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C
加拿大溫哥華
07/20/2019
「真佛論劍」專欄 焦點

盧勝彥文集第271冊《七海一燈》悟「空」的智慧 無爭三昧

最初,真佛宗的第一座祖廟「西雅圖雷藏寺」成立。

有廟就有爭,爭當「住持」。 

而我這創辦人,主張「無爭」。 

於是,拱手,讓人當住持。 

這座祖廟「住持」已換了很多位。 

我(盧師尊)未曾當過住持。 

 

「彩虹山莊」是我(盧師尊)用自己的資糧建立起來的。 

購地。(四十畝) 

建築。 

園藝。 

山莊,有大殿、明王殿、護摩殿、雙蓮寶塔、尊勝佛母塔、舍利塔群、雙蓮池…。 我拱手讓人。 

由「蓮印上師」住持,改名「彩虹雷藏寺」。 

 

在台灣草屯的「雷藏寺」。全世界七十座雷藏寺,規模最大。最初以我的名任「住持」。 

由於我的人在美國西雅圖居住。 

因而,

名義是我。 

而事實上運作的人,也不是我。 

人事。 

行政。 

財政。 

法務。 

我皆不管,全由負責人管理。 

我因「無爭」故。 

我把負責人「蓮哲上師」任命為「住持」。

 

全世界七十多座雷藏寺,四百多的分堂,三百多的同修會。 

我皆不居。 

我不是「負責人」。 

不是「住持」。 

不是·········不是·········不是········· 

什麼都不是。 

我只是負責「弘法」而已! 

我的原則是: 

一、我對佛法有實修,修持已夠充實,我自覺已知足矣!我能優遊佛海,且知足常樂。

二、我不想自己把真佛宗變成像:

佛光山。 

法鼓山。 

中台山。 

慈濟。 

我想得是「解脫自在」。 

三、我在修行上保持自我的成就,這即是最大的幸福了。 

四、我沒有非份的欲望及希求。不擴展,不追求進一步的盈裕。(寺廟興隆) 

五、弘法才是我的本位。 

我知道:「揣而銳之,不可長保。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 

我知道:「陶朱公(范蠡),三聚三散的哲學。」 

聰明—要自量。 

權勢一要退讓。 

財富一要知足。 

我這樣子的「無爭」就不會招來後禍也。 

富而驕。 

貴而傲。

那是自招惡果、後患無窮。 

我(盧師尊)與世無爭。

 

相關文章

依眾生的根性 顯現不同的光芒 蓮慈上師闡釋真佛經

tbnews7

太陽風暴

tbnews7

美國北卡禪觀雷藏寺8月法會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