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C
加拿大溫哥華
07/18/2019
盧師尊開示

2019年6月1日蓮生活佛主持「蓮華生大士本尊法同修」暨《道果》第209講

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我們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同修的本尊蓮華生大士。

師母,丹增嘉措,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以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只有二位,真佛宗宗委會法律顧問周慧芳律師,還有莊駿耀醫師,大家晚安大家好,你好大家好(粵語)。

今天我們是同修蓮華生大士,其實蓮華生大士應該是在藏地裡面,紅黃白花四個教派都共同尊崇的一位偉大的大士。大士就是菩薩的意思, 祂也是最早進入西藏弘法的一位大成就者,祂本身有很大的神通力,所以祂進入西藏那時候,把笨波教也就是黑教所有的神祇或者鬼神,把它們降伏,就成為後來密教的一些護法跟護持佛教的神。

蓮華生大士跟赤松德真王跟寂護大師(亦稱靜命)三個人,蓋起西藏的第一座寺廟,叫桑耶寺。蓮華生大士進入到西藏的時候,赤松德真王有去到雅魯藏布江的旁邊去迎請蓮華生大士,兩個人會見的時候,第一個蓮華生大士本身來講,是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三身合一的化身;我講過,祂是在蓮花上面所化生的baby的一個小孩子,蓮花裡面有一個一個小孩子, 祂是真正的蓮花童子,因為蓮花化生嘛。

法王和國王 應頂禮有「證量者」

祂的化身是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跟觀世音菩薩的身口意合起來的化身,赤松德真王祂是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一個法王一個國王,那時候就不知道誰要頂禮誰,因為一個是法王一個是國王。一般來講,一般人看到國王都要頂禮的,這時候就很難去講誰要頂禮誰,因為赤松德真王也是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師尊問)那麼蓮旺上師,是誰頂禮誰?是這樣子,也就是說, 祂們兩個見面的時候,因為一個是國王,他想說我是國王,他(國王)去邀請祂(蓮華生大士)來,當然是蓮華生大士要跟他頂禮,但是他是法王,這裡面就是有這個關係存在。

赤松德真王是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但是蓮華生大士是釋迦牟尼佛跟阿彌陀佛跟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如果以文殊師利菩薩跟觀世音菩薩兩個來講,兩個都是法王子;在淨土三尊裡面,觀世音菩薩是法王子,文殊師利菩薩在華嚴世界裡面,華嚴三尊, 祂也是法王子,兩個地位都差不多,我認為文殊師利菩薩跟觀世音菩薩兩個地位是差不多。

但是其中蓮華生大士又是阿彌陀佛又是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是教主,應該是赤松德真王要頂禮蓮華生大士。但是彼此之間,也不一定像我們現在了解那麼清楚,蓮華生大士就跟祂做一個好像鞠躬這樣子,稽首。佛教裡面講稽首,這一稽首呢, 就有一個火飛過去,把赤松德真王的王袍燒了一個洞。

是有這樣子的,我們講起來就是一種比量,如果以知量來講,這裡有三個量出來,平時在學佛當中有三種量,一個叫知量:就是你知道了蓮華生大士是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跟觀世音菩薩的變化身,赤松德真王是文殊師利菩薩的變化身,我們現在知道了就叫知量,所以可以比較。兩邊比較誰應該要頂禮誰呢?這時候就叫比量,比較之間的量, 誰比較高誰比較低,就叫比量。在知量上,蓮華生大士比較高,在比量上蓮華生大士也比較高。在證量上,那時候赤松德真王還是一個沒有修行的人, 沒有證量;雖然祂是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但是他沒有證量,蓮華生大士是有證量的,證量也比他高。

佛學之度量:知量、比量、聖言量

所以我們學佛有三種量:一個叫知量,一個叫比量,一個就叫作證量,另外還有一種叫聖言量,是用古代的很大的高僧大德,他們的經律論,也就是說佛經戒律跟他們本身的論述,那一種量叫聖言量。今天就講什麼叫做比量、什麼叫做知量;知量 可以講是知識的,比量就是邏輯。好像我們今天講大乘,或者小乘;乘字代表車,一個是小乘叫小車、大乘叫大車、菩薩乘就是度很多的眾生的菩薩,這叫更大的車;大乘小乘金剛乘。我們現在講小乘跟大乘,度的眾生少跟度的眾生多,度的眾生多就叫做大車大乘,度的眾生少叫做小乘。乘的意思就是車,大車小車這樣子;你度的眾生像火車一樣,那個就是更大乘,還有大的巴士,能夠載很多人,還有小客車,只能夠坐二個人四個人的車,這是比量,叫做邏輯。知呢?知識的量。聖言量是經過經律論下去印證的,就叫做聖言量,一個證量:到底證到你的境界有多高?比較起來就叫 叫做證量。密教有所謂阿底瑜伽、阿努瑜伽、另外還有摩訶瑜伽,這是依照比量下去分的。大瑜伽,最高深的大圓滿瑜伽,是這樣子去比較出來,那就叫比量。

人身有三性:悦性、動性、惰性

所以學佛的時候要記住,像剛剛師尊坐法座上,稍微有一點惰性一一我們身上有三種性:一個叫悦性,喜悦的悦;一個叫動性,身體裡面心在跳,血液在循環,全身都稍微好像有一點震盪,其實都是在動的,這叫動性;另一個叫惰性,什麼叫惰性?疲倦了,打瞌睡或者打哈欠,全身鬆掉了,鬆動了就是惰性。

剛剛坐在法座上有一點惰性,坐著覺得好像鬆掉了,整個人鬆掉了,在鬆掉當中,就有很多的像我們今天同修的本尊,很多的靈降在師尊身上,雖然鬆掉了,但是還是有很多的靈降在我的身上。降下來的時候,經過中脈,就一直進到我的身體裡面,每一尊進來我都知道;佛菩薩都是悦性,悦性比較多。你在同修的時候, 祂們每一尊、每一尊紛紛下降。我在台灣雷藏寺每一次同修的時候,每一次在星期六做法會修法的時候,他們的相機都照到滿虛空的,一個圈一個圈那種般若光,很多的一起下降下來;西雅圖雷藏寺就比較少有人去拍,或者是說能夠拍到般若光或怎麼樣,有形無形,其實是看不到的,事實上是在的。從虛空本尊下降的時候,一直進到我身體裡面,這是我知道的:我很喜悅的那個就是悦性,還有自己身體的惰性,心中本身的動性。

「證量」,產生於專一三味地 

過程中也可能顯現神通

其實很多尊下來,每一尊下來的時候,祂的狀況不太一樣,師尊身上有一點顯示出來,好像是這樣子(師尊做示範),剛剛你們看我有沒有看出特別不一樣的地方?(答:有。)這個一動,降下來的時候,我身體會稍微動一下,有時候動得很厲害,有時候輕輕地動一下,然後跟我合一的時候,我的臉就會稍微變一下,就是這樣子。這個東西叫什麼?叫「證量」。你沒有證量的人,你不知道你的本尊進到你的身體裡面,但事實上有沒有本尊到你的身上呢?應該是有。只是你身體的修行還不能夠跟祂本身有了,可以這樣子講:插上了電, 我身體沒有電,突然間有電源來了(師尊做示範),這個就是祂進來了、有電源來了。然後我眼睛閉起來,我就看到橙紅色的,橙色那種光,今天所看到的光,有點好像齒輪。你如果懂得機械的話,那種齒輪,這樣子齒輪那一種光,有好幾朵光在我眼前,在我眼睛裡面在閃耀,這個東西就叫做證量。

你們有感覺到,有時候你們修氣,感覺到氣凝在上丹田,或者凝在中丹田,凝固在下丹田,這也是一種量。那個氣所凝結的那一種力,在你的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這也是屬於一種證量。為什麼會產生這種證量呢?我們只要能夠在專一的三味 地,那個不稀奇,這種證量也不稀奇,不要迷惑於證量,或者產生一些神通的現象,大家不要迷惑這些東西。為什麼?佛陀有講, 祂說你主要是要了你自己的生死是最大的目的,你能夠見證到佛性回歸到佛性,這時候才是真正的究竟,而不是在於證量;證量只是在它的過程當中,你會產生,甚至於神通的現象。

譬如我今天中午,差不多在4點30分的時候回到真佛密苑,我就上樓去,我準備差不多5點的時候要到宗委會,去那邊加持信件跟畫一幅畫;我差不多4點半,回到真佛密苑,我就到了我的房間,那時候就稍微靜坐一下。首先是進入有相三昧地, 最後是無相三昧地,到了無相三昧地,在無相三昧地的時候,時間已經超過了。我說5點要到宗委會,結果那時候打坐的時間是5點10分或者15分的時候,突然間有一個聲音,我房間裡面根本是沒有人的,現在我的房間經過改造,已經跟以前不一 樣;很多佛菩薩在裡面,現在佛菩薩都請到外面,裡面只有唐卡:有一個是金剛瑜伽母、一個是勝樂金剛跟多傑帕母、一個是瑤池金母的唐卡,另外有三天女,還有我的明妃。

我的房間裡面有一個我的明妃的相,另外四臂觀音、瑪吉拉尊,瑪吉拉尊有二尊,我坐在那裡的時候,突然間有一段音樂產生出來。那個music,當然我不能喊說music, please, 祂們馬上放音樂給我。有一個music的聲音,聲音不是很響,但是是一段音樂,一段的音樂產生出來,我就從禪定裡面就醒過來,這是也不可思議的。我就醒過來,一看錶,哎呀,糟糕! 5點15分,應該要過去了。我就起來稍微漱漱口,洗一下臉,準備穿上法衣,要過去宗委會,那這一段音樂從哪裡來?如果是別人,會以為說,奇怪,怎麼有這一段音樂?但是師尊知道,那一定有一段音樂引導你出定,這個就是證量產生。

我在刷牙洗臉的時候,師母就來敲我的房間門,叩叩叩叩叩,她說應該要去畫畫了。她敲我的門的時候是5點半了,我跟她喊,我已經起來了,起來是什麼原因起來?就是那一段音樂把我叫醒。請問你們樓下有放音樂嗎?師母在樓下有一個 meeting, 也就是嘴巴運動,她們舞供團很多人在樓下,有一個meeting talk, mouth talk(師母答:沒有放音樂)。沒有放音樂嗎?那沒有放音樂就是我自己所產生的音樂,把我叫醒。我裡面有明妃,也有瑪吉拉尊,有勝樂金剛、多傑帕母,還有金剛瑜伽母、三天女,另外還有瑤池金母, 祂們絕對會叫我的。所以那個叫的聲音,就是一段音樂,非常美的音樂,你就醒過來了,就是這樣子;那個也算是證量,就今天發生的事情,我拿來做實例給你們聽。

所以有時候是這樣子:你可以看見天上的光明,天上的光,也可以聽到天樂,天上的音樂,也可以聽到佛菩薩的聲音,聽到天樂看到天的光明, 聽到神的語言進到你裡面,這個都不要去迷惑,不要去迷。因為最重要的還是跟你講,你必須要見證到佛性,然後你能夠以你的佛性,到你成就究竟的地方,然後以你自己的佛性,去融入宇宙的佛性,那個才是究竟成就;而不是這些音樂,或者聽到神跟你講什麼、聽到天上的音樂,看到天上的光,這一點很重要。但是你在修行的過程當中,一定會有這種現象產生出來,你如果執著不放,一定要聽到神跟你講什麼,執著不放,如果祂引導你,你跟祂祈禱,祂引導你走上究竟,那是好的;如果不是這樣,你迷惑,就變成了陷阱,反而是一個陷阱,你不會進步,一直在看光,聽到天上的音樂,你就以為已經差不多了,已經成就了,那就是陷阱,不對的。

今天跟大家講蓮華生大士,蓮華生大士祂當然有很大的神通,祂的神通非常廣大,幾乎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的神通能夠贏的了蓮華生大士的,到今天為止, 祂的神通很廣大。

我們今天再講一下《道果》:第四灌之果為體性身,其為果時方述,此處暫略;四灌五法竟。

他這個果沒有講出來,只是講說第四灌的果,是叫做體性身,其為果時方述,等到了果的地方再仔細跟大家講。這個地方是暫時沒有講的,四灌五法,我跟大家講過,臨終的這種法,就等於四灌五法。

「中陰」、「中有」即是「靈魂」

附帶中有,什麼叫做中有?中有就叫中陰。中陰是什麼?就是靈魂。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靈魂,靈魂是不是佛性?這裡有一個問題。附帶中陰,所謂中有、中陰、靈魂,是同一個東西,是另外一個你。有形的這個你,有一個無形的你,無形的你就叫做中有中陰靈魂,是不是佛性?應該講起來,有關連到佛性,但不是佛性。我只能夠現在跟大家這樣子解釋而已,附帶中有或者佛性,明天再講吧。

有一對夫妻恩愛相守,從初中就開始戀愛了。有一天老婆心血來潮問老公,初中的時候你暗戀我多久才給我寫情書?老公回答,當時我想找個女朋友,於是就給全班每一位女同學,寫了同樣的情書,每一位都寫,結果就只有你給我回信。

所以這裡有一個訣竅,要事情能夠成功,沒有什麼特別的訣竅,也就是你盡量所有的全部包含的全部盡量去做,就對了。什麼叫做攝影師?攝影師就是說,你拼命拍,拍了一千張,其中挑出一張最好的,出來展覽,你就是攝影師。像我們學法也是 一樣,很多法,佛法有很多,數不清的法。師尊從開始說法到現在,還沒有講完呢!但法已經特別多了,已經多到不得了了,你只要選其中的一樣精進的去修,你就會得到成就。

以前總認為,窮不過三代的意思是:窮到三代以後就不會再窮了,窮不過三代嘛,不管如何,三代以後你就不會再窮了。長大以後我才知道,窮到了第三代,已經窮到連媳婦都娶不到了。

也就是沒有第四代了,這個很有意思。我們也曾經講過富不過三代,事實上,他的道理是這樣子,也就是說,富有的人一般來講到最後會產生惰性。像我們人有悦性,那時候是非常拼命賺錢,拼命賺錢是悦性,惰性就是奢侈,沒有就停頓了;動性就是平常這樣子在過日子。惰性呢,就是窮,悦性就是富。富有了以後,自然他奢華了,生活也散漫了,就產生了惰性,所以才會窮,富不過三代,也是有道理的。

我的老婆對我真的是最好的,每一次吃東西,她絕對不會忘了我,因為掉在地上的她都撿起來給你吃、不好的她也給你吃、她吃不完的她也給你吃,然後她會問你,你看看這東西熟了沒有?她先給你吃,先給你試看看有沒有熟;另外,拿著一瓶 放很久的從冰箱裡面拿出來的,你先吃看看這個東西壞了沒有,她也給你吃。

不錯啦,不錯。師母她有一個特長,她的耳朵很靈敏,你躲在任何地方講電話,她都聽的到。她耳朵很靈敏呢,真的!很遠的地方,她都可以聽到你在講什麼。師尊是鼻子很靈敏,東西壞了沒有,她都會拿來先給我聞,這東西壞了沒有你聞聞看?我這樣聞一下,啊!這東西壞了,它有產生怪味,這是餿掉的味道。我鼻子很靈,但是我鼻子再怎麼靈,我也不能聽她在講電話;人各有特長,她的耳朵靈,師尊是鼻子靈。

昨天吃晚飯的時候,老婆吃完了,還想添飯,可是又怕吃了太肥,吃了會發胖。就在這樣子糾結當中,我講了一句話,結果老婆就決心打開飯鍋添飯。我是怎麼講的呢? 唉,都已經是大象了,還管她是瘦的大象還是胖的大象?

師尊講過:我心很小,我的心不大,那麼有一個女生進到我的心中,我就把門關起來,這個女生就永遠在我心中。這個女生有一天問我,你是不是把我忘了,我說我哪裡會忘掉你?因為我的心很小,門也很小,那你現在胖了,都出不了我的心,要走出去都很困難。這是一個笑話。

有一個男的問一個女的,穿山甲有幾個兄弟姊妹?女朋友回答,我不知道幾個。結果男朋友答,是9個。女的就莫名其妙:為什麼穿山甲有9個兄弟姊妹?男朋友回答:穿山甲、穿山乙、穿山丙、穿山丁、穿山戊、穿山己、穿山庚、穿山辛、穿山壬、穿山葵。

他是這樣子: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剛好50分,這也是一個笑話。

| 我覺得恐龍師兄那天他講的,恐龍師兄在哪裡?在那邊。他講的結婚前跟結婚後,那是很經典。真的,結婚前是樣樣都好,結婚後就統統都不一樣。那我們聽恐龍師兄在講這個笑話的時候,覺得人怎麼會這樣?這也跟我們人本身的個性是有關,結婚前是悦性,悦,喜悦的悦,結婚前是悦性,結婚後就產生惰性。

學佛要讓悦性恆久維持 避免產生惰性

所以我覺得一件事情,人生我們做對一件事情,是非常好,做不對一件事情,就是很糟糕的。永遠做男女朋友就好,真的是永遠做男女朋友就好,何必被那一張紙約束呢?真的!我這一生當中,如果沒有那一張紙,我那個悦性是永遠的,就不會產生惰性,結婚前跟婚後,絕對是不一樣的。

但是我們學佛,必須要,真的講實在話,一定要永遠的悅性,永遠喜悦的去做一件,你修行的功課,而且每天要做,不能夠產生惰性,你學佛如果產生了惰性,那就前功盡棄,全部沒有了。你如果一直永恆的這樣子做,你一定可以達到目的,像我們念高王經,很簡單做一個例子:念高王經,每天念,一天最少念一遍或者二遍或者三遍,你退回來,時間少你就念一遍,不能一天不念。這樣子一直保持著這種持續著,這是師尊本身在修行的方法,永遠每一天持續的在做自己的功課,就是悅性,有一天一定會達到究竟。

嗡瑪尼貝咪吽!

 

相關文章

2019年6月30日聖尊蓮生活佛主持「勾財天女護摩大法會」暨《道果》第217講

tbnews5

2019年6月23日 聖尊 蓮生活佛 主持「 大力金剛護摩大法會」暨《道果》第215講開示

tbnews5

2019年6月22日 聖尊蓮生活佛主持「阿彌陀佛本尊法同修」暨《道果》第214講開示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