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C
加拿大溫哥華
10/17/2019
盧師尊開示

2019年9月15 日聖尊蓮生活佛主持彩虹雷藏寺「不動明王護摩大法會」暨《道果》第237講

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我們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護摩的主尊「中央大聖不動明王 」。

大家午安大家好!(聖尊以國、台、粵語問候與會大眾)

機緣若具足 聖尊將主壇五色不動明王法會

今天我們是做不動明王的護摩,這一尊是很尊貴的,現在先插撥一個廣告,下個禮拜天是9月22日,下午3點做金剛薩埵護摩法會,下個禮拜天是金剛薩埵護摩法會。

金剛薩埵有好幾個手印,很多種,但是我們大部分都是以握拳然後交叉置於胸前。祂的種子字是白色的吽字,金剛薩埵的真言是,短咒「嗡。別 炸。薩埵。阿。吽。呸。」祂的長咒也就是百字明。

有三個菩薩都是跟金剛薩埵有關的,一個是金剛薩埵,一個是金剛心,一個是金剛手。金剛薩埵是菩薩,金剛心另外還有一個金剛手是金剛明王。金剛薩埵也就是五佛化身的法王子,在密教裡面、密乘裡面,可以講就是法王子,也等於是密教的 教主身分。

不動明王,你如果到了日本很多廟都有,很多日本的密教的寺廟都有這一尊中央大聖不動明王,祂是中央「毘盧遮那佛」, 祂本身的金剛相。五佛化身為五大明王,八大菩薩化身為八大明王,其中中央毘盧遮那佛化身的就是不動明王,在日本很 多供奉不動明王,因為祂的威力最大。

本來台灣嘉義的法華堂邀請做一場法會。是蓮碤法師他晚上的時候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五色的不動明王,不動明王分成五個顏色守護在中央跟東南西北四方。他們本來是邀請師尊去嘉義法華堂做五色不動明王的法會,而且是蓮碤法師他本身夢見了五色不動明王。

這個法會受邀請以後,師尊也說,那五色不動明王以前很少聽過,你有這個資料嗎?蓮碤法師去找,結果真的找到有五色不動明王的資料。在日本曾經做過五色不動明王的壇城來守護京都,有做過這樣子很大的五色不動明王的法會,在日本可以查得到五色不動明王,而且他主要的法師還有他們怎麼做五色不動明王,都有資料。這個法會什麼時候做呢?時間還沒有定下來,要看機緣,很多事情現在都是要看機緣,時間、地點、人、事、物,都能夠在一起的話,我們就有這個五色不動明王的法會。

不動明王忿怒尊 寶劍出聲必滅妖魔

不動明王一隻眼是瞋目,就是很凶的;一隻眼是眇目,藐視你的意思——藐視那些妖魔鬼怪;露牙齒(是上面的牙齒),虎牙獠下、下牙獠上,面非常的忿怒;周身出紅色的火,衪的右手拿龍的劍當胸,噴吐鳳凰火,左手緊握金剛索,有立相也有坐相,坐相是坐在磐石上。不動明王是八大明王首座,是金胎兩部部主「大日如來」遍照金剛的變化身及教令輪。大日如來就是中央毘盧遮那佛,遍照金剛的變化身及教令輪。

「不動明王」是十大忿怒尊裡面最凶的,我以前曾經做不動明王相給大家看,但是不是很好看。主要衪的忿怒相,衪拿著寶劍,拿著金剛索,然後下唇咬上唇(聖尊示範),上面的虎牙向下,可以看得到虎牙,下面的虎牙向上,這個牙齒是露出來的,很忿怒的那種相。

「祂的手印就是劍印、拔劍印,這個是劍印(聖尊示範)。一般人講說只要衪的劍拔出來,衪不動明王的劍只要一動、一拔出來就是一定要見血的。傳說裡面是這樣子,不動明王如果是要殺妖魔的話,只要祂的劍發出聲音就是要拔劍,就是有不好的東西進來,衪的劍發出聲音,只要一拔劍,那個魔就沒有了。

不動明王與大力金剛 

殲滅五大鬼頭暨鬼軍攻擊

所以我以前好像在陽曆的十月三號,鬼婆有一次派遣她的五大鬼到我家來,八月的時候我答應她讓她獨立:「讓妳去獨立好了」,我也不想傷她,八月的時候讓她獨立,想不到十月三號那一天的晚上,我在睡覺的時候突然驚醒。我睡覺的時候從來 沒有驚醒過,我很好睡的,如果有起床就是尿急時候才會起床,因為實在是膀胱裝不下去了,都是水的時候我會起床,平時我從來不起床的。

哪裡有這樣子在睡的時候,突然間「咂」一張開口,大力金剛從我的嘴巴飛出來,然後四面的不動明王,我是用四面的不動明王去做結界的,四面的不動明王全部都動了,五大鬼進來的時候帶著鬼兵鬼卒鬼馬,一大堆的鬼一起到我家來,在大概是 十月三號吧,我書上寫的那個日子,那個時間日子不一定對的,因為時間太久了,幾年前的事。

我就是這樣子睡覺,我睡覺很安穩的,從來不會驚醒,一驚醒嘴巴一張開,大力金剛從嘴巴飛出來,然後跟著四大不動明王就衝出去了,衝到我家門口,哇,來了千軍萬馬的鬼,由五大鬼率領的,那五大鬼就是他們講的,什麼小林是日本忍者,一個是中村一武,一個是渡邊一郎,再來是黃金泉,黃金泉是墳場主,另外一個叫做林良知。他們講的兩個是華人大鬼,三個是日本大鬼,率領所有兵馬統統過來。

我躺在床上想說:「糟糕了,怎麼辦?要不要我出去,我去助陣。」我躺在床上聽那個響聲,就是好像是プロペラ的聲音,螺旋槳,是英文但也是日文話的外來語, プロペラ。就是不動明王把劍出去,劍一直旋轉,就變成了プロペラ,就四支プロペラ

一直飛過去,把那些鬼的頭全部砍下來。

哇,我那個屋子裡面乒乒乓乓一直震動個不停,一下子門砰,一下子衣橱間也砰,冰箱什麼東西都砰來砰去,好像作戰一樣,還有那個螺旋槳就像直昇機的聲音,一直在旋轉一直在旋轉,一轉過去,我看那個鬼的血就這樣噴出來,形神俱滅,全部這樣子掃,四個螺旋槳全部這樣子拚命搖,不動明王的劍這樣子掃過去。

差不多掃了二十分鐘,我在床上聽了二十分鐘打仗的聲音。四個不動明王跟大力金剛,又變化成為千千萬萬個不動明王跟大力金剛出來,對付千千萬萬的千軍萬馬的鬼兵跟鬼的領袖。二十分鐘,終於把鬼婆派遣來的那些鬼全部殲滅掉,全部化為無形,全部都沒有,一下子就靜悄悄了。

二十分鐘以後,我就下來看了一遍,什麼也沒有,空空的。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鬼婆派遣她的五大鬼率領千軍萬馬的鬼來對付盧師尊。所以我那時候就在法座上講,我有不動明王,我有大力金剛,天天在守護著我,你哪裡敢跑,你真的是不自量力,我那時候在法座上拍桌:「恁爸在這裡,「好膽麥走。」(你爸爸在這裡,有膽不要跑。)你不要欺負我那些善良的弟子,要找你就找頭,你就找我,你以為盧勝彥好惹嗎,我是抓鬼大王。

修行能滅瞋火 暴躁能變温柔

你不要看盧師尊溫溫的,平時好像很溫和的樣子,我憤怒起來的時候是很凶暴的,因為我們盧家的傳統。我祖父是非常凶暴的,他是凶暴第一名的,他看不順眼的馬上就過去了。我父親當然更是凶暴,我小的時候被摧殘得很慘,是在暴力家庭裡面長大的。我講過,有一次我不吃藥,小時候我不吃藥,我父親從後面過來,二話不說把我從椅子上抓起來,你知道那時候才幾歲,他雙手舉到高的地方,底下是水泥地,他像丟籃球這樣丟過去,我掉下來就「啾」一聲,我媽媽趕快跑過來看,好像沒死、還活著。

我父親的暴力是很厲害的。日本的 ぼっけん (木劍)—日本人拿的練習的木劍,他小時候打我用米字砍法(哇,這一砍麥克風就歪了),木劍打到斷,木劍多厚啊!誰懂得日文?葉淑雯教授,我講妳聽得懂吧!木劍,木頭做的武士刀,日本人對打用的木劍是喀喀都不會斷的,我被木劍打到斷,你看我父親多凶暴。

我遺傳自我祖父、父親,我當然更凶暴,但是因為學了佛,金剛的心就變成繞指柔,心就變軟了,以前暴怒的形象就沒有了。我祖父是暴怒的,我父親也是暴怒的,我祖父跟我父親從來都不怕鬼,因為他們凶起來比鬼還凶,我凶起來也是比鬼還凶,真的讓我發起瞋火,瞋火一燃燒起來的話不得了了,天崩地裂。真的,我也是很凶的,但是現在已經修行了,既然修行了就把瞋火給它熄滅了, 不過真正講實話,對那些惡鬼我還是會展現很凶惡的相出來。

不動明王 願力弘深

見我身者發菩提心 聞我名者斷惡修善

聞我說者得大智慧 知我心者即身成佛

鍾馗是吃鬼,我也吃鬼,師尊也一樣吃過鬼。有一個鬼現身在我旁邊,舌頭伸的好長,一個女鬼站我旁邊,舌頭伸到拖到地上,我就用手碰她的舌頭說,今天晚上可以吃鬼舌湯,那個鬼聽到我要煮鬼舌湯,她舌頭就縮回去了。

真的,我家裡也有幾個鬼,他們躲在冰箱裡面,師母也有看到。我只要走近冰箱,冰箱在充電的時候是會發出聲音的,但是只要我走到冰箱,冰箱就會砰一聲,那不是充電,真的是那個聲音,師母也有聽過。另外我走過廁所的時候,廁所也發出響聲,好像馬桶蓋用力敲下來的聲音,我不走它就不響,我走到廁所門旁邊它都不會響,我只要走近一步,它馬上砰一聲。我一看:「你還在那裡,你還不給我逃?」他就趕快逃走。

冰箱那幾個我是給它保留,冰箱有三個鬼在裡面,因為都是女鬼,而且這些女鬼都是很漂亮的。有時候我早上起床,她們也很好意,對我真的是非常溫柔,她們幫我刷牙杯注滿了水,另外牙刷注滿了牙膏,等我刷牙。那三個女鬼我寫在書上,很棒 的,那三個女鬼真的皮膚又白又細又嫩,我沒有看過這樣子的,相貌非常的嫵媚,又帶著一種鬼的妖氣。雖然天女都是很美的,事實上真正妖艷的女鬼更美,所以她們跟我相處的很好。我保留了那三個,其他的全部都趕走,其他的醜的女鬼來幹什麼,醜的女鬼我不要,像那個胖胖的那樣子很恐怖,苗條的非常地苗條又漂亮,晚上沒事她們也會表演才藝給你看。色不迷人人自迷,誰叫我英雄本色。

剛剛講不動明王,真的很厲害、很凶猛的,是八大明王之首,真的可以幫你驅邪除魔、除降頭,非常有效,很凶猛的。衪也是一樣,你看衪的願望:「見我身者發菩提心,聞我名者斷惡修善,聞我說者得大智慧,知我心者即身成佛。」祂的誓願不得了的:知道不動明王的心的就可以即身成佛,聽到我說法的可以得大智慧,聽到祂的名字的可以斷掉惡變成修善,見我身者就發菩薩心。這是祂的誓願,非常偉大的。

我家裡也有供奉不動明王,那三個女鬼,當然我做結界的時候,她們是住在冰箱裡面,我說那個冷凍的地方非常冷的,你們怎麼住在那裡?她們告訴我,那個溫度就是她們的溫度,所以她們住在冰箱裡面。

約束六根就能住心 

地水火風之定 覺受各異

今天再講一點《道果》。有六種的教授,一個是「共通」:除毒、受甘露、決斷、遣執、策悶、收散;再來是「瑜伽大自在」,又分為「見」– 除毒、受甘露、決斷,另外還有「靜慮」(就是禪定) ——除毒、受甘露、決斷。

戊四、六教授

現為速生禪定,祛其過失、發顯效益故而教示六教授,總體而言:「教授」,即梵云「優波提舍」,為「近利」,義即少難而能速發妙果。

就其利益可分四分位:心不住令住、能識任何定、得益、除過。

以此四法,一切所修之道,不可能不攝其中。

「現為速生禪定, 祛其過失」:主要是要讓我們瑜伽行者能夠很快地產生禪定,把那些禪定的過失很快的給它消除掉。

「發顯效益故而教示六教授」:才跟大家講六教授。

總體而言:「教授」,即梵云「優波提舍」,為「近利」,義即少難而能速發妙果。總而言之,什麼是教授呢?也就是經典上所說的(即「優波提舍」)。「為『近利』,義即少難而能速發妙果」:其實就是說,不要有一些障礙,把障礙能夠除掉,能夠很迅速地產生禪定本身的果出來。

就其利益可分四分位:心不住令住、能識任何定、得益、除過。告訴大家,「心不住令住」,就是我們的心在入三昧地的時候,你心不住三昧地,到處遊走到處跑,心到處走,其實我們本身來講,要禪定也是滿困難的,這必須要經過很長久的練習,長久的訓練才能夠入禪定。很難禪定的,你要稍微定一下就覺得坐不住了,像六世達賴喇嘛的情歌一樣,要觀想本尊,本尊沒有來,結果來的是他的情人。觀想本尊,本尊想不出來,來的居然是他的情人。所以你看,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常常跟胡音(譯音)講,她到底在想什麼?胡音就是我牽手那個小女生,很小,四歲,她今天有沒有來?有喔。真的,她兩個眼睛就是很憂鬱,四歲,很憂鬱的,腦海裡面不知道在想什麼?我看她的眼睛就知道她在想東西。真的,就是那樣子,她的心不定。

你心如果定下來,完全靜止下來一一當然定有很多種,由呼吸產生定,你呼吸調的很均匀,那麼心就會慢慢的定,也就是「束六根為一精明」。一句話:把六根「眼耳鼻舌身意」全部約束住,變成一個精明,就是住心。你在做事情,很專注一件事情,你忘掉周圍的一切、專注一件事情,就是「心不住令住」:你心不定,你就是讓心定下來。

「能識任何定」:很多種定是不一樣的,我告訴大家。關於土的定,你發揮了土方面的定,你會變成一座須彌山,一個大山出來,你禪定的時候覺受,你感覺到你自己變成一座大山,非常的穩,完全不動。關於水的定,你會知道宇宙當中的法流進到你的身體,你身體所有的業障化為黑色的水,從毛細孔流出去。關於火的定,全身非常的溫暖,產生大樂,而且那個火把心中所有一切的煩惱全部燒得一乾二淨,變成清淨,那是火的定。關於風的定,你可以很迅速的飛行到佛國的剎土。

風的定,我這雙手一伸,這隻手已經經過了八萬四千個佛國,一直到了很深很深的寶相如來的佛國,那裡有一個寶相如來。我的手伸到那邊去,然後再收回來,很迅速,那是屬於風的定。而且我一下子出現在摩訶雙蓮池,一下子就是在華嚴世界的 淨土,一下子在現見世界的淨土,一下子在圓通世界的淨土,那個是屬於風的定。這個就是「能識任何定」。

你知道你的禪定是屬於什麼樣子的禪定嗎?我剛剛已經講了四種禪定,不只是四種,甚至有十種禪定以上,你從禪定中得到了覺受,得到了利益,而且能夠除掉你禪定中或者你的所有的業障。「除過」:所有的業障全部消除乾淨,這裡主要是講。

修行即是修正念頭 禪定必須降伏欲望

A問B:「人的身體最重要的器官是什麼?」B回答是腦子。A說:「錯了,是心臟,人如果沒有心怎麼活呢?」B回答:「那人沒有腦子也一樣活不了。」A就講:「誰說的,你還不是照樣活得好好的。」

「我現在問大家,我們是心重要還是腦子重要?心。那你沒有腦子。心重要還是腦子重要?你還是講心啊?真是沒有腦子。兩個都重要。告訴大家,心是無形的,不是指我們心臟的心,這裡所講的心就是你的念頭啊,我們修行就是在修那個念頭,你把念頭修正了,你的行為就正了,你的行為先守戒律你的念頭也會正啊。所以心本身是無形的,根本沒有心。

這個笑話是這樣子講。有一個食人族的酋長過中秋節,他狠狠的甩下手中的伍仁月餅,他說:「騙人的,裡面連一個仁都沒有。」

你看人本身都是有欲望的,你能夠降伏自己的欲望,這是個要點。我們在講禪定,《道果》裡面講的,很快的能夠禪定,因為你降伏了你的欲望,你就很快就能夠禪定,如果降伏不了你的欲望,在無形之中你念頭裡面有了欲望出來,你就不能夠禪 定。所以先降伏自己本身的欲望,把自己很多的欲望給他降伏掉,像財、色、名,這些都要降伏,這 個是非常重要的。否則你一打坐的時候想到金錢、想到色、想到你的名位,就都不好。所以先降伏自己的欲望。

這裡講人生,標題是「人生就像大便」。真的,我們人的念頭真的是變化無窮,我不騙人,你看這個就有很多的變化。

人生就像大便,一但冲走了就不會再回來。

人生就像大便,怎麼拉都是那個模樣,可是每一次又不一樣。(你說哪一次一樣?你每一次都一樣的話,那真的是………不是人。)

人生就像大便,有時候拉得很爽,有時候拉得五官全部糾結在一起。(你說是不是?真的是這樣子。)

人生就像大便,你永遠不知道會拉出什麼東東。(你以為一切很好,結果去拉的時候,慘了,拉肚子。)

人生就像大便,想要怎麼結果,就要先怎麼栽。(這是因果,你吃什麼東西會拉什麼,你慢慢調整,不能吃的東西不要吃,因為吃了就是不行。要怎麼拉就先怎麼吃,這是因果關係的。)

人生就像大便,隨時隨地都可能突然間想嗯嗯。人生就像大便,往往努力了半天,卻只迸出幾個屁。(對啊,你實在很想去,肚子有點問題,結果蹲了半天就只有那一聲,其他都沒有,衛生紙都省下來。)

人生就像大便,就算點綴得再漂亮,它的本質都是一樣的。

人生就像大便,只有自己默默的勇敢面對。

你看一個大便搞出這麼多東西,這個人也是念頭一直在大便裡面轉,轉了半天終於轉出這種笑話出來,他怎麼能夠禪定啊?不能禪定啊,不要想那麼多,什麼都不想,「束六根為一精明」,這個時候你才能夠禪定。

念頭放空才容易入禪定

講一個「不想」的吧,這個是不會想的。

一個年紀很大的女士,她自己講:有一天會議結束以後,我快步走向停車場,並急切的在我的口袋裡摸索我的汽車鑰匙,它不在我的口袋裡面,結果找公文包,公文包也沒有。我趕快回到會議室找,竟然都找不到車鑰匙,我想我一定把這個鑰匙放在車裡了吧?我的先生曾經多次對我大叫,說我要當心,別把鑰匙留在汽車門上,我立刻趕到停車場,但可怕的事還是發生了,汽車居然不在了。

我立刻打電話給警察,告訴他們我現在的位子、汽車的顏色、還有我的車牌號碼、我停放汽車的地方,我承認我馬虎了,把鑰匙留在車上。然後我無奈地打電話給先生,告訴他:我確實把鑰匙留在車的鑰匙口,而且車已經被偷了。

先生沉默了一陣子,我以為電話已經掛斷,後來聽到他很憤怒的大喊:「白癡啊,是我開車送你去的。」現在輪到那位女士沉默了:我很尷尬,但因為車居然沒有丟,也好好的,開心!我說:「好吧,那就請你來接我吧!」接著他再次喊:「我會去接妳,但妳要先說服警察,讓他們相信我不是盗賊,我沒有偷你的車,不然我一出門可能就被抓了,怎麼接妳?」

年紀大的時候會忘掉很多事情,師尊最近很容易禪定,因為我忘掉很多事情,真的,我把什麼事通通都忘光,然後就禪定,一下子就能夠住心。不要把很多事情記在你的腦海,尤其是那些垃圾的事,是是非非啊、毀謗啊,或者人家講你什麼話,或是閒聊的時候那些垃圾話,那個通通給它清除乾淨,通通都不要去想,把它忘得一乾二淨,你也很容易入睡。一、二……還沒有喊到三,就睡著了。

師母也是很好睡。「你現在很好睡啊,因為妳也開始健忘了。」她也是很好睡,我說我去刷個牙回來就幫妳結界,刷好牙我很快跑去結界的時候,天啊,她已經睡著了。我本來結界的聲音是很大的,做結界的時候會發出聲音,做結界的力量很大,整個牆、周圍都幫她結界,包括床跟人都幫她結界,全部把它結界起來,想不到還沒有結界,她就已經睡著,我只好這樣子捏著,不敢發出聲音的結界,結界完了把它關燈,關好了我再回去睡。

念頭不要太多,你就很容易入睡;念頭不要太多,你很容易禪定。睡覺跟禪定非常相像,但是在禪定當中有一個精明,一個光明在,在睡眠當中就進入了另外一個境界。禪定跟睡眠是不同的。如何講禪定的狀態是什麼?禪定就是在清醒跟睡眠的中間,絕對不是睡著,也不是清醒,所以是在清醒跟睡著的中間,就是禪定。你要能夠禪定,念頭一定要變成一,才能夠禪定,或者最高級的禪定,就是念頭變成zero(零),你才能夠禪定。今天講到這裡。

嗡瑪尼唄咪吽。

相關文章

2019年9月29日聖尊蓮生活佛主持「愛染明王護摩大法會」暨《道果》第241講

tbnews5

2019年9月28日聖尊蓮生活佛主持「黃財神本尊法同修」暨《道果》第240講

tbnews5

2019年9月21日聖尊蓮生活佛主持「準提佛母本尊法同修」暨《道果》第238講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