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文洋堂傳奇錄 文/蓮花文洋

By on 09/22/2012

  小弟是一位糕餅師傅,在台灣的中部地區開設「文洋堂糕餅店」。雖然只是一家小糕餅舖,但是本店的招牌商品「大洋餅」與「老婆餅」可是遠近馳名,不但是地方上的名產,甚至連外國觀光客也會來光顧,小店就是靠這兩樣商品維持良好的名聲。
  因為糕餅店的生意好,所以有不少年輕人跑來找我,希望能學得我的製餅技術。本來我是不想收徒弟的,因為我想把這麼好的製餅技術傳授給兩個兒子,希望他們能繼承衣缽,把「文洋堂糕餅店」的優良傳統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那裡知道兩個兒子放洋到美國讀了個洋博士回來,都跑去大學當教授了,要叫他們回來當糕餅師傅,每天跟麵粉烤爐作伴是不可能的事情。唉!年輕人有年輕人的想法,當老爸的我,也只好尊重他們的選擇,反正兒孫自有兒孫福。
  可是當年教我做糕餅的老師傅有交代,這麼好的製餅技術,你一定要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不可以讓它失傳,我謹記老師傅的教誨。記得當初我剛到師傅的糕餅店當學徒時,師傅也不是一下子就把技術傳授給我,我在糕餅店當學徒一當就是五年,師傅都還不肯把技巧傳授給我。直到第六年的某一天晚上,師傅特地交代我要晚點下班,等其他學徒都下班了,師傅把糕餅店的大門關起來,拿出一本泛黃的筆記簿給我看。
  師傅嘆了口氣,接著跟我說:「我膝下無子,只有一個女兒,但是女兒跟女婿都不願意繼承我的糕餅店,我如果不想個法子把這門技藝傳承下去,我會對不起當初教我做糕餅的老師傅。我觀察你五、六年了,你是所有學徒裡面最認真也最老實的,所以我今天決定把技藝傳授給你。其他學徒學到的只是表面功夫,這本筆記簿裡有詳細記載製餅配方、比例以及烘焙的順序與時間。你一定要詳加閱讀,加上你平日已經熟練的技術,將來自己開店一定會生意興隆的。」我跪下來向師傅磕三個響頭,感謝師傅把獨門技藝傳授給我。
  我靠著師傅傳授給我的心要口訣,不但可以糊口謀生,還賺到了老婆和小孩。我之所以有今日的成就要感謝當初師傅的傾囊相授,讓我從一家小餅舖到現在變成一家擁有員工十幾人的「文洋堂糕餅店」。當然除了一步一腳印的努力,還得加上實實在在的用料,讓每一位吃過我們糕餅的客人,一定會成為我們的老主顧。我不僅遵守師傅傳授的古法精製,也積極研發新口味的糕餅以順應時代的變化。可是現在我老了,兩個兒子又不願繼承衣缽,我只得開始收徒弟,準備把這項傳統技藝傳承下去。
  我發現現在的年輕人,非常沒耐性,常常半途而廢。不然就是只學到了皮毛,就自認為自己聰明過人,其他的心要口訣就算是不用我這個師傅教,他自己也悟得出來。結果是來了一批學徒,又走了一批學徒,都只是學得一招半式就出去自立門戶了。看在我這個做糕餅快四十年的老師傅眼裡,只能搖頭嘆息,這種半調子的技術怎麼有辦法用來養家活口呢?
  現在在坊間冒出一大堆山寨版的「文洋堂」,有「正宗文洋堂」、「文洋堂老店」、「文羊堂」、「文楊堂」……。這些都是曾經來當過我的學徒開的店,他們沒有學到我的製餅技術,店名倒是學得很像。可是他們未曾深思,客人為什麼要來光顧你的店,客人會關照你的商品,是因為你的商品品質優良,不是看你的裝璜氣派或是店員漂亮,而是你做的糕餅好不好吃。這些徒弟簡直是捨本逐末,用這種態度經營糕餅店,業績不佳是必然的結果!
  直到最近事情有了些許的變化,我走在街上有人對我指指點點,到原料公司採購原料時,本來對我很客氣的女職員居然給我臭臉看。我很納悶,我常年關照你們公司的產品,所有的原料都跟你們購買,為什麼現在變得好像是仇人一樣呢?
  終於有一天我明白是為什麼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有一天我到鄰居「吳齒科」做例行的牙齒檢查,吳醫師說:「文洋兄,你最近很紅嘛!」我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我說:「像我這種老伯伯,怎麼會紅呢?」由於我是最後一個客人,吳醫師請護士小姐先下班,留我下來聊一聊。
  關上診所大門,吳醫師說:「文洋兄,你最近沒有上網去看看嗎?」
  我笑答:「吳醫師你愛說笑,我只有初中畢業,只會打電話,打電腦是一竅不通啦!」
  吳醫師說:「這也難怪你不知道,最近有幾個人,在自己的網誌寫文章罵你耶!不信你來電腦這裡,我秀給你看。」
  吳醫師說:「文洋兄,你看這篇文章的標題『正宮娘娘大戰四大房』,還附上你跟你老婆的合照,你看另外這張是你跟你四個店員的合照。」
  我張大嘴,差點說不出話來:「吳醫師,我們都是老鄰居了,這四個店員都是有老公有小孩的熟女,怎麼會變成我的四房妻妾呢?還有這兩張照片是上次記者來採訪時照的,怎麼會變成是我與妻妾的合照呢?」
  吳醫師:「你來看,這篇文章更嚇人,標題是『色老頭私會幼齒妹』,還附上我們護士妹妹跟你談話的照片,文章內容就不用細看了。」
  我看了差點腦中風:「吳兄啊!這是之前我來做假牙時被偷拍的吧!」
  吳醫師:「對啊!你來了七八次才把假牙做好,你跟我們護士妹妹掛號的照片,就變成他們口中的『色老頭私會幼齒妹』。看牙齒變成私會幼齒妹,真的很會扯!害得我們護士妹妹跟他男朋友大吵一架,這些人真缺德。」
  吳醫師:「還不只這樣,你看這篇標題為『色老頭的私生子與他的情婦』的文章,還附上情婦與私生子的照片耶!」
  我看了差點昏倒在地:「吳兄,這不是我們鄰居張醫師的夫人和他剛出生的小兒子嗎?」
  吳醫師:「對啊!當時『張眼科』的醫師娘添丁,我們還一齊去送了賀禮,我們也跟張醫師的小兒子合拍了幾張照片,結果現在這幾張照片,就變成他們筆下的私生子與情婦。這些人真是缺德缺到家,連張夫人的名節也可以拿來亂寫一通,真是缺德啊!」
  吳醫師:「你看還有這幾篇……。」
  離開「吳齒科」我一路走回家,一邊想著吳醫師剛剛說過的話。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最近老伴常常無理取鬧,動不動就找我吵架;還有小舅子也莫名其妙的打電話來把我臭罵一頓;還有女店員跟我嚷著說她要辭職不幹了;還有路人的指指點點,原料公司女職員的臭臉相向。一切的一切我全明白了,原來全是自己的徒弟寫文章罵起我這個當師傅的啊!
  這些徒弟不願意腳踏實地把做糕餅的技術學好,自己生意清淡就寫文章來罵我這個師傅。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人言可畏後生更可畏!在他們的筆下我成了「色老頭」,不但跟店員有染,連鄰居的護士妹妹、張夫人都成了他們羞辱的對象。更可惡的是,隨便把我說過的話曲解。例如我說:「可以帶著自己的老婆來學做老婆餅。」結果在這些不肖之徒的筆下變成「帶著你的老婆來給師傅『享用』,師傅才要教你們做老婆餅。」你們評評理,天底下有這種道理嗎?
  找了一天公休日,我帶著清香素果來到老師傅的墳前。我跪在師傅的墳前向師傅懺悔,徒兒不肖濫收徒弟,不但自己名譽受損也連累師傅的好名聲,人家會說你把技藝傳給一個品性不端的弟子。我淚如雨下,無語問蒼天啊!
〈※本文為筆者感嘆師道之式微,特地寫了一篇「寓言故事」,希望人人皆能尊師重道,個個皆能德才兼備。『文洋堂傳奇錄』之內容、人名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