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C
加拿大溫哥華
08/24/2019
亞洲新聞 焦點

日本看不見未來的「絕對貧困家庭」

日本的「貧困家庭」逐漸增多,開始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圖為日本導演是枝裕和的電影《小偷家族》(万引き家族),觸及了日本的貧困社會問題。

  【本報訊】日本是亞洲最富有的國家之一,過去創造的經濟奇蹟,讓日本雖然經歷二十幾年的不景氣,但經濟體質仍然完整,近年來安倍政權也的確讓日本景氣稍微回升,但根據調查顯示,日本的「貧困家庭」卻逐漸增多。
  目前日本的貧困標準分為:單身年所得未滿100萬日圓(台幣約27萬)、夫婦所得未滿135萬日圓(台幣約37萬)、家庭所得(夫婦加上小孩)未滿168萬日圓(台幣約46萬)者即所謂的貧困家庭,也就是「絕對貧困」。
  以日本家庭可處分所得的中間值為基準,後半部的一半即為貧困線,依照此計算方式,目前日本可處分所得的中間值約為245萬日圓(2015年),後半部的一半大約是122萬日圓,這個數值即為貧困線的標準。所謂可處分所得,就是扣除非消費性支出如稅金、健保、房租等,剩下可以支配的收入,所以上述所提及的貧困標準,即是依照這個定義作為基準。

《健康又文化的最低限度生活》探討的就是日本貧困的現實問題。

  最近日本有一部爆紅的漫畫《健康又文化的最低限度生活》,講述一位菜鳥公務員進入市役所後,被分派到生活課,負責發放與控管貧困家庭的生活補助費,因而與申領者發生許多互動。
  這部漫畫探討的就是日本的許多現實問題,自2014年3月開始連載之後一直受到矚目,單行本發行至今,全套已超過70萬本、也被翻拍成同名日劇。漫畫的標題與宗旨,就是來自於日本國憲法第25條第1項:
  在這個宗旨之下,日本政府應保障國民健康、生活等的最低限度,所以漫畫所描述的情景中,能夠獲得補助者就是所謂的絕對貧困家庭。然而,在平成的最後一年,卻出現了所謂「相對貧困者」,這些收入並不算低的日本人,卻成為實質上的貧窮,開始衍生出許多社會問題。

圖為住在東京的單親媽媽齊藤,獨力撫養11歲大的女兒,生活相當艱困。單親家庭只能自力更生,母子單親的狀況更加艱難,根據統計,母子單親的貧困家庭比例高達半數。

  10月底,日本一本八卦雜誌以「年收300萬圓家族的苦惱」為題,披露了年收在300萬日圓上下(約新台幣83萬)的家庭,在這個社會生存的壓力。文中採訪了幾個例子,包括補習班的講師、大貨車的司機、40幾歲的打工族等,他們的年收入大約都是300萬日圓左右,但要負擔房租、家庭的開銷、小孩的教育費,幾乎都要喘不過氣了,所以有時遇到朋友邀約,根本沒有閒錢可以去吃飯喝酒,長期下來竟然連朋友也沒了,對人生感到絕望。
  這樣的狀態其實並非特例,年收300萬日圓的家庭,雖然高於貧困線,然而可支配所得不到日本全體的一半,這些屬於相對貧困的家庭無法獲得政府的補助,為了增加收入只得靠自己、有時還要兼差打工,根本沒有休息時間。

僧多粥少的結果,最後只能進入派遣公司,或是尋找非正規的工作。圖為東京一家超市的打工族。

  如果是雙薪家庭的話還可以增加收入,但如果是單親家庭就只能自力更生,尤其是母子單親的狀況更加艱難。根據統計,母子單親家庭,屬於貧困家庭的比例高達半數,情況嚴重到日本政府都不得不重視貧困家庭的現狀了。
  僧多粥少的結果,讓大學畢業生因參加就職活動不順利,最後只能進入派遣公司,或是尋找非正規的工作。十幾年過去,這些人成家立業,所得卻只能勉強養活一家,扣除掉各種稅、房租、水電瓦斯費、年金等,已經所剩不多,有小孩的家庭還得負擔補習費,都讓這些人吃不消。
  因此有些人乾脆就不繳年金,然而這樣的狀況,卻會造成未來年老時無法受到政府的照顧,讓這些人更加貧困,交互影響之下讓許多人對未來又更感覺悲觀,也造成家庭與小孩的負擔。另外也有人四處兼差以增加收入,但日本自2016年開始推行「My Number Card制度」(即國民身分證),因為個資整合的關係,而讓許多原本兼差打工者的所得曝光,得要繳交更多稅,讓許多貧困邊緣的人哀號:「收入已經夠少了,政府還這樣子吸血!」 

日本政府推動企業與支援團體的媒合計畫,鼓勵日本大企業捐贈至「小孩的未來應援基金」,並資金提供給支援團體申請,得以籌建兒童食堂、或是免費的課後輔導等。圖為位於東京的一間兒童食堂,供餐給經濟困難的家庭。

  為了解決貧困家庭的狀況,日本政府目前實施了不少政策,雖然能夠減緩貧困家庭的增加速度,然而對於相對貧困的家庭來說,就只能寄望在明年的消費稅增稅之後,能夠順利推動新的政策,讓更多處於相對貧困的家庭能獲得實質的協助。

相關文章

華光雷藏寺 浩然精舍賀金母誕慶典儀式 盛大吉祥 法喜滿滿

tbnews7

法王蓮生活佛最新法會行程

tbnews7

「火」在哪裡?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