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C
加拿大溫哥華
12/02/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盧師尊開示

你問我答《互動就是力量》第151集

蓮生佛召請四天王送蓮印上師上彿國

2021年10月02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主持西雅圖雷藏寺「地藏王菩薩本尊法」同修法語開示

聖尊化為彌陀身  師母親見證真佛 聖尊敕令四天王  護蓮印師上佛國

  在前幾天,農曆的8月24號晚上,我給師母點眼藥水。左邊是點紅色瓶子的,那是抗生素吧,右邊的眼睛點人工淚液,人工做的淚液。然後給她關上房間的窗簾,因為早上太陽會照進來;然後給她按鬧鐘,她有一個鬧鐘的按鈕,讓她看一下時間,時間會射到天花板,時間就會顯現出來。再來就給她做結界,整個房間裡面做結界,繞一圈做結界。師母還沒有睡,眼睛就看著我講,她說:「咦,你不是盧勝彥?」她跟我講,我不是盧勝彥。

  我當然不是盧勝彥,《金剛經》裡面講的。「那妳看我是誰?妳現在,妳看我是誰?」她說:「你變了,你頭上有一個頭。」嚇我,我頭上有一個頭?說我頭上有一個頭!我又不是松贊干布。松贊干布是這樣子的:他出生的時候,他頭上有一個小頭,是阿彌陀佛的頭在他的頭上,是他的本尊。他平時害怕人家看到,就用紅色的絹布把它綁起來,把那個頭綁起來,從來不讓人家看到他頭上有一個頭。

  她問我說:「你頭上有一個頭?」我說:「去你的頭,我才不信!我才不信我頭上一個頭。我說那個不是頭,是肉髻。」就是這裡有一個肉髻,旁邊就是法髻。她說:「對對對!」她這樣子看。「咦,你的臉變成阿彌陀佛的臉,而且全身放出無量白燦燦的光。」然後她看完了,準備要睡了。然後看旁邊:「咦,你旁邊站了一個人喔!你旁邊站一個人。」我說:「男的還是女的?」我問她,男的還是女的?她說,她看不清楚是男的還是女的:「他穿喇嘛裝,但是比你還高。」比我還高。如果是別人,從腳底上開始麻,一直麻、麻…到頭頂,連全身的毛通通豎立。我旁邊站一個人。然後她講完,師母她就睡著。

  我把我旁邊這個人帶到我自己的房間,他就是蓮印上師。這個時候,地藏王菩薩就出來,泰山府君也出來、十殿閻羅都出來。那我看著蓮印上師說:「你怎麼出來啦?你的元神怎麼跑出來了?」他說,I died,當然不是講英文…他說:「走啦,我元神就出來啦,來找你呀。」他說:「師尊,祢要帶我走。」我說:「會的。請地藏王菩薩、泰山府君、十殿閻羅,祢們就回地府去吧、回幽冥世界去吧,請祢們去。」祂們就消失不見。

  然後我就召請你(蓮印上師)應該去的地方:請了多聞天王、持國天王、廣目天王、增長天王,四個天王下降。我說:「蓮印上師,你跟著四大天王,護著你。那你就去吧。」那就是8月24號晚上的事情。四大天王護著蓮印上師,往生到佛國淨土。這是師母親眼所見。

  師母的眼睛現在很厲害!看陰的、看陽的、看整個宇宙、她都可以看。蓮嗯法師?她在密苑。有一天清晨,師母看到歐洲的,她到歐洲去、看到歐洲的所有的裝潢,很漂亮的,一大堆人在那邊開party,看著兩個站在她面前在講話。師母跟他們講:「講清楚一點。我聽不清楚,你們講清楚一點?」那兩個人回頭看她,另外一個男的,他腳上還有義肢。師母看得很清楚。然後,蓮嗯站在那邊,問師母說:「妳嘴巴為什麼一直在講話?」師母說:「妳沒看到嗎?」蓮嗯講:「我沒看到什麼啊?」「妳沒看到什麼?他就站在你旁邊!」蓮嗯馬上退退退…,退到廚房、從客廳退到廚房。那是師母第一次看到。

  那時候天快亮的時候,這些景象都消失。所有的人、很多的人打開我家的那些櫃子,櫃子的那個門打開,全部躲進櫃子裡面。然後有一個帽子被夾在櫃子,腳伸進去、帽子也進去,就是這樣,那是她的第一次看見。後來以後師母她就常常看見。那天晚上,農曆8月24號晚上,她看到蓮印上師、看到師尊變成阿彌陀佛,她都看得很清楚,這是真實語。師母很少講這個靈界的事情,很少、很少,她這一生從來都不講的。她現在眼睛變成陰陽眼,她有時候晚上要睡覺的時候,她就跟我講:「我又看到什麼。」我說:「我看到比妳更多,妳不用講。」

  她以前年輕的時候,從來很少、她根本從來不講這些的。70幾歲了,也很怪。她去眼科醫生那裡,跟眼科醫生講,她說:「你給我藥是什麼?哪一種眼藥?」他說:「給你那個人工淚液、給你一種抗生素、一種類固醇」,還有一種反正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好幾瓶,點她的眼睛的。師母說:「你給我這些,這些藥點了會看到什麼嗎?」他說:「不會啊!那就正常的眼科醫師會給的藥,就是眼藥,就是讓你眼睛裡面不要發炎。然後給妳清淨妳眼睛,消炎的藥、抗生素,就是給妳這種藥而已。」師母跟他講說:「但是我看到無形。」眼科醫生一聽,看到無形?要不要給妳轉診到精神科?眼科醫生從來沒有聽過人家會看到無形。師母跟他講說會看到無形,他也覺得從來沒有聽過,她真的是看見。

  地藏王菩薩…所以我今天特別請了地藏王菩薩、泰山府君、十殿閻王。

  先講個笑話吧。老權出了車禍,護士小姐問他:「你摸腿看看有沒有感覺?」老權摸了摸腿:「嗯,還是蠻有感覺的。」護士小姐罵他:「靠夭!請你摸你自己的腿好嗎!」不要搞錯了,叫你摸你自己的腿,你摸護士的腿幹什麼。

  小明對醫生講:「醫生,最近我的身體怪怪的,你幫我診斷看看?」醫生看了一眼說:「你的視力非常有問題。」小明:「醫生,你都還沒有檢查,怎麼知道我眼睛有問題?」醫生:「你有看清楚我醫院外面的牌子嗎?這裡是獸醫院!」很多事情我們不要搞錯了。

 聖尊分身隨處現  入弟子夢或住心 誠心祈禱頃刻至  指點迷津解難題

  現在進入你問我答,新加坡蓮花林媚芳問的。
Q1:頂禮根本上師蓮生活佛。感恩師尊解答弟子的問題。弟子時時刻刻一直在提醒自己一定要把根本上師頂在頭上。有根本上師蓮生活佛住頂一切都順利及吉祥。若是遇到災難根本上師也會救弟子一命。所以弟子的行為舉止非常重要,對嗎?

  若換個位置弟子如果無意在口業或行為上出差錯,那麼根本上師頂在頭上也能看到或知道嗎?那弟子也拉根本上師一起犯錯嗎?請問我心中和頭頂上的根本上師會怎樣呢?這可能是大笑話也是笨問題吧?感恩還是感恩,非常神聖的根本上師蓮生活佛。

A1:新加坡的林媚芳問的問題。她說常常想根本上師住頂,一切都會順利吉祥。但是她如果犯口業或者犯行為上的業障的時候,是不是也拉根本上師去犯業,她的意思是這樣子講,根本上師在頂上也知道嗎?弟子在犯業的時候,根本上師知道嗎?弟子也拉根本上師一起犯錯嗎?她的問題、最主要是這個問題。

  經常想根本上師住頂…我告訴大家,師尊沒有那麼多的分身,在每一個人頭上住在那裡,我都看見。那我不是…我的腦袋就變成萬萬個腦袋、天天在看人家做什麼?這不能的。我不知道妳有沒有結婚,妳跟妳husband晚上睡覺的時候,我也在頭頂上?(師尊笑)不過我跟大家講:師尊確實有分身。我一下子,只一剎那,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的。不管你是在台灣、在日本、在印尼、在新加坡,或者是在美西、美中、美南、在澳洲、在歐洲、在東南亞,一剎那就到。

  我有一個分身,天天都跟一個人在一起,我就住在他的心中。我們這裡有多倫多淨印雷藏寺蓮雄上師,他每一次在多倫多淨印雷藏寺,在建淨印雷藏寺的時候,一碰到困難,他就跟師尊講,就合掌跟師尊祈禱,那我就顯現在他的身邊,告訴他怎麼做。蓮雄上師,有沒有這回事?(蓮雄上師起立印證)謝謝你,請坐。馬上去跟他講怎麼做,這個事情怎麼解決,他很快他就知道了,你就知道答案怎麼做。

  我有一個分身,剛剛講的那個分身是在台灣。我也有一個分身,只要向我祈禱,我就出現。我自己想去哪裡就去哪裡,我也看到我入誰的夢。廚房組的,穿白衣的、在雙蓮隔壁的,我有沒有入你的夢?你跟我之間的誓盟就在那個夢中,有沒有?有就講有,大聲一點。(廚房組弟子起立印證)有,好,那你請坐。他來廚房組工作,從台灣飛到這裡廚房組工作,最近要回去了。他是為這個誓盟來的,我不是隨便叫一個人來。

  那位紐約的盧雙雙,是我叫她來的。紐約來的盧雙雙,你們知道嗎?你們都看過,看過的舉手。是我叫她來的。她來的時候,我帶她去我的房間去看她的本尊,跟她媽媽,我不單獨叫一個女生到我房間,我帶她跟她的媽媽到房間去看她的本尊。是我叫她來,來這邊,因為廚房組的人快要沒有人了。我叫她來這裡下廚房,結果那個西雅圖雷藏寺委員會說,拒絕這個人來這裡,她就回去了,回紐約去,等下一次機會吧。

  是我叫她來的,來幫忙做廚房工作的。人家放棄一切,她在紐約給人家做頭髮。她是讀建築工程、她讀裝潢、建築工程,她還在賺錢,放下一切。然後把所有的、她房間的東西跟她的將近200,000美金全部送人。然後要到這邊來,來做義工,我們西雅圖雷藏寺,大概是管理委員會,把人家送走。送走,我覺得可惜。沒關係啦,看看還有,我再去找人吧。師尊再去找人來吧,否則廚房組會沒有人,這幾個廚房組通通都要走了,沒有人。特別找一個,第一個,有美國身分的可以永久居留的、將來要出家當尼姑的,結果把人家送走。

雖觀師尊住於頂  妄造惡業師不至 因果可畏勿輕忽  有記之業鬼神知

  我告訴你一個問題:當你有善業的時候、在行善的時候,你觀想著師尊住頂;當你在犯口業的時候,當你在犯行為上的犯業的時候,你請師尊住頂,師尊都不會住頂。放心,師尊什麼都沒有看到。但是,不管怎麼樣子,因果可畏。你所做的事情,都是有記。什麼叫有記?都是有記載的。你犯的業有記,就是有記載的。

  業有所謂的有記、有所謂的無記。什麼是無記?修行人做任何事情,你懂得法,先把自己作結界起來,鬼神看不到裡面,那個就是無記。你不是修行人,不懂得結界,沒有結界,都是有記。簡單就是這樣子跟大家講。所以當你在造業的時候,不管你是口業或者行為上的業障差錯,師尊都不在,都不住你的頂。很簡單這樣子跟你回答。這是給新加坡的蓮花林媚芳。

供養金剛明王眾  牛肉與酒為必備 茹素行者亦可修  不必一定吃供品

  第二個問題。馬來西亞蓮花曉媚問的。
Q2:頂禮師尊!有一位善信名叫李美英,想要為她的水子靈報名。問題是,她的名字和生日都是用別人的,這樣會影響她的報名嗎?意思就是說,她出生的時候母親已經離開家,沒有人存有她的報生紙,所以到了她15歲時,為了領到身份證,就用了鄰居家早已去世的女孩的報生紙。她的名字「李美英」和出生日期都是鄰居已去世的女兒的。如果親戚和朋友都用鄰居去世女兒的名字呼喚她,她會不會承接了去世女孩的命運?感恩師尊開示。
A2:我實在弄不清楚她在講什麼。不過這個要分析,這個真的是要分析。林美英想要為她的水子靈報名…妳就是寫「林美英的水子靈」就可以。不管妳這個名字是誰的、鄰居去世的女孩子的名字,都不要緊。反正現在的林美英就是妳,妳的水子靈就是妳的水子靈,妳報名林美英的水子靈報名就沒有錯。不管妳那個名字是怎麼來的,總之掛在妳身上就是妳的。

同名同姓同日生  命運尚且不相似 何況援用他人名  莫憂承接其宿命

  第二個,林美英這個名字,她的生日也是用別人的、名字也是用別人的,不會影響報名。15歲的時候為了領身分證,就用了鄰居已去世的女孩子的報生紙。她的名字叫李美英,出生日期都是用鄰居已去世的女兒的。但是,去世女兒的命運不會是妳的命運、不會是李美英的命運。李美英的命運歸妳的,妳現在用她的名字…?沒關係。她的命運不是妳的命運。如果她的命運是妳的命運,妳早就不在了,妳也死了。因為她死了,妳也應該死吧,對不對?

  所以不會,各人有各人的命運。同一個時間出生,差個幾秒鐘出生的,命運就不一樣。所以這個李美英只是妳的一個代號,妳的水子靈就是妳的水子靈;原來去世的李美英不會影響妳。好,我的意思是這樣子講。會不會承接去世女孩的命運?如果承接了去世女孩子的命運,妳還有命嗎?她已經去世了。不可能嘛!對不對?很簡單的講:兩個人不同的命運,同樣的名字,不同的命運的很多。

  你要查,當初的時候,我盧勝彥三個字,是我父親請一個日本學校,他讀書的,那時候台灣是日治時代,日本人佔領的時代,日本佔領台灣50年,佔領台灣有50年的歷史。我父親是讀日本學校,我出生的時候,是我父親跟日本學校的校長,說幫我取名字,他就取「盧勝彥」,「勝彥」兩個字有小日本的味道。「Katsuhiko」就是勝彥,「Katsu」就是勝,彥就是「hiko」,那這個名字掛在我身上。

  你這個名字是你的嗎?當然是我的啦,我就是盧勝彥,對不對?但是那時候我查一下台灣的戶籍,一共有16個盧勝彥,同名同姓都叫盧勝彥,有16個。難道我會承接那十六個人的命運嗎?不可能啊!對不對?不太可能。同名同姓的多得很,台灣有16個人叫盧勝彥,每個人命運都不同。師尊的命運跟他們的命運都不同,當活佛的大概就只有一位,所以不一樣的,放心好了。

  小明撿到了一個神燈,他摸了那個神燈幾下,精靈就出來了:「給你一個願望,你要什麼?」小明很高興,就跟精靈講「:我要財源滾滾、財源滾滾!」這個精靈講:「太容易了吧!It’s easy。太容易了!」小明回去見老闆,老闆跟他講:「你裁員了!滾~滾」小明他想要財源滾滾,結果他被裁員,到公司,老闆跟他講「裁員、你被裁員。滾滾、給我滾出去。」真的是裁員滾滾。精靈講的話很準,遇到神燈,千萬不要講財源滾滾。

  小明問:「媽媽,你有沒有體會到什麼是人生?」媽媽:「一連串的錯誤與後悔累積起來的就是人生。」小明問:「我也覺得是這樣。不過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這麼深切的領悟?」媽媽答:「從生下你那一天開始。」這個小明真的是。

相關文章

20211121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開講《金剛經》

tbnews5

20211120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開講《金剛經》

tbnews5

2021年11月14日 蓮生活佛盧勝彥《金剛經》第033講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