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C
加拿大溫哥華
11/25/2020
溫哥華真佛報
「真佛論劍」專欄

盧勝彥文集第 279 冊《孤燈下的告白》吐露心聲 實無分別

「大同和尚」的詩:

莽莽十方客,

孜孜補衲僧;

不知人我相,

焉別大小乘。

「張伯端」的詩詞:

我性入諸佛性,

諸方佛性皆然。

亭亭蟾影照寒泉。

一月千潭普現。

小則毫分莫識,

大時遍滿三千。

高低不約信方圓。

說什短長深淺。

我說:

這兩首詩詞,看來並不相同。前一則 是無「人我相」,無「大小乘」。後一則 是「水中月」。

兩首詩不同。而理者一也。

我這個人,喜歡「萬」歸於「一」,「一」歸於「○」,「○」歸於「佛性」。

例如:

我先入基督教,再學道教及五術,後學佛門顯教,最後學密教。

(我也讀可蘭經)

在我學習過的東西,從未放棄過,我說上帝、耶穌是我古魯。

密教大圓滿有九乘:

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事部乘、行部乘、無上乘、摩訶瑜伽乘、阿奴瑜伽 乘、阿底瑜伽乘。

這是一種道次第。由基礎到究竟。

小乘、大乘、金剛乘,亦如此。

 

民間喜歡說:

儒教。

道教。

釋教。

我則認為:

儒教是人乘佛教、

道教是天乘、神仙乘的佛教、釋教是圓滿的佛教。

「張伯端」的詩詞:

法法法元無法,

空空空亦非空。

靜諠語默本來同。

夢裡何曾說夢。

有用用中無用,

無功功裏施功。

這如果熟自然紅。

莫問如何修種。

 

我喜歡:

果熟自然紅。

莫問如何修種。

我看出:

修行這條路錯綜複雜,學這派的,攻擊他派。

派派有別。

乘乘有別。

宗宗有別。

各擁山頭,彼此有別。

而我不同:

我尊重小乘的戒律。

我尊重大乘的智慧。

我尊重金剛乘的圓滿。

如果攻訐來、攻訐去、你毀我、我毀你,怎得天長地遠?

如何果熟自然紅?

 

 

相關文章

盧勝彥文集第 280 冊《天外之天》靈異錄 大手印四瑜伽

tbnews5

盧勝彥文集第 280 冊《天外之天》靈異錄 土地公告狀

tbnews5

盧勝彥文集第 280 冊《天外之天》靈異錄 泰國佛牌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