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C
加拿大溫哥華
12/06/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恆河沙數爪上泥(下)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恆河沙數爪上泥(下)

文/蓮慈金剛上師

  為什麼他們對這條河這麼重視?據師尊說,印度有三大神:破壞神、創造神、守護神。當年有二個大神結仇,破壞神濕婆就把創造神的頭切掉一個,創造神本身有五個頭,其中一個頭被破壞神切掉,結果切掉的那個頭粘在破壞神的手上怎麼甩都甩不掉,他用各種方法都沒法甩掉,最後聽說去泡了恆河的水,一泡頭才掉下去,隨著恆河水沖走。因為這個典故,印度人從此相信這個水可以洗清業障,不管你有多少罪惡,它都可以給你洗掉,得大自在大安樂。他們相信恆河水是有神力的。

  因為相信的關係,在疫情時期,本來新冠瘟疫災情,在去年美國人中標最多,現在印度中標的有二千多萬人,死了二十多萬人,第三波疫情就在那裡大爆發。還是更可怕的雙重變異細菌,這是現在最不好的消息。導火因可能是前幾個禮拜印度有一個大壺節,是他們一定要去拜神的大節日,聽說那段時間恆河居然跳進去七百萬人,去慶祝兼洗淨自己的罪業。整個恆河全是人,當地的警察也沒有辦法趕他們,因為警力不夠。
  印度的階級制度根深蒂固,有四種姓,階級最高的是婆羅門,是祭司,凡婚喪喜事,宗教儀式,靠祭司來主持。婆羅門的特權是無論做了什麼事都可以不受處罰,也不用繳稅,更不可以被傷害或殺,是最尊貴的。第二個階層是剎帝利,有統治權的統治者、戰士,有軍事力量、政治力量,具保護婆羅門的責任。第三級是吠舍,是一般的農人、牧人,從事物資生產,也可以經商,生產的東西要供養給婆羅門祭司。祭司受到官員的保護,也受到農民的奉獻,什麼都不用做,高高在上。最低等的是首陀羅,這種人生來就是奴隸,沒有自由,是供以上三種人使用和差遣的奴隸。還有一種人是在這四種之外的,是賤民。賤民是罪犯或者俘虜。印度每一個種姓不可以互相通婚,階級不同不可以越級或降級結婚,一跟異種族結婚就被貶為賤民。只要是賤民,世世代代子孫統統都是賤民,永遠不能翻身。他們不能受教育,不能穿鞋子,一點社會地位特權統統沒有,所做的是最底層的工作,清潔廢物,喪葬時幫人搬屍體,是苦力。只要被貶為賤民,所有人都不能跟他接觸,賤民如果去接觸其他四種人,會被認為沾污會遭罪的。甚至連他走過的地方,住的地方,他人是不可以去的。

師尊、師母與隨行弟子坐人力三輪車攝於恆河畔

  我們參觀完恆河要去下一個地點,但是這一次居然沒有什麼大交通工具,臨時說要坐三輪車。一聲令下,只聽領隊的人說,你們要二個人一部三輪車。這下慘了,一眨眼工夫道伴已經一個一個配對去了,我正在想要找誰啊?就看到有一個人也正帶著迷惑的眼神東張西望,哇!好家在,有一個落單的,一招手,快點來跟我坐啊!是常仁上師,因為我跟他比較熟,我出家時是他給我照像的,也是他教我手印的,所以是我的前輩。然後做《真佛報》,師母又叫他做業務外銷推廣主任,到世界各地找分社,找人來護持《真佛報》。我一看這是我熟的,也不管他願不願意,就把人招來,跳上車才發覺這個車這麼小?!記得以前在台灣的三輪車,爸媽都可以坐進去,他們可都是胖胖的。而印度低層的人是精瘦的,瘦到皮包骨,他們的車很小,差不多單人坐還差不多,現在叫我們擠二個營養豐富的真佛宗出家人,我一坐上去,已是八分滿的,再看常仁為什麼屁股一直向外挪?為什麼他不好好坐下來?原來是一邊塞不下去,他一半坐在扶手上啦!唉!他被我押過來真是不幸的很哪!我們二個挪半天,人家都跑掉了,我們這車怎麼那麼慢!一看拉車的,像我孫子那麼瘦小,根本沒有力氣。每一個車子都呼呼往前跑,常仁上師一直喊,Hurry! Hurry! 快點!快點!那個車夫喘著粗氣拼命踩也快不了!人家的三輪車為什麼跑那麼快?一看,那邊也是一個噸位比我大的,可人家聰明,押來的是小小的Tony,像個小孩子一樣。只見那胖子好得意,坐得好舒服,車子一下子就超車飛過去了。眼看每一部車都早一溜煙似的跑掉了,我們這車最後落單了!
  好不容易開到一個村落,哇!放眼望去,全部是黑壓壓一片人海,都是瘦瘦小小看不到眼睛的,看不到五官的黑炭。我好緊張,我們兩個白白胖胖的,會不會被綁票?同伴都不見了,剩下我們在陌生的村落這邊,超恐怖的一次經驗。師尊回美後,在書上居然還給我帶上一筆,祂說跟師母坐在三輪車上,看到前面蓮慈上師一坐,常仁上師馬上叫一聲「哎喲!」被彈了出來,哈哈!

1996年11月15日,師尊與轉世仁波切嘎桑吐丹攝於南印度甘丹素柏寺。嘎桑吐丹前世為安恰長老之上師。

  回想恆河畔這些印度的貧民,人山人海,生活這麼落後貧窮,像在地獄裡生活。果真如佛陀在經典當中常常用恆河沙數來比喻的眾生的業障,說眾生的業障好像恆河沙數一樣,數也數不完,數不出來的多。而佛陀又用「爪上泥」鷹爪上的泥比喻真正修行成就的人,少之又少,一邊是業障重的如恆河沙數的眾生,一邊是稀有的修行成就的人。所以佛陀是用恆河沙來比喻帶業的眾生,用鷹爪泥來比喻成就者,二者比例異常懸殊。真的!看到恆河邊這些窮苦的貧民,真的是千千萬萬的多,跟恆河沙一樣多。但是我們所參觀的寺廟那些密修的喇嘛們雖然也貧窮,但是他們修得清淨又安然,同樣都在印度這大染缸下,就有這樣的天壤之別。
  想到這裡,我有著深深的感觸,那就是不管在地獄中也好,在污濁的娑婆大海也好,懂得修行,就像印度這一小綴出污泥而不染的修行人一樣,同樣活在悲慘的國度,也可以過得清淨,也可以活得莊嚴,果然,心靈上的升華,讓他們跟地獄中的眾生有著天壤之別的造化。

相關文章

蓮生活佛文集導讀《千艘法船》 難度之人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398期2021年12月2日

tbnews7

盧勝彥文集第286冊《靈異事件》真實的見證 無形的信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