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皇帝在哪裡? 文/蓮花天屹

By on 08/24/2012

  彼得宮城,是皇家藝術的殿堂,也是彼得大帝的避暑行宮。
  這裡,古木參天,花草繽紛,瑰麗萬分。
  150個噴泉2000個噴柱,主題分明的公園,精心設計的噴泉,讓這裡驚喜連連,深受當地人和游客的喜愛。
  有人說,它是俄羅斯的凡爾賽宮。
  行走在太陽噴泉、夏娃泉、亞當泉、金字塔泉、棋子泉、中國泉……唯美的噴泉和雕刻,只引一波又一波的驚嘆聲,此起彼落,根本沒有讓你有耳根清靜的間隙。
  同水泉宮一樣,這裡噴水機關處處,在你不留神之際,來個偷襲,落得滿身濕漉漉的,好不狼狽!
  我樂於觀察周圍的人,那狼狽驚叫的一瞬間,就是最自然最單純的一面!
  沒有絲毫的掩飾,人在受驚嚇的那一刻,才展現自己的真面目,這是我意外的發現,讓我竊喜不已。
  閃過即逝,瞬間捕捉的幻影,成了心底磨滅不了的映像。
  當下的一刻,很可能就成了永恆了,曾聽人說,攝影就是死亡的藝術,因為捕捉的片刻,就成了回憶,真正的人事物已經消逝了。
  生命的珍貴,生命的悲哀,就這樣結合交織在一起,分割不開。
  有那麼一點的悲哀韻味在,我只有呆呆的看著,看著一切在我眼前發生、結束。
  我覺得人性之美,就在這一刻,那種感覺非筆墨能形容,一點都不別扭做作。
  原來人生的梗概,精彩之處,如煙花綻放,璀璨亮麗,給我留下畢生的回憶。
  是的,很快的,同游的友人即將離去,各自飛奔,迎向未來的夢。
  很快的,會只身一人,留守在原地,孤單的安撫空虛。
  空虛,也非一無所有,還有這些回憶啊,還有永生銘記的瞬間!
  讀了一首小詩:
  夢裡情話重重
  人在消魂幻中
  醒後都無記
  只有小鹿亂衝
  思來想去
  酸甜摻參幽蒙
  日出日落匆匆
  命亦隨滅春冬
  有誰已驚覺
  業壓人生盲聾
  尊師真修
  幽冥冤魂消蹤
  師佛寫道:
  我設法穿過這片森林,想找到有人住的村莊或城鎮,因為,這森林裡實在太孤寂了,一個人也沒有,我的親人不見了,我的子女不見了,我的弟子也不見了,有誰來聽我說法開示?我那長久領悟的內明智慧,鮮潔純淨的法乳,將傳授給誰?
  我發覺只有月亮與我為伴,月光流域裡我很孤單,我一直的走著走著,努力持續的走著。這裡很多的樹都很老了,有樹幹倒在地上的,有局部沒在土中的,有鬚藤纏繞的,有部分樹皮和裡層已經腐爛的。我彷彿也知道,這一次進到森林之中,可能會像那些老樹一樣,不可能再生長了,我驚覺,我是不是死了?我思維著生生死死的事,思維著輪回,如果這是一種死的現像,延伸到無盡,這也是極其怖畏的事啊!
  螯伏在內心深處的擔憂和無奈,就這樣引爆在困惑之中。
  難道還看不清嗎?這世間沒有人有力量,能夠維持永恆的情誼。
  不然,蘇東坡何需悲嘆: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裡共嬋娟。
  在這個藝術的殿堂,我何以如此哀傷?是感染了帝王的無奈嗎?
  師佛喜歡問這樣的問題:皇宮在這裡,而皇帝呢?
  這個問題,你能夠回答嗎?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