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遇王隨居士(自序)

By on 06/16/2012


蓮生活佛盧勝彥第229冊文集《解脫的玄談》
‧蓮生活佛盧勝彥‧
  這本書的開始,我要說明一件事,此書的人物、背景,來自於不同的時間和空間。對於一般人來說,似乎是大不可思議,但對盧師尊而言,卻是一件尋常的事。
  因為:
  在我的夢中,我見過許許多多的大善知識,這些大善知識,均有不同的時光和背景,我在夢中與之對話,於是,我記錄在此書中,故書名就是「玄談」也。
  另外,我在禪定中,同樣見到了古往今來的大禪師,我與之對話,記錄下來,故書名亦是「玄談」也。
  再說,我是一個明眼人,看得見,也聽得到。我當然能夠在我自己的時空之下,與古來大德「玄談」來,「玄談」去,一點也不困難。
  你說:
  「你作夢!」
  我說:
  「這一切本是夢!」
  你說:
  「豈有此理!」
  我說:
  「這天上人間,全在夢幻泡影之中,一切有相,全是虛妄。我只有一個道理,教你發菩提心,教你認識本然的佛性。」
  你說:
  「你寫的一切都是真的嗎?」
  我答:
  「如是我聞!」
  你說:
  「寫書有何利益?」
  我答:
  「信受奉行!」
  我遇見了王隨居士,他是南嶽下九世,「首山禪師」的法嗣,在首山禪師的「一指指月亮」之下,得到了開悟玄旨。
  王隨見到我,先向我頂禮。
  王隨問:
  「還記得我們相識嗎?」
  我答:
  「已冰消瓦解。」
  王隨取出一個偈子給我看,上書:
  盡堂燈已滅。
  彈指向誰說。
  去住本尋常。
  春風掃殘雪。
  我看了哈哈大笑,我說,你這個偈子寫的不好,你是官宦之人,居然寫了盡堂燈已滅,固然你已明心,明心無人可說,去住本尋常,又何必春風掃殘雪呢?
  王隨啞然,問:
  「如何寫才好?」
  我說:
  「如果是我,我如此寫。」
  盡堂是盡堂。
  且喜無交涉。
  去住本尋常。
  無風亦無雪。
  我寫這偈子,聖弟子們,有何見地?

二○一二年 蓮生活佛盧勝彥
Sheng-yen Lu
17102 NE 40th CT.
REDMOND WA. 98052
U.S.A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