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李太白的感悟 文/蓮花天屹

By on 07/07/2012

蜀僧抱綠綺,西下峨嵋峰。
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
客心洗流水,餘響入霜鐘。
不覺碧山暮,秋雲暗幾重。
  「聽蜀僧浚彈琴」,讀李白的這首五言律詩,我反覆吟誦,越讀越有韻味,深深坎入我心啊!寥寥數字,卻把兩者間的交流,心情的感受,賞樂的覺受剖露無遺,於一氣不斷中給人以行雲流水之思。
  今天在壇城前禪思片刻,完全隨心而坐,也不特別專注於物。這樣的閒坐,讓自己很容易注意到心念的游蕩。自覺思緒如白居易的「大珠小珠落玉盤」,忽高忽低,忽清忽濁,繁密多變。一個念頭的升起到泯滅,就是成、住、壞、空的示現,只在電光火石間,迅雷不及掩耳。
  師佛曾經在「游蕩的心念」中寫道:如果我們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心念,你會發覺自己的心念,根本是「不住」的,也就是心念到處游蕩。不要以為心念只是白天游蕩,其實夜夢也在游蕩,我們稱這游蕩是「幻想」、「妄想」、「夢想」等等。一般人心念游蕩,只要不是邪思惡念,並不一定是壞事。發明家、文學家、藝術家也需要游蕩的心念。
  然而,很多人的心念游蕩,並不一定有實質的意義,如同空想幻妄,不著邊際,在禪修者來說,這是一種漏失,也是很大的過失,必須加以限制。
  我告訴大家,一個行者不應該忽略心念到處去游蕩,一回兒上天,一回兒下地,一回兒美國,一回兒中國,心念跑來跑去,白天也累,夜晚也累,行者必須立刻省察。
  在念頭紛飛的狀態下,要保持一顆清明的心,其實不容易。我們時常勸別人家,做事要「用心」,其實這用心,就是學問。
  我們的一舉一動,莫不需要用心,是心行之事。意識上要舉起雙手,要抬起雙腳,僅僅是意識上的欲望,如果沒有配合「心」,根本不成動作,我還是一樣的端坐著。
  意識和心,究竟是分是合?我不禁如此想到。意識上的妄想、夢想、幻想、胡思亂想,如果只是念頭的生起幻現,那「心」是什麼?很容易被欲望牽著鼻子走,儘管意識上「知道」這根塵識都是不實的。要在心念上下功夫,真的不簡單。種種的想念、種種的因素,要讓自己離開,讓自己站起來。是去壓制,還是順從?不是去壓制,也不是順從,不取不捨的中觀精神,才是對治之法。
  六祖說:「無憶無著,不起誑妄。用自真如性以智慧觀照,於一切法不取不捨,即是見性成佛道。」
  李白,從音樂中契入忘我的境界,超越時間和空間,所以才會「不覺碧山暮,秋雲暗幾重。」音樂、語言、文字,都是傳達信息的工具,是把心念現實化,合於實際的工具。能夠藉著這些工具,去窺探作者的心,才能夠達到太白的「客心洗流水,餘響入霜鐘」,知己知音的惺惺相惜。
  沒有深入的體會,是無法寫出這樣的詩句的。應該要有李白的廣闊胸襟,知難行難,明知修行之路崎嶇,也要從毒蛇口中取珠,最後明心見性,自主生死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