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皈依師尊蓮生活佛的殊勝 文/饒美琪

By on 07/27/2012

  10年前,因為一場車禍被送進醫院的加護病房,隔天早上卻看見師尊穿著長到膝蓋的龍袍,結了很多的手印,用心的為我加持許久,在師尊的後面,還有一排和西雅圖雷藏寺一樣的金色大佛像。還好師尊救得快!
  後來曾經問過媽媽:「當時我在叫師尊,是做夢嗎?」媽媽用手比著說;「妳的眼睛睜得這麼大,加護病房10點半到11點之間開放,進去就聽到妳在喊『師尊』。」住院期間,因為傷及主腦昏迷不醒,醫師每次巡房,四次都對著我弟弟搖頭說:「以後能夠醒來,也是植物人一個。」留在醫院未必會更好,在醫師建議下出院,等同放棄醫治。
  車禍過後一個月,台灣雷藏寺蓮哲上師偕同蓮旺上師曾經來到家裡慰問關切。後來台北佛林同修會南下台灣雷藏寺參加全台分堂園遊會時,經由蓮旺上師告知我出事,於是李三川堂主與堂內同門共七人,找到大甲鎮外埔的鄉下家中來探望我的病況,很感謝大家的關心。
  在家療養期間,仍然躺在床上,一切無法自理;後來漸漸地每天早上起來,媽媽扶著我,學走路。在那段日子裡,常常夢見師尊,好幾次聽到如天籟般的上師心咒「嗡 咕嚕蓮生悉地吽」,比我們人間唱的更好聽!車禍住院的事,如同失憶般完全沒有印象,只有師尊加持的那一幕,歷歷在目的烙印在腦海裡。師尊慈悲不捨一個眾生,大力加持與救度,讓我否極泰來,真的非常感謝師尊您,弟子雖然業障重,福報也很大,嘻!
  到了2007年,身體開始出現狀況(乳癌初期到二期這期間),乳房凹陷如梨渦,後來走路會喘,一直以為是車禍後遺症,2008年輾轉在大甲看了神經內、外科共3科門診,最後門診看報告,醫生也不知道原因。我沒回家,直接坐火車北上,在中觀堂壇城持上師心咒1080遍,再卜杯請示去台大或馬偕就醫,結果聖杯是去馬偕醫院。蓮悅上師請她的妹妹葉子菁師姐全程陪我去醫院,掛乳房外科,張醫師一看即說這是乳癌!做檢查報告出來是乳癌二期末三期初,時間是2008年11月22日。
  張醫師說開刀、化療、電療在台北他可以幫忙,回台中的話,他介紹榮總及中國醫藥學院的醫生,我選擇回台中到中國醫藥學院癌症中心大樓就診,從早上8點出門,中午12點之前到達,一星期之前預約掛到78號,想不到卻等到晚上7點才輪到我,看診時,王醫師說必須開刀全部切除!我心想自己殘障跛行都不覺得殘障,切掉那才奇怪,才是殘廢不整,看一次病這麼久,我不來了,如果12月11日去就是開刀!
  2011年5月9日龔師姐把我請示師尊問事單的回信拿給我,信中寫著「2年後再說」。我與龔師姐想法一致,都認為去醫院只是活受罪!那時候我只能坐在床上,已經無法行動,她走後,我手中拿著裝著回信的紅包袋,竟然有電?!再試第二次……好強的電流,共試了4次,真實不虛。
  隔日一早,我主動要媽媽打119叫救護車,那時身體僵硬無法動彈,救護人員把我抬上擔架時,我難受得哇哇叫著。當時不想拖累媽媽,「去醫院是為了死,可能去被醫死或為了死亡證明書而去的」。當時已經是晚期乳癌,腫瘤科郭醫師把我轉到沙鹿總醫院。5月18日第一次做放射療法(電療),在緊要關頭,佛林同修會的同門及楊秋月堂主,在我要被送去做放射治療的前5分鐘來到醫院探視我,我感動地直掉眼淚。他們關心我,鼓勵我,為我打氣,楊堂主說:「有師尊加持,不要擔心!」他們在電療室外面持上師心咒為我祈求,35分鐘的放療,一切順利吉祥圓滿。
  這次住院,儘管生命垂危,卻很幸運地遇到一位貴人郭集慶主治醫師,在整個醫療過程全力救助醫治。一切還是根本上師的加持,住院51天,我雖然無法下床走動,卻也沒什麼大礙,也沒有痛苦過,大家都很稱奇!
  出院後繼續做標靶治療及化療,直到今年3月13日到4月17日共接受6次化療,產生很大的副作用,令我身體羸弱不堪,放療及開刀的傷口都很差。(我也相當注意蛋白質、蔬果的維生素C及高熱量堅果的攝取,所以白血球維持在安全的數目。)浴佛節阿彌陀佛法會當日,在簽書會祈求師尊加持,10天後傷口竟快速的癒合很多了
  5月1日回診時,已經不用化療了。但是,體力上始終虛弱,在奇蹟的諸多因緣俱足下,很有福報能夠到雷藏寺參加蓮華生大士法會。5月15日師尊至雷藏寺接受採訪錄影,在給師尊摸頂後,當下很強的電流,隔天我的體能復原驚人!中午在餐廳,蓮栽上師看到我,他說:「氣色好到這樣!」他還不知道我沒拿拐杖喔!
  非常高興自己是師尊的弟子,很幸運也很有福報,一次次的大難、病難之後,還能浴火重生,師尊的恩澤無以為報,有根本上師才有壇城,我只要修一壇法完,身體當下立即就好一點。仰仗師尊的加持力,相信我會好起來。現在我在消業障,就算沒有好,與病合一,心靈也是解脫的。
  在此,感恩師尊、佛菩薩及親人,也感恩周遭幫助及關心我的同門及朋友們,感謝大家對我的照顧!嗡咕嚕蓮生悉地吽!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