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瓶灌成就絕對往生

By on 11/24/2017

瓶灌成就絕對往生

<蓮生法王盧勝彥2017年11月11日美國西雅圖雷藏寺週六同修「觀世音菩薩本尊法」《道果》第115講開示>

(文接第1187期第6版)

  這四種灌頂是這樣子的,第一個修你的身口意,就等於顯教的修法,你身口意清淨了,佛菩薩會現前接引你,一樣往生佛國。第二個氣脈明點你修了,就能夠產生樂,你到了祕密灌頂的時候,二個人本身,所謂的俱蓮女就是空行母、明妃、天女,都是俱蓮女。你沒有這樣子的資質,你修到第二灌,直接以單身的方法修到大圓滿,不用經過第三個灌頂。依這個產生光明的時候,必須要有明妃、天女跟空行母,然後產生光明出來,這是「明」。最後才是進入空性(第三個是「空」)真正進入空性的大道理。三種更上的灌頂,表示離開了顯教進入密教,內法是氣脈明點,產生快樂、光明跟空性。那個時候不是佛菩薩來迎接你,而是你自己就變成佛菩薩,你自己可以即身成佛。即身成佛就是連身體都變成佛,密教有這樣子偉大。即生成佛,也就是中陰成佛,你圓寂的時候,你的靈魂出來,靈魂就是中陰,中陰的時候,你自己產生光明,接著虹光成就,融入空性。這是即身成佛與即生成佛不太一樣,最高的是即身成佛!即生成佛是屬於中陰成佛,那個時候你只是變成靈魂的時候,你把祂轉化成光明,融入空性,這個叫做即生成佛,差別就是在這裡。
  所以三種灌頂有三個層次,瓶灌成就,絕對往生,佛菩薩現前把你接引到了佛國淨土,身口意成就,你會得到很大的快樂,得到了身口意成就,氣脈明點成就,就是二灌成就的時候,你就會產生光明。重壘產生光明,再跟俱蓮女一起產生光明,那個光明更加的強盛。到了最後的大圓滿灌頂,你就可以把祂轉化為佛性。四種灌頂就是這樣子講的。

◎另外它有安上咒字,也就是它有在所有座當中提到的,又依身脈的壇城,依你自己身脈的壇城。我們一般講密教,是由咒字先出現,種子字先出現,然後再化為佛,我們在觀想的時候,先觀想種子字,然後再變化成佛。這裡寫「五宮殿或六宮殿之中脈內為佛與明妃之座,一百五十七尊等為菩薩及天女座,身八大肢節及細微脈無餘皆為忿怒男女座。」「又唯以中脈為佛與明妃座,三十七脈為菩薩與天女座,支分諸脈為忿怒男女座。」就是我上回講到的,所有的關節都是忿怒尊。五個宮殿:眉心、喉、心、臍、密輪,稱為五個宮殿,都是佛跟明妃的座。又提到六宮殿,有時是七宮殿,頂竅也算是一個宮殿,海底輪也算是一個宮殿,「一百五十七尊等為菩薩及天女座,」一共有一百五十七尊在你的身壇城裡面,眼耳鼻舌身意都有,如果你懂得查經典的話,眼睛是哪一個菩薩,鼻子是哪一個菩薩住這裡,耳朵是哪一個菩薩,嘴是哪一個菩薩,舌頭是哪一個菩薩,身體任何一個地方都有佛菩薩在,「為菩薩和天女座」。所有身上的關節都是忿怒尊的座,就是金剛神的座。這是屬於「身脈壇城」。

佛陀小乘戒律嚴格

例如比丘與女生講話 不可以看女生眼睛要看地上 說話距離幾步 講話不能超過五句

  「字婆伽壇城中」又有用咒語的種子字,種子字在這裡是寫著「仲、盎、禁、康、吽五字為佛座」,寫的是梵字,「盎、攬、芒、邦、旦為明妃座,芒、受、孫、企等六字及布等二十四字為天女座,八支節及頂門足心有十長吽字,為忿怒男女座。」所有的忿怒尊都是從吽字出來的,由嗡阿吽的吽字產生出來,這些都是用咒字來安的。
  「菩提心壇城如何圓滿三座:」「甘露之淨分為佛座,四大種之樂連同虛空,此五者為明妃座」,樂跟明妃是在一起的,「眼等根官、齒與指爪等二十四種之淨分為菩薩座,自身為色等諸境之淨分為天女座,身軀各肢及一切支分之淨分為忿怒男女座。」就是金剛神的座。它用種種的方法去解釋,清淨的就是佛座,大樂連同虛空的是明妃座,眼等所有的器官、牙齒與指爪等二十四種為菩薩座,自身為色等諸境之淨分為天女座,各肢關節為忿怒男女座,它的解釋也是一樣的,來做為菩提心壇城的解釋。「此等為三壇城之三座,實義為依據三身作為道用之因而建立。」「其一切皆為瑜伽道行者能生起覺受之現分,當知於果上可轉化,計為三座圓滿,總之是以四量成立。」
  它一直在解釋我們身體的身脈的座,哪一個菩薩座哪一邊,哪一個菩薩座哪一邊,在我們的身體裡面都有,那個就是屬於身壇城。再來進一步它講到了:依藏智氣三座圓滿之理。密教裡面都是開始講一些好像曼達拉,我們講《密宗道次第廣論》,剛開始講的時候也是講壇城,都是一樣的。《密宗道次第廣論》開始的時候,也是講怎麼樣去佈這個壇城,都是講這些東西。

◎今天也是跟大家講,五佛就坐五個宮,所有的金剛神都在關節上面,這就是你的身壇城。以自己身體來講,眼耳鼻舌身意,都有所有的菩薩在。另外所有的明妃座,五佛各有五個明妃,八大菩薩有八大明妃,都是一樣的這種道理。另外還有天女座、明妃座、忿怒尊的座、佛座,佛、菩薩、金剛護法座,還有空行五種座,在你身上都有。
  結婚以前,男人整夜不能入睡,想著你說過的話,結婚以後,你還沒有把話說完,他已經睡著了。這是二者的區別。我常常講,結婚以前,女朋友問男孩子:「你覺得怎麼樣?」也就是說結婚以前看到了,心都會跳,小鹿亂撞,結婚以後,小鹿就撞死了。是一樣的道理,結婚以後就不一樣了。老婆問:「你當初與我戀愛的時候,兩眼都是放光的,對我來電的,現在怎麼都不看人家了?」「我這不是要勤儉持家、節約用電嗎!」老婆就問:「那你看到年輕漂亮的妹妹,怎麼兩眼就放光呢?」老公講:「那是我開啟警示燈,提醒她們我有老婆,請勿接近。」結果還是有理由,我們看道果就知道了,哪一個佛菩薩放哪裡,其實都有它的理由,都有它的道理存在的。都可以解釋的。
  年輕的時候看小姐,二眼就會放電,小姐看到漂亮的男生,她眼睛也會放電,二個人來電的話就電上了。結婚以後就沒有那種電的感覺,就不來電了,但是還要勉強生活在一起很辛苦,這已經都沒有感覺了。不過我們君子之交淡如水,修行人是這樣子。一般人就不一樣了,我以前在花蓮電力公司,我在做事的時候,我阿姨跟我姨夫住在花蓮,我姨夫是業務科長,我姨夫載我去上班,我注意到,我姨夫一路都是在看女生,看到漂亮女生就一直看,看個不停,我說完了完了,不過還好,他還會注意路程,但是他看到漂亮女生,他眼睛一定往那裡飄的。後來我終於體會到,我姨夫很喜歡看漂亮女生的那一種心情,這是自然現象。那你說,你看她是在警示她我已經結婚,那個就是吹恐龍,是騙人的。
  妻子非常生氣地罵先生:「你為什麼偷看我的日記?」丈夫張口結舌半天才講:「你你你怎麼知道的?」妻子就很生氣地講:「因為我剛看了你的日記,上面寫著昨天你偷看我的日記。」彼此之間有防範,這樣活著也實在沒什麼意思。大象與螞蟻結拜了兄弟,一天,大象出了車禍,住進醫院搶救,螞蟻知道消息以後就匆匆趕到醫院,途中遇到兔子,兔子問螞蟻:「為什麼如此匆忙,要去哪裡?」螞蟻說:「我大哥住院了,我是趕著去給他輸血。」螞蟻輸血給大象,這是一個笑話啦!我常常講一個螞蟻與大象的笑話,大象娶了螞蟻,大象在水池裡游泳,螞蟻就叫:「老公,你給我上岸。」大象說:「什麼事啊這麼煩?」大象就爬上岸。螞蟻說:「好,你可以下去游泳了。」「你剛剛叫我上來做什麼?」螞蟻也講了一句話:「我要看看你有沒有偷穿我的游泳褲。」這兩則的笑話是一樣的。根本螞蟻和大象兩個來講是不配的,一個那麼小,一個那麼大。
  其實我始終有一個感覺,XX實在是一個很偉大的一個人。她實在是太偉大了,從我長眼睛從小到現在73歲了,我沒有看過那麼偉大的一個人。盧師尊在她面前,就等於是螞蟻一樣,她本身就是大象,我是非常渺小的。
  真的,有人要請師尊蓋過的棉被,師尊用過的枕頭啊,我就覺得說很奇怪,為什麼你要買我蓋過的棉被啊?我的床墊,還有我的枕頭,你們都要呢?我覺得不好意思,覺得內心很慚愧,自己修得不好,你們還買我睡過的東西。但是XX不一樣啊,XX連她睡過的床都賣啊!天哪!我從來沒想過人家會買我睡過的床,聽說買她的床來睡的,到最後都想自殺。另外還有一個買過她棉被來蓋的,居然發狂了。還有這種事情,我沒有她那麼偉大,我實在不想說賣我睡過的棉被或怎麼樣,聽說她每次床墊都蓋了十幾條,蓋的睡的都很多,希望能夠賣多一點。我沒有她那麼偉大,大家不用買我的這些東西,我很平凡。

學佛應該拜佛與菩薩

佛陀絕對沒有教導拜鬼

  電影院售票處,有一位售票的講:那些老頭憑什麼只付半價?這老先生聽見以後就回說:「因為我們看電影看到一半就睡著了。所以是半價。」XX才偉大呢!你知道嗎?她看電影她睡著了,終於電影演完了,人家問她:「你怎麼睡著了?」「啊!你瞧不起我啊!我剛剛去了別的星球去了,我去了別的星球,現在電影演完了,我現在才回來。」老天啊!她去了別的星球!我進到我自己夢中,差別很大的。所以我很尊敬她就是這個原因。我應該從西雅圖用爬的到舊金山去皈依她,因為她能夠跟所有的動物溝通啊,我不能,我要拜師學佛,這一套也很好,這個可以賺錢啊!我到動物園去當管理員,我可以跟所有的動物溝通,這舉天之下能夠跟動物飛禽所有禽獸溝通的人,在全世界上只有一個。我從來沒有聽說有人跟所有的飛禽走獸溝通的,天底下只有一個,你不去拜師學佛,我連滾帶爬的爬到舊金山,我也要拜她。我可沒有那種能力。我講過,釋迦牟尼佛下降的時候,叫XX把手伸出來,釋迦牟尼佛就牽她的手,她在書上寫的,釋迦牟尼佛牽我的手,我就安了!什麼?釋迦牟尼佛犯了性騷擾罪啊,你是一個出家的比丘,釋迦牟尼佛是一個出家的比丘,他可以牽一個在家居士女生的手,那是有曖昧的心理啊!坦白講,我們這裡坐著的釋迦牟尼佛,你自己慚愧不慚愧?你已經犯了性騷擾啊!而且你自己也犯了戒,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你一生開始的原始佛教是怎麼教的?比丘不能用眼睛看優婆夷的眼睛,距離還要多遠,講話只幾句,你跟她講那麼多話,而且還跟她牽手,你自己都犯戒,還如何教人?這很簡單的,這釋迦牟尼佛不是釋迦牟尼佛,是鬼啊!鬼當然會性騷擾了。
  有一天在擁擠的公車上,女兒看到博愛座空著,於是很體貼地叫父親過去坐。他告訴女兒,那是博愛座,是給上了年紀的爺爺奶奶、小朋友和大肚子的阿姨坐的,我不能坐。女兒回答:「你可以坐啊!你也有大肚子啊!」那是不可以的,我們要守規矩,而且不能妄語,很多事情,我們從很簡單的句子裡面就可以看出她的破綻。是有破綻的,很多破綻,你只是沒有看而已。每一篇文章我都有看過,都有破綻,只是沒有智慧的人給她迷惑了。她跟動物之間的溝通也全部都有破綻的,我都看過了。所以釋迦牟尼佛不可能牽XX的手,什麼原因?
◎佛陀本身的教化,在小乘的佛教裡面,戒律非常嚴格,不可以用你的眼睛看女生的眼睛,說話要距離幾步,眼睛要看在地上,講話不能超過五句,該講的就講,講完了不能聊天,就要結束,何況是用手去拉人家的手,那是釋迦牟尼佛小乘的一個規矩,是上座部的規矩。
  在大乘裡面也有戒律,密教裡面也有密教的戒律。
  媽媽問小明:「電動玩具跟一百分,你選哪一樣?」小明選一百分。媽媽講:「你還是挺上進的。」小明講:「爸爸說如果我考一百分,他就送給我電動玩具。」他兩個都要。
  我們的同修,可以講在西雅圖今年最後的一次同修,很高興看到那麼多的同門,從那麼遠的地方來,師尊覺得很抱歉的是,可能師尊的說法不是非常的圓滿,也可能師尊的說法也有缺點,也可能師尊的說法不能稱為上乘,也不算上乘,有時候自己也感覺到自己不圓滿,我自己也很隨性,講話也比較隨性一點,有很多隨性的話。有時候問大家,好像在考大家,有時候會考一考上師,也覺得不對。因為上師的臉有時候會掛不住,也會得罪了一些上師,也覺得不好意思。希望師尊如果有缺點,當然師尊是絕對有缺點的,絕對不是一個完美的人,我有很多的缺點,你們能夠指教,我也聽你們的指教,也聽你們的指正,也希望聽到你們的心聲。應該改進的,我還是會認真地去改進。關於XX的問題,我是不得不說的,她確實是拜了很多的鬼,但是她拜鬼,我們也可以這樣子講,她有這個因緣,去拜那些鬼,但是在佛教裡面來講,完全是不合的。真的講實在話,也不能你說的算,所以我一定要講出來,你把那個陰廟的墓牌搬到你的壇城,陰廟就是鬼廟,又把三個日本的雕金身,又把二個華人也雕了金身,說是鬼的首領。你把它升成護法,說它們是護法,是神將。但事實上,很多人去了都卡陰,很多人拜過都卡陰。如果你們跟師尊也這樣子的話,你們也可以指正我。你學佛的就應該拜佛跟菩薩,佛陀所教導的絕對沒有教你拜鬼的。所以如果師尊有做錯的地方,像對XX講的話,如果有講錯的地方,你們也可以指正,我有錯的地方,你們也一樣可以指正。謝謝大家在這裡聽師尊講了半年的話,非常的感謝。(蓮慈上師站起講:師尊是用XX的實例教導大家是完全正確的,感謝師尊。)
  我自己是從來沒有聽過一個密教的信徒,或者是顯教的信徒去拜鬼的。我是從來沒有聽過,當然XX也是第一名,而且拜的鬼這麼多,數萬萬、萬萬的鬼這樣子,她自己也寫那些鬼是從哪裡來的,從印尼海嘯死的那些來的,從九一一那邊來的,從二二八事件那邊的鬼,還有地獄的鬼魂,另外二次大戰日本軍死亡的軍魂,台灣那邊死的軍魂,還有華盛頓越戰、韓戰死難的那些鬼,XX全部統統都召來。但是她說法就不一樣了,你自己想一想看,她說我們要懂得慈悲,就是連鬼也要收容,然後她自己那邊安了一個總部,分部是在世界真佛宗的各個寺堂會。她在我們所有的寺堂會都安上鬼牌,沒有經過我們的同意全部安上鬼牌。請問這是有道理嗎?我們不知道你把鬼分配給我們,菊芳的爸爸年紀大了,他住在西藏圖雷藏寺旁邊第三棟,他晚上起來小便看到很多鬼站在廣場,菊芳的爸爸是懂日語的,還上前用日語去跟鬼講話,跟那些日本鬼講日語。所以大家想一想,我只是舉一個比喻,你說你是最大的慈悲,連鬼都收容,但是你又妄語那些鬼都變成神將,鬼那麼容易變成神將嗎?那我們做鬼好了,我也願意去當你那邊的鬼啊!一下子我就變成神將,再上來就變成淨土了。
◎簡單的道理,你可以收容所有監獄裡面的人嗎?我們慈悲,真佛宗慈悲,所有監獄裡面的犯人我們全部都收,可以嗎?不可以的。你可以收留在美國的所有的流浪漢嗎?我們真佛宗可以嗎?也不行。這只是一個簡單的比喻,一個邏輯的比較,這些刀兵劫的鬼全部都是猛鬼啊!你被上了身,你就會產生自殺的念頭。
  很簡單舉個例子,蓮東上師的父親,他去幫忙XX那個護法殿裝璜,回去以後也被上身,也叫他去死,在耳朵旁邊叫他去死啊!所以能收容不能收容,我們是知道的,所以你那邊所養的鬼,我看你也脫不了身。請鬼容易送鬼難,我看你也沒有辦法脫身。嗡。嘛呢唄咪。吽。
(續完)
文/亮夫恭錄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