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C
加拿大溫哥華
06/12/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尋根訪密動心懷(下)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尋根訪密動心懷(下)

文/蓮慈金剛上師
(文接1367期11版)
  第二天早我們跟師尊會合,師尊說,一個晚上都不得安寧,這裡的山神很多嘴,很愛講話。原來是這裡的山神一個晚上都在跟師尊講話,講達蘭沙拉的事情,講達賴喇嘛的事情,講這邊寺廟的事情。我看師尊回來後寫的《天竺的白雲》一書,師尊把這一趟旅行寫得非常詳細。祂說山神看到師尊來,一直跟師尊說這裡的僧侶很窮,經濟環境很差,什麼都沒有,吃的不夠,營養不夠,醫療設備也不夠,很需要幫忙。
  山神又說,達蘭沙拉的風水叫「老公卿」穴,師尊解釋,「老」的意思是沒有什麼作為,人住在這裡力量不大,「公卿」是有人護持,地位高。師尊看了此山周圍的環境,背後突出尖尖的小山峰,代表小人很多,還好穴左右有沙手環抱,所以還是有很多人擁戴。這就是這個穴的運勢。
  這麼巧,我昨晚上也聽到很多話講,但是聽的又不一樣,說是將來要在世界各地找出很多的分靈什麼什麼的,他也知道我是分靈嗎?要不為什麼跟我講分靈的事?看來山神知道不少,知道活佛是有大能力的宗派領導者,所以跟師尊講是希望師尊能夠幫助藏僧,跟我這個弟子,知道我是分靈,就講分靈的事情,真夠操心的。
  這天早餐,他們安排我們吃藏式早餐,酥油茶和糌粑,還特別安排我們這些外來人自己動手做糌粑,發給我們每人一杯酥油茶,一小碗青稞。糌粑是用青稞做的,像作勞作一樣教我們,把青稞粉加上牛油,再加上蜂蜜,用酥油茶沖進去,用手拌捏成一團。我們都是吃精緻糕點,養尊處優慣了,糌粑味道不濃,吃起來還OK,酥油茶喝了也不是很習慣,但是看到師尊卻吃得很高興,師尊真的是什麼都可以,不像我們這些嬌客,這也不習慣,那也不習慣,師尊入境問俗,處處隨遇而安,自主自在。而我們沒有一個人稱讚說好的。

師尊、師母與上密院住持堪布仁波切、哲蚌寺住持岡措巴桑長老合影於上密院門口

  早餐後,我們又起程,我記得這中間的路途,有時坐巴士,有時坐電動三輪車,二人座的。三輪車趁風而馳很清爽,但前方藍天睛空處突然出現一尊很大的藏式金佛,頂髻海藍海藍,一圈一圈的頂在金佛頭上。這尊金佛突如其來的出現在遠方空中,一看到這尊佛,不知道為什麼,當下眼淚涮!一下子就流下來,一路上眼淚像下雨一樣,一種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覺,觸景心動,眼淚一直流下來,擦也擦不乾。
  原來這一路是要去「上密院」參觀,「上密院」是他們學佛法考格西的學府。結果一下車才看見上密院的小小門口,掛著簡簡單單的布幡,怪了,心頭一陣熱,眼淚又掉出來了,差點忍不住要爆發,天哪!怎麼那麼熟悉呢?!這個感覺太強烈了!生平從沒有說看到一個地方想嚎啕大哭的。
  哲蚌寺的住持堪布仁波切,全部大人物都站在門口迎接師尊並照相,我則是強忍著淚躲在一邊,跟著人群混進去。進了裡頭更感動,裡面有一張張很原始的大木桌,我們全體坐在木桌旁,我已經不知道身在何處了,反正已經迷迷糊糊太感動了,難道這是我的家?不曉得哪一世就是在那裡的吧!
  參觀完上密院,我們又坐車到羅布林迦,達賴喇嘛的行宮。這是二個出名的地方,一個是上密院,一個是羅布林迦。在行宮裡我們參觀了一些珍藏,一些經典,一些經堂,博物館,還有藏經閣、護法殿,印象最深的是有二面牆壁全部畫的是歷代達賴喇嘛轉世大活佛的畫蹟,有的戴紅帽,有的戴褐色帽,穿褐色袈裟,畫得典雅又逼真。
  迷迷糊糊間,我忽然看到外面的陽台站了一個很高大的喇嘛,身上穿著褐色的袈裟,在陽台上看著外面景觀。再定睛看看他的側臉,啊!他就是我啊!我以前真的是這邊的出家僧,怪不得這一路感觸那麼強烈。佛菩薩示現給我看,我以前也是在那修密的,這種感覺終身難忘。怪不得這一世才有這機緣護持師尊千里迢迢而來。
  師尊說,上密院和達賴喇嘛的行宮羅布林迦,這兩個地方本來是在西藏,因為達賴喇嘛流亡到印度,才仿造這二個地方重蓋起來,北印度才有上密院和羅布林迦。一個宗教領袖流亡是非常辛苦的,要重新把根基搬到這邊,還要照顧這麼多跟他一起流亡的僧侶,重蓋寺廟,再由不同的弘法人員去主理,等於是把藏傳佛教的基業整個搬到達蘭沙拉,確實很艱苦。

蓮生活佛與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會面於北印度達蘭沙拉

  拜見達賴喇嘛當局本來有安排喇嘛誦經唱誦等歡迎儀式,據天青格西後來講,整個安排都沒有了,臨時改成是達賴喇嘛與師尊的會談,一旁有年輕的翻譯洛桑昂旺,我們其他所有人都是站在一旁洗耳恭聽。天青格西跟我們說,這一次達賴喇嘛看到師佛很特別,所有的儀式全部不要了,只是跟師尊對談,非常特別。師尊首先介紹我們宗派的大概情況,達賴喇嘛問:「你們修什麼?」師尊提到大手印法,他問師尊大手印瑜伽法是從哪裡學的?師尊就大手印法侃侃而談。達賴喇嘛問師尊:「修習大圓滿法的二個層次?」師尊講:「一個是『頓超』,一個是『立斷』。」達賴喇嘛再問:「『頓超』的現象是什麼?」都是在問最深的法。師尊說:「『頓超』的時候我第一個看到的是明點光,再來看到金剛鏈,再來看到佛,看到本尊佛,看到佛土,看到雙身佛,遍滿虛空界,這是四種顯像。」達賴喇嘛一聽很驚訝,眼睛張得很大,一直點頭。達賴喇嘛又問師尊:「你熟不熟悉時輪金剛密續?你瞭解的時輪金剛法的『空』『色』的理論是什麼?」師尊說:「在時輪金剛裡的空色要調的剛剛好,不可以偏於空,也不可以偏於色,剛好在中道上走,所以在實修上完全是在調整自己的心,色相與空性要調得非常均勻,這是空樂的大功夫。」結論就是,如果不以「金剛經」和「心經」來論空色,用時輪金剛的密續來談空色的話,結論就是「雙身雙運」。達賴喇嘛完全同意。這是漢藏二大教派的宗主既精彩又契入密教奧義的一場交流對談。
  師尊說:「我與達賴喇嘛的會晤,將是真佛宗劃時代的一個開端,成佛的境界是共通的。」
(續完)

聖尊與隨行上師、法師在哲蚌寺招待所學吃糌粑及酥油茶

相關文章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夜睹明星的佛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373期2021年6月10日

tbnews7

蓮慈上師散文集第一集 夢裡飛花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