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觀音山車水馬龍

By on 10/21/2017


‧蓮生活佛盧勝彥‧

  晉朝郭璞先生著《葬經》,我閱之甚喜,此乃風水之解說也,郭璞的《葬經》,收在《地靈祕笈》之中,可見恩師清真道長甚重視:「葬者,乘生氣也,氣乘風則散,界水而止,淺深得乘,風水自成,夫地有吉氣,土隨而起,土有止氣,水隨而化,土者氣之體,有土斯有氣,氣者水之母,有氣斯有水,外氣橫行,內氣止生,氣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勢其聚也,因勢之止,勢來行止,是謂全氣,勢止行昴,前澗後崗,宛而中蓄,是謂龍腹,其臍深蓄,必後世福,葬者原具起,乘其止,乘金相水,穴土印木,群壟眾支,當擇其時,大則特小,小則特大,支欲伏於地中,壟欲峙于地上,支葬其巔,壟葬其麓,即貴平夷土貴有支,支之所起,氣隨而始,支之所終,氣隨而鍾,法葬其所會乘其所來,審其所廢,擇其所相,避其所害,土欲堅而細,潤而不澤,裁肪切玉,微具五色,陰陽沖和,五土四濁,已穴而溫,外氣所以聚內氣,過水所以止來龍,法每一折,瀦而後洩,洋洋悠悠,顧我欲留,其來無源,其去無流,龍虎抱衛,主賓相迎,外藏八風,內秘五行,目力之巧,工力之具,氣感而應,鬼福及人銅山西崩,靈鐘東應,木華于春,栗芽于室,改天命,奪神功,山之不可葬者,五童斷後過,獨生新凶,消舊福。」
  本文是八十一句,晉人郭景純的《葬經》,這《葬經》由於年代甚久,後人亦常刪填,以增其意,但,往往失去原著者的精髓,混淆了堪輿師的思考,有人說,郭璞先生的《葬經》,是風水論的根基,也是風水論的真理,但,也有人反對這種說法,認為郭璞的《葬經》完全是守著一種法則,不強求的態度而求之,雖有變化,實無變化。我讀《葬經》,發覺堪輿之學,是五術山、醫、命、卜、相之上上之學,乃風水之總解說,其文細細閱過,一字一字體會,方可明白其基本的道理。也許讀者讀郭景純的文章會感到很困難,但,不要緊,若以氣脈和五行論參研,必有大成就。
  由於讀《葬經》,使我想起勘察觀音山的那座大塚,那一家人,為了父親的墓地,共找尋了二個月,爬遍了全台北周圍的山,我說:「這完全是不明白《葬經》的時師所做的傻事,因為《葬經》論氣,依五行方法來追尋結地局,內行人祗要二小時的功夫,加上爬山觀龍看氣,最多二天一定可以找到地局,若找了二個月,固然可表現地理師的謹慎和耐心,但,也顯示地理師對葬地無高深的學問,祗會依著原則來做。」
  我勘察觀音山,是由板橋到新莊,由新莊到泰山,經憲兵學校門口到五股,由五股到觀音山,據說若有人站在關渡的山上,望向觀音山,觀音山真如同一尊觀世音菩薩一樣呢!那天是星期日,爬山的人不少,情侶雙雙,車水馬龍,有一對情侶下山時邊跑邊跳,牽手談笑,忘了這人間的一切憂慮,這的確是個美好的星期天呵!
  在觀音山,可以看到圓山大飯店,看到天母,看到整個台北市,淡水河的水悠悠,在那兒分成了基隆河,往下又分為新店溪到景美新店,分成大漢溪到板橋土城,景色之幽雅,實令人心曠神怡。車在觀音山的半山止住,爬行至一竹林,過了一大片竹林,才到了一座大墳前,那一家人,帶了汽水供品如同郊遊一般,拜過祖先,他們把供品吃了和汽水開來喝了,我則把羅庚(羅經)擺開,仔細的勘察山前山後。
(未完待續)
(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23冊《神祕的地靈》)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