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C
加拿大溫哥華
06/12/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師父教我三十年》 你向我走一步 我向你走十步

《師父教我三十年》

你向我走一步 我向你走十步

文/蓮慈金剛上師

  瑤池金母是道教最高的神仙,一般來說是在民間的寺廟,但是我們真佛宗很特別,我們對這一尊瑤池金母有很深的認識,是因為師尊蓮生活佛的介紹產生的殷重心,這也是師尊跟金母的特殊親密的因緣。師尊在我出家的那一天,忽然公布說蓮慈是瑤池金母的一滴血的分靈。我自己是很意外,是真的沒有想到,也不會想到的。師尊在開示當中提到:「你看她的眼睛,你看她的五官,你看她的頭,她就是跟金母很像。」我自己不知道有沒有像,但是很奇怪的,華光雷藏寺和華光講堂來的金母像,人家看了說三樓的那一尊跟我最像,簡直是我的翻版。也有不少的人,包括我的親人來華光禮佛,我的女婿,他是在這裡長大的,根本不懂佛教的東西。他第一次來參加護摩就跟我的女兒講:「你媽媽為什麼把她的雕像放在壇城?!」
  在我修行的過程當中,說真的,從剛開始到現在,我一直覺得我是祂們的小孩子,祂們給我看,我自己就是一個小孩子,剛開始的時候我是只有差不多四、五歲。我是怎麼看到我自己是小孩子的?就是在睡夢中,或者在禪定中,我從皈依自然就在修禪定,整天不是修法,就是辦報紙,要不然就是在那裡禪定。我姐姐大我五歲,她跟我說,她從小看我,常常就是一個人坐在那裡禪定。真的,我從來不出門的,家中兄弟表親大夥人都去外面玩跳追狗打鳥打彈珠,野的不得了,只有我一個人老守在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要不然就是幫爸爸媽媽賣雞蛋鴨蛋。小時候我家住在市場旁邊,地利之便開了個雜貨鋪。我媽媽說她下午會累要睡午覺,要我去幫忙收錢,我就乖乖地在那裡幫她當班。小時候就已經會賺錢了,那時用的是鐵秤,我從小就會秤那個東西,心算也挺好的,就是一個小商人。
  皈依以後,常常看到自己是一個小小孩,是佛菩薩眼中的小孩子。記憶最深刻的一次是,有一天,我忽然看到自己坐在那裡,一個四、五歲的孩子傻傻鈍鈍的坐在那裡,旁邊忽然來了好幾隻手,快速的幫我穿衣服,有的幫我戴帽子,戴的是頂紙做的五佛冠,像西式快餐店漢堡王送給小孩的那種。之後過了沒多久,居然就被封上師戴上真的五佛冠了。
  早期許多前輩上師,他(她)們是有頭髮的,而我當年一出家剃度就被封上師,成為真佛宗第一位出家的女上師。我覺得其實我的命運是掌握在佛菩薩的手中。從那時候開始,我就知道我是屬於祂們的,我是歸祂們管的,我是祂們的小孩。確實這一路以來,瑤池金母跟空行護法祂們一直在照顧我,可以說我就是十足十的空行的孩子。出家時,師尊說我可以問事。之前,在一個境界當中,天上忽然來了一個小籤筒,是玩具版的,QQ的,一個小小的小籤筒,一支一支的小玩意插在筒裡,每一根上頭有小小的月亮、星星、太陽,還有男的臉,女的臉,這樣插在小筒上面。我一看哇!好可愛!立馬一手接過來。本以為是玩具,原來這是半仙要卜卦用的玩意兒。等於說祂賜授給我,讓我可以占卜天地人間的事情,那就是問事了。這又是相應!我那時候只是覺得這是我的玩具,我喜歡,我要玩,等於是心甘情願的領受了祂們的法旨,接下來順理成章地就要問事了。從此一出家就要當瑤池金母分靈的任務,那就是幫眾生問事。柴米油鹽醬醋茶,生老病死苦,金錢事業婚姻,所有人間的七情六欲,痛苦煩惱全部要包辦,這是命運的籤筒賦予我的使命,是師尊、金母、老天的合力安排,而這個使命一拿就是二十五年,一直到現在。
  還有一個金母給我的加持也是很特別的,那就是,祂開發了我另外一隻眼睛,第三眼。每當我在睡覺當中,祂久不久就來挖一下,像挖瘡疤一樣,真的挖一塊肉下去,有點痛的感覺。每次是有感覺的,被挖去一塊肉,就痛醒了。祂的指頭往前額這樣伸進去,再這樣挖出來,好像挖魚眼睛一樣,再丟掉,前後被莫名其妙地挖了好幾次。挖到有一天,看出去,忽然看到一隻陌生的怪眼晴,這個眼睛剛開始不是很好看,半開半閉矇矇的那種,還有睫毛。嘩!這是誰的眼睛?!剛開始看這個眼睛是不認識的。慢慢不知道過了多久,隨著自己一直在修,那只眼睛就慢慢一直打開,它越開越大越明亮。還有這只眼睛不是看著地上的,它是老看著天上的。被挖了幾次後,有天,聽到九天玄女說:「法眼!」虛空同時也閃出了這兩個大字!
  金母佛菩薩就是這樣把我這封閉起來的眼睛給打開,那時候我在辦《真佛報》,我不是文人,要辦真佛宗的第一大報,真是要命。初時我寫一篇文章要好久,一個禮拜才擠出一篇大作。祂們可能嫌我的文字功底不好,就趁著我在睡覺當中幫我惡補,一直給我讀報,拿報紙給我念,而我用的就是剛被開發的另一個眼睛在讀報紙,肉眼在睡覺。祂們還很有教學技巧,剛開始時是給我看報紙的大標題,好像現在測試視力一樣,從最大的字看,日後才慢慢看越來越小的字,是這樣一直在夜夢中訓練我的眼力及閱讀力,訓練了好久。現在想起來,正是祂們用這樣的方式訓練我的寫作能力,多看多學,才有新聞眼,才懂得寫新聞和文章。因為我是社長兼打工,一個人辦《真佛報》,又要寫又要編又要改,我就是這樣子被祂們趕鴨子上架臨時惡補出來的。
  如在人間需要上四年新聞課,實習二年,然後再磨練幾年,才可能成為一位資深報人,而我是老天速成,可見,天下最厲害的速成班就在天上。總之,我一切的本事,都是祂們讓我做什麼,我才會做什麼,是祂們有本事,不是我天生有本事。辦《真佛報》可以,「金母功」也一樣可以,都是祂們啟發的。五十歲那年我四大不調,根本就爬不起來,只剩一口氣在喘。自己在家裡閉門練功,祂們就開始教我慢慢動呀動,當我在那裡掙扎拉筋的時候,虛空當中竟有很多空行一直出聲大大地給我鼓勵,我就在那裡每天忍痛拉筋,五十歲的筋還可以拉得那麼開,是因為祂們的稱讚鼓勵加持,我才做到的。「金母功」得以廣傳,又是祂們速成班的加持之下的奇蹟!
  當年曾有人跟我講:「你能文能武,化水可以成冰哪!」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因為我的人生在皈依後,根本不歸我管,是歸祂們管的。祂們要我成我就成,祂哪一天不理我,我就要吃自己了,不能再靠天吃飯了。真的,在祂給我一路栽培的過程中,我當成是理所當然,直到有一天我聽到祂匆匆說:「我走開幾天。」我當時還在想,離開幾天?沒問題啊!隨便。我後來才知道,沒有祂的日子是怎麼樣的!看我這些年我拼得有多辛苦!有多困難!這是段好長好長的考驗期。因為小孩該長大了,祂不能老是像照顧嬰孩一樣照顧我,祂要我自己走路了!
  經過這些年的磨練,我從上師三寶學到的,是人啊,千萬不要人在福中不知福,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幸運是從哪裡來。做人不要忘本,不要忘記老天,不要忘記自己信仰的上師三寶,修行人所有一切的成就,千真萬確,都是來自於祂們的栽培造就啊!
  以我過來人的經驗告訴大家,佛菩薩是要求的,金母是要求的,不是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祂不是你的僕人,不是應該要照顧你的,而是你要用你最大的心力,真切地去修去祈求,用最真摯的心去呼喚祂,祂才會相應而來。
  師尊曾講過一句肺腑之言,令我深心難忘,祂說:「你向我走一步,我向你走十步。」是的,師尊是這樣, 每一尊佛菩薩同樣都是這樣。所以,佛子向佛的心要永遠向祂們打開,加持的甘露之泉自然永不枯竭。

相關文章

《隨師佛陀聖地巡禮的憶念》 夜睹明星的佛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373期2021年6月10日

tbnews7

蓮慈上師散文集第一集 夢裡飛花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