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C
加拿大溫哥華
11/29/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夜睹明星的佛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夜睹明星的佛

文/蓮慈金剛上師

師尊師母與眾弟子攝於前往印度亞格拉的對號冷氣火車廂內,手持茶杯、瓶罐皆帶自西雅圖。

  1996年11月19日,我們隨師佛去到釋迦牟尼佛當年開悟證道的一個歷史重點,也是八大聖地裡最重要的一個點,那就是印度的菩提伽耶。佛陀在菩提樹下開悟之後,才有佛法的弘揚,是因為佛陀悟到了生死解脫的甚深意義,慈悲地從此開始偉大的佛教傳播,直到今天佛教才得以綿延傳承了二千五百年。師佛心心念念這一行最有意義的就是去到菩提伽耶,一睹當年佛陀證道的聖地。我們這一行所有得以隨行護持師佛的弟子,在這一生能夠去到佛教千古流傳的聖地,實在是非常幸運。
  我們離開瓦拉那西恆河後,坐上大巴士出發,在二號國道一路從早上十點,到晚上七點半,全程二百五十公里,九個半鐘頭才到達菩提伽耶的阿育王飯店住宿。這一趟行程是由嗡恰克仁波切和哲蚌寺的岡措巴桑長老的熱心安排和接待,讓我們得以順利地完成這一次八大聖地重點地的參觀。我們在沿路經過好幾個村莊,一村又一村搖搖晃晃很辛苦的奔波。我記得當時坐巴士經過荒野村莊,有時候巴士會停下來讓我們吃便當。巴士上有準備一個個方方的便當,發給我們每一個人,有飯有大雞腿,還有香蕉水果,看起來還不錯。有的人便當也沒吃完,因為量比較大,就丟到車子外面。因為印度沒有垃圾箱,什麼東西都是隨地丟的。休息時間我看向窗外,嘩!為什麼車外來了那麼多鄉村孩子?大大小小的,穿的很破舊,眼睛睜得大大的,虎視耽耽盯著我們的車窗。原來他們是等著有什麼好東西丟出來,很可能過往的旅客會丟給他們一些好東西吧?!村子裡全部的小孩子都奔跑過來遊覽車下,急吼吼地撿拾地上旅客丟棄的食物吃。我看到有小妹妹騎在哥哥的背上,這樣子扛過來,嘴巴裡含著哥哥撿到的雞腿骨頭,像吃棒棒糖一樣含在嘴裡啃。不只這樣,那邊牛也來了,但是他們的牛也是瘦得好像駱駝一樣,骨頭凸出來,有氣無力的踱過來找東西吃。這頭牛在找什麼?它找的只有是旅客丟出去的柚子皮,它在找柚子皮吃。人跟動物全部老馬識途,看到觀光客的遊覽車,知道有東西吃,全部跑過來。我看到這一幕很想拿出袋子裡僅有的印度幣去布施,因為我是功德會的會長,習慣了布施,但是他們說不可以給錢,一旦給錢,所有的人都會衝過來搶錢,我的鈔票只好又趕緊收回來,怕製造混亂。

印度的乞丐家族

  下一站車子又停下來,司機要跟收買路錢的官員付通關費。我第一次看到鄉下的茅草房,沒有門窗,全部是用牛糞塗起來的,路邊還有零零落落破破爛爛的賣物桌。哇!從村子那裡衝出來了一大群黃黃瘦瘦的野孩子,車上不知道是誰,居然有一大把糖果,向車窗外嘩!丟灑出去,那些孩子看到五顏六色的糖果群體轟動,搶成一堆,搶到路邊連人帶桌全部翻倒!印度民間真的到處是窮人,窮人太多太多了,不知道他們的日子怎麼過,所經過之處,幾乎全民是乞丐。
  每一個都市觀光景點,照樣都是乞丐。我們去參觀的名勝古跡,前庭二邊坐的都是丐幫家族大人小孩排排坐,面前地上擺個要錢的鐵碗。這邊一長排,那邊一長排,好像迎賓隊一樣。嘴上直叫巴巴巴巴,像叫爸爸一樣。生那麼多卻養不起,全部出來當乞丐給別人養。這些還算正常有手有腳的,嚇人的是,很多肢體變形的,甚至有腳腫得像特大的發酵麵包,比大象腳還大。不知道是得了什麼怪病變成這樣。我們這一路走,沒有看過一個像樣的人在路上,全部是貧民乞丐,好像地獄中人一樣,慘不忍睹。對我們這些嬌客來說,這種文化衝擊也未免太厲害了!因為印度階級層次分別太大,地位低下的種姓是沒有人理的,全部像髏蟻一樣,自生自滅。政府管不了,不能管,也不想管。去到佛陀的故鄉,入眼所見,無不悲哀。
  說到印度的女人,穿的衣服是黑漆麻烏的,臉也是黑的,五官擠在一起,赤腳的,腳指甲又長又黑。有人開玩笑說,怪不得當年佛陀要出家,因為都是這樣子的女子。他們說回去以後,隨便看一個,以前覺得不美的,現在可都成了大美人了。當年佛陀就是成年後出到宮門外,看到人民的慘狀,祂才發慈悲心,思考人為什麼會生?為什麼會老?為什麼會病?為什麼會死?要怎麼樣才能解脫痛苦?
  我們到了菩提伽耶,依師佛書上寫道,釋迦牟尼佛當年在菩提伽耶的菩提樹下開悟,「自說經」裡記載:「初夜佛陀思維:『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初夜想的是緣起法,萬物皆依因緣而生。「中夜佛陀思維:『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中夜悟到的是緣滅的法則。也就是佛經裡講的「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的因緣生滅法。「後夜佛陀思維:『起滅平等 ,迷悟一心。』」這一句至理名言就是因緣法的真髓。佛陀說人的心有迷有悟,迷的時候有起滅,悟的時候則平等無分別。心被生滅的外相所迷,認為有生有滅,如果心能夠打破生滅的幻相,就開悟了。這就是佛陀的悟道。所以,佛陀確實很偉大,祂幫我們悟到這個道理, 後人才有法可循依祂的思維一點點出迷入悟。
  佛陀在夜空當中,夜睹明星,大徹大悟。夜睹明星這個典故,如果認為佛陀開悟了是因為看到黑夜當空的一顆明星,那就是當故事來看,看的是外道。沒有明師指點,我們既使每天看盡睛空的萬星,仍不得開悟。幸好師佛告訴我們,如何能看到明星?「我們密教來說,你的身若調正,脈才正,脈若調正,你的氣才正,氣若調正,你的心才正,心若調正,圓空光才現。」祂說「智慧光現,持之而住。自然看。自然定。不執著。」那就是密教的氣脈明點。心要往內求,心外住於空,內光自會顯現。原來佛陀看的明星絕對不是天空的明星,而是內視自己身中顯現出來的光明,這光明就是佛所見的明星。所以修行如果沒有皈依師父告訴我們密訣,我們還在夢想哪一天能看到星星啊?!所以佛陀要很辛苦很努力很精進的在菩提樹下打坐了六年,在這一天才終於破繭而出,看到明星般的佛性光明。光明一現,業障消,一悟永悟,一明永明,這是師佛教我們的口訣。

師尊、師母、安恰長老、桑桑仁波切與眾弟子攝於菩提迦葉的西藏寺廟。

  佛陀當年是在菩提迦耶的菩提樹下,夜睹明星而成佛。因此,菩提伽耶名聲遠播,佛教徒都衝著這棵菩提樹而來,這棵樹是至寶,長得也很高大。樹周圍怕人進去破壞,要知道觀光客有多可怕嗎?他會在樹上刻字,某某在此一遊,情侶還會刻永結同心結,它的樹葉會統統不見,每一個人都要摘樹葉回家,有憑有據,還要照像,我看它很快就會凋零。所以這棵樹四周全用鐵欄桿圍起來。菩提樹方圓數里,有很多十方信徒或者是修行人,或地上念經,或靜坐冥想,更多人做藏式俯地大禮拜,東方人、西方人形形色色慕名而來,他們的虔誠讓我們看了也很感動,從每一個行者的臉上可以看出他們想要悟道的虔誠。很多人流連在此,一住可能就是好幾個月,他們全都滿心希望自己也能像佛陀一樣得到智慧,開悟解脫。師佛是開悟者,祂來到這邊是要紀念佛陀,是佛跟佛的心靈默契牽引著千里來相會。
  二十五年之後,經過師佛的熏陶教導,還有自己的努力,回想起來,才覺得修行成就真的不容易。試想要改變一個人容易嗎?你能夠改變你的伴侶嗎?你能夠改變你的子女嗎?你能夠改變你最親愛的人嗎?不可能的,不是吵吵鬧鬧,就是反目成仇,想要改變別人,就註定是人家的冤親債主跟仇人。但佛陀就可以讓天下億億萬萬眾生因祂的教化而改變。佛陀的教義跟祂傳承的力量、智慧,真的可以把億億萬萬有心人徹徹底底的改造,由粗俗的凡夫變成清淨的聖人,真的是太偉大了!佛陀對後代的佛教徒 ,二千五百年的恩澤,源遠流長,法燈長明,解脫了無計其數沉輪娑婆大海的眾生。
  那次旅行,每個人都發誓永遠不再來,弟子們吃不了苦啊!二十五年後,長年蒙師尊上師三寶的加持,我終於明白師佛的苦心,終於懂得感恩。佛祖祖師們的這種教化等於是要石頭點頭,石頭會念佛,石頭會唱誦,石頭會開悟,難!難!難!難於上青天哪!
  20日早上八點鐘,我們走上了菩提樹前面的大菩提寺。大菩提寺分為上層跟下層,原來觀光客開放的只是下層,因為師尊身份不同一般,嗡恰克仁波切跟桑桑仁波切持別安排,我們得以順利進入上層。這是要有特殊身份的人士才可以進去的。我記得上層殿很莊嚴隱密,正中間是一尊金色的立身釋迦牟尼佛報身像。師尊上法座,二位活佛在師尊左右,我們在後面,全部向著佛做四加行,念清淨法身佛,念祈請文,最後跟著師尊入定。我入定時,正恍恍惚惚間,空中忽然有甘露水灑下來,不是一滴二滴,是像花灑噴出來的一樣, 感覺特別強烈。果然,出定後師尊開示說:「在禪定當中看到釋迦牟尼佛的手臂提起來,對著我們灑甘露法水。」原來是釋迦牟尼佛拿了個甘露寶瓶,對著我們灑甘露法水啊!原來這一棵菩提樹,印度人稱做不死甘露樹。我們在菩提迦耶寺的釋迦牟尼佛報身像前修法,佛陀灑下甘露,正是相應不死甘露。佛陀知道我們來了,特別給蓮生活佛跟他的弟子感應,以不死甘露清淨我們!太奇妙了!

 

相關文章

華光功德會夥社區廚房為弱勢族群提供應季食品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397期2021年11月25日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396期2021年11月18日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