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過河拆橋

By on 04/07/2017

文/育文
  生活中我們常常會遇到過河拆橋、忘恩負義的事情。最近在筆者生活的某民主國家政壇也發生了一件事。某政黨內有一名老牌參議員,直接宣布退出黨,成為獨立參議員,並打算另外組織新政黨。引起此黨內罵聲四起,甚至國內媒體也一片嘩然。西人向來幽默,有主流媒體甚至以此議員的大頭相片做封面,並把他電腦合成老鼠模樣,大字標題喻他為「不誠實的老鼠」。
  照道理政壇上的離合本是常事,為何此大叔會一夜變成「老鼠」呢。其原因有二:其一是此議員之所以成為參議員,正是當初以該政黨候選人的身分,用該黨的資源,吸引支持該黨的選民,才成為議員。也可以說,若沒有該政黨,根本就沒有他這個議員。其二,該黨這次是以非常微弱的姿態當選執政,此君退出黨,那麼該黨在國會的議席又少了一席,這樣以後該黨政府在國會推出新政策,就會更難通過,其今後執政的道路更是困難重重。而此大叔這樣離開此黨,無疑把一手栽培他,養育他的黨派,推向尷尬艱難之地。毫無疑問招來罵聲一片,甚至比較中立的媒體也不待見,以鼠輩喻之。
   當然此君有各種退黨的理由,但其過河拆橋的行徑,無論以東西方道德標準來衡量都為人詬病。或者有人會說,政治總是那麼骯髒的。其實政治遊戲,無處不在。亦常有人把骯髒的政治手段,帶進神聖的宗教領域,在佛陀事業裏面大玩其政治遊戲。我們真佛宗也有某弘法人員,或者某寺堂領導者,當初以真佛宗的品牌,以蓮生活佛的號召力,以殊勝的真佛密法為法門,建立寺廟、堂會,吸引眾生,發展勢力範圍。而當羽翼漸豐、時機成熟,連「謝謝」都沒說就離開真佛宗,把整個寺廟帶走宣布獨立。如此行徑,跟前文所述的那位政客所為有何不同呢?
  或者有人會說,這些寺廟、堂會都是我們以自己的財力、人力、物力辛苦建立起來的,沒花師父一分錢,跟真佛宗、宗委會沒有關係,我們有權自主。如此說辭前半部分也許沒錯,而後半部分就大有問題。先不說三昧耶戒,十四根本墮,事師五十頌等等密宗戒律,只簡單淺白地分析下。試想如果沒有蓮生活佛,又如何有某弘法人員?又如何有某堂某廟?沒有真佛宗這個品牌,沒有真佛宗的資源,又如何聚集同門信眾、吸引各方財力跟人力,累積龐大的廟產呢?這可是邏輯。道場不是一個或者幾個人的道場。當某人要把道場改變顏色的時候,有沒有問過當初作為真佛宗道場時每個護持過、出力過、捐獻過的眾生呢,答案當然是「NO」。飲水要思源,知恩要圖報,不能忘恩負義,這是人類基本美德。這不僅邏輯不通,更有違道德。
  據筆者所知《真佛宗》絕對民主,來去自由。但是個人認為比較公平體面的所謂獨立應該是這樣:離開獨立者應放棄以前以真佛宗弘法人員名義擁有的一切,「凈身出戶」創立自己品牌,以自己的個人魅力度眾,重新收新弟子建立自己的道場。即便如此,也要對根本上師尊敬有加,不可毀謗加害前師父,「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而不是把同門善眾多年累集的真佛道場換個招牌變了顏色直接變成自己的道場,把自己的同輩,變成自己的「晚輩」,把真佛宗公家的法師,變成私家的法師。如此但求就手的「亂倫」行徑,就是某些卑鄙政客亦望塵莫及。這樣戒律已然犯到千蒼百孔,如有人再毀謗加害根本上師,更是人類道德所不容。
  如果有人說,我們這樣做,都是為了度眾生的需要,在位時招「嫉妒」,而離開後的「毀謗」是對我們的考驗。那只不過是眾多謊言當中的又一美麗的謊言罷了,然而再憋足的謊言也有最忠實的聽眾。倘若某人真如擁戴者所述的如此「偉大」、「慈悲」,當應忍辱負重,潛龍勿用。而非在師父有生之年高調分裂出走。如此把真佛宗、師佛推向尷尬兩難之地,令雙方同門相悖、令宗派名節受損,甚至令很多潛在的同門遠離、斷人慧命。這樣不是請佛住世,而是「請佛離世」啊!若為子女是不孝,為弟子是不敬。其實到底是依怙慈悲的根本上師修行,還是依怙不誠實的過河拆橋者修行,這道選擇題,應該不難做。但所謂「天要下雨娘要嫁」,有時多說無益,亦徒增怨恨。人生苦短,惟願彼此珍重。

About tbnews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