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C
加拿大溫哥華
12/08/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盧師尊開示

2021年10月09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金剛經》第022講

2021年10月09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主持西雅圖雷藏寺「準提佛母本尊法」同修法語開示

佛法因人而出生 若人皆聖賢 則不需佛法 故言佛法非佛法

  「依法出生分第八,我唸一遍經文。

  「須菩提!於意云何?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須菩提!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

  這一段,我把經文念完了。現在講第一句,依法出生分第八:所有的佛法,這裡面已經提到了,都是從這一本經典出去的…所有的佛法,都是從《金剛經》出去的。前面這一段,是釋迦牟尼佛講:「須菩提!於意云何?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這是釋迦牟尼佛講的。須菩提回答:「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再來這一段是釋迦牟尼佛講的:「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何以故?須菩提!一切諸佛,及諸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皆從此經出。須菩提!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這是佛陀講的。

  所以要分出來,什麼是佛陀講的,什麼是須菩提講的,你們要看清楚,前面這一段是佛陀講的,中間這一段是須菩提講的,後面這一段又是佛陀講的。依法出生分,佛法是從《金剛經》所出生的,這一句話就是這樣子。依法出生分第八:佛法出生是從《金剛經》開始出生的。這裡面有幾個重點在:第一個是「比較」,這個經文裡面,第一個是「比較」。

  若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拿這個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寶,拿來布施,這個人的福德多不多?須菩提講,很多。為什麼呢?因為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這個是「顛倒偈」喔,這個《金剛經》裡面有很多句子都是這樣子。這裡也提到了,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如果不講解,你們沒有辦法知道這些「顛倒偈」。我問你一句話:以前師尊去見李炳南居士,談到…我跟李炳南居士兩個人談,李炳南居士在台灣是很有名的,淨土宗的一個祖師,可以講祂是祖師,李炳南居士,祂是淨土宗的,主張淨土的祖師。我到祂的家去,那時候祂住在臺中正氣街9號,我跟祂見面,跟李炳南見面。

  我提到張澄基居士,就是翻譯密勒日巴的那位張澄基居士,他是我的弟子,他是doctor,在美國的博士,我給他皈依灌頂跟加持。張澄基他到我家來,他寫了一本小冊子《什麼是佛法》,我拿給李炳南居士看,張澄基博士寫的《什麼是佛法》。李炳南回答:「我要問張澄基博士,佛法是什麼?」李炳南居士認為寫這個問題是錯的。什麼是佛法?李炳南認為什麼都是佛法,哪有沒有佛法的?大家聽清楚了:什麼都是佛法!

  現在我再問你一個問題:地球上有佛法,月球上有沒有佛法?我問你,月球上有沒有佛法?沒有?你們講沒有、你講有。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很簡單,因為有人,八萬四千種法,對治八萬四千種病。佛法如何出生?從《金剛經》裡面出生。已經講了,月球有沒有佛法?你們講沒有。(師尊笑)

  我告訴你,佛法是在對治八萬四千種病的。如果月球上沒有人,就不需要用到佛法。因為人才有病啊!月球上有人嗎?沒有。可是月球上,按照佛經裡面所講的,觀世音菩薩在月球上,所以月球上也有佛法。這個就跟你講了: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如果所有的人都是聖賢,就沒有佛法啦,對不對?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就沒有佛法了。人都是聖賢,要佛法做什麼?不用佛法。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就是這一句,佛法就從這裡出的。

人間百年終成幻 白駒過隙實無得 了知四相歸空性 故言福德非福德

  「比較」一下:我們講,這個人布施做得很多,買了三千大千七寶,他拿來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寶用來布施,功德很大,須菩提講功德很大。為什麼又講了一句: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來說福德多?這又是相同的話,我剛剛已經講過了,所謂佛法,就不是佛法,因為不是佛法,才是佛法;所謂福德,就是不是非福德性,所以如來講福德多;所謂福德就不是福德,因為不是福德,所以福德…都是講這種話。

  問你一句:誰真正有福德,誰?我?!…我已經剛剛跟你講了,所謂福德就不是福德,因為不是福德,所以才需要福德。我從來不做福德想,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寶,哪一個人能夠得到?我問你,哪一個人能夠得到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寶?那個人真的是福德,真的是多啊!但是得到了有什麼用?沒有用的!所以就不是福德,有什麼用?

  我告訴你,四個偈在這裡哦,再來就講了:「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為他人說,其福勝彼。何以故?」四句偈是什麼啊?講過啦: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我」是不存在的…我們那天看蓮印上師在這裡,祂坐在那邊。請問,蓮印上師呢?無我相就已經講到很清楚啦,你在出生當中的小孩子,蓮印上師年輕的時候的照片,那個是蓮印上師嗎?走來走去那個,是蓮印上師嗎?坐在那裡的是蓮印上師嗎?燒了火的是蓮印上師嗎?舍利子是蓮印上師嗎?那個骨灰是蓮印上師嗎?無我相,就是這個!你說,你得到什麼?舍利子嗎?那是堅固的石頭,舍利子又叫堅固子,堅固的石頭。

  沒啦,空空的啊。(台語)你能夠解釋無我相,把無我相通通都講出來,跟人家解釋;無人相,除了蓮印以外,我們也都是沒有的。我跟丹增嘉措講,「一百年後你在哪裡?你得到什麼?」他說,什麼都沒有得到。「你沒有得到,你讀書做什麼?」我跟他解釋了:就讀書,我讀這些書,就是希望聽懂得師尊講的這些佛理、講的這些佛法。請坐。他最年輕啦,一百年後…還有剛剛外面的小孩子最年輕。

  不過一百年後都在哪裡?都不見了!師尊也不見了、你們也通通都不見了…師尊幾年以後就不見了,根本就是什麼都沒有啦!你得到什麼?得到黃金嗎?我是有一點黃金啦,沒用,不是你的,借你呆看。我有些錢帶在身上,我這個錢帶在身上,一大包耶!哎喲,財不露白…。(師尊笑)借你呆看!我在美國西雅圖,就是買…去那個gas station. I buy gas in the gas station because I drive a car, I want gas. 我要汽油,我就買油啊。I go back Taiwan, I just want water, I buy water. 買水,在這邊買油、在台灣買水。其他的呢?沒有一樣是你的。沒有的,我的車子的壽命都比我長。

  你不相信?什麼都沒有得到,你沒有得到什麼東西的,什麼都沒有的,無我相、無人相,我們都是一樣;無眾生相,全世界上的眾生都是一樣。那你爭個什麼爭?所以佛教是講「無諍」兩個字。世界上,這些爭的人,真的是不懂得這四個偈: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這四句偈你能夠跟人家講,你的福德就不得了啊。但是,福德也是不是福德,才是福德,就是這一句話。

  師尊得到什麼?福德?你剛才講師尊得到福德,沒有,我哪裡有得到什麼福德?我的福德看起來很大…以前吐登達爾吉看到我的時候說,「你福報很大,我福報很小;你福報很大,你有彩虹山莊。彩虹山莊送給我好嗎?」我說好啊,我就寫了「彩虹山莊盧勝彥送給我」「師尊你簽名,盧師尊你簽名說送給我。」我說,「好、好,我送給你」我就簽名了。我說,「彩虹山莊我送給你啊。」祂說,「欸,我拿這一張去彩虹山莊當老闆!」(師尊笑)

  祂就是這樣子講啊。我為什麼要送給祂?那是我花很多錢去那邊耕耘耶!蓋了主要的大房子、蓋了護摩殿、蓋了所有的四間閉關小屋、蓋了這個廁所…廁所也是我蓋的,都是我蓋的耶…我跟師母兩個人,不能講我啦,我跟師母兩個人把它弄出來。地也是我買的耶,我居然這樣子,慷慨地送給吐登達爾吉上師?!這麼慷慨,而且還簽名蓋章,還蓋了印送給祂…我知道祂也得不到。(師尊笑)

  不要說祂得不到,我也得不到。你看,現在他們在管,我去那裡做法會,每個禮拜給我一千塊錢;我在這邊做同修,每個禮拜給我兩百塊。這個一比較啊,真的氣死人啊!(師尊笑)這裡那麼大,兩百塊;那邊也不小,一千塊。我現在真的是窮得可憐。但是也不悲傷,為什麼呢?我們知道的,無所得。你無所得就無諍,你能夠有無諍,心就平和啦。你不會有什麼病,你心靈上不會有病。

因有所得 致八萬四千病 若無所得 能得世界大同

  為什麼人的心靈有八萬四千種病?為什麼?就是因為你認為有所得,才會有病;你如果無所得就不會有病。為什麼兄弟姐妹爭財產?人在天堂,錢在銀行;兄弟在爭你的財產,妻子躺在別人的胸膛。什麼是你的?想一想清楚,沒有什麼東西是你的。當你覺得無所得的時候——福德就是非福德,即是福德;佛法非佛法,就是佛法。這個「相反偈」都是在這裡,否則你搞不清楚,為什麼釋迦牟尼佛會講,所謂佛法者,即非佛法?莫名其妙,又講是佛法,又講是不是佛法;什麼福德又是非福德?

  我今天跟大家講清楚了,《心經》裡面最重要的一句話:「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因為你認明了無所得,認清楚了,你心平和、無所紛爭,你能夠得定、你能夠為他人想,就是菩薩,菩提薩埵。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菩提薩埵就是菩薩,菩薩是這樣子來的。你們要當一個菩薩,先要以無所得心,《金剛經》裡面重點在這裡,依法出生分。

  為什麼會有佛法出生呢?因為人本身有八萬四千種病,從八萬四千種病,生出八萬四千種佛法。若沒有人,就不用佛法;全部都是聖賢,也不用佛法;佛法即非佛法。這樣聽得懂嗎?所以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這是釋迦牟尼佛講的「四非四相」。這四相全部去除,真的懂這些,心裡非常的平和,我也不會斤斤計較,為什麼我在西雅圖雷藏寺只給我兩百塊,到山莊他們給我一千塊…山莊是一千嗎?包一千塊吧。那個兩百是嗎?你看嘛,我每天回去,算那個錢算得很清楚。(師尊笑)一個禮拜就得了一千兩百塊…現在是窮的要命啊,窮得連鬼都不抓我。(師尊笑)

  真的,很慘。這一段時間,疫情時間實在是很悽慘,外地來的人不多,又沒有大法會,外地來的人很少。從最近開放一點,可能別州的人會來一點點,以前沒有開放的時候啊,各個國家都鎖國,人都沒有出來,那些弟子全部都沒有出現,師尊就沒有什麼收入,很悽慘,淒涼的過日子。很淒涼,靠的是禮拜六的兩百塊,跟禮拜天的一千塊。(師尊笑)我還要養勞斯萊斯耶!它們不要給我壞掉,我一修理就幾千塊了。勞斯萊斯,它們一修理就幾萬塊了,你勞斯萊斯弄壞了…有一次修理四萬塊欸!你知道嗎?以前勞斯萊斯修理四萬塊欸!我四萬塊啊,我要在這邊說法說到我翹掉,也沒有四萬!在彩虹山莊一千塊…。我還要養房子耶、還要繳稅欸!真的,最近我走路都垂頭喪氣。(師尊笑)

  還好心裡平和,我知道無所得。得到的多,得到的少,福德多、福德少,是一樣平等。有這種心就很坦然。你過日子過的很輕鬆,我們有的,儘量去布施去做所謂的功德;其實所謂的功德,也就是沒有功德,所以因為沒有功德,才是功德,就是這樣子嘛,都是一樣。你就是做一個菩薩,菩薩就是從這裡出生的、阿羅漢也是從這裡出生;菩薩也是從這裡出生、緣覺也是從這裡出生、佛也是從這裡出生。《金剛經》是根本,摧毀一切的根本;本來沒有的全部出生。就是這樣子,所以這個非常好講喔。

  須菩提!於意云何?須菩提,祢認為如何?如果人滿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寧為多不?須菩提言:「甚多」。真的,三千大千的七寶用來布施,當然他的福德是非常的多的;是福德即非福德性,這人家就不知道什麼意思了…剛剛我已經講了:因為福德就不是福德,所以如來講福德多。所謂福德就是非福德,因為非福德性,所以福德,所以有福德。

聖尊分身及神行 境界微妙不可說

  若復有人,於此經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就是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我常常講,無眾生相就是屬於空間、無壽者相就是屬於時間。時間是人定的,本來也是沒有的;空間也是沒有的,空間也是不存在的。你說多大?這宇宙有多大?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有多大呢!你都不能超出太陽系。你知道宇宙有多大?以前我們人啊,「天圓地方,律令九章」,天是圓的、地是方的,所以走、走…到這裡,乓,就掉下去了。當然這是錯誤的,地是方的?當然不是啊,我們現在知道地不是方的。

  到底有多大、多小?沒有的,不能讓你量,不可量不可知,那個就是不可說的境界。這個宇宙有多大?不可說的境界。上一回有人問師尊:師尊你的分身知不知道,去到哪裡去?知不知道?我回去的時候問佛菩薩,我如何講?祂們跟我講:不可說。那個是屬於不可說的境界。這個分身到哪裡?分身回台灣、分身在日本、分身在印尼啊,分身到了馬來西亞,分身到哪一個地方去,在夢中,跟大家說法。那個是屬於不可說的境界。不可說,你有多少分身,是不可說的。

  這孫悟空,以前在西遊記裡面,孫悟空把所有的毛拔下來,吹一口氣,全部變成孫悟空。到底有多少孫悟空?我問你,你有多少根頭髮?那個是不可說的境界啊。你身上的毛細孔有多少?不可說的境界啊。就在人身上,就有不可說的啦!所以分身有多少?所有的佛菩薩跟我講:那是不可說的。至於祢分身出去,祢知道嗎?祢跟那個人說法,說什麼法,祢知道嗎?那個是不可說境界,但是有時候師尊知道。

  對呀,大家知道嗎?不知道。因為不可說啊。(師尊笑)我告訴你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最近人家送給我這個蠍子衣。知道嗎?大家知道蠍子衣嗎?知道。我跳脫衣舞,現在看到我的衣服了。這是我的內衣,現在我穿的內衣,這個衣服叫做蠍子衣,就是一個蠍子的形狀,我穿在身上。有弟子夢到他的兩隻手被兩隻蠍子咬住,他說,咦,奇怪?這是什麼夢境啊,為什麼?然後我給他回答,因為我已經穿了蠍子衣在身上,所以你會夢到蠍子。

  相應啊!我穿蠍子衣很少人知道,因為是內衣嘛,穿在裡面的,人家不知道我穿什麼蠍子衣,結果他夢到這個蠍子。他說,他從來沒有想過蠍子,因為我也很少想蠍子,因為我們這裡看不到啊。有很多地方可以看得到蠍子,但是我們這裡看不到;美國也很少看到蠍子,也不會去想到蠍子。結果他做夢,居然夢到蠍子!這是相應的現象。所以分身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

  我眼睛一閉,我知道我到哪裡去了。你不要看我在法座上打瞌睡,因為我無念,我沒有什麼念頭;大家在唸的時候我沒有唸,大家在唸的時候我沒有唸。大家在持咒的時候,我沒有持咒,我因為無念,心止於一,連一都沒有了。本來是入定,結果已經睡著了…你不要看我睡著哦!我睡著,已經出去做了!很多事情,然後再回來。你看我這樣盹龜tuk-ku(台語,打瞌睡),點點頭啊…你知道我靈魂出竅嗎?出去啦,到別的地方去了,我知道我去做了什麼事情,我也知道的。所以這個就是很微妙的事,不可說的境界。

  跟大家講:不是你的。以前有一個人跟師尊講:「師尊,我手頭上很緊,師尊祢可不可借我錢?」我說:「可以啊。」我就把我那時候所存的錢全部給他,全部抱給他。他拿一個布袋裝,他準備好布袋,把我所有的錢全部裝進布袋,一背,回頭看我一下。我講了一句:「一回首,已是百年身。」到今天…我看他背影,他一抬,就走了。從此我再沒有見過他,到現在。蓮主、蓮世,你們認得他嗎,拿著布袋走的那個人?姓潘,知道嗎?我沒有見過他,他拿著布袋走以後,我沒有見過他。一回首,已是百年身。我還記得這件事情,但是我沒有那個心去給他要回來。為什麼?我也從來不找他。因為他錢拿走就是拿走了嘛,那反正也不是我的。懂嗎?

  有一隻貓熊跟一隻熊講:「請問師父,怎麼樣你才能夠給我得到,傳我失傳的如來神掌? 」這位熊講:「佛度有元人,主要就是看施主你的匯根夠不夠。」「那麼請問師父,我要怎麼樣才有慧根呢?」「剛剛跟你講的很明白啦!佛度有元人,是一元、兩元的元,匯根就是匯票…匯票很重要的,有錢就好商量。」 

  老公喝醉了。聽說酒後可以吐真言,於是老婆就問:「以後你有錢了,你會幹嘛?」老公講:「我要娶五個老婆。」老婆火大了:「為什麼不學韋小寶,娶七個回來?」老公講:「你不知道啊,那樣太累了,我需要週休二日。」這個就是在娑婆世界的世俗的笑話。嗡嘛呢唄咪吽。

相關文章

2021年11月21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金剛經》第035講

tbnews5

你問我答《互動就是力量》第166集

tbnews5

2021年11月20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金剛經》第034講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