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C
加拿大溫哥華
11/26/2020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師父教我三十年》師尊加持力是一切成就的根本

《師父教我三十年》

師尊加持力是一切成就的根本

文/蓮慈金剛上師

  往年華光雷藏寺在清明和盂蘭這些重要的節日,都會安排拜梁皇寶懺和瑜伽焰口法會,今年因為新冠病毒影響,現在還在警戒期,大家都要戴口罩,限制聚眾人數,每天要拜幾個鐘頭,又正值炎夏,考慮到大家的不便 ,最後僧團建議改做一壇「大白蓮花童子盂蘭節超度護摩法會」,當然,所有法事都是放在我這個老上師身上。
  盂蘭節是民俗的開鬼門關,所有報名的幽冥眾生來受供和接受佛光加持的應該會很多,以前是以梁皇寶懺十懺的功德力,加上開瑜伽焰口,等於是十一場法會的力量來做,現在濃縮成一場法會,既沒有誦經咒的力量,也沒有拜懺的力量,就叫我一個人單槍匹馬上陣!事先也沒想那麼嚴重,反正就是這樣做吧,沒有就變通啊!我還讓僧團廣發消息,現在是盂蘭節,提醒大家趕快報名超度先亡。結果樂極生悲,法會前一天,我的一隻手不能動了,另一隻雖然還能動多一點,但也只能抬到一半。當晚就貼了二塊狗皮藥膏,吃了顆消炎藥,我跟僧團講,我的手舉不起來了,不能演手印,要怎麼做護摩?!
  法會當天,我是貼了狗皮藥膏才爬上去的,我與法師爬樓梯上廟,我忍不住一路爬一路笑,因為我在樓梯扶手的這邊慢慢爬,那邊扶手也有一個在慢慢爬,那個是出了名的東亞病夫,而我可是常常炫耀自己年輕有為的,現在也要慢慢爬。要做盂蘭節超度大法會,我們僧團連上樓梯都要扶的,真慘!
  但護摩時,我真的非常感動。本來自己知道手痛得要命,我一定不會像以前比手印比得那麼好,結果慢慢比下來,我發覺我不但做得挺順的,還是前所未有的棒的一場護摩。不是我厲害,是師尊!當我有難的時候,我發覺師尊真的來!還來的又大尊又快!一上法座,一想大白蓮花童子,祂全身又白又大尊,蓮花也又大又白,從頭到尾,我一想到祂,祂就在,我沒想到祂,祂也在。我的手印,做得特久,又慢又順,身心完全融入,手也不痛,悲心廣大。
  這一場護摩,我事先就打定主意,這一次百分之一百一定要靠師佛的力量去接引眾生。就這麼一個短短的護摩,要把過去梁皇寶懺十壇經懺的功德力,所有僧眾的功德力,所有信眾拜懺的功德力,全部濃縮在這一壇,絕不簡單。因此,從頭到尾我一直在祈請,慈悲的大白蓮花童子蓮生佛,慈悲超拔幽冥眾生,超度報名眾的祖先和冤親債主纏身靈往生摩訶雙蓮池。老實告訴大家,正如師尊講的當上師是不容易的,如果上師沒有修,修得不夠,做不好是會要命的,會殘廢的,會坐輪椅的,會中風的,會拿到很多很多業障在自己身上。不要以為當上師很風光,俗話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何況是當上師?十年是不夠的,還要加上十倍、百倍、千倍的功夫,才能夠自保,何況要加持眾生,賜福眾生,拿走眾生身上的黑業。
  過去的超度,清明節和盂蘭節的大法事,我都會有一點不適的現象,旁人問為什麼這位上師走路這麼奇怪,旁邊的人回答說,你不知道她老了嗎?其實是因為做了大法會,之前跟之後身體會產生不適的現象。這一次雖然是大意失荊州,肉體也遭了殃,但是這一場護摩,師尊有來,真的來!我手印演的特別好,心情也特別愉快。蓮花一玲助教現場做見證,她說我在迴向祈求師佛接引眾生往生時,她本來一直很沉重疲累的身體,剎那間全身忽然鬆掉了,覺得前所未有的輕安清涼,這就是見證。我這麼多年一直在稱讚真佛密法,到今天還是稱讚密法,因為密法真的可以救人濟世,不只在世間幫到我們的生活起居、事業、家庭、人際、金錢、名利、財位等等,最重要是幫我們打開智慧。我雖然年紀大了,但是,並沒有老糊塗,我發覺我的腦袋比我二十歲、三十歲都要好。我年輕時候的腦袋是不靈光的,整天昏昏沉沉不知道在想什麼,但是我現在七十歲了,我每天除了做我自己修行的功課之外,在疫情期間,我的工作量反而比平常多了二倍以上。而且我做的事情不僅我沒有做過,我的道伴們也都沒有做過,這裡沒有一個人做過現在正在做的這些菩提事業。我們現在做的是要救濟疫情期間苦難的眾生,以前只是給窮人一點食物,給一點物資。但是這段時間,從4月到現在,我們忙翻了天,忽然責任很重,到現在食物救濟出去的已將超過30萬磅,這是一個很大的數字。外界的基金會給華光功德會善款,我們馬上要把它善用,不能錢放在那裡自己享用,一定要照規定去做救濟眾生的事。我們是蓮生活佛教出來的聖弟子,怎麼可能不去善用這筆錢去做救濟眾生的善事呢?一定的。我發覺雖然我們拿到的是一筆小錢,但是做起來好像是做天下最大的事業一樣拼。我們沒有人做過慈善廚房,但是我們沒有依靠外人,而是自己的義工大家拼拼湊湊去給它裝修出來,標準的專業廚房,一個多月就做出來,這個就已經是奇跡了。接下來另外一筆基金又進來,又要善用這筆錢,想來想去就是廚房開工,開始煮餐給窮人吃最好。疫情期間申請政府衛生準證,人家早就告訴我們,不可能的。疫期很多政府機關都沒上班,沒有人管這種小事情,申請送上去一定是如石沉大海,不可能拿到什麼準證。但是我們二個禮拜就拿到了準證。
  當天,衛生官要來檢查之前,大家很緊張,全體總動員,一直工作到天亮。不知道衛生官要挑什麼毛病,他們要我每天祈禱,每天做護摩迴向。因為我們沒錢,預算很少,我們這種五十年的破房子,如果政府要我們修這裝那的,那才有夠你修的。衛生官來唐人街廟檢查的當天,我在列治文精舍趕緊再做一壇護摩,也不知道衛生官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結束?護摩剛做完,就聽說那個衛生官也剛走了,冥冥之中剛剛好。原來他只來了15分鐘,什麼地方都沒去看,就在廚房裡轉了一下,然後說門下面這個洞要稍微補一下,不然有小老鼠會跑進來,還有牆那邊有一點壞掉了要補好,蟑螂會跑進來。都是很小的補漏,都不用花錢的,義工自己用粘膠去粘一粘就好,我們窮人就有窮的辦法。在此之前,我有求師尊佛菩薩加持,能有最善良最友善的衛生官來檢查。而且我怕衛生官看到廟前面躺著很多流浪漢,車子停在那裡可能被敲破玻璃,他一定會生氣心情不好,所以事先告訴他廟後有停車場,還打印一個google地圖給他,標明我們的停車場在後巷。結果這位老兄是從廟前面晃進來的,好在二天前,我就讓他們將所有的雜物全搬走,堆在廚房外面大廳裡的所有雜物全塞到倉庫和宿舍裡。我問,他有沒有看廁所?有沒有看倉庫?有沒有看洗手台?有沒有看我們覺得不大妥當的地方?他們說他什麼都沒看,什麼都沒講。我事先還說讓他們把做飯用的口罩、手套擺在那裡,洗手液大罐一點也擺在那裡,因為食安,所有的東西全部都要擺在那裡,他們擺到凌晨四點鐘,也不知道怎麼擺才合乎衛生標準。結果人家來了都沒有什麼挑剔,就口頭答應通過了。這不是師尊佛菩薩加持嗎?!就是這樣讓我們這些菜鳥險險的過關,從此,我們的慈善廚房就開張了。
  開張以後,許多美女就變成大廚師了,做飯的時候戴口罩、戴頭罩、戴手套、穿圍裙,大熱天全副武裝。我看了這陣仗不免有一種感嘆,平時我們煮煮飯也是很普通,吃的也都很普通, 有得吃就很好。現在要服侍無家可歸的人,一個個全都要打扮的像五星級的廚師,連頭髮從帽子裡露出一小撮,都要趕緊塞進去,任何食物都要小心翼翼的處理,好像在服侍國王一樣,乾淨到不得了。因為這是衛生局的食安規定,熱食物就要保持那個熱度,冷的就要放冰箱,做出來的三文治馬上要放進冰櫃,送出去時要在幾分鐘之內送達對方,熱的食物也要在熱度沒有下降到幾度之前送達對方。相信當年慈禧太后也沒有這種待遇,古代皇宮的廚房是很遠的,等到一百道菜煮好,送到皇帝和慈禧太后面前已經都是冷餿餿的了。那時沒有保溫設備,擺滿桌看起來很漂亮,其實都是冷的。夏天也沒有冰箱,連冰淇淋都沒得吃。我們的流浪漢的享受比皇帝、慈禧太后還好。我們這裡的義工像印度的聖女杜麗莎一樣,把窮人當成佛來款待。而我們對自己卻沒有這種待遇,有誰在家裡戴手套煮飯的?沒有啊!
  按照食安規定,一個廚房裡必須要有一個考過食品安全證書的人,而我們有五個有證書的。有的是臨時惡補去考的,有的是外面來幫忙本來就有的。我們派講師去考,一天上課八個小時當天考試,我在想這個老夫子去考得過嗎?結果他考了98分,只錯一題。然後我又派了一個法師去念,法師已經幾十年沒有念書,她念的是中文班,講師念的是英文班,因為前一個考得太好,我相信她有壓力,輸人不輸陣 ,考之前拼命惡補。還有一個師姐,她是考了二次都失敗的,我鼓勵她再接再厲再去考一次,去之前她來請上師加持,說她的記憶力很差,不知道可不可以?我說,可以,哪有問題!第三次還有問題,開什麼玩笑!結果她們二個一大早帶著書包去上學,然後到六點的時候,我想總該有消息了,怎麼到現在還不打電話來?我們都在等她們的消息。結果她們因為比較慢,比人家晚出來,最後總算通知我們說:她們都通過了!一個96分,只有二道題答錯,這個是幾十年沒念書的人。另外一個76分,也通過,我想76分也很高了,結果一問,原來通過要75分,好險,她只多了一分。師姐高興到跳!
  我們這裡新出爐了三個狀元,怪不得我的廚房保持得那麼乾淨,雖然煮的飯菜樣式不多,很簡單,但是只要吃了佛菩薩的飯,本來是在地上躺著的,現在可以走路,醉醺醺的可以清醒,就有這個成績。所以我跟他們說:雖然表面上我們給的是一般的食物,但實際上我們給的是師尊佛菩薩加持的清淨法食。希望這些食物送到窮人手上,吃了以後他們佛性增長,心性改變,不再頹廢。華光自在佛的廚房煮出來的食物,可以讓他們迴心向善,對社會不造成負面的障礙跟影響。我們這是在間接地度化眾生。每一次煮的東西,都搬到樓上壇城先供佛,供養上師三寶,一再祈求上師三寶加持這些食物到了流浪漢那邊能夠幫助他們棄惡向善。
  功德會申請的基金還有一項就是做布口罩免費派發。我認為,疫情時期口罩是保命的。現在人最需要的,一個就是口罩,一個就是食物。現在都要我們來做,那很好!口罩也是我們一輩子也沒做過的,甚至從來都沒戴過,我們還要去做,也是不簡單的。做下來才知道,口罩也要分四組人來做。第一組是召集義工縫製口罩;口罩做了一大半以後,又要召請第二組義工穿鬆緊帶,接下來還要召集第三組來燙口罩。中間還需要有人去翻口罩,我從來不知道口罩還要翻面,原來口罩是反面車,做完之後要再翻回正面。最後一組還要燙口罩及包裝,我還要她們準備使用說明書,很小張的中英文說明書,教導正確使用方法。雖然沒有做過,因為我們替眾生想,自然就會做得又周全又專業。華光的口罩是可以拿到商場去賣的。
  所有沒做過的事,有師尊三寶加持,結果是修行人行行出狀元,每一個行業居然都能夠成辦,這就是奇跡!這就是加持力!這就是密法的偉大!是師尊三寶的攝召力、慈悲力、大願力、大加持力,我們才能夠成辦大大小小各種各類的利益眾生的菩提事業。感恩師尊佛菩薩加持,沒有祂們,就沒有我們的今天;沒有祂們,我們什麼都做不出來;沒有祂們,我們想要解脫,那就叫做夢哪!

相關文章

20201122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開講「道果」

tbnews5

20201121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開講「道果」

tbnews5

20201115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開講「道果」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