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C
加拿大溫哥華
05/28/2020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盧師尊開示

2020年3月15日聖尊蓮生活佛主持「救瘟疫度母護摩大法會」開示 

大家午安大家好。(聖尊用國、台、粵語問候與會大眾) 

真佛弟子持咒迴向抗疫 總數已達五千萬餘遍

先通知大家一下:下個禮拜天是3月22日,下午3點是騎龍白財神護摩法會。大家知道騎龍白財神,祂的咒語是「嗡。貝瑪。卓達。阿里呀。針巴拉。啥達呀。吽呸。」祂的手印是這樣子的(聖尊示範手印),祂的種子字是「針」字。騎龍白財神當然是白色,所謂騎龍白財神當然是騎著龍,你叫祂騎馬騎牛都不太可能,騎龍白財神沒有騎馬騎牛的,祂只有騎龍。歡迎大家主祈,如果你們不愛財的,那就算了。這是下個禮拜天。 

今天我們做的護摩……這一張也要唸嗎?(蓮彥上師:師尊,那是宗委會計算所有人持誦救瘟疫度母心咒的數目。)好,我唸一下:世界真佛宗宗務委員會自二月起,發起全球道場及弟子持誦救瘟疫度母心咒,持咒的活動歷經一個半月,總計真佛宗全球共245處的道場共同參與救瘟疫度母心咒的持咒活動,全球真佛宗的弟子累計持咒數目達 5,141萬4,490遍。弟子們於彩虹雷藏寺師尊主壇之救瘟疫度母護摩法會中,呈上最無上的心供,護持師尊轉動救瘟疫度母最殊勝的法輪。這個是通告大家的。 

護摩火如豆不易點燃 

顯示疫情尚未到盡頭

今天我們做救瘟疫度母的持咒活動跟救瘟疫度母的護摩,要傳救瘟疫度母的法。這個護摩法會呈現的現象,以目前來講是緩緩的,也就是說,不是很快地這個瘟疫就可以結束,但是它終究會結束,終究一定會結束的。 

那麼我自己本身有一個感覺。剛剛去點火的時候,一般來講火很快就會染上紙金,火很快就會點起來,但是當我在那邊做點火的動作的時候,點了有一段時間火才點著,可見這一次的瘟疫的情形不是那麼快能夠結束的。因為那個火苗非常的小,就像小拇指這麼小這麼小,也不知道誰弄得火苗那麼小,那個火啊,我這個紙金過去的時候,只要向下一壓這個火就熄了,又不敢太接近,又不敢離得很遠,離得很遠又點不著,又不敢太接近恐怕把這個火苗弄熄了。 

這個都是命運。像尊勝佛母那一次,一下子後面出來一陣風,天上降下一陣風,從我身後,這個火還在燃,我這個紙金過去,那一陣風「呼」就把火弄熄了,點不著。蓮緒法師在旁邊拿著兩支打火機是長形的,很猛烈的火,一支先打啪啪啪啪啪啪,欸,沒有火出來,點不著,第二支來了,一定有瓦斯的,啪啪啪啪啪,也沒有。點火一次點不著,第二次又點不著,第三次又點不著,第四次又點不著,終於到最後啪啪啪啪啪啪,露出一點瓦斯出來,終於點著!那一次也很怪,那個風是從我身後來的,看我要點火,它轉一個圈「呼」就把火吹熄。尊勝佛母那一次。 

這一次是怎麼搞得?平時火都冒得這麼大的,這次的火像綠豆一樣那麼小,我要壓下去接近又害怕把「綠豆」捏掉了,不接近又點不著火,所以我在那邊用眼睛瞄,瞄瞄瞄,瞄了幾分鐘以後終於火起來了。由這個徵兆,我們就知道這個瘟疫真的是不簡單,要能夠把它消除掉是不簡單的。台灣防疫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就講了一句話,他說:這個瘟疫不是一下子能夠解決的,還看不到盡頭。這是全世 界性的瘟疫。 

2020年大瘟疫大蕭條 

蓮生聖尊年前已神準預言

我告訴大家,在2019年的年底,我們在西雅圖雷藏寺有一個金鼠年年初的專訪,是台灣來的萬佩佩主持的,專訪的人就是文彬(秦文彬)師姐,負責拿去播的是萬佩佩師姐,是宗委會主辦。那一次專訪的時候,我有兩個很大的預言。 

第一個預言:2020年是大動亂的一年——最大動亂的一年,2020年是瘟疫會出現的一年。有瘟疫會出現,我還講了一個超級細菌,因為我不懂什麼叫做新冠狀病毒,我不是學醫的也不是學感染科的,不懂得什麼叫做新冠狀病毒,我講的是超級細菌會出現,而且是瘟疫。這個很不幸地言中。 

第二個,我講全世界各國的經濟20分:60分才及格,20分是很低的,百行百業全部蕭條。這個真的是……台灣的電視台還講說盧師尊講的話「神準」——兩個字「神準」,台灣的電視台還播出來「一切時中皆吉祥」(編按:指2020年新年台灣雷藏寺山門前新換師尊墨寶)。「時中」剛好是防疫中心的指揮官叫陳時中,「一切『時中』皆吉祥」。然後台灣雷藏寺又把錄影拿出來放給大家看,就是我講的瘟疫會出現超級細菌。都是很不幸的事情,剛好是這麼準。 

我那時在講的時候,怎麼會講出這種話呢?我自己也莫名其妙,說超級細菌瘟疫會出現,就在 2020會出現、是大動亂之年,全世界本身的經濟只有20分。現在世界各地都在倒閉,很多百行百業都在倒閉,太準也不好。你說不準也不好,但是太準也不好,什麼都不好。現在只好求救瘟疫度母趕快想辦法能夠幫地球解一解,地球都病了,整個全世界都病了,什麼都病了。 

疫情仍在擴散中 聖尊叮囑弟子須防備

這個是有關瘟疫的笑話。上個禮拜,有家銀行在營業時,突然進來兩名咳嗽戴口罩的人,所有的行員跟客戶都很緊張望著他們,這兩名戴口罩的人高喊:「不要動,這是搶劫!」大家才鬆了一口氣。原來死比錢還要重要(這意思是這樣子講的)。 第二幕,可是所有的人心又糾結了起來,因為那兩個人講:「男左女右分開站,身上的口罩全部交出來。」口罩又比錢還重要。第三幕,最後大家合力將搶匪制伏,因為大家為了口罩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這次瘟疫真的很嚴重,全世界性的,所以世界衛生組織WHO就講,這是全世界性的病毒,全世界性的傳染。 

今天我們做這個法會,我有一個覺受就是說,點火不能一次就點著,在那邊放了很久它才點著,可見能夠解除的時間還沒有到,就如同陳時中先生講的,還沒有看到盡頭,所以大家自己要防疫、要做準備。昨天晚上我在修法的時候,救瘟疫度母來,祂說你從來沒有傳過這個法,祂教我要講這個法,要教大家。 

師尊是從瘟疫開始一直到現在,我沒有戴過一次口罩,沒有。因為我講過,我願意到武漢去,給武漢的大陸同胞一一給他們摩頂加持,我還講過我不戴口罩,我講過這種話。那麼我如果現在在你們面前,你們戴口罩,那我也戴口罩,那不是「吹破氣球」,爆了嗎?我永遠在做法會的時候不戴口罩,也不可以摸鼻子,但是摸鼻子就是我的習慣, 這個習慣根本就不能改的。叫我們不要摸鼻子、不要摸眼睛、不要摸嘴,用牙線時候不會觸到嘴裡面嗎?你們在刷牙的時候用牙線會不會觸到嘴裡面?會,我就是觸到嘴裡面。然後弄一下鼻子這是常常的事情,你看李小龍在(展示)武功的時候,他是這樣(聖尊示範摸鼻),他有一個姿勢,你看他的習慣也是這樣。李小龍他的墳墓是葬在西雅圖,很多人去參觀。 

救瘟疫度母護持聖尊 紅色光網圍繞結界

我有感應到救瘟疫度母在幫我,昨天晚上救瘟疫度母來的時候,祂化成紅色的點,在我眼睛面前出現紅色的點,一點一點一點密密麻麻的點,然後出現以後就開始旋轉,變成一個旋轉的紅色的點, 然後一面旋轉一面旋轉變成不只一個點,變成紅色的線,紅色的線一條一條地變成網,這個網、這個紅色就變成很多的顏色,變成好像五色一樣,五色的線條把我周圍全部圍起來。上面就有紅色的網, 周圍又有紅色的網,腳底下又有紅色的網,就好像四重結界的金剛網、金剛牆、金剛地基、金剛火焰這樣子把我包圍起來,變成一個圓形這樣子包圍起來。 

我問救瘟疫度母這是什麼,祂說這個就是防護網,細菌、病毒一碰到這個防護網就退回去,不能夠進到防護網裡面。這個就很好,非常好!昨天我在禪定的時候就有一個防護網圍在我的周邊,我是真實看見,不是用觀想——觀想金剛牆、金剛網、金剛火焰、金剛地基,我不是做這個觀想,但是那個光自然地先出現紅色的點,密密麻麻,然後再旋轉變成五色的線——很細很細的光線,然後我把自 己圍起來,上面圍起來,下面圍起來,四周圍圍起來,這個就是防護網。

師尊有這個防護網就什麼都不用怕。不要緊的,所以師尊給大家摩頂加持不要緊,事先我有洗手,事後也有消毒、也有洗手,我是根據標準這樣子來做防護。那麼又有無形的防護,現在就是要教你們無形的防護。 

生死有命 富貴在天 病毒無眼 一律平等

這裡談到伊朗的現況。伊朗總統是隔離,副總統確診,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委員會主席確診,前司法部長確診,衛生部副部長確診,德黑蘭市長確診隔離,國務委員會委員死亡,國會副議長死亡,前駐梵蒂岡大使神職領袖死亡,前駐埃及大使死亡。  

誰都辦不到,新冠狀病毒它辦到。所以這個病毒真的很毒的,它也不管你是什麼人。我常講一句話:「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當了總統、當了副總統,這個病毒是沒有眼睛的,跟細菌一樣,細菌也是沒有眼睛的,不管你是誰。今天因為有救瘟疫度母在守護,師尊還好,不然不是確診就是死亡。而且我本身是屬於最接近危險的人物,應該是這樣子講,你看我在問事的時候每天接見的人,有時候冒出來有些都不認識的,他來問事,你還是要問事啊。所以在問事的時候接見的人,不知道他已經跟多少人會過面。 

這個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武漢(大家知道「武漢肺炎」),武漢高鐵站是設計師設計的,他認為是大鵬展翅(大鵬鳥翅膀伸開來),結果現在變成是蝙蝠展翅。

他們也很奇怪,去空中把高鐵站照一個相,從空中上看就是一個口罩。你看這個就是相應了,武漢高鐵站形象就是一隻展翅的蝙蝠,然後從空中照下來剛好是一個口罩(聖尊展示圖片)。這命中注定。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我常常講「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不要以為說當了總統就不要緊,當了總統也一樣的,這個病毒不管你是什麼人。 

六味中藥等量磨粉 可配帶護身和結界

我現在講救瘟疫度母教我怎麼做。告訴大家,你們要仔細地聽,要聽以前先把自己的耳朵掏乾淨,才會聽得清楚,不然有耳屎塞住,你就聽不到我講的。

先到中藥行去拿六種的中藥,同分量的中藥要六種,第一個「蛇床子」,第二個「制附子」,第三個「遠志」,第四個「甘草」,第五個「桂心」,第六個「雄黃」。蛇床子、制附子、遠志、甘草、桂心、雄黃,同分量全部磨成粉,磨成粉以後,用同等量的分量用塑膠袋包起來帶在身上。這個可以防瘟疫,但是還沒有修法(加持),你要先修法,把這六種中藥的粉放在壇城面前,然後修救瘟疫度母的法。第一個,救瘟疫度母有形相,第二個有咒語,第三個有手印,你按照修法的程序去修。

度母身是紅黃色,右手結與願印,左手持蓮印,持蓮上面有寶瓶,瓶中盛滿消除瘟疫的不死甘露。祂的雙目猶如日月放出無量光芒。祂的手印有了,一個是與願印,一個是持蓮印。祂的種子字是「擋」字。有祂的形象,有咒字,還有咒語「嗡。達拉。都達拉。都拉。南摩。哈拉。喝拉。吽。哈拉。梭哈。」。這個咒很好記,因為我們在台灣的時候,見到人跟人家聊天就叫「哈拉哈拉」。 

我本來是不懂什麼叫哈拉哈拉的,在彰化八卦山「卦山雷藏寺」,蓮極上師那裡。它這是什麼話不講,叫彰化;什麼話不講,講八卦。彰化、八卦山,他的雷藏寺旁邊養豬,這個是豬哥坑,然後再遠一點養鴨叫鴨母寮。彰化、八卦、豬哥坑、鴨母寮,卦山雷藏寺蓮極上師強強滾。奇怪了,他那個地名,你看台中下面就是彰化,那個什麼諧音就是很「髒」的「話」,然後又是八卦——彰化又有八卦山,他就在八卦山上面,旁邊又是養豬的,遠一點又是養鴨的,那不是彰化、八卦山、鴨母寮、豬哥坑?卦山雷藏寺蓮極上師,真的是強強滾。

那麼我剛剛講的六味中藥,等量磨成粉放在壇城面前,你修救瘟疫度母法,然後你觀想的時候,觀想救瘟疫度母出現在你的面前,然後再觀想祂不死的甘露放出白光,去射你放的六味藥的藥粉。然後你修完了法,知道確實救瘟疫度母來了,而且祂已經放光照射到你的藥粉,你這個藥粉包起來放在身上。第一個,你不會受到感染,你已經結界就不受到感染,單單你個人。如果家庭的話,把這個藥粉拿一點點四分之一放在你這個家的四個角落東南西北,你這個家就不會受到感染。如果是社區,你就放在社區大樓的四個角落,也是東南西北四個角落,這個社區就不會受到感染。如果像我們彩虹山莊,你就送到最角落的地方,這邊一個、那邊一個最角落的地方,把它圍起來,住在這裡面的人都不會受到感染。

個人,你把藥粉放在你身上,修法一樣,就是一樣毘盧七支坐,坐定以後一樣先大禮拜、大供養、四皈依、四無量心,這些都是要做的,懺悔或者誦《高王經》都可以。前行七支;正行:觀想、 結印、持咒、入三昧地;最後是迴向跟出壇,再做大禮拜。修法是一樣的。

修法祈請度母 不死甘露加持 

自身和六味中藥粉

但是我們知道,度母本身的出現,我們先觀想有一個「大日」,太陽就是大日,由大日正中央出現同樣綠度母、二十一度母的咒字「 」(擋)字,「擋」很好記啊,你們讀書的時候哪一個科目當掉了就是那個「當」。這個擋字就是一個圈,日月再一個「 」下面一個勾,這個就是「 」 (擋)字。然後你觀想日輪當中有一個「 」(擋)字,「 」(擋)字旋轉就出現救瘟疫度母。 

然後你結手印(這個是持蓮印,這是與願印),然後觀想救瘟疫度母上面的寶瓶,寶瓶打開,有不死的甘露化為白光進到你的六味藥粉當中,不死甘露也可以灑向你自己,觀想入我我入,你自己跟救瘟疫度母合一(你進入救瘟疫度母的 心,救瘟疫度母進入你的心都可以的)。然後你自己變化成為救瘟疫度母,最後入三昧地以後再出定。我們觀想,最重要是大日,你知道嗎?大日中間有一個「 」(擋)字,由「 」(擋)字再出 生救瘟疫度母,這樣會不會?應該很容易。 

這個法就是,你有感應到、你自己已經感應到,救瘟疫度母的不死甘露已經進入到你的六味藥 裡面,你就可以拿出來救人,因為這六味藥全部屬陽,病毒是屬陰的,以陽來剋陰。帶在身上也可以,放在家的東南西北、放在社區的東南西北,就可以救社區的人,也可以救自己家的人,也可以救自己,就不會被傳染到。這樣懂了嗎? 

我告訴你,蛇床子、制附子、遠志、甘草、桂心、雄黃,這六味。我們這裡有誰懂中醫的?德華,你懂得中醫啊?你懂得這六味藥嗎?如果中藥行講說沒有哪一味藥,那就是救瘟疫度母教錯了我。我跟你講,蛇床子、制附子、遠志、甘草、桂心、雄黃,這六味,用這六味來抵抗感染。(某位師姐對大家說明六味中藥的名稱,例如「遠志」就 是「遠近」的「遠」。) 

這個大部分的藥都是屬於陽性的,沒有陰性的,所以這個很強,你放在身上可以剋制,而且又有救瘟疫度母放光加持這味藥,這個放在你身上,你就可以避免那些陰毒的病毒進到你的身體,然後撒在房子的四周或者是社區的四周,都可以幫助人也可以救人。就是這一個方法。修法方面大家有什麼問題? 

大日,然後有一個「 」轉動,就變成救瘟疫度母,祂的形象剛剛已經講了,對,這個就是形相(聖尊展示度母聖相),另外還有咒語「嗡。達拉。都達拉。都拉。南摩。哈拉。喝拉。吽。哈拉。梭哈。」這個也很奇怪,這個咒語「哈拉哈拉」,這個就是台灣人講的「聊天」,我跟你哈拉哈拉,我去你家跟你哈拉哈拉,就是聊天的意思。蓮極上師是最喜歡哈拉哈拉,他碰到人都會哈拉哈拉,而且在電梯裡面他也不安寧,他也要跟電梯小姐哈拉哈拉,去加油站加油,他也跟加油小姐哈拉哈拉,男的他都不哈拉哈拉,只有女的他都哈拉哈拉。 

這個咒語很好唸,我一看到兩個「哈拉」,哇,這太好了。日本話哈拉哈拉怎麼講?誰會日語的?「雜談」,這好像國語,我記得我父母在講話的時候講「哇啦哇啦」,哇啦哇啦不知道對不對,我搞不清楚,總之我看到我爸爸媽媽在講日語的時候講哇啦哇啦。對啊?有人證明我是對的。 

武漢某出版社盜印著作 促成聖尊增加百萬弟子

在群組裡面聊天,有人問:「上廁所沒帶紙,用過最貴的東西是什麼?」有人講說「用100元美金」,太貴了而且又硬。有人講說「用分手的女朋友照片」,有人說「用分手的男朋友照片」,我說我用的是「N95口罩」,大家表示太浪費了,我說:「這還好吧,因為用過後洗洗還能用啊。」

這裡有個笑話。避孕藥有效期限是三年,保險套有效期限是五年,但很多時候,藥跟保險套都還沒有過期,愛情已經沒有了。

這個是慧君講過的笑話。武媚娘去了一趟尼姑庵,馬上就變成武則天。甄嬛去了一趟尼姑庵,出來當了皇太后。楊玉環去了一趟尼姑庵,轉身變成楊貴妃。各位資深的少女朋友趕快收拾一下,找個雷藏寺去出家,住了幾天以後出來就變成女王。 

有一個歷史現象也是超準的。國際奧運組織會的官員透露,由於新冠狀的疫情,東京奧運會很可能被取消或者延期。上次奧運會被取消是1940 年,同時也是東京的奧運會。當時為什麼取消呢?因為日本加強侵略中國的戰爭,進攻武漢的時候,國內全民抗戰,開展了武漢的保衛戰,日本因為經濟緊張主動取消了東京的奧運會。80年過去,又要取消奧運會,又是東京的奧運會,又是武漢的保衛戰,歷史竟然如此的巧合。  

你看,兩次都是為了武漢,而且兩次都是日本東京奧運會,世界上有這麼巧的事情嗎?當然有,我們學佛的人知道,業力是很厲害,主要是在業力上的問題。業障就是這個樣子,佛教講的這個業是非常厲害的,很多事情都是巧合,在那個時候發生什麼事。你看時間上,80年前也是東京奧運會取消,80年後也是東京奧運會,兩個事情都發生在武漢,這麼巧? 

剛剛那個巧合是,高鐵站是一隻大蝙蝠,從上面看是口罩,前面看是大蝙蝠,也是這麼巧。更巧的是,當年我寫書的時候,最巧合的一件事情,香港有一個馬健記(出版社)盜印我的書行銷全世界,在中國有一個出版社也是盜印我的書行銷中國,這個出版社在哪裡?就是武漢。我叫常仁上師進出中國大陸的時候(去看),常仁上師有到武漢這家出版社去看,他說辦公室是在一個大樓裡面。常仁上師有去看過這家出版社,而且它盜印我的書。盜印我的書是好事也是壞事:壞事,就是沒有經過我的同意、我的授權它就出版我的書,這是壞事;好事,就是因此中國大陸會有百萬的弟子,這是好事。好啦,謝謝大家。 

嗡瑪尼唄咪吽。

相關文章

20200524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開講「道果」

tbnews5

20200523聖尊蓮生活佛盧勝彥開講「道果」

tbnews5

盧勝彥文集第 277 冊《笑笑人生》笑天下可笑的人雙重人格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