,又敬佩;一方面也是覺得要放棄自己所有的時間,幫助師尊幫助宗派的重要菩提事業,是條非常辛苦的路。走這條路不可以兼顧,一定要全職加全職,要不然做不好。我現在看到這些後來居上的新生代人,很替師尊師母高興,真佛宗後繼有人啦!
  我當年出去是推銷《真佛報》和《華光功德會》,我查了一下歷史的年代,是1991年10月份第一期《真佛報》正式發行,1993年《華光功德會》開鑼。奇怪!當年怎麼那麼厲害,報紙才做二年,然後就要來了另外一個大事業來做,我真佩服自己當年的勇氣。如果沒有我當年的這個力氣,到現在恐怕還什麼都做不成。只要一懶,幾年很快就過去了,一旦老了哪有力氣去做?所以說是不是師尊佛菩薩大加持?才能沖勁這麼大!從來沒做過的也敢去拿來做。現在想來仍然不大相信自己當年居然那麼有勇氣,二年做一個宗派性的菩提事業,像三級跳一樣越做越多。記得1993年第一次辦功德會活動,是去公園舉行一場戶外運動比賽活動,結果一下子來了四百人,好不熱鬧。我當年是菩提堂的同門,一說辦活動,堂裡馬上幫我攝召那麼多人來,那時好像很簡單,老天爺的力量,他們的力量,讓我立馬一舉成功。之前是從文人變成武的,做佛報是文人,而功德會是要上山下海,是要走出家門去籌款辦活動的。之後緊接著再過二年,1995年我又被金母徵召剃度出家了,不到二年又把我關回四大皆空的門來。一下在裡頭,一下放我出去,一下又收回來,我的人生變化真的很大。那個時候也不知道出家人要怎麼做,反正金母一個剪刀下來,頭髮還沒得白就已經不見了。二年人生一次次大轉變,我當年就是這樣子過來的。當年覺得理所當然,但是現在想想確實是不可思議的!
(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尋根訪密動心懷(下)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368期2021年5月6日

tbnews7

盧勝彥文集第283冊《千艘法船》句句法味 掩面大哭(二)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