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C
加拿大溫哥華
10/24/2021
溫哥華真佛報
焦點 蓮慈上師作品

《師父教我三十年》 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師父教我三十年》

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文/蓮慈金剛上師

  我覺得,弟子參加真佛宗根本傳承上師親自主壇的法會,需要事先做準備功課,而不是去到那裡等著法流加持,這樣子,我認為並非是一個聖弟子該有的現象。我相信大家在求學期,老師也都教過,要來上這一節課之前,學生都是要預習功課,準備接下來老師要教的這一節課章,老師講解完後回家還要做溫習。學密法比世間法的功課還要多百倍千倍萬倍,更需要下大功夫。因為密法是遠遠超過世間的學問,它是要改造一個人,而不是灌輸死的知識,死記死背預習溫習記入頭腦就可以的。它是要把一個普通人,這一世無明業障充斥隨身的這一個人,從裡到外轉變成一位聖者,甚至一尊佛。如果功夫不深,鐵杵如何磨成針?師佛舉金礦的例子,金礦雖然有金子在裡頭,但是也有很多雜質,如何把充滿污濁的雜質去除,如何提煉出真金?就是我們要做的功夫。我們的願望很大,抱負很大,成佛比提煉金礦更難,所以現在我都是帶領同門配合星期天師尊的護摩,做一點預習演練的功夫。
  修密法絕對是要下苦功的,不是等著人家給你澆水、摩頂、灌頂,滿載而歸,不是這樣簡單。拿了就要修,聽了就要受,學了就要去做,見、聞、思、修這四道功夫絕對不能省。助教最近受到疫情影響,身心常常不舒服,胡思亂想干擾妄念很多,她說來到道場參加摩利支天法同修,她忽然妄念消除,清醒起來,這個就是修密法的效應。你認真的去修,每一個細節,每一個咒,每一個觀想,定下心來真的去受用它,去轉這個法輪,自己就可以甩開身上的無明黑業,這是我的保證。不是我有能力,而是我對師尊的信仰,我對密法的受用,過去所得到的加持跟感應,讓我的道心越來越堅固。一位真正十足十的信徒,所下的功夫絕對不會白費,所花的時間絕對沒有浪費,這樣的人生絕對超值。
  師佛說:「一條路直直的走下去,就沒錯了。」這是我皈依後跟師尊第一場同修所聽到的話。一條路直直走,我才可以走到今天,我越來越有把握地告訴大家,我此生無憾,終身不悔,真的是千幸萬幸!當然這中間要經過種種的障礙,種種的干擾和困難。我也是,你們也是,每一位都是。我年輕的時候都是把這些障礙當作跨欄的賽跑,跑一跑遇到一個欄在那裡,就大步跳起來跨過去,等一下又有一個障礙欄,再吸一口氣又給它大步跨過去,我這一生就是這樣跨欄跨過來的。每一位真佛行者都必須要做這些超越跨欄的競賽,絕對不能退縮,不能鬆手,不能腿軟。甚至到今天,我面對障礙時,我的覺受居然是竊竊偷喜,表面上煩惱,但是我心裡偷偷的高興,因為這個障礙又該讓我再往前一步了。如果沒有障礙,表示我是在原地過我小人物的幸福生活,有障礙來,我覺得so wonderful!so good!so perfect!挑戰來了,就是進步的前序,再跳過去,越跳越勇。
  我修摩利支天菩薩法,十年前修跟十年後修,我忽然覺得我向祂走前了一大步,好像對祂更加了解,認識了多一點。我覺得跟祂相融在一起,二個變一個,跟菩薩融合真的是超級棒的感覺。我對摩利支天菩薩的印象很特別,我覺得菩薩的天女形象比較容易觀想,而三面八臂複雜的觀想,更有挑戰性。因為它需要督促自己做更微細觀,所以有時候是一種好的挑戰。摩利支天菩薩八隻手都有法器,我最喜歡的法器就是祂的針跟線。不是我喜歡做女紅,而是因為我曾經被人家用針線縫過我的眼睛。多年前,在我剛剛皈依修法的初期,那時候很奇怪,就是我修哪一尊,我的元神就會當那一尊跳出去行俠仗義。我會忽然覺得虛空之中有敵方來臨,我的元神就跑出去,很像電影裡演的,我認為自己是正義的一方,很愛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我只是一個剛剛學密法的小孩子,就很愛出去見義勇為,真的像古代赤手空拳打天下除暴安良的那種。結果對方人多打我一個,當然打不過,打不過我就倒在地上裝死,我聽到祂們說:「把她眼睛縫起來。」一隻眼睛真的被縫住了,過了大約半個鐘頭,我的眼睛才又慢慢打開,幸虧那個縫的力量只維持一陣子,要不然我就變成獨眼龍了。所以我看到摩利支天菩薩的這二個法器,我就心中暗喜,我想我今天也有針跟線,我也可以縫壞人的眼睛,我不只可以縫壞人的眼睛,還可以縫他的嘴巴。
  老實告訴大家,「做法」就是這樣做的。但不可以寫把某某某縫起來,絕對不能對號入座,對號入座就是有意為惡,有這個意念要去害人,這樣的事我是不做的。我只是祈請摩利支天菩薩,你認為誰該縫誰不該縫,你自己去做,因為我本身沒有敵人,我不知道要做什麼,只是因為這個法可以除魔、除鬼、除小人,所以請摩利支天菩薩去做這個法,有小人自然就會除掉;有怨敵,佛菩薩自然化解,我覺得這就是「做法」的一個大差別。
  沒有怨恨什麼人,沒有一定要除掉什麼人,我做這個法,是幫眾生擋災,迴向小人遠離、怨敵退散,這些都是菩薩去做,不是我做的。菩薩境界高,祂自己會決定祂要怎麼做,菩薩有變化身,祂要化成什麼樣去度眾生,是要息、增、懷、誅,隨祂決策的。我不能命令菩薩,雖然祈請祂去除小人冤親障礙,但是祂不一定會聽你的,祂有祂的智慧和眼力,跟我們看的是不一樣的。我們不能說要滅哪一個,叫菩薩去,戰威金剛去替我報仇,祂不一定會照你的。如果祂照你的,那祂也不是大菩薩了。所以師尊講,你們同樣修同一個本尊,每一個人相應的都會不一樣。這個就是重點。同樣修一尊,上師相應法相應了,你的蓮花童子跟他修出來的蓮花童子是不一樣的,你的摩利支天跟他修出來的摩利支天也是不一樣的。意思就是說,心性如何,習性如何,業障如何,各有不同,所以修出來的這一尊,你相應的跟他人相應的還是會不一樣的。
  我發現,多修了幾次摩利支天法以後,第一次修還會想縫惡人的口和眼,第二次修已經不怎麼想了,第三次就忘了想,我只想跟祂合一。什麼都不想,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所以每一個時期修的同樣一個主尊,心念不一樣,修出來相應的也不一樣。
  我年輕的時候喜歡除暴安良,打啊、衝啊、殺啊,打敗了裝死的懦夫把戲都出來,也逃過很多劫。很早以前師尊傳不動明王,正合我的口味,因為我看上祂手上有一把劍,然後我就自己秘密練功。練到有一天我居然當不動明王要出去跟人家打架,我告訴大家,法界有眼,佛菩薩都在旁邊看著,這個小流氓出去在幹什麼,我的動靜祂們全都知道。祂們告訴我,妳手上拿的那把劍不過是把彎彎曲曲的小劍,而且妳的靈體已經變成綠色的,快要死了。我這才知道,靈體要死掉了,這就是出生之犢不怕虎的真實寫照。才學了三二下招式,就覺得學得很好,很厲害,開始要去除暴安良,其實根本就是三腳貓功夫,出去就回不來。
  每一個人觀想不動明王的劍,觀想久了無形中真的會有一把劍,只是這把劍是假的,就像我那個時候的劍是扭扭曲曲的一樣,表示力量不夠,變出來的劍是沒什麼用的,所以那個時候修出來的不動明王就是那種樣子。我現在修不動明王,就不會再跳出去了。師尊出元神是因為已經修成了法報應三身,堅固如泰山,我修密法才二天,根本還不堅固。所以,我今天修什麼法我都不會跳出去,要不然我的元神永遠都是弱弱的,哪裡能活得到今天。
  我之能活到今天,完全是師尊、佛菩薩、主尊、護法、諸天、空行神眾在旁守護的恩德。修降伏法,其實是在降伏自己,得到教訓就不敢了,被降伏了。降伏的越厲害,就越好,降伏得越成功,就越清淨,降伏了自己,才能成就。上師、本尊、護法,三根本缺一不可,沒有祂們,我今天也沒話講,不知道講什麼;沒有祂們,我也活不到今天;沒有祂們,就沒有我的一切;沒有祂們,只能在天涯海角的泥巴裡面混。真的很感謝師尊佛菩薩護法空行,讓我這個不良少年可以回頭,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這就是我的修行寫照。
  如果行者今天還在吵吵鬧鬧,勾心鬥角,是非滿天,口沫橫飛,你死我活,你強我弱,你高我低,表示靈命還很小。這些都是自己砸自己的腳,擋人家就是擋自己,仇恨人家就是仇恨自己,斷人家的前途就是斷自己的前途;同理,放他人一馬,就是放自己一馬,讓自己走出來,日子才好過。活到今天的感想是,師尊佛菩薩讓我做好人真的很不錯!從此不用每天擔心受怕,怕輸,怕被打死,怕贏不了,怕被陷害。既使贏了,因為有怨敵,整天活在刀槍血口之下,沒完沒了。現在改邪歸正了,我每天都可以唱山歌,人家在生氣,我可以唱歌。上一秒鐘受到刺激,剛一生氣,下一秒鐘就沒有了,神經變得大條 ,不會執著,也不會絞死自己,天天有難天天過,這是師尊的教化。

相關文章

法王蓮生活佛最新法會信息

tbnews7

華光捐二千磅熱狗慰鄉鄰

tbnews7

真佛報數位版1392期2021年10月21日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