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破碎的家庭是站不起來的

By on 04/07/2017

文/STAR LOTUS
  根本上師蓮生活佛盧勝彥在隱居閉關期間,對於真佛宗的未來,常有一些描繪與預言,這些言教,現在重讀起來是相當令人驚心的,也令人升起無比的崇敬與感懷。
  「驚心」──宗派的未來是四分五裂、山頭各踞,還有一些逆流漩渦在攪動、乖張。
  「崇敬」──根本上師的妙觀察智是橫豎三際、超越時空,真是「大持明金剛上師」。
  「感懷」──目前的宗派亂像,早就為佛眼所勘破,並非逆徒所稱的,受「指使」「威脅」的「打鬼」。
  師尊說:「破碎的家庭是站不起來的。」
  ●
  我隱居閉關於「葉子湖」,但,在「三昧」中,卻遊行十方三世一切法界,我運用了:
  「一切智」──三明六通,證無生忍,出世間為阿羅漢。
  「道種智」──斷三界外變異生死,成就無生法忍,示現無量意生身,救度眾生。
  「一切種智」──成就三身四身,修斷最微細根本無明習性,證妙覺,無上正等正覺。
  我的「三昧」,在「一切時」、「一切界」、「一切事」、「一切種」中出現,了知窮盡,於一切法中自然無礙,包含了一切有為法及無為法,事事無礙。
  然而,我明知「生、住、異、滅」的道理,但對真佛宗的未來相當的關切用心。
  傳法度眾,固然是有為法,但,在有為法中不失菩提心,行一切善法而不著於心,即是菩提。
  我隱去。
  知道有些上師,想自己出來弘法度眾,自行分出去,這個道理,我自己可以理解。
  當佛陀涅槃時。
  有比丘大呼:「佛陀走了,我們自由了。」
  這情況是一樣的。
  但是,我要告訴大家,我們的「宗委會」還在,「宗委會」維繫了一個宗派的命脈,有團結合作,精進修法,嚴守戒律,度化眾生的種種功用,我是想,我隱去或入寂,真佛宗要繼續飛,續佛慧命,救度眾生,這樣不捨一個眾生的願力,才有達成的一日。
  分出去的,枝枝葉葉都太細了。
  發展很有限。
  當然,在我的思想之中對於「真佛宗派」的發展,「榮」也好,「枯」也好,榮與枯都是自然現象,分與合也是自然現象,無所謂。
  但,我將入夢,說:
  「破碎的家庭是站不起來的。」
  (摘錄自師尊文集)
  ●
  現在有逆徒在網路上揶揄、嘲弄「宗委會」,認為宗委會是「傀儡機構」,不能滿足他們的「想像」與「願望」──自己的恣意造作與犯戒違法。
  他們總想用自己的方式來擴大自己的勢力;想盡辦法逃避宗委會的監督;甚至把不具傳承、不具認可、危害眾生慧命與性命的「拜鬼」、「崇鬼」、「事鬼」、「用鬼」來役使同門,令吾人同修為其奴僕,受鬼法的驅策與戕害!
  師尊在這篇文章提到「宗委會」的五種功用──
  一、宗派命脈之維繫
  二、團結合作之指標
  三、精進修法之典範
  四、嚴守戒律之監督
  五、度化眾生之使命
  宗派的長久發展,及與時俱進,乃至──融合當地律法民情、接受陳情建議、配置運用資源、人才訓練栽培、紀律綱常的準繩、督導各道場事宜等,都有其行政上的必要性,一切的舉措都是以「根本上師」的意志,為最高指導原則。
  想當然爾,宗委會基植於宗派的「最高行政機構」「最高指導單位」,且具有社團法人上章程的「制度性」與「合法性」,所有道場與同門,都應該服膺宗委會的裁定、指導與監督。
  師母蓮香金剛上師,在宗委會是「榮譽職」──「永遠、最高的顧問。」
  師尊說宗派是師母一手開創與建立──「家是由她建, 宗是由她開, 若問宗派如何啊? 那是她天賜。」
  又,最高顧問的設計,並非酬庸、羅織名位以報答人情。
  所有的政府機構、大型企業均有「資政」「榮譽董事」「顧問」等的設計,其問題的諮詢與經驗的傳承都有重要性的意義。
  任何繼承者都會遇到繁雜難解、人事管理的疑難,除了透過民主機制外,更須要有睿智者的建言──師母蓮香金剛上師,作為根本上師的左右手、第一大護法,一生隨侍師尊的佛行事業,無論在宗門的開創或蓬勃興盛上,都有著居功厥偉、無可替代的地位!
  師尊在當年即預見,有些「上師」想自行分出去──其實就是看到目前XX的謀反、逆弒傳承。他們或有機會與實力自行獨立,但也必定「發展有限」。
  現在他們高呼「自由了」,想搞自己的遊戲,把師尊度化的法師與弟子,納入旗下成為羽翼,不僅於戒律上不合,更破壞宗門的和諧與團結。
  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反噬宗派的「第一大護法」「最高」「永遠的創始」──猶如「真佛弟子」不認「瑤池金母大天尊」一樣的荒誕!!
  「破碎的家庭是站不起來的」──不幸言中今日的亂象,但願我宗門同修,切記這段歷史,銘記這場教訓!
  今後懷有異心,想謀反的不軌者,都必須嚴肅看待師尊這篇文章,惕勵自己,莫令成為後人批判的負面教材!

About tbnews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