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C
加拿大溫哥華
09/21/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師父教我三十年》 背後的高靈

《師父教我三十年》

背後的高靈

文/蓮慈金剛上師

  瘟疫期間,窮人增加很多,失業增加很多,從上到下,國家、老百姓、公司行號統統很辛苦。我到今天才覺得修財神很好,以前每天都想修大法,消業、息災、增加智慧,早一點往生,求解脫,但是求得越大,花的時間越長,下的功夫越深,所以忙來忙去,老是沒有請財神爺來。現在剛好是黃財神誕,就修了一壇黃財神本尊法,雖然還沒有錢,但是已經得到祂給我的快樂。最近我每次看到黃財神,都覺得我好像欠祂錢一樣,因為祂的造型都是頭低低的,眉頭皺皺的,一副不開心的樣子,我對法師說是不是太少修祂了,對祂不夠熱情?修完黃財神法之後,我發現,原來那是錯覺,祂沒有生氣,因為我從修法開始就一直在笑,很開心的。到底是心量大才成為財神,哪裡那麼容易生氣?!我以前是不貪財的,但是最近功德會在疫情期間一直要救濟窮人,需要布施的人那麼多,而我們的資糧又這麼有限,越來越覺得錢很重要,所以在修黃財神法的時候,我觀想米山變金山,觀出來的都是亮晶晶的元寶,足金足兩的黃金。如果主尊有加持,觀力會很清晰,觀出來是立體的,不會黑壓壓的模糊一片。只要主尊有降臨,想什麼就變成真的一樣,像電影一般演出來。我想到師尊每次修財神資糧主,都說看到空中好多布袋丟下來,會中彩券。於是我也觀了個大布袋,布袋上還有一個金色$的記號,表示整袋都是錢。密法的觀想是這樣,不只結手印,持主尊咒語,再加上觀想力,身口意三密合一,實現的就很快。
  我覺得將自己的修行心得和經歷講出來,應該對一些人會有些幫助。我修行了三十年,自己想一想,我很慶幸,我皈依的師父是道顯密禪的成就者,師尊是第一位用漢文去傳播密法的漢人,祂本身有道教的來歷,顯教的修為,也有密法禪法的成就。對我來說真的很契合,我分析一下這三十年的修行過程,冥冥之中不謀而合,很適合我這一個弟子的修行方式,一點都沒有衝突。因為一般情況下,如果皈依顯教,那麼就一定要修顯教的法門;如果是道教的徒弟,就要修道教法門;如果是禪宗的,就要修禪宗,不可以混亂。但我發覺我從皈依到現在是蠻精彩的,從一皈依開始,加行、持咒跟禪定,好幾個法門混修在一起。
  十年後,當我修行有障礙出來的時候,不能修法不能禪定,我就改法門全部去念經。我現在唱誦的時候木魚敲得很不錯,還有一點功力,就是那時候敲練出來的。那時候我早晚都在敲木魚誦經,每本經都拿來念,很大本的《大般若經》,我可以念好幾部,《圓覺經》、《地藏經》,什麼經都念,有障礙的那幾年,我就是專攻念經。不要小看念經,念經也有消業去病的功能,也有定心的功能,當四大在變動的時候,它就有這個力量。要想過關,就一定要選擇一個法門讓自己能夠安定下來。接下來的好幾年我找到的方法就是念經。念到最後,業障慢慢消了,氣也慢慢調順了 ,身心慢慢定下來,這個修氣的過渡時期至少有十來年。所以一開始我是道顯密禪一起修的。有一次參加師尊的法會出外吃飯,我問師尊:「精氣神怎麼修呢?」師尊講:「從哪裡漏出去就從哪裡回來。」這不是《瑤池金母定慧解脫真經》中的那句話嗎?「精神從何處散出,還從何處收來。」師尊給了我一個很高深莫測的答案。
  之後,師尊去閉關,我就下定決心開始修護摩。之前只是持咒、修法、念經、練氣、禪定,沒有好好修護摩。接下來的十來年,我就一直在修護摩,我認為,我的業障要靠護摩消得比較快。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如果我每天做的話,做到現在肯定早已不知道做了多少千壇了。
  拜師尊之賜,我年輕的時候各個道場都走了很多遍,世界走透透,印尼、馬來西亞、台灣、歐洲都去了很多遍。近十年沒有再出去弘法,全部是在閉關苦修,也在本地做一些菩提事業,盡一份責任。這個階段是護摩的階段,一壇護摩等於普通人燒一年的香,再加上其他的功夫,幫助真的很大。最重要是我在做菩提事業,護摩做下去,功德會就能拿到很多的救濟物資,否則就拿不到,靠的是護摩的力量。
  要知,每一個道場開門一定有很多障礙,陰的陽的,天上地下有的沒的,都會來障礙菩提事業。魔考、鬼考、人考,種種的考,如果沒有鎮道場的法寶,道場的住持是坐不住的,道場會倒閉的。道場被偷、被搶、被騙,資糧被人拐走,牛鬼蛇神來干擾,道場裡的僧俗關係太亂太雜,修行人被度走,或者被改朝換代等等,這些災難都可能會發生的。所以要主持一個道場,讓它能清淨,行正法,修正行,不掉入三惡道,一定要有上師、本尊、護法的加持力才鎮得住。我們華光道場這麼多年都是靠做護摩,沒有資糧求資糧,妖魔鬼怪來了,靠護摩去防護超度,密教護摩真的可以改變運氣和整個能量。所以信眾都說道場能量氣場好,是因為這樣做出來的。
  如果師尊沒有傳密法,我們也不知道如何去用,如何去解決困難。護摩是在做什麼?就是在供養,求主尊幫忙。我每天一面做大供養一面都在念念有詞求上師主尊三寶幫忙。密法從初基四加行起修,就是在求,求金剛薩埵、求所有的佛菩薩消自己的業障。當初我開壇問事,除了代求金母給對方加持之外,師尊還教我讓問事人去念經咒。所以我告訴問事的人,吃符前先念師尊心咒一千零八十遍,這也是在求。因為自己根本沒有力量解脫,沒有力量轉化,所以從外力開始求,然後慢慢進入禪定。禪定即是讓自己安靜,不要整天像野人到處跑,靜不下來。像我這裡二棟樓而已,真佛樓四層,華光雷藏寺二層。人家疫情期間禁足只有一個小房子,或者一個柏文,十幾個人擠在一起。我們這裡的人命太好了,可以二個樓跑來跑去,六層樓一會兒上一會兒下,一會兒東一會兒西,是好處也是缺點,因為整天坐不住,六個地方跑來跑去,加上一個精舍,每天就這樣打發時間,這樣可以禪定嗎?這樣永遠都不能修禪定的。禪是訓練控制自己的思緒。禪定是要定在那裡,手也不動,腳也不動,身體不動,腦筋都不要動。我很幸運,三十年雖然菩提事業忙得夠厲害,但是修法也修,安份守己的禪定,經也念了很多年。
  還有,一出家金母就讓我講經,我這個美麗的頭髮才被剃掉,一開堂馬上講經,講《瑤池金母定慧解脫真經》,開什麼玩笑,我才第一天被師尊說是金母的人,馬上要替祂講經,現在想起來怎麼那麼自不量力,什麼都不怕就去開講。每天可以講四十分鐘的經,自己覺得老神在在很有靈感地這樣講出來。以前都沒有念過這本經,而且才出家二、三天,道法也沒修過,怎麼就可以講祂的經?還不是加持的。
  記得第一本經才講完,我在那裡睡覺,突然空中出現一個分數,祂給我打分數呢,打了一個九十八分。我看了好高興,這個小孩子被祂哄得很高興,哇!我講得這麼好!趕快出書,就出了我第一本講經集。接下來繼續講,《瑤池金母養正真經》、《洪慈普渡救劫經》,我能拿得到的金母經都給它講一遍。後來我問師尊,我接下來還要講什麼經?師尊說講《八大人覺經》、《四十二章經》,人家是念很多經才去講,我是先講了經之後才去念經,這有點奇怪。還講了《金光明經》,通通是請示師尊的。從前真的是出生之犢不怕虎,人家給我什麼任務我都接,上台事先沒有草稿的,只要一上台就會講,口若懸河講個不停。後來是應同門求可不可以講這部經,可不可以講那部經,包括《金剛經》、《維摩詰經》,這些都是開悟的大成就者的經。我去問師尊:「師尊,我可不可以講《金剛經》?」師尊說你去參考果賢法師講解的。我真的就去參考,然後就開講。《維摩詰經》是金粟如來化身的維摩詰居士的經,我也去講。以前不知道怕,現在可越來越膽小。為什麼以前會講經?其實,我背後都有高手加持。我要講經,祂就臨時幫我開一個電台,真的,我看祂給它插了一個電線,從天上垂下來,通入我的頭腦裡,我是被祂通了天線的。總台就在祂們那裡,分一條電線到我身上,我才會講的。我的過程是很神奇的,因為祂要我代表祂去度眾生,去傳法,但是我的靈體又只是個小孩子,新皈依修行沒多久,智慧沒開得那麼快,祂又要我立刻去度眾生,所以祂就垂了一條天線加持我,我就可以源源不絕、口若懸河的講經了。
  我講經開示這麼多年,和所演化的一切度眾生的奇跡、智慧,一切力量都是來自虛空上師三寶佛菩薩。佛子如果是有天命的話,祂就會栽培和加持,讓你不會做得離譜,這就是一種傳承的虛空加持力。師尊也講經,《地藏經》、《圓覺經》、《道果》、《大圓滿法》等密續,將來還會講更多,師尊的智慧寶藏太豐富了!所以對我這樣一個弟子,能夠皈依這一位師父,真是千幸萬幸。像我是道教的來歷,就可以得到道教的祖師給我教法。你是顯教的來歷,也可以從顯法上面去修;如果是密教的根器那當然好,直接就修密法;你是禪宗的來歷,祂也教你修禪。打著燈籠,哪裡去找這麼一位寶藏這麼豐富的師父?因材施教游刃有餘。
  三十年來,密教的三大成就法門──持明、禪定、護摩,我全部修,雖然不是最好,但是靠得是一股精神毅力。真的,修行要下功夫,要堅定自己的意志力,修行是不上即下,行者要精進不懈怠,很努力按部就班,哪一個法對自己有效,就抱住這個法直直修下去,不要好高騖遠,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自然得到佛菩薩加持,將來有一天,終能走到地頭。

相關文章

傳播愛的火炬溫暖人心 「華光日」活動花絮

tbnews7

2021第五屆華光社區關懷日街頭派發十萬件食品物資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387期2021年9月16日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