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C
加拿大溫哥華
12/07/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盧師尊開示

2021年08月21日蓮生活佛盧勝彥《金剛經》第008講

修忍辱波羅蜜 把忍辱變成自然 沒有忍辱即無生

2021年08月21日蓮生活佛盧勝彥主持西雅圖雷藏寺「瑤池金母本尊法」同修法語開示

好啦,現在講《金剛經》啦。

  善現啟請分第二
  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瞋念極重須菩提  佛陀教示忍辱法  忍似無辱可以忍  無生法忍尊者證

  告訴你,「善現啟請分第二」還沒開始講呢!還是講「須菩提」——這三個字要講很久。我告訴你,「須菩提」。它(資料)上面給我寫著:「2021年8月21號要講大乘正宗分第三」,也就是我已經講完了…No!還沒有講完,「須菩提」還要講。

  佛陀教導「須菩提」是非常用心的,祂(佛陀)觀察祂(須菩提)的過去世…祂過去世我已經講了,祂的瞋心非常的重,貪瞋,這個瞋心非常的重。所以祂(佛陀)先教祂忍辱波羅蜜。我講了,「忍辱波羅蜜」。「忍辱波羅蜜」要修到什麼程度?——修到「沒有忍辱」。又是忍辱,又沒有忍辱,這是怎麼一回事?從「忍辱」修到「沒有忍辱」,但還是「忍辱」——把這個「忍辱」兩個字啊,就變成自然而然,就變成「沒有忍辱」了。

  我們開始是「忍辱」:忍辱是受不了的,人家給你侮辱,你不動——很困難。大部分,一般來講就是,我們講的就叫做什麼?台灣話,這個像那個一堆煙、一堆那個灰一樣,然後來一陣風,咻!就把這個灰啊,整個撒得亂七八糟的。你本來是不動的,隨便人家講一句話,你就像那個灰啊,「火啊捏膨膨慶、膨膨煙」(音譯,台語,擬態狀聲詞,意為:灰燼到處飛揚貌)…那個台灣話有一句話叫做什麼?「火糊性」,「拎斗火糊性,郎嘎哩供一句話,哩斗啵啵跳」(音譯,台語,意為:你就是衝動、耐不住,人家說你一句,你就氣得跳腳),對不對?還是你這個老頭子想出來,你們這些台灣來的通通都不講!嘿斗系火糊性!「火糊性」是安捺?郎嘎哩弄一咧,哩斗啵啵跳啊。(音譯,台語,意為:那就是火糊性!火糊性是什麼?就是人家弄你一下,你就氣極敗壞)

  須菩提本來是這樣子的。佛陀叫祂忍辱波羅蜜:「你就忍」;祂忍,祂是忍下來了,忍到最後就變成自然。所有一切的毀謗啊、一切的那個攻擊啊,一切的什麼來,祂都很自然而然,就不會有感覺。這個就不是「忍辱」——不用忍了嘛!祢已經自然了,哪裡還要忍呢?所以這個才是叫做成功。然後進一步,你到了「無生法忍」就是更進一步啦!祂須菩提是證得了「無生法忍」:所有的攻擊,都是沒有攻擊;所有的毀謗,都不是毀謗。所有一切的侮辱,都不是侮辱——都沒有出生,哪有侮辱?這個叫做「無生」,你修到這種程度,這個果位才叫做「無生法忍」。

一切無生無須忍  無生可證空三昧

  沒有毀謗、沒有攻擊,什麼都沒有。這個會不會?佛陀教祂:「祢證得了這個,才叫做『無生法忍』。」這個當然現在這樣子聽你們聽不懂,以後講下去你們就會懂,《金剛經》就是講這個。這個是其中的一種:根本就沒有毀謗,你也不用忍辱;根本就沒有什麼叫做攻擊,你也不用忍辱,根本什麼都沒有。既然什麼都沒有,你忍辱做什麼?因為沒有忍辱,才叫做忍辱。好啦,須菩提是修到這樣子,這個才叫做佛陀、佛教是「無諍三昧」。無諍,沒有所謂的爭議,那個叫做無諍,須菩提是證到這裡,最後祂得到了「空三昧」——因為無生啊,你就可以證到了「空三昧」,也就是進入空的禪定。

須菩提入空三昧  周身放光有異相  異相之一天花散  竟是天人來讚嘆

  因為須菩提進入了「空三昧」這個空的禪定裡面,祂有兩個現象產生出來:第一個現象,祂在靈鷲山的岩洞裡面,住在岩洞裡面打坐修行。進入「空三昧」的時候,很多的天女出現在虛空中給祂撒花。那個天花從虛空中降下來,把祂的身體淹沒了一半,就是淹沒了一半身體淹沒,祂坐在…那個天花撒下來,撒在祂身上,然後在祂周圍變成一個圈,把祂淹沒了一半。

  這須菩提醒過來,一看天上:哇!好多天花在撒下來!祂問說:「祢們是誰啊?為什麼在天空中給我撒花?」這時候,帝釋天的天主祂才這樣子講,祂說:「我是帝釋天的天主,帶著帝釋天的天人,因為知道祢進入『空三昧』,全身放光、光明直透等流,我們全部在天上都感覺到,天上這個光不可思議。下來一看,是須菩提在進入『空三昧』,我們讚嘆,所以撒花。」

  須菩提也問祂,「那祢們為什麼撒花呢?」「就是因為你進入『空三昧』。」什麼叫做「空三昧」?沒有煩惱、沒有我執…我執沒有了、煩惱沒有了,法執也沒有了;沒有法執、沒有我執、沒有煩惱,進入「空三昧」。所以我跟祢…跟須菩提撒花,讚嘆!須菩提呢,就跟天人講了一些道理,進入「空三昧」的道理,跟師尊提到的:沒有我了、也沒有法了、也沒有煩惱了,如此進入「空三昧」。所以天人讚嘆,給祂撒花,是第一個,只有須菩提在經典上記註,須菩提得到「空三昧」,進入「空三昧」的時候,帝釋天跟天女一起跟祂撒花。

異相之二天樂響  天人歌唱讚德行  療癒抱恙須菩提  尊者愉悅疾病除

  第二個:有一天須菩提病了,生病了…你說,須菩提已經證得「空三昧」,為什麼還會生病呢?祂證得了這個「空三昧」,祂沒有「我」了,但是身子還是要跟著佛陀出去啊,肚子餓了,還是出去化緣啊、還要吃飯啊。所以,你人吃五穀雜糧,哪一個不生病的?都會生病的,沒有一個人不生病的。你們這裡沒有生病的舉手,沒有生過病的舉手?通通都沒有生病、沒有感冒過的舉手?大家都感冒過。你們現在身體感覺到完全都沒有病的,舉手?一點病都沒有嗎?你有沒有腰酸、有沒有背痛?身體有沒有痛?你眼睛有沒有近視?眼睛還好好的,沒有近視啊?好…哦!你鐳射過啊?鐳射過就是有啦!(師尊笑)

  師尊才是沒有鐳射過,我從來沒有戴過眼鏡耶!我不過是學了一種法:每天早上起床的時候…我已經跟你講了,每天早上起床的時候,然後站在窗子旁邊,然後眼睛閉起來旋轉14下,然後猛然張開。旋轉要很大的旋轉喔!眼珠跟眼球一起旋轉,旋轉14下,閉著眼睛旋轉14下,然後再把眼睛張開,看最遠的地方。我看最遠的兩個double tree,兩顆樹,我看最遠的兩棵樹。我這樣旋轉了多少年…換來的從來不戴眼鏡,什麼字我都看得清清楚楚,再小的字我也看得清楚…這要練多少年的功夫欸!所以這個也是一種那個(恆心)。

  然後「扣齒三十六通」,扣到最後牙齒也掉了一顆(師尊笑)然後那個牙醫師桂青,再把我黏回去。嗯…我黏回去,不能講說我牙齒沒有病的,我牙齒還是有病的。上回牙齒發炎,牙齒發炎也是有病。另外,我還有這個「鳴耳鼓」:耳朵矇住,鳴耳鼓,像在打鼓一樣,打了七十下,我打七十下。「一二三四五六」、「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共弄十次「一二三四五六七」;有時候我是「一二三四五六」,然後「阿彌陀佛」,「二二三四五六,阿彌陀佛」、「三二三四五六,阿彌陀佛」…,一共七十下。耳朵還好,眼力還好,牙齒…因為沒辦法的事情啊。人生七十才開始啊!七十才開始什麼?七十開始掉牙齒!(師尊笑)還有呢!關節痛、腰痛,什麼痛都來,七十開始,就有這個樣子,別的都還好。

  所以須菩提生病,這個帝釋天又來,祂生病的時候。這回須菩提又問祂(帝釋天):「祢們來做什麼?」「我來唱歌給祢們聽。」(師尊笑)帝釋天說,「我來唱歌給祢聽」,祂就唱了。所有的天人在虛空中唱歌給須菩提聽,安慰祂。須菩提聽了心開啊!心花朵朵開。心花一開,病就好了。祂們唱的是什麼呢?「德行比天還高啊!那裡的功啊,就像流水一樣那麼長!德啊,就像山那麼高!祢行的功德,就像流水那麼長!」讚嘆須菩提。須菩提因為天人唱歌給祂聽,音樂是可以療傷的、音樂是可以療病的,須菩提的病就好了。

  大家知道嗎?師尊有一次得蜂窩性組織炎,虛雲老和尚在虛空中經過,看到我在生病,祂一隻手伸過來,一直穿透那個雲,從雲的上面一隻手伸得很長,伸到我的家裡,從屋頂進入我的家裡,一直到我躺在病榻上,祂給我摸頂。記得嗎?這個虛雲老和尚,我還不知道…我現在有一尊虛雲老和尚的,是香港十方同修會雕的,他送給我的,這常仁上師他們送給我的,一個虛雲老和尚的像,在密苑有虛雲老和尚的像。那我跟虛雲老和尚之間,是有因緣存在的,所以祂經過的時候,祂看到我生病了,祂也是一樣給我摩頂、給我安慰。

  然後記得嗎?我在隱居的時候得了裂腦症,裂腦,把腦筋都快要裂開了。我去繞寺,去拜佛、繞寺、繞塔,一直繞到那個藥師佛那裡,很大尊的…Korea 有一尊很大尊的藥師佛,在室外的藥師佛。我去跟祂做大禮拜,去到那裡大禮拜,人都快要昏了。回程的時候,我看到藥師如來、藥上菩薩、藥王菩薩,日光遍照菩薩、月光遍照菩薩、十二藥叉神將,全部顯現出來在我面前。我就知道,我這個病有救,祂就等於在安慰我。

金剛經重空三昧  開悟與否由此斷

  一樣的,帝釋天下降,安慰須菩提:「祢生病了」,祂們下降唱歌給須菩提聽。須菩提為什麼能夠得到天人的讚嘆跟撒花跟唱歌給他聽?因為祂真正能夠進入「空三昧」。「空三昧」是《金剛經》的主題,《金剛經》是講「空三昧」的——摧毀一切,就是「空」。所以啊,這個禪宗到最後,以這個《金剛經》來判斷你有沒有開悟。就用《金剛經》來判斷:《金剛經》一放,你有沒有開悟,就給你斷定你有開悟、你沒有開悟,用《金剛經》來給你判斷。

  今天就講到這裡,嗡瑪尼唄咪吽。

相關文章

2021年11月21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金剛經》第035講

tbnews5

你問我答《互動就是力量》第166集

tbnews5

2021年11月20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金剛經》第034講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