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C
加拿大溫哥華
10/17/2019
「真佛論劍」專欄

盧勝彥文集第273冊《 禪機對禪機 》心花朵朵開 舉起拳頭

秀州本覺若珠禪師 

僧人問: 

「如何是道?」 

若珠禪師只舉起拳頭。 

僧人說: 

「學人不會。」 

若珠禪師說: 

「連拳頭也不識。」 

若珠禪師上堂,開示說:

「說佛說祖,埋没宗乘。舉古談今, 淹留衲子。撥開上路,誰敢當頭。齊立下風,不勞拈出。無星秤子,如何辨得斤兩?若也辨得,須彌只重半銖。」

 

盧師尊說: 

佛陀拈花。 

謂芳禪師舉柱杖。 

若珠禪師舉拳頭。

…………。

 

全然是一個模樣。 

以前,我曾說過。

「如果有人問我,什麼是道?我(盧師尊)就來一個金雞獨立。」

哈哈!

至於,若珠禪師,上堂的開示,我禪機對禪機,如下:

「說佛說祖?」 

我答: 

「表相。」 

「舉古談今。」 

我答: 

「扯太遠了。」 

「撥開上路?」 

我答: 

「無聊。」 

「齊立下風?」 

我答: 

「很冷。」 

「無星秤子?」 

我答: 

「廢物。」 

「須彌只重半銖?」 

我答:

「何有須彌?」 

這是盧師尊的禪機對禪機。

 

我再說: 

實修的方法是,如果仍然依靠「所緣」,只要心念仍有「依緣」,那就是還沒有徹底的無所執著。 

拈花。 

拄杖。 

拳頭。 

都不是究竟。

但, 拈花、拄杖、拳頭,也是一種表徵,若完全無表徵,誰人能知?

我告訴究竟的特徵是:

心念不起。 

所有的心念都已「控制」。 

沒有新的業,包括善業惡業。 

沒有「心印」。(心的印象) 

沒有「煩惱」。 

新的念,不再生出。 

連「種子」也沒有了!

 

 

相關文章

盧勝彥文集第273冊《 禪機對禪機 》心花朵朵開 兩手分付

tbnews5

盧勝彥文集第273冊《 禪機對禪機 》心花朵朵開 臨濟問黃檗

tbnews5

盧勝彥文集第274冊《 淨光的撫摸 》一問一答之間 南街打鼓北街舞

tbnews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