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C
加拿大溫哥華
12/07/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盧師尊開示

蓮生佛 無我任運 隨順眾生

聖尊四大不調和 示現病苦與無常 佛說人生本是苦 修行方得度此生

  這一個禮拜來,師尊的感受很多,就講自己的心聲:昨天是星期五,昨天下午兩點到五點的時間,其實我們宗派裡面有兩個牙科的醫師,一位就是洪桂青小姐,她是牙醫師;一位是莊敬耀醫師,兩位牙醫師。那麼在星期四那一天,洪醫師很晚她才從山上下來。趕忙的、很忙的,我去了她的診所。然後她幫我檢查,我的整個牙齒,因為我口腔非常非常的痛。也幫我開了藥,忙到晚上十點多,都還沒有吃飯。昨天星期五,因為他們醫生跟醫生之間有互相來往、互相推薦。她聯絡了Bellevue的一位醫生,他是根管治療的專科。(編按:Bellevue,地名,貝爾維尤,西雅圖的城市)那麼我跟師母跟莊敬耀醫師就去了根管治療的醫生那裡,於是,我口腔就做根管治療,是昨天下午兩點到五點的時間根管治療。

  我們常常講:「牙痛不是病,但痛起來要人命」,今天我不想哭了,因為已經哭過好幾場,所以不哭;但是每心跳一次就痛一次,連續三個小時,就是昨天,從兩點到五點的時間。莊敬耀醫師陪同我在醫院裡面,因為只能夠一個人坐。那個痛就是差不多…你們牙痛過沒有?牙痛很痛、牙痛是很痛的!我連續痛了很久,實在是沒辦法,才找這個桂青小姐幫忙、檢查,然後轉診給根管治療的專家。連續痛三個小時,麻藥的針打了不知道多少支,還是一樣痛。最後沒辦法,我吃了鴉片,鴉片是止痛。我這時候才知道,林則徐把鴉片燒了是非常可惜,原來鴉片是可以治病的、可以止痛的。(師尊笑)連續幾天,我從星期四開始、星期五、星期六,連續三天都吃鴉片,就是止痛,這個吃了會上癮,聽說是會上癮的,所以等好了就要停止。

  我覺得佛陀講的一句話非常正確。祂常常說法以前就講了:「諦聽,人生是苦。」那什麼最苦?我覺得老是苦!你看這個街上多少人、多少老人在晨跑?在街上,你看到多少老人在走來走去的?老人都不出來,因為他行動不方便。還有病苦是最苦,只要病上來了…我昨天還想,June 27th、May 18th,明天是我農曆跟陽曆同一天的生日,農曆是五月十八、陽曆是六月二十七。在這一生當中只有兩次:一次是十九歲,一次是七十七歲;十九歲不懂事,沒有過生日,七十七歲想要過一次農曆跟陽曆一起的生日,四大不調。第一大不調:腳氣腫痛——腳腫得跟蘿蔔腿一樣、蘿蔔腿這麼粗,全部的水在裡面,腳氣腫痛,那個是水不調。

  再來腰痛,整個腰痛已經痛很久,終於牙痛勝過腰痛,腰痛就不去管,腰痛是火。再來,現在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打過COVID-19的兩個針以後,輝瑞的兩個針以後,爬樓梯都會喘、稍微運動一下也會喘,真的很奇怪!以前不喘的,現在都喘,這是屬於風。再來,整個牙床腫起來,發膿、一直到了眼睛,這個碰到眼睛,痛到頭。這個地水火風,全部集合起來,一起痛。我在想說,禮拜六的同修不做了吧!禮拜天的生日也不做了吧?大概也沒辦法做。勉強走到這裡,上了法座,順其自然: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休息。我在想,將來的身體能不能再繼續寫作?能不能再繼續在法座上說法?沒辦法想、根本沒辦法想。所以我們華人講了一句話:「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有誰知道明天你會怎樣?

  星期四的晚上因為腰痛…是星期四的晚上?蓮僧上師,你幫我按摩那個晚上?你幫我按摩是哪一個晚上?一個講星期二…(師尊問蓮僧上師)我是星期三開始牙齒痛的嗎?那就是星期二晚上,你幫我按。他懂得按摩,因為他小的時候幫父親按摩。然後還有,他去學過按摩,他真的是很道地、按摩是非常道地的,全身他都按摩、穴位他都知道。不按而已,一按就痛。現在COVID-19都在找它的根源,我也是在找為什麼牙齒會腫脹的根源,是根源蓮僧上師幫我按摩開始。他按的那一天晚上,我沒辦法睡覺,火就上來,牙齒就開始腫啊。

  這痛到不得了、痛到眼睛、痛到頭,痛到沒辦法,讓洪桂青師姐…她是去爬山,晚上回來都快八點,我還到她的診所,到了晚上十點都沒吃飯。莊醫師,昨天他陪我在醫院裡面,那個痛,怪不得我看見地藏王菩薩,那個就是時無間的痛,時無間,沒有時間性的;也就是說連續的、心跳一下就痛一下,打那個麻藥針都沒有辦法止它的痛。現在才知道鴉片才能夠止痛。這個就是身體無常、生命無常,一切的變化無常。

生有何歡死何悲 看破人生即酬業 除盡一切罪與業 修持成就化虹光

  你看,哪裡那麼巧?明天我過生日,老天爺也不放過:華盛頓州最熱的一天,破紀錄的,明天就是最熱的一天。華盛頓州是美國的西北角,一向都是寒冷的,冬天非常的冷酷。夏天熱,也不過熱個表面,我們講說,熱一個月,也從來沒有那麼熱的,沒想到破紀錄了!明天幾度啊?一O八度!那麼巧,念珠就一O八顆,難道是佛菩薩慶祝我的生日?!最近我常常講,「生有何歡,死有何悲?」真的!你看破,這個生死看破:生有什麼好高興的,死又有什麼好悲哀的?佛陀講的,人生是苦,來就是要酬業,把你業障給消除。再來你能夠往生到佛國淨土,能夠像蓮華生大士一樣虹光化身、像蓮華生大士的師父「師利星哈」,祂就是虹光化身;「無垢友」就是虹光化身。蓮華生大士就是虹光化身,你一定要修到像蓮華生大士一樣,這樣子的大成就。

佛陀在世病隨身 乃至示寂實因緣

  所以佛陀會講說,祂自己的身體其實也不是很好。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因為祂過去世曾經打了琉璃王的一個頭。那時候,釋迦族在海邊抓到一條大魚,這個大魚是琉璃王的前世。釋迦族就把這一條大魚,整個村子裡面,全吃了。佛陀那時候還小,然後祂去打了這個魚的頭,因為打了魚的頭以後,佛陀在世的時候,祂都有偏頭痛。偏頭痛,痛不痛?也是很痛的!釋迦牟尼佛身體也受了偏頭痛的苦。另外,佛陀的腸胃也不是很好,祂們那時候所喝的水都是從河裡面拿起來喝的。祂在最後一次,人家供齋的時候,祂可能是…我們一般人講說,祂吃了腐敗的肉,那個鐵匠供養釋迦牟尼佛腐敗的肉。

  顯教就講說,不是腐敗的肉,佛陀是吃素的,所以是腐敗的草菇。說是腐敗的草菇,吃了腐敗的草菇。然後祂要喝水,剛好五百商人過河,水污濁,阿難去恆河取水,水污濁了。回來,祂沒有水可以喝,自己肚子又不好,胃腸不好,所以祂在兩個娑羅樹下示寂。釋迦牟尼佛是這樣子。照理說,釋迦牟尼佛應該還可以在八十歲的時候,能夠活下來,因為就算是污濁的水取回來,佛陀也有神通的力量,把那個污濁的水化為乾淨,祂喝了的水就會有救;沒有喝那個水,就是所有的水流乾了,所以佛陀就圓寂了。認真講起來,佛陀也是病逝,也是生病了,祂吃了腐敗的草菇所以就死了。當時在佛住世的時候,佛陀說法開始之前,常常講的一句話,就是:「諦聽,人生是苦。」事實上也是這樣子。

聖尊七七佛誕日 色身抱恙示無常 華州高溫破紀錄 其中興許有因緣

  師尊雖然這個肉身已經衰敗、老,七十七,這次腳氣腫痛、腰痛、牙痛,體力不如從前,走一段路、爬個樓梯就氣喘。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常常講,師尊本身有佛光附體,也不怕COVID-19,但是還是隨順大眾,打了兩針的輝瑞。這個奇怪了,兩針輝瑞打下去,稍微運動一下——炳祥就知道,我以前打太極、打少林棍,都打完一條音樂。現在他只給我放三分之一,三分之一的音樂沒有放完…多少?這一條音樂給我放兩分半,還不會怎麼喘。一條音樂本來多少?六分鐘的,以前打六分鐘都不會喘,現在打兩分半還會喘,這就奇怪了?無常啊!我的這個佛光附體破功啊!(師尊笑)很奇怪,人算不如天算!命運啊!

  明天是老夫的生日,搞了半天是華州破紀錄的一天、最熱的一天。你看,連地藏王菩薩都來跟你講,慶祝你happy birthday,給你一個八熱地獄——地獄就是八寒八熱嘛,真正的根本地獄八寒八熱:冷就是冷的要死、熱的就是叫你熱的要死。地藏王菩薩也是我的brother,祂用這個八熱的地獄來給我慶生,真的是有夠朋友!有夠朋友!真的!

相關文章

2021年11月21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金剛經》第035講

tbnews5

你問我答《互動就是力量》第166集

tbnews5

2021年11月20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金剛經》第034講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