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C
加拿大溫哥華
11/16/2018
焦點 盧師尊開示

錯亂自生定


錯亂自生定

修氣脈明點氣有時會亂跑
只要觀想身體是空屋
保持其自然狀態
自然會調整回來而產生定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8年9月29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藥師佛本尊法」《道果》第173講開示>

蓮生師佛說法開示蓮生師佛說法開示師尊慈悲加持弟子師尊賜授皈依灌頂

  我們敬禮了鳴和尚,敬禮薩迦證空上師,敬禮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敬禮吐登達爾吉上師,我們敬禮壇城三寶,敬禮今天同修的本尊「藥師琉璃光如來」。
  師母,各位上師、教授師、法師、講師、助教、堂主,及各位同門,還有網路上的同門,今天我們與會的貴賓是:中華民國駐瑞典兼挪威代表處廖東周大使夫人Judy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會計師Teresa師姐、真佛宗宗委會法律顧問周慧芳律師、中天電視台「給你點上心燈」製作人徐雅琪師姐、真佛宗博士教授團王醴教授、台灣雷藏寺公關主任王資主師兄、高銘祿師兄伉儷。
◎今天大家在修法當中有很多的般若光下降,光明遍照。般若光雖然是個圓圓白白的這樣子,其實裡面都有壇城,中間都有壇城;每一個般若光裡面的壇城都不一樣。
  我們中國人以前所講的「天圓地方」,天是圓的,地是方的,這句話放在般若光裡面倒是很恰當。因為,壇城都是方的,般若光本身都是圓的,裡面有一個壇城,壇城的中央是一個主尊,祂所坐的壇城般若光下來,今天的般若光,幾乎充滿了整個西雅圖雷藏寺,靈氣是非常重的。
  今天我們做的是「藥師佛本尊法」的念誦。藥師佛的咒語是比較長一點,藥師琉璃光如來祂雖然是屬於東方,東方的藥師琉璃光如來,祂的淨土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的淨土,淨土和淨土之間沒有什麼叫做比較;也就是說淨土和淨土當中,彼此都可以會通,就像華嚴淨土一樣,盧舍那佛的淨土,淨土彼此之間幾乎都是光光相照的淨土;你只要到了一個淨土,像《阿彌陀經》裡面所寫的,你可以遊行十方佛國的淨土;你只要到了一個淨土,幾乎每一個淨土你都可以去。淨土的境界雖然不都是常寂光那一種的境界。但是,按照蓮花童子的偈你就可知道,「蓮花童子見金仙,落花虛空左右旋,微妙天音雲外聽,盡說極樂勝諸天」。所以淨土的境界是勝過諸天,諸天就是欲界天的天堂、色界天的天堂、無色界天的天堂,勝過這些天。
◎在阿底峽尊者的「三士道」中,祂所寫的《菩提道燈論》,又稱為《菩提道炬論》。  裡面有所謂「三士道」,一般人修行分為三種,一個只是希望能解脫人間的苦,能夠到天上去享福,這是屬於「下士道」;到了「中士道」,你不只是要去享福,而是你自己本身要修行成就;不管有沒有度眾生,他希望解脫所有的痛苦和煩惱,自己得到證了果位,這是屬於「中士道」,就是阿羅漢乘;到了「上士道」,是自己本身已經解脫,還去救度所有的眾生,一起統統都解脫,去救度眾生的這個道,叫做「上士道」。阿底峽尊者最重視的是菩提心;每一個要修行的人都是要因為菩提心,你才能證果;沒有菩提心不能成佛;要得到佛的果位,一定要先有菩提心。修行依菩提心,才能得到正等正覺的佛果;沒有菩提心是不行的。你有出離心,沒有菩提心,最多只能夠到阿羅漢的境界;如果你沒有出離心,也沒有菩提心,但是你守五戒行十善,你將來也可以到天上享福。這就是「三士道」。
  藥師琉璃光王佛發了很多的願望,祂發了很多的願望,祂希望有病的能夠依止藥師琉璃光如來,可以解脫自己的病業,消除自己所有的病痛。祂發了很多的願望,都是屬於菩提心的願,也是很大的願,祂也是很大的如來。一般來講,像三世佛,釋迦牟尼佛在中間,因為祂是娑婆世界的教主,佛教是祂所傳下來的。通常藥師佛在龍邊,虎邊是阿彌陀佛。如果是三尊一起的話,中間是釋迦牟尼佛,龍邊是藥師如來,左邊是阿彌陀如來,都是這樣擺。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果位是非常高的果位。又有一說,藥師琉璃光如來跟五方佛的阿閦如來是異名同體,也就是阿閦如來等同於藥師琉璃光如來,站的位置非常重要。毘盧遮那佛,在最頂上,阿彌陀佛在喉輪,最主要的心輪是阿閦如來,也就是藥師琉璃光如來,再來是寶生佛、不空成就佛。阿閦如來,我們又稱祂為不動佛,有這幾層的關係存在。
  藥師琉璃光如來也是救過師尊。當時,我是去韓國參禮,我去禮拜藥師琉璃光如來,結果藥師琉璃光如來顯現在我的眼前;還有日光遍照菩薩、月光遍照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跟十二藥叉神將,祂們跟著藥師琉璃光如來一起出現在我眼前。我當時病得非常的沉重,當我看到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時候,我想應該有救,不會那麼早「叮叮」。那是在2000年的時候,那時候,真的病得很重,重到甚麼程度?比如,我去高雄的壽山,車子爬上去以後,停下來,上面有個忠烈祠,還要再爬幾個階梯到忠烈祠,我連那幾個梯子都爬不上去;壽山到忠烈祠的那幾個階梯,我都爬不上去,病到這樣。身體會突然很冷,穿好衣服之後就開始熱,又要開始脫衣服,又開始冷了,再穿,又開始熱,又要脫。我坐在車子裡面,說:「關掉冷氣,受不了,冷氣關掉。」等一下又要開冷氣了。所以冷氣突然間開,突然間關,到這樣的程度。
  我去了韓國,大部分是禪宗的曹洞宗,到了那裡,進去禮佛都要脫鞋子;拜完了佛出來,要穿鞋子的時候,整個人就暈眩,一直旋轉,好像生命就快要結束。那時候,我是真的非常嚴重。不過,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今天,我們修藥師琉璃光如來本尊法,當時我幸好有藥師佛、日光遍照菩薩、月光遍照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和十二藥叉神將即時救度,要不然也沒這條老命。18年前,我差點56歲時就「叮叮」,還是講,「活著真好!」還是藥師如來救了老夫一命。要謝謝祂。
◎我們今天談《道果》,這裡寫著:「癸三、錯亂自生定。依中脈下端一些脈處,於昔心氣未曾會聚之脈處如星空屋般,依心氣集攝之緣起,成為心識明分小、無分別分大之源。出現如昏昏將眠或睡而未醒,以任意之訣保認,最後,生昭空定。《桑補札續》云:『住無分別定,如虛空無垢』。」
  標題是「錯亂自生定」。其實,我們在修氣、脈、明點當中,氣有時會走偏、沒有走中脈,有時候會亂竄,亂跑,全身亂竄,沒有走中脈,反而走到別的地方,但是,不管氣怎麼走,錯亂的狀況是怎麼樣,水是怎麼樣下來,火是如何上去,氣如何錯亂,總之,都還是在你的身體裡面。《道果》裡面寫到,為什麼「錯亂自生定」?因為,只要保持其自然狀態,放任祂,這裡講以「任意之訣保認」,就是讓它自然、自在,因為全部在你的身體裡面;拙火雖然亂竄,明點雖然亂滴,氣在你全身亂走,不過,你觀想這房子(身體)是空屋,什麼都沒有;在空屋裡面,不管氣怎麼樣走,到最後,當它自然以後,自然會再調回來。雖然錯亂,你只要觀想這房子是空屋,脈也是你自己觀想出來的,本來沒有那個脈的,氣也是你自己吸進去的,完全呼吸。但是,你也是將意念放在臍輪的地方,或者在哪裡。當你不用意念的時候,你還是一個空屋啊!明點也是在你身上,也是你觀想它滴下來,乳狀的乳塊燃燒以後滴下來的明點,也是你觀想出來的。你只要想自己是空屋,這一切都是空的,也就是任意,自然會調整回來,而產生定。
◎「定」是甚麼樣?「出現如昏昏將眠或睡而未醒,以任意之訣保認,最後,生昭空定」,這是「住無分別定,如虛空無垢」,這時候你沒甚麼分別,氣你不管,脈不管,拙火也不用管,明點也不用管,就好像一個空屋,「虛空無垢」,就像虛空一樣,沒有一點汙穢的東西,這時候,你就會產生定相,就是禪定出來。
  所以錯亂也可以生定,妄念也可以生定,煩惱也可以生定,它主要講的就是這個,只要你放空一切,自能夠產生定。你就想:「我是一個空屋。」那時候就可以產生禪定出來。
  我近幾年從來沒有失眠。為什麼?因為我一躺下,不用擺姿勢,反正甚麼姿勢都不管,在西雅圖很好,可以蓋棉被,手放在胸前,或者張開,或者是擺這樣,不太去管它,任意、自然就好;兩腳一伸,也不要管腳伸在哪裡,都不管,棉被也不管,腦袋放空。當然,我有修法,我先修法,躺在床上也是修法,修到最後,「嗡」,白色的光射出去;「阿」,紅色的光射出去;「吽」,藍色的光射出去,三光匯合在床上方,「棒」一聲,變成三種顏色的網,將自己網住;觀想白、紅、藍三光全部罩住,然後,「嗡阿吽」將光網堅固。再來,任意,隨它去了,不管;光網不管,結界不管,上面是在虛空中的大力金剛,也不管;所有的門窗都是不動明王,也不管;在我床的上方是瑤池金母,做好結界,修好法,我是空的,沒有了。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我就睡著了。不過我相信是很快的。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你還是在想事情或怎麼樣,稍微想久一點就知道了。當我「棒」一聲,光網產生之後,差不多是幾秒鐘就消失了,就在虛空之中了。這也是一種定啊!我認為睡覺也是一種定。
  我剛剛坐著的時候,也是在禪定,睡覺也是在禪定,而坐著是將睡和未睡之間,像睡也好像不是睡的中間,這是定。這一點是最重要的。所以先觀再止,止再觀,觀再止,就變成天台宗裡的「大止觀」跟「小止觀」。所以不論遇到甚麼事情,任意就好了嘛!如果碰到事情只要一執著就是凡夫;碰到事情,你只要任意、隨意,你就沒有煩惱!也沒有甚麼,統統都沒有,哪有甚麼?大家現在在幫我求長壽。其實,我很想笑。為什麼?我又不是要求長壽,我也不想求長壽,生死在我來說,毫無干涉。沒有啊!該有的都有了嘛!該放的也放了,有跟空是一如的,是一樣的。所以長壽、短壽也差別不大。你們幫我求,我就是隨意啦!你們幫我求也好,幫我唸長壽佛咒也好,不幫我求也好,我就是任意啊!這裡面常常提到的,「任意」。所以意念就讓它隨便去吧!就是這樣,沒有什麼。

《道果》最重要要訣放空

不執著自己 不執著外面所有東西
任意 自然 雙運 什麼事都沒有

蓮生佛說法開示盧師尊教「放空」的口訣師尊慈悲加持佛子師尊慈悲加持佛子

  現在看到十幾克拉的鑽石,看加拿大于仙師姐以前所講的伯爵錶,伯爵表廣東話叫……。我記得于仙跟我講過伯爵錶。我以前是有伯爵錶,人家送給我一個伯爵錶。奇怪,如果在以前我看到伯爵錶是非常歡喜的,鑲鑽的伯爵錶,哇!是很歡喜的。也有人送我十一克拉白色的鑽石,我連看它是哪一級的我都沒有看,像D級是最好,ABCD,D級是最高等。
  然後ABCDEFGH,也有到K級的,我居然拿到以後,知道是十一克拉的鑽石欸!高興得要命哪!非常地高興,應該要戴出來;連戴都沒戴,我居然把它隨便丟了,也不看那個保證書啊!要找它還要很麻煩的,要慢慢去找才找得出來,居然是這樣。我對什麼都不重視了。我現在戴的這個是勞力士,不過是香港的勞力士,不是原裝的,原裝的比較貴,香港的比較便宜,香港製作過的。伯爵錶現在的流行是大的,大款式的,大號的,很大。伯爵錶你看了,這麼大的一顆,戴在上面比這個還大了差不多兩倍,白金鑲鑽的,好大一顆,我真的戴出來大家一定都會叫的,我居然把它隨便一丟,心裡也沒有什麼高興,就很淡然,對什麼事情都很淡然,就是任意。我現在很少戴了,就大法會戴一下,什麼都不戴了,只戴一個錶;紅寶石也不戴了,心情就是變成這樣,好久沒有戴紅寶石。回去看一下還在不在?就變成這樣,心就沒有什麼罣礙了。這個就是畢哇巴講的「任意」。
◎阿底峽尊者,祂是一個王子出家的,在還沒有出家以前祂是修瑜伽行。什麼叫瑜伽行?瑜伽行就是當乞丐,有的吃也好,沒有吃也好,穿的衣服怎麼樣,隨便穿,就是乞丐;自己把自己任意了,那個叫瑜伽行。
  由一個王子變成一個乞士,向人家要東西,有東西吃也好,祂就是一個修行人,穿得破破爛爛的,這就是阿底峽尊者的密行。祂到了上座部要去出家,上座部的人說:「不行,你能不能捨掉你這一身的衣服,穿我們的三衣,守所有一切上座部的戒律,你能不能不再密行(就是瑜伽行)?」祂說:「我沒有辦法,我喜歡當乞丐。」「你既然一定要這樣子,你要出家到大眾部出家,不可以在上座部出家。」有時候人會變成這樣,隨便啦!就變成這樣。這樣也很好。
  有一個丈夫很吃驚地問:「妳給這個乞丐那麼多錢幹什麼?這個乞丐是假的瞎子。」妻子回答:「可是他對我說我好美麗、又是很慈悲、又是很善良的一個漂亮小姐。」丈夫:「唉!看來他還是真的瞎子。」這個瞎子乞丐的事情。人有的時候是真的瞎了,有的時候是假的瞎子。師尊雖然有眼睛在看著眾生,看著山河大地,而且看得非常清楚;其實,師尊是瞎子!為什麼講我是瞎子?因為我已經任意了!所以我真的是瞎了。這樣聽得懂嗎?
  幾個年輕人走進一家酒店喝酒,女服務生向他們要身分證,身分證要看一下才能夠進來,美國也是嘛!到Trevor,到Bar去喝酒,一定要看身分證。其中有兩個人有身分證,第三個他的年齡不夠,但是,年齡不夠那個人沒有身分證,就拿出一張圖書館的借書證,問:「你能不能通融一下,用圖書館的借書證?」最後服務生讓他們三位都進來,給了兩杯酒,再給拿圖書館借書證的那位一本書。這還算條理分明,他頭腦還是滿清楚的,可以喝酒的就喝酒,你是借書證嘛!就給你一本書,這服務生也是很任意吧!任意就是這樣。我覺得任意才是這樣,我唸給你們聽:「路不通的時候,就要選擇拐彎。」路已經不通了,你當然就選擇拐彎啦!你不能直接過去;「心裡不快樂的時候,你就選擇看淡」,事情看淡了,何必執著那些;「感情漸漸遠的時候,就要選擇隨意」。這個也是任意,感情已經走遠了,你還執著那個幹什麼?你執著感情的話,那就是要情人看刀了,就是小李飛刀!你執著那個做什麼?你也是一樣,就是隨意啦!這裡面談的都是隨意。「路不通的時候,就要選擇拐彎;心裡不快樂的時候,就要選擇看淡;感情的路已經漸漸走遠了,就要選擇隨意;人生就像蒲公英,看似自己,卻身不由己,有些事情不是不在意,而是在意了又能夠怎麼樣?盡力了就好。」
  ◎人生沒有如果,只有後果和結果,講起來就是任意。其實真的鑽石也看淡了,伯爵錶也看淡。我覺得我將錶戴上去,有兩個扣子,它是兩邊這樣子卡,然後打開的時候要卡這樣,哇!好緊耶!我都不會打開那種錶,又沒有像勞力士有一個這個,很容易脫下來,一脫就脫下來,它是兩邊都要塞進來。回去找一找,看看放在哪裡?其實,每一件事情都是要互相匹配,雖然眼睛是亮的,什麼都可以看得到,但是也等於瞎了,因為我已經任意了,就等於瞎了眼一樣,隨意了。身體怎麼樣,也隨意了;壽命怎麼樣,也隨意了;財富多少,隨意了。根本沒有,到底你要什麼?沒有,什麼都隨意了。孫子怎麼樣,你關心孫子嗎?也隨意了,將來他們要走什麼樣的路子,我哪裡管得著?你要管也管不了,他還有爸爸媽媽呢?我當阿公的管什麼?對不對?有時候跟他們講台語,他也聽不懂;跟他們講國語也聽不懂;勉強湊幾句英語,也不過是How are you today?他會跟你回”Nice day”,我講”Beautiful day”。講了半天都是這些話,你還能夠講什麼?隨意了。
  有一個暴發戶發了大財,造了一間非常精美的房子,室內設計了許多古玩和字畫,裝飾得非常地雅緻。有客人來訪,暴發戶很得意地請他到新房子參觀,並且講:「這裡面的東西如果有不相稱的,請不用客氣指出來,我一定把它搬開。」這位客人講:「每件物品都非常精美和高貴,放在這裡都是相稱的,只有一樣東西不雅。」主人就講:「什麼東西呢?」客人講:「閣下。」你是暴發戶嘛!你根本不玩字畫古董這些東西的,只是因為你有錢,你才有古玩字畫,就跟他講:「閣下。」這位暴發戶怎麼回答?主人毫不在乎的說:「既然『閣下』不雅,那就搬到『閣上』去好了!」可見這就是不能相稱嘛!不過是一個土財主,也弄一些字畫,自以為高雅,其實還是「土」。
◎跟大家講一個今天《道果》裡面的要訣。裡面的要訣最重要的還是「放空」,不管你修寶瓶氣,不管你修氣、修脈、修明點,不管你怎麼樣把五輪七輪全部打開,最終的目的是叫你「放空」。
  因為你身體的垃圾實在是太多了,身體的污穢實在是太多了,就藉這個拙火把你身體的垃圾全部給它燒掉,就在你的房子裡面燒,把它燒掉,燒光了你身上的垃圾以後,你就變成一個空屋;以這個空屋來印證虛空,你就能夠融入在虛空裡面。我認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要訣,這個要訣就是任意,你千萬不要去執著你自己,也不要去執著外面所有的東西;因為你執著外面所有的東西,你只要一執著,你就被綁;你如果執著你自己的身體,你一樣被自己的身體綁。所以畢哇巴講的「任意」,就是說放空吧!什麼都不在意,讓它任意吧!讓它自然吧!讓它去雙吧!雙也是一個方法,就什麼事都沒有,這世界上根本沒有發生過什麼事,你放心好了。什麼中美貿易大戰,跟我們無關啊!哪裡地震了,印尼地震了,因為,我們也住得很遠,我們在西雅圖,或者台灣,也跟我們無關。如果跟我們有關怎麼辦?那就任海嘯把我們流到海裡去好了,那就有關了。那有關也等於無關了,因為你流去了,你什麼也沒有了,房子也沒有了,車子沒有了,你藏在牆壁裡面的私房錢也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全部都空了嘛!一流的話,連你的屍體也流走了,整個村莊都沒有了,一律平等。如果我現在是住在那個村莊,被流走了,有什麼意見?也沒有意見,因為,該來的就來了,該去的就去了,也是任意啊!只是活下來的比較痛苦而已呀!真的走了也沒什麼。活下來的也應該看開啊!反正活著真好,別人都走了,很多人走了你活下來,你也應該高興,也是這樣子。那世界上還有什麼事?還有嗎?
  今天有一個師兄,坐哪裡?他有在裡面嗎?請你過來,你後面那段的意思是說,你希望師尊給你一個工作,讓你能夠生活。是錢的問題吧?經濟?你現在跟哪一個人借錢給你?父母借錢給你,還有同門也借錢給你。你跟師尊討一個工作,說能夠養活你自己。我看你相貌還不錯,你理光頭是不是想出家?半路出家,你還想做世俗的工作嗎?因為師尊並沒有開大企業公司,也沒有開工廠,你在我這裡找不到工作,除非出家,出家有飯吃,有地方住,你自己回去想一想。(答:我是想說事業沒有達成,學業沒有達成,這樣子出家好像……),我告訴你出家就是任意啊!學業和事業跟你何干哪?對不對?我們這裡讀幼稚園都可以出家,這個學業不用管,學業沒有成,事業沒有成,你事業做什麼用的?還是為了賺錢啊!你出家有飯吃啊!有地方睡啊!而且你又理光頭啊!相貌不錯啊!(答:白吃白喝。)白吃白喝?你好好修行就對得起大家。
  我還告訴你,女人好麻煩,知道嗎?我下輩子一定要記住這句話,女人好麻煩。我絕對不會再重蹈覆轍再結婚;我如果結婚的話,我這個真的是跳入火坑啊!你第一個問題,我回答你,女人好麻煩。第二個問題,我回答你,出家!好,謝謝!任意啦!你不要不高興喔!(答:其實我一直在想這些。)對。
◎真的!其實沒有什麼,世界上沒有什麼,世界上只有一個字:「了」。「了」!就寫一個了了哥,師尊外號叫「了了哥」,就什麼都了了!嗡嘛呢唄咪吽。

文/杏子恭錄

相關文章

安五燈送一燈 「華一全媒電視網」誠徴贊助功德主

tbnews7

西雅圖雷藏寺晚餐後文殊菩薩降臨 師尊加持佛子20181114

Sara

西雅圖雷藏寺午餐後釋迦牟尼佛降臨 師尊加持佛子20181114

S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