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 C
加拿大溫哥華
11/20/2019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生活佛文集精選

冥府律令


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31冊《超度的怪談》封面‧蓮生活佛盧勝彥‧

  對於修行有大成就的行者,我非常敬佩,對於歷史十分悠久的古寺,心響往之。
  我知道在中國北京西郊門頭溝區的群山之中,有一座潭柘寺,該寺創建於西晉時期。最初的寺名叫「嘉福寺」,唐代改名「龍泉寺」,以後又改名「萬壽寺」、「岫雲寺」。
  最後,因為寺的後山有一「龍潭」,山下有一「柘樹」,所以才稱「潭柘寺」。
  此寺很多古蹟,清代帝王的行宮也在「潭柘寺」,是「萬歲宮」和「太后宮」。
  在大雄寶殿的東側有一株千年銀杏,乾隆皇帝封它為「帝王樹」。
  另寺前有四松,被列名「清、奇、古、怪」四松。
  「潭柘寺」主要建築有「天王殿」、「大雄寶殿」、「三聖殿」、「毘盧閣」、「方丈院」、「觀音殿」、「戒壇」等等。寺院依山而建,高低錯落有致,氣勢宏偉壯麗,寺周峰巒疊翠,古松蒼勁,風景秀麗。
  我為何寫「潭柘寺」?
  主要是「潭柘寺」內有一尊很靈感的千臂觀音菩薩,是很大尊的,曾與我結緣。
  又「潭柘寺」曾邀請我為佛殿落成開光祝贊。
  另外,這篇文章也略略和「潭柘寺」有關。
  有位清朝皇家的後裔,給我敬獻了很多禮品,他姓黎,名威,他知道我修「密教」。
  於是禮品中有鎏金「七政寶」、鎏金「八吉祥」、金質的「曼札」一座、銀燈兩盞、檀香木十包、大幅哈達十條、做龍袍的布匹(各色緞子)十多匹等等。
  黎威對我說:
  「請收下!」
  「太貴重了。」
  「有勞活佛!」
  「你求什麼?」
  黎威坦誠的對我說:
  「我有一位表弟,施清化,小的時候寄住我家,雙方感情融洽,後來他亡故了,其實去世多年,早已忘卻久矣!沒有想到最近常常在夢中見到這位表弟,夢境中的他,好像不怎麼好,這表弟屢屢要求,請蓮生活佛超度他,一直多次的要求,請蓮生活佛超度他。」
  我笑了:
  「這是常有的事!」
  我問黎威:
  「你如何得知,我是蓮生活佛盧勝彥?」
  「看到你的書。」
  「這是常有的事,哈哈!」我又問他:「你怎懂得供養這些禮品?」
  黎威答:「我黎威是清朝皇家後裔,過去在滿族出生,但也走遍漢藏蒙古地方,對藏密禮品略知一二,活佛是所有眾生利樂的源泉,是佛陀珍貴教法的傳承者,我們對於執掌佛法的法王,當然要懂得敬獻供養。」
  黎威又說:
  「蓮生活佛,等你做完了法事,我還要奉獻幾部佛經給你,還有很多古董佛像、舍利佛塔。在舍下,有法王的坐墊靠背,甚至全套的袈裟,有金剛壇城,有虎皮交椅。」
  「怎麼有這些?」
  黎威答:
  「家祖父當年在宮中,有幾位大喇嘛,隨時謁覲。是曼朗喇嘛、蘇圖喇嘛、瑪曲杰喇嘛、札薩克喇嘛……等等。」
  「你家祖父是什麼官?」
  黎威答:
  「駐藏大臣。」
  「難怪!」我心中暗道。
  我為施清化的法事,其作法全是藏傳佛教———
  佈置了種種壇城。
  我用「寂靜與忿怒合修金剛教誡」。
  召請「金剛手大輪金剛」、「能斷金剛」、「勝樂金剛」、「雙身金剛」、「祕密金剛」、「十三尊大威德金剛」、「密集金剛」、「白勝樂金剛」……。
  我拋撒「食子」。
  拋撒「朵瑪」。
  這是:
  對於漂泊無依在荒涼邊地的孤魂野鬼,渴求安身及佛法的幽冥眾生,我們佈下了慈悲的法雲,降下了令人飽滿的甘露,滿足了幽靈的食,也滿足了向佛的心願,在沉沉暗夜裏,點上了光明的指引之燈。
  我們作的法事,是依照佛陀的光明教誡,是解脫道的圓滿次第,讓幽冥眾生得到無上的珍寶,無光的世界變化成金光。
  只要是具緣的。
  必然蒙佛接引,登上西方。
  這法事很莊嚴隆重。
  諸尊下降受供。
  很多幽靈光明被塵垢蒙蔽沾染的也變成清淨的法身。
  一切吉祥圓滿。
  唯一使我驚駭及不安的是:
  「施清化孤魂未到!」
(未完待續)
(本文摘錄自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31冊《超度的怪談》)

相關文章

盧勝彥文集第274冊《小小叮嚀》散文與詩的結合 淚光閃閃

tbnews5

英國的真佛道場:真言雷藏寺 

tbnews7

同學會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