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無題 文/蓮花豚豚

By on 08/19/2012

  那天有位師姐忽然喚住我,急欲把我介紹給另一位同門,「就是她啦!她就是蓮花豚豚。」我羞愧地在心裡低聲地說:「其實,我已經很久沒有當蓮花豚豚了。」
  自從當了「呷涼」的娘之後,疲累像一種毒癬,慢慢地吞噬我的細胞,著實感到腸枯思竭,難有餘力揮筆寫文章,熟識的同門偶而會詢問我,為何近來《真佛報》沒有看到我的文章時,我笑說:「我兒子,就是我寫過最好的文章。」
  經常被問文章的事,久了,心裡難免有壓力,有天在高速公路上,看著窗外疾逝的風景,我忽然吼說:「天啊!給我一支筆吧!不然就給我吃紅片龜。」因為我想到蓮極上師有天神賜給他一支扁刷及一枝小毛筆,此後他便會作畫,下筆更如有神助般一揮即就,躍然紙上。師尊在「通天之書」上,也說他吃了紅片龜後,文彩飛揚、妙筆生花,所以我才有此妙想,好讓我文思泉湧,寫文章時動筆如飛,如行雲流水,行於所當行,止於所當止,雖嬉笑怒罵之辭,皆可斐然成章。
  想起在我尚未皈依前,聽到師尊說他每天都寫一篇文章,未曾間斷,當時我在想:「這有什麼了不起,有需要拿出來講嗎?」而今我真的要說持之以恆做一件事,真的是平凡中的不平凡,聖者之所以是聖者,乃是他克服了凡人的惰性與懶散,並且永不懈怠,所以古曰:「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仁人君子對於他每天該做的事,不因為什麼而停滯推拖,想到以前我對我家師兄說:「師尊又不用上班,當然有時間寫文章。」他回我:「師尊每天也有很多事要做,妳以為師尊只有寫文章而已嗎?」後來師尊在台灣跑分堂時,我才逐漸知道雖然師尊不像我們朝九晚五,但是他的行程與每天要加持的事物也繁不勝數,不是我所能想像的。
  「我要找卦山雷藏寺的龍眼兒子」、「他就是呷涼嗎?」有次在「台灣雷藏寺」,遇到國外的同門尋找我家小犬,那時才感受到網路部落格與《真佛報》的傳播力量真是無遠弗屆,「妳要繼續寫喔!我很喜歡妳的文章。」當同門對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的疏懶因為小犬,而有了充分的藉口,然而因為鼓勵的話語,我在放任的散漫裡,感到一絲絲地不安,尤其知道有人殷切地在期待著妳。
  很久以前,看過某位作家想在他的墓誌銘上寫著:「雖然他罪孽深重,但他的文章曾經被人閱讀過。」這句話真是深得我心,於是雖深知自己業障深重,但一篇拙文仍有它出航的必要。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