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望氣求地至雙冬

By on 12/29/2017


‧蓮生活佛盧勝彥‧

  敝人知天上星斗,其分配有一定的規矩,分照四方東西南北,而五行金木水火土亦分列在其間,這天上的星辰若下降,則在地上成形,甚至變化無窮,按理說,這斗是以天罡和河魁為規矩,也就是依此為紀綱,也是一種陰陽至理,所以說陰陽一定要以斗為標準,以星斗為依據,九星下降,自然有山名,也就成了一種星象和山形的定位,有定位才有陰陽之說。關於銅函經中所言,八卦翻顛倒亂於掌上運行,偶而會產生倒裝生旺反用休囚,把天星認為雜亂無章,無有定位,而後學者更不知所以然了。
  《地靈祕笈》一書記載,看山認龍,要以天星為主,而今日之時師,又有幾人能看出天上的星斗,和其下降的地形呢!過去聖人仰觀天象,而明地理,也知道其中的妙用,所以古人能依照這種簡易的方法,用來占卜天時,用來推測地理,再看五行九宮沖殺部分,把火星翻起,自然吉凶禍福可以很準確的說中,這也就是九天玄女所說的:「天列星宿,地分州域,收天禽,步地獸,此乃自然之大益。」
  在寶島,我經常夜觀星宿,看那天時的氣勢,由這天象氣勢,去尋找地靈的大局,有一夜,我曾看見一顆流星,發著亮光,由西北向東南墜落,那亮光不是白色,而是粉紅色,於是我隔了幾天,和幾位好朋友一邊用玄空法觀察,一邊乘車去找尋那粉紅色的地氣,跟隨者有銀行金庫的張先生,大鐵工廠的老板與林聰仁先生。
  我由西北向東南出發,一路上風景幽美,車過草屯,轉向山區前行,我發覺此地的山突而隆起,有長有短,重重疊疊,偶而若一屏風,斜度達八十度,千年懸壁,飛鳥絕跡,山河氣勢極為不凡,我們沒有經過烏溪,也沒有經過柑子林和國姓,我經一叫草埔之處,轉向北上一草山,此草山之氣勢不凡也,林聰仁看見南投境中有名的九十九尖峰,那山峰如同駱駝的背峰,獨立而集中,那種山形和氣魄似乎不輸給桂林的山水了,山在遙遙,而我們指指點點,空中的白雲片片,夕陽西下的景緻引得歸鳥的啼叫處處,遠處,有農人的安祥圖,有稻穗,迎風而搖曳,農舍炊煙若一條龍,騰著騰著向空中消杳。
  車子左轉右轉,出現一大片墓地,此墓地的最高處,可以望見一長條土星龍由右至左,山勢甚長,又肥又厚,山上的草木甚豐,至左水邊而入水,水的左邊是九十九尖峰,山勢之奇,在寶島罕見,那是火星龍下降,前面正方也是一座主峰,距離較遠,呈黑鬱色,九十九尖峰呈枯焦色,山上草木較稀疏,氣勢雄偉,奇峰突出,和那長形土星龍完全不一樣。我們下車走路,我說:「這個山頭雖好,但已座無虛席矣!那密密麻麻的墳墓看了令人害怕,我們不如找人家餘漏之處吧!」我走到山腳,見山腳有一穴,葬得好,再往水邊行,果見一叢竹子,竹子前的水清澈,若弓拉滿,此乃吉地,見一方尊星,玉屏穿心脈,跌一玉池,此穴直接由地中接脈,難怪竹子長得如此美妙了。
  我說:「尊星在此了。」
  「哇!好美好的弓形水,天生奇穴。」林聰仁說:「此地一葬,三個月必大發。」
  我將羅經一擺,不出我所料,子午卯酉太陽火,方向一絲一毫不差,面對黑鬱大山,龍虎旗鼓相當,三水會合,可能不止三水,我用手挖土,土呈紅灰之色,那是地靈儲藏的寶庫了,此地一葬,千塚馬上失色,一墳大發,百門皆甘拜下風,我說此穴是「水龍拜蓮台」,為我盧勝彥所發現。
  我覺得不得竅的人永不明白,穿心之龍,百不得一,很少很少,穿心龍是極貴之龍也,因為極貴,所以千變萬化,看似平庸,無啥稀奇,其實是天下大貴之局呢!我在那地點做了一個記號,千塚萬塚有人點,卻無人識得這穿心龍所結之「水龍拜蓮台」。
  有人問:「此地有何奇?」
  「天地之間有巧穴,千言萬語重龍砂,此地之奇在水是天然,在地氣穿心,在立向太陽火,在五星聚奎,此乃我夜觀天象,所注意到的天罡下界啊!」我說。
  在雙冬的山上點了一地,心中甚為爽快,人間有此佳城,無人識得,土地公公老爺也要感嘆不如了,因我點之地的下方,就是土地公公廟也。
  特書一偈紀念:
  「雙冬龍虎相堂堂,
  水勢迢迢日夜長;
  穿心太陽氣連過,
  我為此局論真章。」
(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23冊《神祕的地靈》)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