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C
加拿大溫哥華
11/16/2018
焦點 盧師尊開示

領受成就之時有四 三灌時 夢覺受時 臨終時 中有時


領受成就之時有四

三灌時:做第三灌頂時有好覺受
夢覺受時:做夢時有覺受出現
臨終時:臨終時候產生覺受
中有時:當你成靈魂時也有覺受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8年10月13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觀世音菩薩本尊法」《道果》第175講開示>

根本上師蓮生佛法語開示蓮生佛說法開示師尊慈悲加持佛子師尊慈悲加持佛子

  我們敬禮傳承祖師,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同修的本尊「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是:中華民國駐瑞典兼挪威代表處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莊俊耀醫師,還有很多遠地來的同門,還有沒有報名的貴賓。大家晚安!大家好!(國語)你好!大家好!(廣東話)
  我們今天是做觀世音菩薩的同修,觀世音菩薩的形相很多的,基本上有三十二個應化身吧!另外,其實還有更多的觀世音菩薩的形相,在娑婆世界跟眾生最有緣的一個菩薩,應該就是觀世音菩薩。同樣地,觀世音菩薩也顯化在整個西藏,整個西藏都是觀世音菩薩的道場,更可以這樣講,差不多全世界都是觀世音菩薩的道場,祂跟眾生最有緣。
◎觀世音菩薩的信仰特別地多,不僅在佛教界,在民間的信仰上,也有很多觀世音菩薩的廟,所以祂的應化身是非常多的,所度的眾生是為第一。
  祂是第一名,在佛教界,沒有人不知道觀世音菩薩。祂的修行法也很多,屬於觀音系統的,像白度母、像綠度母、像二十一度母,都是觀世音菩薩本身的顯化,二十一聖度母都是觀世音菩薩的顯化。
  上個禮拜師尊跟很多的上師、法師去了巴拿馬,在那邊也遇到一些事情,跟大家稍微講一下。我們第一天到了巴拿馬的時候,在差不多接近傍晚的時候,我是住在33樓的18號,應該是最頂樓,聽到走廊有聲音,走廊不是很寬,在33樓,走廊是直條的,很長,我剛好在客廳的時候,聽到「轟~轟~轟~」聲音,從很遠的地方,以我房間講,是在左手邊那邊有一部戰車這樣子開過來,開在走廊上面,一直開開開,開到我的門口,就停下來,而且很多人的聲音在這個戰車上,或者是它的左右,有非常多的人,他們講著西班牙語,當然他們沒有講Te quiero mucho (西班牙文:我愛你),講著西班牙語的很多很多,男男女女都有,到我的門口就停。我以為我自己耳朵大概有問題,因為很多人講話,有尖叫的聲音,我想我的耳朵大概有問題,走廊上怎麼有戰車,從很遠的地方開過來?而且那麼多人在叫,接著還聽到一些爆炸的聲音,接著很多人就在我的門口講話,很多人。我以為我自己耳朵有問題,耳朵怎麼聽到這個?不可能耶!戰車開上33樓,坐電梯的嗎?不太可能耶!後來我解釋為可能就是有人用大型的吸塵機器在吸走廊的地毯,很遠的地方吸走廊的地毯,這樣的聲音也是很大,這樣轟~轟~過來,我是解釋成這樣。聽到那個聲音的人也不少,我還以為只有我一個人聽到,結果有上師、法師都聽到,請聽到的舉手一下,莉莉法師也聽到,明宜法師也聽到,但是大家沒有人出來看,喔!范師兄,對啦!那是巴拿馬的范師兄,他聽到了,聽到以後他有打開門來看,結果什麼人都沒有。這個事情也就算了,對不對?不過,也沒有大型的吸塵器在走動啊!就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我也覺得說就算了。
  我每天早上一樣很早起來就修法,我在自己的客廳修法,結果沙發椅就發出聲音,我晚上是聽不到聲音,晚上很安靜,客廳都很安靜,早上修法的時候,沙發椅發出聲音,前面的玻璃窗發出聲音,電視發出聲音,後面的藝術品也發出聲音,前後左右都是聲音。
◎同樣在修法當中,也有聽到發出聲音的是蓮碤法師吧?蓮碤法師在哪裡?你有聽到發出聲音是嗎?沙發,到處都是聲音。那你有跟它們講什麼嗎?他是這樣講的,他說:「師尊在隔壁!」好,請坐,他心地很善良,他在修法他也聽到聲音。
  然後我就問它們,其中有幾個是華人,來的當中有幾個是華人,很多是巴拿馬人,但其中也有幾個華人,我就問它們:「你們來這裡做什麼?」它們說它們是看到電視牆,或者看到新聞、看到廣告,所以才來的。我就問它們:「以前不是有XX常來這裡做超度嗎?那你們怎麼沒有去參加法會受超度?」它們回答:「是有,是有XX來這裡做法會,而且很多次。」它們也有去參加,但是結果是大失所望。為什麼呢?因為,它們發覺XX身上全部都是鬼氣,「她本人跟我們都差不多,全身都是鬼氣,那我們還請鬼來超度鬼嗎?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們就大失所望,就回到原來的地方。今天知道您來,那請您也幫我們超度。」就是這樣簡單幾句話。我就說:「歡迎你們參加常弘雷藏寺的法會,另外還有叫做Chiriqui (麒麟地)寶華同修會的法會,也歡迎你們參加。」
◎做完法會以後,我每天都修法,到了第三天常弘雷藏寺的法會已經結束了,一樣地沙發也響,前面的玻璃窗也響,後面的藝術品也響,電視牆也響,我說已經超度過了,你們為什麼又來?它們講「我們是新來的」,我說:「新來的?」「您在每天同修當中,被您已經超度的,那些已經沒有來,我們是後來再聽到風聲再來的。」
  我說:「法會都已經結束了,你們又來。」它說再請我唸:「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彌利都婆毗。阿彌利哆。悉耽婆毗。阿彌利哆。毗迦蘭帝。阿彌利哆。毗迦蘭多。伽彌膩。伽伽那。枳多迦利。梭哈。」,然後再唸「嗡。啞貝巴拉吽。堪渣拉。梭哈。」就這樣,我再特別在自己的客廳再做超度它們。包括蓮碤法師那邊,去他那邊再又叫到我這邊來,我都有做,就按照儀軌超度它們。重要的一點,它們也去參加XX的法會,結果發覺她的周圍都是鬼,很多的鬼跟隨著她去,另外,她本人身上也沾了鬼氣,鬼氣非常地重,所以那些鬼看到她的鬼氣以後,說:「她跟我們都一樣,她怎麼能夠超度我們?」所以它們沒有接受超度,這是一個事實。聽到聲音的,還有蓮碤法師在修法的時候,所有的沙發都會響,不是普通的響,一個沙發擺在那裡,怎麼會響?那有可能?落地窗的窗簾也會啪~啪~啪這樣響,那有可能?連電視也會發出聲音,後面我擺了一個藝術品剛好是一個人,一個人的藝術品,這個藝術品也會叫,所以整個前後左右全部都響。蓮碤法師是不是這樣?你舉一下例子發出什麼聲音(答:修法坐的前面是擺水果盤,水果盤的刀叉先掉下來,我本來以為沒有放好,剛好那時候在唸往生咒,結果浴室就是一堆聲音,我全身就突然很冷,我是說我唸給你們,但是我沒有能力超度你們,師尊在隔壁。)好啦!好啦!碰到這種事情你們也可以講師尊在西雅圖。「師尊在西雅圖,你們去找祂。」也可以啦!也沒有關係啦!我是可以的。
  我以前做施食的時候也是這種現象,我每次做施食的時候,哇!整個房子裡面到處都是,冰箱也是,它們喜歡住在冰箱耶!我每一次走到冰箱的時候,冰箱就砰一聲,倒不是一般的冰箱有時候電會發出一種聲音出來,有沒有?有時候冰箱會發出一種聲音出來,不是那種聲音,覺得像好像觸電一樣的啪~這種聲音出來,走到牆邊牆這邊也發出啪~,走到柱子旁邊,柱子也啪~!然後我有一天早上起床我去照鏡子,到運動間,一般運動間都有前面的鏡子,後面是運動器材,有腳踏車、有舉重,有一些健身的儀器在後面,我走過運動間我就進去一下子看一下鏡子,看一下自己的氣色如何?後面所有的運動器材全部發出聲音,我身後一切的器材全部發出聲音,我回頭跟它們講:「吵什麼吵!一大早就在吵!」然後我跑去跟師母講,師母說:「不要黑白講(亂講)。」家裡以前常常有這些,現在好很多,聲音還是有,但不是那麼多。
  這次在巴拿馬,真的是…蓮喜和蓮彥她們去考查,發現在1989年的時候曾經有美國的飛機來轟炸,另外,戰車有嗎?你們巴拿馬有沒有戰車?他們說在1989年的時候,在巴拿馬有很小的戰爭,大概幾天?多久就結束了?前後幾天就結束了。因為,是美國去轟炸巴拿馬,是要抓當時巴拿馬的總統,是嗎?(答:是的)要抓巴拿馬的總統,聽說是死了三千人,在巴拿馬的歷史上有記載。我是不知道的,我是不知道這件事情,巴拿馬關我什麼事,反正你是馬!對不對?我不知道巴拿馬有這件事情,是她們去查那地方有沒有發生這種事情,原來在1989年的時候,曾經美軍轟炸巴拿馬,才五天就把巴拿馬收拾了,死了三千人,有這件事情。所以我們聽到的倒都是真實的,超度的也是真實的。有這種事情,我是不知道的,因為巴拿馬的歷史跟我們距離很遠。講實在話,你們巴拿馬的不要講,誰知道現在巴拿馬的總統是誰?叫什麼名字?誰知道?現任的巴拿馬總統叫什麼名字?你們知道嗎?那蓮喜、蓮彥不要講(答:我們也不知道!)你們也不知道啊!

生起最勝昭空成就禪定

平時修氣脈明點者
臨終時所有的氣
集中入中脈進入空定

無上法王蓮生佛蓮瑛法師回答師佛問話師尊賜授皈依灌頂師尊慈悲加持弟子

  你們以前住的國家的總統你都不知道(答:師尊,是每五年換一次),是五年換一次,沒有錯啊!像美國、台灣都是四年換一任總統嘛!對不對?你們都不知道總統的名字是誰!哎呀!所以當總統有什麼用?你看!世界上總統是一個國家最高職位了,我也不認得啊!除了幾個出名的總統,經常在電視上出來的,或者是世界大國的這些總統、總理我們知道以外,其他那些小國家的總統我們幾乎都不認識。
◎所以真的這個「名」也不算什麼,我自己覺得這個「名」也不算什麼。
  我常常講一句話,師尊去了日本,站在Tokyo Tower東京鐵塔,有誰認得你是盧師尊啊?有誰認得你?根本就沒有人認得你!所以人的「名」沒什麼了不起的,真的。你跑到非洲去好了,那是一個一個黑黑的,看到你,他們也不認識你啊;你到法國巴黎鐵塔,誰也不認識你啊!當然,真佛宗的弟子當然認識盧師尊,其他無關緊要的誰認得你啊?所以有時候很多事情,這個「名」也沒有什麼好稀罕的,真的。像那些總統,如果你不講出名字出來,說不定人家都不認得,不是大國的總統大家都不認得。我是因為講到巴拿馬這件事情,就聯想到。
◎這趟飛機從這裡一直到芝加哥,再轉飛機到巴拿馬,或者從巴拿馬坐飛機到休士頓,再轉機回到西雅圖,這一趟旅途真的很辛苦,因為,飛機都是小型的飛機,飛行的時間都很長,將近十幾個小時,一站轉一站,都是十幾個小時。
  而且坐的椅子雖然好像,我不是坐Economy(經濟艙),同門很多是坐Economy,有時候我們是坐在商務艙(答:頭等艙),沒有什麼頭等艙,那是什麼頭等艙?沒有什麼頭等艙的啦!飛機頭幾個位子而已啦!我們是坐在那裡,也很不舒服耶!因為坐太久了,而且也不能夠躺,也不能夠這樣,睡覺我都很難睡,而且菜都很Dirty的,頭等艙的那些菜也不是什麼,不是Beef就是Chicken,就是兩樣讓你挑,看了半天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吃。坐飛機很辛苦,但是在巴拿馬的期間,所有巴拿馬的同門都是一流的招待,那邊的招待都是一流的招待,都是最好的,住的也是最好的,吃的也是最好的,穿的也是最好的,穿的當然就是喇嘛裝。每次出門都有四個保鏢,還有警車開道。本來保鏢是24 hours,剛好坐在我的大門的旁邊,他擺一張桌子和兩個椅子,晚上他們就坐在那裡的。24 hours的保鏢對不對?到最後我覺得很不方便,就讓他們晚上不要在那裡,就坐在電梯口就好。他們聽了就說好,反正坐在電梯口,誰出電梯他都可以看得見,他就坐在電梯口,他們是後來才坐在電梯口的。他們的保安都非常好的,四個保鏢隨時在你周圍,我們一進電梯,那個保鏢就在電梯裡面一個,大門口一個,我們就在中間。他們保鏢聽說用的都是特警,特別的警察,以前是保護巴拿馬總統的特警。其中有一位就跟Samantha變成Friend,那個不叫男女朋友,是朋友。
  我們在這裡謝謝巴拿馬的同門,他們還準備了豆漿,每天早上喝的豆漿,他們是把很多的豆子全部集合起來,先試看看哪一個豆子是最好吃的,就選了那個豆子起來做豆漿,然後他還加上花生磨成粉,磨成很細很細的粉,就是豆漿再摻上了花生粉,濃、純、香的豆漿,是我這一生當中喝過豆漿的最好喝的豆漿!她還會用機器熬一種湯出來,然後,再煮魚翅和鮑魚和熬出來的雞汁弄起來的,讓我飯前也吃一碗,午間也吃一碗,就是在飯和飯的中間也吃一碗,那是一個叫做妙華的師姐做的,這兩樣東西都是非常好的!你問那個春飛師姐,春飛師姐以前也是跟著XX去巴拿馬的,對不對?XX回來以後,就叫他們做這樣的東西給她吃,結果沒有人能夠做得出來,啊?春飛,沒有人能夠做得像妙華師姐這樣做出來,你們都不會做啊?XX很想念她熬出來的雞湯麵,XX每一次一定要吃兩碗對不對?一碗都那麼大,她吃兩碗,她說佛菩薩把她變得圓圓滾滾的那麼醜,不是的,是貪吃才變那麼醜,她每次都吃兩碗。真的很好吃,我不能叫我們西雅圖雷藏寺也去做這種事情,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任務。那師姐的手很奇怪,她做的就特別好。
◎我們再講《道果》,我主要是講一個靈異的事情,這個靈異的事情是非常真實的。
  那麼,大家要認,認什麼呢?因為,那些鬼講過,我旁邊和我身上沒有鬼氣,而且頂上還有光,它們認為這樣才能夠修行。
◎《道果》這裡面本來是寫這樣的,要我解釋「圓滿」,其實「『圓滿』為具有以一語示現一切語之能力」,它是這樣解釋的,好像佛一樣,一音演萬法。
  我講過的,一音演萬法,祂只講出一個聲音,各人聽到了,就等於法出現了,所以聖者本身講一句話,底下個人理解個個不同,但是都有本身很多的覺受,這個就是「圓滿」。
  那麼,我今天要講「臨終」(密灌:道、見、宗趣、臨終、果),「壬三、臨終。若宗趣未提升者,臨終光明不須於死時修,自然即成。總體言之,領受成就之時有四,即:三灌時、夢覺受時、臨終時、中有時;其瀕死時諸氣融入中脈,生起最勝昭空成就禪定,如彼由前述之昭空自生智定與自己神識交融一味,證無中有提升宗趣或持明等成就。」這裡談到「臨終」,也就是領受成就的時候有四種,你在做第三灌頂的時候,你就有好的覺受出現;在「夢覺受時」,在做夢的時候也有覺受出現,像我們Australia澳大利亞,住在西澳嗎?是嗎?那位同門在哪裡?今天晚上供餐的澳大利亞的這位同門,她本身在夢中就有很好的覺受是不是?夢中就很多的啟示和覺受,師尊常常出現在她的夢中,是嗎?好,妳請坐。她夢中就有很好的覺受出現,夢覺受時,她來西雅圖就是七年前來西雅圖,和這一次來西雅圖,但是台灣雷藏寺她常常去,是嗎?每一年她都去台灣雷藏寺,來西雅圖是七年前和這一次,但是,她在夢中有很好的覺受。另外,還有快要死的時候產生的覺受;當你成靈魂的時候也有覺受。這四個時候會有覺受,一個就是受三灌的時候,就是智慧灌頂、無上密灌頂的時候,會產生覺受;另外夢覺,在做夢的時候會有覺受;臨終的時候,快要死的時候會有覺受;另外,你變成靈魂的時候會有覺受,就是中有。快要死的時候,所有的氣都會集中進入中脈,這時候,你平時有修行的,常常觀想中脈,氣就進入中脈,那時候會「生起最勝昭空成就禪定」,也就是進入空定,進入空定裡面。「如彼由前述之昭空自生智定」,也就是進入空定之中,「空和自己的靈魂交融成為一味」,也就是自己的神識,我們稱為靈魂,人身上的靈魂跟空性結合在一起的時候,交融成一味,就可以證到「無中有提升宗趣或持明等成就」,化成光明,變化成為光明,臨終的時候是有這種現象。你修氣、修脈、修明點,就會有這種現象。
◎今天中午問事的時候有人問我:「請問師尊,光明是如何產生的?」光明要產生,第一個,你昇起了拙火的時候,當你的拙火昇起來,你就會看到光明;第二個,水火交融的時候,水往下滴,火往上昇,這個水等於是油一樣的,油入火中,就變化成為更大的光明出來;到最後,就是以你身上的光明,從自己的五輪當中,眉心輪、喉輪、心輪、臍輪、密輪,這五輪當中只要哪一個輪打開了,它就會有光明顯現出來;甚至於周身,你的全身都是光明。
  光明就是這樣顯現,所以臨終的時候,你已能夠顯現密教裡面講的「子光融入母光」,就是你以自己的光明去跟宇宙的光明互相交融成為一片,這就是成就,就是密教裡面所講的「子母光相會」,子光會見母光,個人的光明跟宇宙的光明合一的狀態,就是「證果」。
◎什麼是「道」?什麼是「果」?就是以修道的方法,得到了果位,就叫「道果」。
  所以這一本的意思就是說,以修道的種種的方法去得到了果位,就叫做「道果」。光明是如何產生的?當然先修氣,像我們剛剛做九節佛風,師尊將九節佛風做完,基本上的九節佛風,你一定要入禪定以前一定要做,然後再做金剛誦,再做寶瓶氣,再融入中脈,中脈把它觀成一條,從頂竅一直到了密輪,然後藍色的氣一直通著到頂,所謂通中脈,中脈就通,你氣能夠進入中脈,這個中脈的氣就一直在增加、一直在通,到時候以你左右脈的氣灌進中脈,用觀想的拙火讓它昇起來,點起它的拙火,再用拙火在中脈圓形的旋轉,像松針一樣,一直發著火,一直到了眉心輪,讓眉心輪的明點下降,在心輪跟拙火相會,這樣一個輪一個輪地打開,就能夠產生光明,密教的內法主要是修這個。
  以前有個弟子跟我講,女人很麻煩,他用廣東話講,你們會廣東話的講,女人好麻煩(廣東話)。男的跟女的講:「親愛的,陪我去健身房好嗎?」這女的回答:「你是在說我胖嗎?」男的講:「好吧,如果妳不想,那就算了吧。」女的就回答:「你是在說我懶嗎?」男的講:「寶貝,妳冷靜點好嗎?」女的回答:「你是說我像個瘋婆子嗎?」男的講:「我不是這個意思。」女的講:「你是在說我愛說謊嗎?」男的就講:「好啦好啦!妳不要去好啦!」女的講:「等等,你為什麼一個人去健身房?」女人好麻煩(廣東話),她都會給你解釋到別的地方去,跟她講話反正她就是這個樣子。

空和靈魂交融成為一味

臨終時可證光明等成就

無上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師尊賜授皈依灌頂

  有一隻兔子跟烏龜比賽,跑了五圈,兔子被跘倒六次,最後烏龜贏,事後兔子就跟烏龜抱怨:「今天真倒霉,不知被什麼東東跘倒六次。」烏龜也說:「我也是很倒霉,今天不知道被誰踢飛六次,最後一次還被踢到終點站。」我們學密法,不管你是兔子還是烏龜,都會到終點站,就怕你不修。你只要很持續地修,每天身口意清淨,就算修本尊法好了,你只要身口意清淨,一天裡面三十分鐘身口意清淨,累積起來也是可觀,像烏龜一樣慢慢地爬還是會到。
  當你一生當中,到達了目的地的時候,你本尊相應了,你臨終的時候,佛菩薩或者你的本尊現在你面前,你就往生到佛國淨土,將來果位就有希望。所以不能偷懶,每天你走幾步路,終於有一天也會到的。所以記得要持之有恆,久遠心是很重要的,不能說我今天拼命修拼命修,明天後天大後天統統都休息,到有一天想起來,好我今天又修,然後又停又停這樣,這樣不太好。一天修一點,慢慢增加慢慢增加,這是好的。Australia那位,你穿大衣啊,她一天修四座法,一天修四座,比我們這個光頭還厲害。我們光頭一天修四座的舉手,一天修四座,早上起來修一座,然後中午修一座,傍晚修一座,晚上睡前修一座,四座法,她一天修四座法耶!所以她的覺受特別好,她是兔子,我們都是烏龜。
  那一年,一家人在客廳裡面看電視,看到男女主角私奔,家裡的妹妹嚥下口中的薯片就講:「媽媽,如果我跟別人私奔,妳會怎麼做?」這位媽媽看著吃個不停的妹妹一眼說:「妳一私奔啊!我們立刻抓緊時間趕快搬家,絕不給那個男的後悔有退貨的機會!」這也是一個笑話喔!我以前不是講了一個笑話嗎?有一個男的站在最高的大樓屋頂要跳樓,有人發現了去報警,警察就來救他,警察隔著很遠的地方就問他:「你為什麼要跳樓?」他就講:「兩年前我的太太跟著我的好朋友,兩個人就離開我了。」警察就覺得很奇怪:「當時兩年前,如果你傷心的話,你就應該跳樓了,為什麼到兩年後才跳樓?」這位先生就跟警察講:「因為我的那個好朋友說要把太太送回來!」送回來他才去跳樓,跟這個笑話差不多。
  再講最後一個吧!欸!還是那句話(答:女人好麻煩(廣東話),對!因為把麻煩又送回來,所以他趕快跳樓。早上我跟老婆吵了一架,她賭氣不理我,快到中午十二點,我餓得不得了,見老婆還沒有做飯,就寫了一張紙條:「我餓了」,讓家裡的狗狗叼去給老婆看,等了一會兒不見動靜,我悄悄去客廳一瞧,見老婆邊吃火腿腸邊餵狗狗,然後嘴巴唸著:「我知道你餓了,多吃點。」還是一句老話(答:女人好麻煩(廣東話),好啦!嗡嘛呢唄咪吽。
文/杏子恭錄

相關文章

安五燈送一燈 「華一全媒電視網」誠徴贊助功德主

tbnews7

西雅圖雷藏寺晚餐後文殊菩薩降臨 師尊加持佛子20181114

Sara

西雅圖雷藏寺午餐後釋迦牟尼佛降臨 師尊加持佛子20181114

S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