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明月 文/蓮花天屹

By on 06/22/2012

  外國的月亮,真的比自家兒的更圓更大更明更亮。
  準確來說,月亮位於北半球上空,月亮地平高度角較大,我在遙遠的北方,看到了最長、最高、最亮的月亮。
  我欲問蒼穹,為何今夜特別光明?
  我癡癡地望著天,任那月華灑在我的臉上,享受那薄紗似的溫柔。
  究竟瓊樓玉京上有沒有嫦娥和玉兔?
  古人用自己無邊的想像力,去揣測無垠的長空?還是因為專注而入三昧,直入月宮,面見古仙?
  我的提問,沒有人來答。
  皎潔如銀,傾瀉在窗前,散發出點點金光白光,引人入勝。樹葉飄動間,偶爾折射出微微的光芒,敢情它們想以星星之光掩蓋那一輪明月?
  蘇大學士在《水調歌頭》中問道:
  「轉朱閣,低倚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我突然對這才華橫溢的才子起了憐憫之心。
  他的無奈,他的疑問,也恰恰是我的心聲啊!
  那月光,照得我思親想親,恨不得馬上和家人見面。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這樣的理性,是現實最殘酷的一面,也是你我最大的遺憾。
  自古,有誰沒有如此的憾事?
  我想起師佛曾經如此寫過:
  感傷過去是不必要的。
  把握住現在是要懺悔反省。
  為的是策勵將來。
  既然知道現實的殘酷,我們就要去接受它,轉化它,甚至超越它。
  積極的面對人生,認清生命的真相,根本沒有所謂苦惱。
  在月光的照射下,我感覺自己彷彿透明了,身體也變得輕盈,欲仙欲飄,簡直想騰空而去。
  由此,我走了神,想到自己的過去、現在、未來,三者在這一刻合而為一。
  光色流蕩,我周旋在自己一廂情願的思緒和天上嬋娟之間,心滿意足。
  我不是詩人,沒有他們敏感細膩的筆觸。我也不是畫家,沒有豐富澎湃的才情。
  所以,我只是呆呆的賞月。
  一起賞月的,還有兩個即將離去的友人。明年的八月十五,人事豈相同?
  在你揮灑的銀色粉末中
  攙雜了許多的情
  悄悄落在了我的心上
  月華輕覆的晚上
  我想捂住自己的眼睛
  用心去看這美好的一刻
  當人們四散離去
  只剩下我孤身一人
  情調淡去
  徒增惆悵
  回憶只有更濃厚
  月宮來的天音
  或高或低
  吟唱著美麗的憂傷
  唯有和心靈對談
  尋覓生命的解脫
  月亮
  靜靜的虛懸
  似乎在告訴我
  何來生命?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