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了彎的菩提道(五) 鄉人皆好之 何如!

By on 05/12/2017

p1159-04-03

文/蓮花少東
  盧師尊時常公開說,真佛宗有今天,是因為幕後還有蓮香上師的蕙質蘭心、一雙巧手!
  有接觸過師母蓮香金剛上師的,都會深深感受到師母的大氣大度、智圓行方。個子纖巧的她,卻蘊涵無比的堅毅柔韌。數十年來對宗派的熱誠、投入、關注、奉獻,都是有目共睹,交口稱譽。承事師尊,更是關懷備至,無償無酬,無時無刻,無微不至。
  比起世上任何一人、五百多萬弟子,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無他,只因祂是她一生本命,所敬所愛、所倚所繫!
  我心中永遠謹記,頭頂的,是根本上師尊。誦唸的,是根本上師傳授真言 。一日四念,是師佛慈顏。我的根本上師,就是我的法源根本,修法根本,加持根本,功德根本,成就根本,悉地根本。唯唯諾諾,未敢稍忘。個人修行,重要法務,我都會向根本上師面稟請示。偶爾,有些法務,師尊也會叫我再去請教師母。早期的日子,仍是師母悉心照顧師尊及兩個孩子,一切起居生活所需。
  並要兼顧指導宗派各地分堂大小法務,更要和顏悅色,安撫同門間的是非紛擾。
  時常看到師母接聽不知那國那地的來電,一邊適時回應解答問題,一邊手疾眼快,或是打掃洗滌,或是準備三餐。真個是爭分奪秒,應接不暇。可曾想過,幕後的支援工程,同門間的調停斡旋,如果換上由師佛獨力承擔,或是他人代之,格局又會如何!曾見過有位落魄的老同門,生意破產,求見師尊。當時師尊給他們問事指點後,轉身上樓。隨後,我看到師母悄悄的塞了一把錢給那位師姐,甚至把自己車子送上,讓他們直接把車開走。之後,師母就買了一部白色豐田 Toyota Camry 自駕。我說得如此細微末節,只是讓大家從中想像,當時師佛的財政狀況,也只是堪可買一部日本車而已。
  事後,我還聽到師尊對師母給錢這位老同門,頗有微言。因為他們是沉迷炒股票而致破產,但卻仍是認為只要有足夠本錢,必可翻本,多麼的典型賭徒心態。師尊對師母說,你現在一次性給他們大把錢,他們還是會拿去炒股票的。最後側聞,師母給他們的錢,還是輸在股票上。有見及此,有明於此,我對師母,是敬之重之,仰之彌高。
  後來,偶爾,也有人背裡說,少東上師是師母派的,我聽後也只是淡然一笑、漠然置之。最近,更有傳言,少東上師每年均以六位數字供養師母,所以才能在宗派內立足,得以倚重。聽後看後,不禁啞然失笑。心想,我何嘗不想,非不為也,實不能也。能夠誠心誠意,傾盡所能,承事供養自己的根本上師,不就本該如是如是,行者本分。誣衊造謠,含沙射影,果真是紫鬼婆等人擅長的鬼蜮伎倆乎!
  我曾經在二、三十間中學大學作中、英文講座。也曾多次到過美國、加拿大監獄,馬來西亞、及香港政府石鼓洲戒毒中心做心靈輔導。現在香港D100 電台,每星期主講一小時「寬講心靈」佛法清談廣播節目,今年已是第五年度。數據顯示已有超過一百多個國家下載收聽。現在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課程,兼任講師,講授佛學課程,今年九月是第四年度。這些,都是我以大供養換取回來的?
  說我是師母派,不如讓我悄悄告訴你,我還曾經是紫派呢!初皈依時,紫鬼婆家人還在溫哥華,所以她也時常過來溫哥華,便有很多機緣聽她開示。她的說法,能言善辯,巧舌如簧。靈感故事,一齣接著一齣。左一句菩薩跟我說,右一句我跟菩薩說,聽者能不心悅誠服,如痴如醉、征服於這位能上達天心的神人(神婆)?
  那時我任職地產經紀,紫鬼婆有一幅吉地在溫哥華列治文市,委托我掛牌出售。待我把該地段售出後,紫鬼婆便訴說籌建雷藏寺的艱難、與不易。最終,我把應得的五千多元(加幣)佣金,全數供養贊助紫鬼婆籌建寺廟之用。唉,真沒想到,除了給師佛的供養外,〈第一次〉最大供養的款項,竟是給了紫鬼婆,想想也覺得有點冤!
  起初聽到有人誹謗師母時,曾令我大惑不解,為何如斯如此?後來讀到一段孔子與弟子的對話,倏忽恍然大悟。
  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子路十三‧二十四)
  譯文:子貢問道:「一個鄉的人都稱贊他,這個人怎麼樣?」孔子說:「還不行。」子貢又說:「一個鄉的人都討厭他,這個人怎麼樣?」孔子說:「這還不行,最好是一個鄉的好人都稱讚他,一個鄉的壞人都討厭他。」
  師母是師佛的侍者眷屬,護法,更護航。因此遇有別有用心、混水摸魚之「徒」,師母定必力挺護持,不惡而嚴。所以,心懷「鬼」胎,不軌之「徒」,碰到師母這尊剛正不阿的護法空行母,能不心懷怨懟,造謠惑眾!
  有云:
  菩薩低眉,慈悲眾生。
  金剛怒目,降伏四魔。
  不以霹靂手段,怎顯菩薩心腸!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未完待續)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