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有大愛人生就可以輕鬆自在 有智慧才會是「無事道人」

By on 05/05/2017

<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2017年4月27日接受香港資深傳媒人顏聯武先生專訪>
  (編按:2017年4月27日,在蓮花少東上師的引見之下,聖尊蓮生活佛接受香港資深傳媒人顏聯武先生專訪。以下專訪,師尊簡稱「師」,訪問者顏聯武先生簡稱「顏」。)

圖左起貴賓顏聯武先生、蓮生法王、蓮花少東上師及香港普明同修會副理事長李偉全先生合影。 p1159-11-01  顏:2012年有宗教團體迎請舍利子到香港活動,而令得天氣轉好,當送返舍利子時,天氣就仍然轉壞,請問這是什麼樣的情況?是天垂異象嗎?
  師:舍利子有特殊磁場。所以會有到的時候有好天氣,離開就天氣回復原本不好的天氣。我個人是比較自然不管是很熱、很冷,下雨颳風,從來沒有擔心過。因為就算在大風之中,我們一樣可以把法會做好。在下大雨的時候,一樣可以把法會做好。很熱的天氣,一樣會把法會做好。所以我們是自然的。
  顏:所以師尊輕鬆。請問師尊每天通常早上什麼時候起床?
  師:我早上大部分都是七點起床。
  顏:第一件事是做什麼的?
  師:第一件事當然是刷牙、洗臉,正常這些事情先做好,然後再做別的事情。有時候要理髮,理髮的時候,我會看電視。都是看新聞。
  顏:其他的電視劇,您不會看的,是吧?
  師:很少。
  顏:您看新聞的時候,好像今天我看世界是很亂,還有就是那個新聞的內容就是真的很多。有時候,太多不開心的新聞的時候,戰爭啊!災害啊!人為的。師尊您看這些新聞的時候,內心的感覺怎麼樣?
  師:我在看這些新聞的時候,我一直在唸佛。那些災害啊!或者有一些兇殺案啊!車禍啦。我看新聞的目的:主要是幫他們唸佛、唸咒,希望他們受輕傷的會好起來,重傷的也會變成輕傷。死亡的,就希望讓他往生。我一心就是想要幫忙,這些在電視上受苦受難的,發生車禍的、災難的,這些人也應該是有緣的眾生,我看到了,所以我一定要持咒,幫助他們。

圖為無上法王蓮生活佛盧勝彥接受專訪。 p1159-11-02  顏:師尊,您是宗教人士嘛!如果像我們普通的老百姓,可能沒有信仰,或者是可能思想不那麼成熟。看到這些新聞的時候,我們的心情會受到影響,那我們怎樣去處理這些事情?
  師:按照佛法來講起來,其實像這種事情,如果在一個成就者來講,祂會把它看成根本就沒有這種事。那是一個很高的境界。有時候,好像我在菜市場裡面,找到了一張椅子。四周的聲音非常的吵雜,但是我能夠坐在那張椅子上,一下子我就會安靜下來,所有的聲音都變成沒有。
  我有給今年一個字,這個字就是「亂」。
  顏:其實我們的世界,每一天都「亂」啊!
  師:世間上很多事情都是「亂」。但今年的亂,是屬於國家的「亂」,因為我本身嗅到這個「戰火的味道」。那是在2016年的時候,農曆八月十五。我們用占測的方法,佛菩薩指示的方法,知道了2017年,整個國家的現象。所以那時候,我就預言,今年的戰火,嗅到了「戰火的味道」。但是我們儘量的再給它做化解,希望能夠沒有事情。所以今年也有電視台訪問我:那您對今年會發生什麼事?我說:我嗅到「戰火的味道」。但是,我自己本人希望能夠用自己的力量,把這個戰爭給它化解掉。
  顏:我們怎樣去解除呢?比如說,我是老百姓呢?
  師:其實那也是,就是佛陀所講的,一個「業」字。事業的「業」,那個「業」字。因為佛陀曾經講,有人問祂:人來這個世間做什麼?佛陀回答,就是「酬業」。應酬的「酬」。事業的「業」。人是來這個世間,因為你有「業」,要把這個「業」還了,所以你才來到這個娑婆世界,叫做「酬業」。
  顏:來,就是為了「酬業」。那會開心嗎?
  師:人生是苦。因為佛講:「苦、空、無常、無我」,這個是佛陀主要的精神所在。第一個就是「苦」,因為你這個「苦」要把它解除掉,就是我講的四聖諦:「苦、集、滅、道」。第一個,因為你知道「苦」,所以煩惱「苦」。你要解脫,唯一的方法,你就是要把自己變成解脫的成就者,你才能夠解脫這個「苦」,要把「苦」滅掉。
  顏:有多少人可以做得到呢?
  師:很少。但是成就者祂能夠做得到,因為這個「苦」是因為有「我」,才會「苦」。你有這個「我」,才會產生「苦」。你如果沒有這個「我」,「苦」就不在了。例如生病一樣:你有這個身體,才會生病。你這個身體沒有了,就沒有病。
  顏:明白。
  師:所以在心理上,你必須要有「無我」的思想。
  顏:不過,人做得到嗎?
  師:很少,很少。但是成就者做得到。所以問題裡面提到這個死苦。死非常正常的,因為佛講的,有生必有死。那麼有健康,必有衰敗。這個事業上有成就,有一天也會沒有。
  顏:對。
  師:這就是「無常」啊!

圖為蓮生法王慈悲摩頂加持顏聯武先生。 p1159-11-03  顏:有句老話就是,人有點奇怪,就是「我們要輸打贏要」,聽過沒有?輸的時候,我們就不服氣。贏的時候,就什麼都要。
  師:好像一個病人一樣,他那時候是輸了。
  顏:其實,我們都是病人啊!
  師:沒錯。
  顏:清醒的人有多少呢?比如說,我記得有一次,我在您的書本裡面,看見有好像一個對話,就是好像您自己跟自己對話,就是鏡中的自己,鏡外的自己是真實的自己,還是鏡裡面的那個是真正的您呢?我在看這個對話的時候,我覺得蠻有趣的。請問哪個才是真的自己呢?
  師:其實沒有自己。
  顏:我在想,就是如果我回答這個問題,哪個是真實的存在?我就感覺,就是鏡裡面是真實存在,還是鏡外的是真實存在?
  我在想,如果沒有鏡外,鏡子外面的我的話,鏡子裡面就根本就是空。所以我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鏡子外面就是真實的存在。可是我好像感覺您在文字裡面去表達的就是,其實兩個都不存在的。
  師:兩個都不存在。
  顏:請您解釋一下嘛!
  師:因為兩個都不存在的話,那是最好的。因為也沒有苦,苦都沒有了,也沒有煩惱。因為你根本就不存在。以我來講,那麼我思,我在想……。
  顏:我思故我在吧?
  師:我思故我在。那我的意念,我想的人,也就是說,我就是我想的人。我想的人,我在思想,所以這個我,才能夠存在。如果你這個人沒有思想,你本身就不存在了。然後,我講這個我,為什麼不存在呢?因為大家認為我,現在的我就是我。其實你有經歷過你的baby的時候,然後再來是幼年的時候,然後再來,是少年的時候,再來是,青年的時候,再來是壯年的時候,再來是老年的時候。然後再來是,病人快死的時候。請問哪一個是你?
  顏:每個都是我。
  師:每個都是你?
  顏:對。
  師:其實統統都不一樣。每一個你都不一樣,沒有一個一樣的,怎麼可以講每一個都是你?
  顏:每一個都是我,都是由根本的我變出來的嘛!每一個我都是一個過程嘛!
  師:那就是無常。對不對?
  顏:對。
  師:但這一段過程中,只是留給你,也不能夠留給別人。你自己也會不存在。因為以後就沒有了。每天都在變化。因為每一天都有細胞的生,每一天都有細胞的死。
  顏:您說得對,每天都在變化。好像我們存在,就是面對每天的變化,在處理,在面對,很累吧?還有就是,「我思故我在」。我們因為有思想嘛。有時候,我們的問題煩惱就是:來自我們想得太多,怎麼辦呢?
  師:你可以不想嗎?
  顏:情難自控吧!
  師:我可以不想。
  顏:您可以,您是師尊,我不是嘛!(眾笑)
  師:因為你只要定下來,把念頭止住了,其實你在哪裡?比如講,你晚上睡覺,你在作夢,那個時候你在哪裡?
  顏:床上。
  師:那你那個時候,不覺得自己在床上。你在夢中的時候,你在作夢,那怎麼在床上呢?
  顏:我在床上作夢嘛!
  師:事實上,你沒有感覺到你在床上,是不是?如果感覺自己在床上……。那是醒著啦!
  顏:那就不是作夢?
  師:對啊!
  顏:對,那我應該在夢中。
  師:夢中,那時候你在哪裡?
  顏:不知道。很隨意的。
  師:你如果能夠「禪定」的話,你自己就沒有了。這種現象,你在「禪定」的時候,自己就沒有了。那個時候,也沒有苦,也沒有樂,也沒有煩惱,也沒有病。佛陀本身所講的,其實祂就是在講這個,「苦、空、無常、無我」,這四個是佛陀的思想。
  顏:聽您說這番話的時候,我就在想,其實我們都怕我們什麼都沒有。
  師:我本人不怕。怕的人,就是有「我」才會怕。如果你用「無我」的思想的話,那你怕什麼?你又受什麼傷害呢?你身上又有什麼病呢?你又有什麼事情值得你煩惱呢?煩惱,就是因為有我,才會煩惱。沒有我,什麼煩惱也沒有。
  顏:明白。
  師:像這個世界上的大戰來講,很多人很煩惱。甚至於在美國,有人挖了這個地下的這個,避這個核子彈的設施在地底下,很深的地方。能夠生存半年,或者十年,或者幾年之內,他都可以在這地底下生存,為了怕的是核子彈。就為了他自己的生命,而造出來的。他事先有「危機的意識」,還做了這種事情。
  顏:這種做法應該嗎?合理嗎?
  師:我認為,這是多此一舉。
  顏:為什麼呢?
  師:在我來講,這整個地球上,我看整個地球上,是根本沒有人類的。
  顏:此話怎說呢?
  師:你看,月球上有人嗎?
  顏:我不知道。
  師:月球上,我們知道,月球上沒有人。有人能夠去到月球,能夠得到什麼嗎?這是一個問號,沒有錯。如果月球上根本沒有人,還有什麼煩惱呢?還有什麼善惡呢?善惡也沒有了。
  顏:所以煩惱都是來自我們人吧?
  師:對。
  顏:所以沒有人,就沒有煩惱。
  師:對。所以你看月球上根本就沒有人。我是經常去月球。
  顏:什麼?您常上去?
  師:我就是月球。
  顏:您就是月球?所以最近寫了一本書,就是《天上的鑰匙》,是嗎?
  師:對。(笑)我告訴你,我本身的思想,就是我把自己當成我一個人在月球上。我的思想是這樣。
  顏:不孤單,不寂寞嗎?
  師:不會。我想自己在月球上,月球上沒有風景啊!
  顏:可是沒有人跟您分享吧?
  師:我自己已經夠了。我很快樂。(眾笑)在我的思想裡面,沒有盧勝彥。在我的思想裡面,沒有真佛宗。在我的思想裡面,我根本沒有傳法。在我的思想裡面,我也沒有說過法。所以我一直用這種狀態在生活。所以我沒有苦,也沒有樂,一直在空寂之中。我等於是我一個人活在地球上。
  顏:可是您快樂?
  師:我為什麼快樂呢?因為我看到,人間的這一場戲,我就覺得很快樂。

  顏:您說得對。請問師尊,有些聽我做節目的朋友,曾經問一個問題,就是人生為何處處是煩惱?
  師:其實在那個解答裡面。因為佛陀講,你是來這個世間「酬業」的。這個「酬」字,本身就是煩惱。「業」,本身就是根源。你會活在人間,就是這個業。你會煩惱,就是在這個「酬」。這個應該就是答案。
  顏:師尊,這個問題,我從來沒有在節目裡面回答過他們,就是等您去回答。(眾笑)因為我不會回答這個問題嘛!然後另外一個問題,師尊您如果每天都會寫文章嗎?過去五十年您每天都寫文章?這麼多東西可以寫嗎?
  師:好多東西啊!今天早上就寫,剛剛所講的,那個「鬼婆」的事啊!
  顏:有時候,我感覺,如果要每天寫東西的話,我就會寫「是是非非」的東西。

圖為蓮生法王簽書賜福。 p1159-12-01  師:其實我告訴你,我寫那麼多的書,等於「沒有寫書」。因為這真正的書,是「沒有文字」的,那個叫《無字天書》。
  顏:這個要很高的智慧才明白的,老師。
  師:沒錯。其實也沒有境界高,只是因為悟了,已經悟道了。
  顏:其實您剛才說的悟道,那個悟字……。
  師:你講說,我寫了五十年的書。其實我最後會講,我根本「沒有寫書」!
  顏:沒有寫嘛,我聽見了。
  師:對。你了解到我的心境。我根本「沒有寫書」。所以釋迦牟尼佛講過一句話:「我在這娑婆世界沒有說法,沒有說過一個字」!
  顏:剛才您說,這麼多年來,如果師尊自己感覺沒有寫書,沒有傳道這樣子……。
  師:這樣子才是快樂。

圖為師尊加持大燈文化創作館壇城。 p1159-12-02  顏:如果您這樣說的話,我想問的問題就是,那我們在看什麼,我們在聽什麼呢?如果您沒有講,您沒有寫,那請問我們在看什麼,在聽什麼呢?
  師:我告訴你,我沒有寫書,也沒有說法。但是,你聽到的,看到的,就是要:引導你去知道。「我為什麼沒有寫書」、「沒有說法」。我最終的目的,就是要告訴你:「我已經寫了書,但為什麼講沒有寫書?」你明明有一個人叫「盧勝彥」,你為什麼講沒有「盧勝彥」呢?明明有一個宗派叫「真佛宗」……。「真佛宗」,「True Buddha School」。為什麼你講沒有「真佛宗」?這個文字上的遊戲,是要你明白:沒有「盧勝彥」,沒有「真佛宗」,沒有說法,沒有寫書。

圖為師尊接受媒體聯訪。 p1159-12-03

  顏:我還是回去思考一下。(眾笑)真的,我很坦白。還有就是,我想知道,師尊您剛才說一個「悟」,領悟的「悟」。我們怎樣知道自己「悟」呢?
  師:佛陀所講的,一個佛性。當你接觸到這個佛性的時候,才叫做「悟」。但如果我開悟的人,佛跟佛是知道的。佛會知道我開悟,我可以知道佛開悟。但如果是別人來講起來,他們所謂的悟在「另一邊」,跟佛的悟是不一樣的。當你悟了以後,你就會認識佛,佛也會認識我。當這個「另一邊」的悟產生的時候,我們看的就知道,這個人沒有開悟。
  顏:明白。師尊,有人問一個問題就是:「人生怎樣才算是圓滿呢?」
  師:其實,我回答是這樣,當你悟了,就知道「沒有人生」。只有「沒有人生」,才是圓滿的。如果有人生,就不圓滿了。
  顏:人生是什麼呢?
  師:人生就是「酬業」。
(未完待續)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