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C
加拿大溫哥華
11/29/2021
溫哥華真佛報
蓮慈上師作品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夢圓天竺無生了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夢圓天竺無生了

文/蓮慈金剛上師

印度古代著名的佛教大學「那蘭陀大學」遺址。

  1996年的11月21日,我們離開佛陀成道地菩提迦耶,出發去帕特那。在帕特那參觀了幾個景點,一個是靈鷲山,一個是佛陀的大弟子當年修行的山洞,一個是五百羅漢當年在佛陀圓寂之後,結集佛陀說法開示的七葉窟。還去參觀了世界著名的古印度大學──那蘭陀大學,這是八大聖地之旅的後行。
  21日,我們坐上顛顛簸簸的汽車巴士,一路都是鄉下的山路,走到一個鄉郊野外,我們停下車,這是在這趟旅程中第二次要就近在林間草叢找方便的地方。這一次我老馬識途,跑得很快,看到前方有一個半腰高用磚砌的圍牆在叢林裡面。我一看,好啊!這裡有一個天然隱蔽的場所,一定沒人看到。才一到牆邊我發覺腳下有異踩到滑滑的東西,慘了!好像是踩到黃金了,而且還是濕濕的。緊張之下,也沒看,起身往回就跑,只是用腳在草地上搓幾下,心想應該可以了。等一下女生們走在我後面,眼睛好厲害,只聽蓮緻上師尖叫:「蓮慈上師踩到大便了!」我才低頭看,原來根本都沒有搓乾淨,就再繼續搓二下唄!我這個人真的像男生,動作就是這麼粗糙,什麼都不管,跑到巴士那邊,人家都已經上去坐好好的了,我是最後一個。才到巴士門口想要一腳踩上去,沒想到巴士上的女生男生集體抗議:「你不可以穿鞋子上來!」我一聽,二話不說,當下真的把鞋子脫在車子下面,還給它擺好,這裡都是窮人,就當作布施吧!我這雙鞋子可是我一百零一雙最好穿的鞋子,最合腳最好走路的,我出外只能穿這一雙,其他什麼都不能穿,新鞋更不能穿,會讓我腳起泡。他們在出發的時候規定,每一個人都要穿得整齊統一,不可以有別的顏色,鞋子只能穿黑色的,外套也是統一買的一色的外套。我心想我所有的新鞋全部不能穿,要不然這腳長途遠征一定不行,就混水摸魚,神不知鬼不覺穿了那雙寶貝咖啡色的舊鞋。沒想到臨到要去參觀黃金鋪地的「祗樹給孤獨園」,踩到黃金,只能忍痛割愛,排在那裡救濟印度窮人。
  車子繼續一路搖啊搖,半睡半醒中,忽然看到虛空中送來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寶瓶,差不多有半人高,古色古香淡青色帶花的青瓷大花瓶出現在空中。我一看心裡可高興了!佛菩薩看我把鞋子丟了,怪可憐兮兮的,靜悄悄的送了禮物來呢!我一看心裡覺得很安慰了。別人可能不知道一個瓶子有什麼好?但是我可當寶!因為我是修寶瓶氣的人,祂給一個大寶瓶,那不是給一個大加持,好預兆?這下我的寶瓶氣修得成啦!我是這樣想的。這是去到佛陀聖地,因禍得福,拿到的一個大獎。

 我記得後來我最苦惱害怕的是什麼?就是進去休息站上廁所,沒有鞋子怎麼去廁所呢?印度的廁所地上都是屎啊尿的,慘不忍睹。還好,有前車之鑑,下車前他們發給我們每人二個透明膠袋,包腳用的。既使穿鞋子進去,還是會髒,我也跟著臨機應變光著腳包了那二個膠袋,進去又出來,把個膠袋丟掉沒事,安啦!
  到了旅館以後,我的行李箱內還有一雙鞋子,是正統的黑皮鞋,新的。這雙皮鞋是怎麼來的?原來師尊、師母知道我沒有穿黑鞋,一開始,我們從西雅圖飛到香港轉機空檔,出去用餐後,師尊、師母跟所有一干人趁逛百貨公司時,陪著我去買黑鞋。那些女鞋哪裡夠我穿,試到最大號的都有困難,一個上師在旁邊看了叫:「啊!蓮慈上師的腳怎麼這麼大!」師尊馬上替我回答:「你不知道她有多大嗎?」扳回一局,嘿!我心裡很高興,原來我大的很有理由哩!最後還是買了雙男鞋。但我還是偷偷穿回我的舊鞋,貪舒服。結果還真的自作自受,那不合格的鞋子就是得留在印度。
  11月21日我們到達帕特那,第二天還要搭纜車上山,再走山路到靈鷲山──經典裡佛陀講經說法的地方,我們都耳熟能詳,慕名已久。但是一到山上,只見山頂怎麼那麼小?!靈鷲山的山頂就是一個小小的平台。師尊問:「這裡怎麼能裝得下經典上說的十萬人聚?」佛陀講經說法有人、天、阿修羅、諸天菩薩、阿羅漢,全部在那裡,常常是十萬人聚,這麼小一個台子怎麼容下那麼多人?這是一個謎題。邊上有一尊很小的用土捏的佛陀像,很多人去膜拜,供花、供哈達,我們也在那邊頂禮默禱和冥想。想像著當年佛陀在靈鷲山講經說法的場景,想像那時候大家聚集在山上山下,整個山坡都是人,法界所有有形無形全聚在一起聆聽佛陀開示講經。師尊說這邊周圍地理很好,藏風聚氣,在靈鷲山講的經有《妙法蓮華經》《玻利迦訶經》《大般若經》《無量義經》《佛說法華三昧經》《自化作苦經》等等。

盧師尊攝於靈鷲山前。

  據師尊說佛陀當年長期住在舍衛城,祂很喜歡靈鷲山,又安靜,離城市也不遠,也方便,而且這個山是過去現在未來三世諸佛都常住的聖地。靈鷲山附近還有當年佛陀大阿羅漢弟子的山洞,我們又大開眼界,看到舍利弗的山洞,旁邊不遠處有阿難的山洞,只能在外面看,兩個山洞不大一樣。舍利弗的山洞最特別,上頭有一塊天然大石,兩邊也有大石,師尊說這是「飛虎穴」,它像一個有翅膀的老虎,巧了,師尊台灣草屯雷藏寺也是飛虎穴,師尊的姓「盧」也是虎頭人。冥冥之中,師尊跟舍利弗真的很相應呢!
  又走了不遠,我們去到了七葉窟,七葉窟就是聚集七百阿羅漢把佛陀畢生的法語開示結集成經典的山洞。我們進去山洞,洞很深,只能進到前半部,後半部就不能進去了,被大石封住,不給人進。聽說後半部有三公里之長,藏有重要寶物,所以不給人隨便進去。
  參觀了七葉窟後,我們下山的時候,經過一條石階,導遊指給我們看,正是提婆達多當年從山頂拋大石要壓死佛陀的地方。當年的提婆達多背叛佛陀,雖然是佛陀的族弟,卻處處打擊佛陀,欲殺害佛陀,但佛陀還授記提婆達多將來成佛,這是佛陀的慈悲。我們當天就這樣一處處去追逐佛陀的歷史足跡,下一站去到了那蘭陀大學。那蘭陀大學名聲遠大,據師尊說蓮華生大士也曾出自這裡。那蘭陀大學第一任校長是龍樹菩薩,接下來的校長有無著、世親、陣那、護法、戒賢、法稱,都是這所學校的歷任校長。可見這所那蘭陀大學在佛教歷史上的舉足輕重。還有中國的玄奘大師第七世紀時,千裡跋涉好幾年才到了那蘭陀大學去學佛法,在那裡一住就是七年,後來才回到中國譯經,發展佛教的經典。

師尊於靈鷲山佛陀說法處獻花,並與隨行弟子合影。

  那蘭陀大學當年這麼聞名,但是我們好不容易來到那裡,看到的不是建築物,入眼僅見的是它殘留的土墩地基,當年的輝煌全不見了。我們也就在地基上繞繞,這裡走走,那裡走走,不勝唏噓。
  11月22日,我們終於去到了有名的舍衛城。舍衛城的「祗樹給孤獨園」,在《阿彌陀經》跟《金剛經》一開頭都是寫「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祗樹給孤獨園。」師尊說佛陀在世的時候,「祗園精舍」是祂常住的地方,佛陀跟祂的阿羅漢弟子結夏安居,閉關的地方就是「祗園精舍」。師尊說在王舍城結夏安居只有八次,在舍衛城結夏安居有二十次,佛陀在舍衛城「祗園精舍」說法佔了七成,所以這個地方是佛陀當年一個很重要的說法要地。祂在這裡講了《阿彌陀經》《金剛經》《八大靈塔經》《僧伽羅剎所集經》《玉耶女經》《修行本起經》《本生經》《六度集經》,統統在這裡講。

盧師尊攝於靈鷲山阿難修行山洞。

  「祗園精舍」的來歷也有一個典故,當年佛陀來到這裡,須達長者給孤獨邀請佛陀在這裡定居下來。他要供養一塊地給佛陀蓋精舍,看上了祗陀太子的花園,但是太子不賣,須達長者跟他講了很久,最後太子給他一個難題,他說:「如果你能把這個花園的地都鋪滿黃金,我才賣。」他以為沒有人肯花這麼大資金去鋪地。沒想到須達長者發心,真的用黃金把地鋪滿了。祗陀太子這下被感動了,半賣半送,須達長者花了一億八千萬買地,再花一億八千萬蓋精舍。佛陀接受了長者的供養,那就是歷史上有名的「祗樹給孤獨園」,簡稱「祗園精舍」。據說精舍當年有七層高,可是我們千裡迢迢慕名而訪「祗園精舍」,也只看到一個圓圓的土墩,遍地黃土,沒有看到任何黃金,更沒有了精舍。佛去樓空,什麼都沒有了。我看到師尊一臉迷茫直問:「當年的舍衛國是印度最大的都市,是最熱鬧的,有七千萬人住在這裡。現在人都到哪裡去了?」我們全都不知道怎麼回答。是啊!七千萬人的大城市,為什麼都不見了?一個房子也看不到,一個人都沒有,這麼大一座城市變成空地,只剩下湖對岸阿育王蓋的石柱,還有一點點舍利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當年佛陀在的時候佛教興盛,千年後佛教遺跡被破壞到寸瓦不留。佛像、寺廟被破壞,菩提樹也遭外道數次砍壞,後來還得從荷蘭移植,才有菩提迦耶的菩提樹。佛陀足跡空了,一切所有有形的都不見了,這一切的一切給我們一個很大的智慧沖擊。
  佛陀在拘尸那要圓寂前講過一部《佛說法滅盡經》,預言未來世末法時期會有魔子干擾,災禍橫行,瘟疫大流行,屍骨遍野,惡人充斥,發大水等等。反觀現在這個世界的現象,無不一一吻合。佛陀的示現跟祂的涅槃,彷彿一場夢,我們在天竺尋幽訪聖,看到的斷垣殘壁,歷史殘跡,也恍如一夢。隨著歷史的推移,成住壞空,帶走了繁華興盛,一切盡歸於空,好不教人唏噓。
  師佛當年苦心帶我們眾弟子去印度天竺之旅,給我們的終身教化,印證古今,由不得弟子不有所領悟。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專欄完結)

相關文章

《師尊文集導讀》推介「金剛薩埵淨化法」

tbnews7

蓮慈上師金母經系列講經集「瑤池金母養正真經」電子書 歡迎閱覽

tbnews7

蓮慈上師闡釋瑤池金母養正真經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