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C
加拿大溫哥華
04/20/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師父教我三十年》 《真佛報》拯救了我!

《師父教我三十年》

《真佛報》拯救了我!

文/蓮慈金剛上師

  我是在 1991年開始,發心承擔真佛宗中央文宣《真佛報》的任務,起點是在溫哥華。《真佛報》除了得到師尊的大加持以外,能夠在全世界各地成立分社,還要歸功於我們偉大的師母蓮香上師。因為我個人只是專心地做辦報的工作,對於《真佛報》的發行,現代名詞叫「市場開發」,那不是我能夠做的。我的專項是閉門造車,將自己關在房間裡,整天就是編稿、校稿、打字、排版,我的任務是讓所有的真佛宗弟子都能看到師尊的開示、法輪的轉動、各分堂的動向,和整個真佛宗的互動等等,這些是《真佛報》要扛起來宣傳的任務。
  師母對《真佛報》非常關心和看重,《真佛報》的所有問題都是師母在教導,當年師母隨侍在師尊身邊,到全世界每一個道場去弘法,都會勸說各地發心的弟子,讓他們願意承擔《真佛報》的弘揚任務,也鼓勵同門投稿《真佛報》。《真佛報》能夠弘揚全世界讓所有弟子都能看到,這個功勞全部歸功於師母蓮香上師。大家知道弘法是非常非常辛苦的,而師母憑著瘦弱的身體去完成重大的法務之外,還要輔導各地分堂的問題,解決分堂的奇難雜症,真的是以一人之身,想像不出來是怎麼做到的?要是我的話可能早就倒下去了,我這個人從小到大都是「東亞病夫」。從小是吃藥打針長大的,吃藥吃到怕,每個禮拜放學後都要被牽去打針,沒有打針就走不動路。我記得小時候是爸爸牽著我的手,像個行屍走肉,被牽去私人診所。醫生拿一管葡萄針,老大老粗的,往我的手臂紮進去,那是我童年記憶中最痛苦的一刻。因為老沒有元氣,三、二天就要去打葡萄針。一打進去,肚子裡馬上燒燒熱熱的,很快就有熱量出來。像我這樣的「東亞病夫」可以辦報紙,而且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能作報紙,簡直是奇跡又奇跡!是好幾個奇跡加在一起的奇跡。 為什麼師尊不找一個有經驗文科出身的,或者是新聞系的人才,會寫文章的專業的人,卻找我這個土土呆呆的病貓去辦真佛宗第一大報紙?想一想這真的是件很奇妙的事情!
  那些年,我在裡頭死命做,師母在外頭也是拼命地宣傳。一方面她要護持師尊全世界走透透,從早忙到晚,還要跟分堂弟子們講個不停,她可以講到喉嚨沒有聲音,每天沒有時間睡覺,仍然在盡責地幫忙輔導真佛弟子,這樣的精神真的無人能出其右,真佛宗找不到第二位了!也因為師母到世界各地去幫忙推動和鼓勵,《真佛報》才相繼成立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英國、美國、香港等六大分社,讓世界的各個角落都可以看到《真佛報》。所以,當年的《真佛報》不是我一個人做出來的,真的是師母的功勞。另外還有一位大將,就是師尊身邊的一位大護法,很早就出家的常仁上師。也配合師尊的期許跟著去世界各地去宣傳《真佛報》,公關做得非常好。所以這整個《真佛報》是在師母和常仁上師的努力之下才做出來的,過去這一段打拼的歲月,我到現在還是萬分的懷念和感恩!
  當年我為什麼想要去做《真佛報》?因為我確實心中覺得很奇怪,真佛宗這麼好,真佛密法這麼好,師父又這麼棒,為什麼沒有一份像樣的文宣宣傳?我心裡想,我一定要幫師父把真佛密法傳到全世界,這是我那時候私下發出來的一個願力。我既非專業人才,也不大會寫文章,就想要承擔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我的願力是一定要讓真佛密法讓全世界的人都看到它,都知道它。就是我的這顆知恩報恩的心,引出這麼一個使命感和願力出來。雖然我的體力很差,但是什麼都不怕,拿起來就做。我記得我寫的第一篇文章「 彩虹山莊動土」,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現場採訪。聽師尊講很多彩虹山莊的風水,我就快點記下來,準備回來寫。一回來頭就大了,這麼多材料要怎麼寫?我每天都在想,寫啊改的,想到我的腦袋快要爆炸,一個禮拜總算捏出一篇文章出來,那已經是擠出了我所有吃奶的力氣。我這輩子所有的墨水全部用上,第一期《真佛報》終於這樣出版了。
  當年的《真佛報》只有八版,印出來後師尊居然那麼高興,到處笑哈哈,聽說師尊拿了那一份報紙到處給同門看,還說:「 我們真佛宗終於有一份很像報紙的報紙了!」而且師尊還撰文「 敬請流佈《真佛報》」鼓勵宣傳。師父認可,我的心就安了。我那個時候真的是拼了老命做的,從早到晚宅在家中的辦公室,一張小桌子,一盞燈。我休息是因為我不夠精力,用腦筋一、二個鐘頭,電用完,沒力氣了,就趕快坐在地上修四加行。四加行不用修那麼久,前行很快就念完,然後做九節佛風、入三摩地。我在那個時候辦報初期,靠修四加行、做九節佛風、入三摩地,這三個就是我補充能量的法寶。一天如果我工作十五個鐘頭,或更多,那麼我一天至少修六壇到八壇法。我一個禮拜至少要工作一百個鐘頭,那時候《真佛報》是月刊,一個月出一次就用我畢生的功力,還有真佛密法的功力,做到我披頭散髮,飯也不煮,家事也不顧,小孩也不管了,那些再也不關我的事,我的事就是弘揚偉大的真佛密法,也是當年這拼命三娘的精神,我修行的初基功底就這樣打下來了。
  因為《真佛報》裡頭登的全部是師父的心血結晶,全部是師父的法,所以我從什麼都不懂一頭鑽入師父的法中,無形中就是在學法。這個法需要很仔細地編三回,校三回,慢慢也練就我的專一出來。別人找不出來的錯字,我找得出來,這是練專一的結果,所以是《真佛報》成就了我。我以前做家庭主婦,或者是做賺錢的女強人的時候,心是很散亂的。一方面歸咎於業障,另一方面是身體有病。我從小每次感冒一定變成肺炎,肺炎一定住院,而變成肺炎住院的先決條件就是要發高燒,燒到三十九度,甚至四十度,這一病下來,腦袋已經短路了。所以人家跟我講話,只要講超過幾秒鐘,我的腦袋已經不在他講話的內容了。我之所以上課成績不好,也是因為精神不能集中,聽著聽著,腦袋已經飄到我自己的世界去了。
  但是奇怪的是,我一做《真佛報》,不知道為什麼,可以讓我這麼專注地去做它,心無旁騖,短路的腦神經全部又接起來。我的校對功夫居然連二十年新聞記者出身的助理也自嘆不如。辦佛報真的不但幫到我身心能夠定下來,坐在椅子上可以從早坐到晚;幫助我修法,一天修六至八壇;練出精神能統一;佛法佛理智慧也全部在這個時候一起灌注下來。那個時期等於是被迫閉關,很專一的在做這項菩提事業,其他什麼事情都不做。誤打誤撞,如此內修外功一起做,我的學佛修行的基礎就是那六年打下的,也是最辛苦的六年。現在想來,那六年真是要了我的老命,大氣不能喘,六親不能認,什麼地方都不能去。只要我腳踏出門,一定是去派報紙,去打字行,去佛堂。
  所以,與其說,我承辦了《真佛報》,倒不如說是《真佛報》拯救了我。我這才知道,師尊佛菩薩的大慈大悲,讓我這庶民來扛真佛宗第一文宣《真佛報》,是多麼用心良苦,多麼慈悲的造就栽培啊!

 

相關文章

法王蓮生活佛最新法會信息

tbnews7

華光捐千盒食物予貧困家庭 攜手社區渡疫期

tbnews7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斯土斯佛故人來(上)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