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抉擇 文/蓮花天屹

By on 08/10/2012

  讀了一篇以「不要忘記反問一句」為題的文章。文中引用了俄羅斯大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話:最主要的問題──一個我自覺不自覺並為之痛苦了整整一生的問題,就是上帝存在與否!
  文章概要:陀思妥耶夫斯基原本把道德當作人類的拯救之道,是典型的道德主義者。他所關心的是,什麼是社會的道德基礎?道德的內容應如何闡明?界限該如何確定?在《罪與罰》(Crime and Punishment)中,他作出如此的假設:如果世界上有一個毫無價值、愚蠢、惡毒的人,而我本身有千萬個除掉他的好理由,那我是否就可以越過《不可殺人》這一基本道德規範?
  接著,作者在卡拉馬佐夫兄弟(The Brothers of Karamazov)中,把道德原則和基督信仰交織在一起:如果沒有上帝,道德能否行得通?
  上帝的存在,成了一個問號。在書中,我們可以看到類似的問答:有沒有永恆與上帝的存在?~沒有,一點點都沒有。
  如果沒有上帝,人類豈不是落入一種絕對虛無的狀況?人類在世的生活豈不是一場玩笑?是誰如此嘲弄人類呢?~大概是魔鬼吧。
  假設沒有上帝,是否一切事情都可以做?~沒有上帝,什麼事情都是許可的。
  因為聽信了這樣話語,斯也爾家科夫把可惡的父親殺了,因為沒有永恆的上帝,就無所謂道德,也就根本不需要道德。陀思妥耶夫斯基向無神論者挑戰,一直追問:如果有上帝呢?如果有上帝呢?
  這樣的思想撞擊和矛盾,貫徹作者的寫作和人生。透過文字,作者把自己的一點點思想,帶給了我們。
  ●
  讀了這篇文章,我認真的想了想。我是這樣想,如果這個世界沒有宗教,沒有佛教,沒有道教,沒有回教,沒有基督教,沒有任何信仰,這會是個怎麼樣的景像?縱橫歷史的長河,人類總是在找尋著自己的精神寄托。原始的異教信仰,膜拜大自然,萬物皆有靈(石頭、樹、水等)。
  希臘和羅馬的眾神。印度教的四面佛、濕婆、毗濕奴、梵天等諸天。佛教有佛、菩薩、金剛、護法、諸天。道家也是百花齊放,有五老、三清等。回教有真主阿拉。基督教有天父、天子、聖靈。天主教有三聖一體、聖母、教皇。甚至有人提倡孔孟學說,春秋諸子百家,各家爭鳴。那麼眾多的宗教和信仰,為何而存在?
  拿掉宗教的神通色彩,剩下的,多被歸類為哲學思想,也有人崇拜哲學呢!沒有了宗教,各個民族的文化如何站得住腳,是時候散架了吧?各種的學說,各種思想,各種闡釋,似乎只為了找尋宇宙間的真理,似乎只為了探索人性的真相。
  你不覺得嗎?人類嘗試著解讀宇宙的密碼,想給於破解、剖密、闡釋、理解、運用。越是高等的生物,越能意識到自己的渺小。
  人,自認為是宇宙的主宰,卻清楚的認知自己的不足,他無法理解大自然的一切,有太多的不知數,所以他尋求各方的解釋論著。聰明的人,智慧自然高人一等,靈智也清楚些,從很多的角度觀察,漸漸地摸出些頭緒,於是發展出難以計數的說法。
  而宗教的創始者,擷取了宇宙的秘密,破解了迷思,得到了真理,獲得了上天的啟示,所以演變為人天導師,開山創教,廣度眾生,留下不朽的教理。經過這許多的錘煉和洗滌,現今的世界,熱鬧異常,叫叫嚷嚷,人人都說自己的真理,人人都推崇自己的一套制度和教法,全是第一、最圓滿、最最最真、無上、無以倫比。
  究竟什麼才是最圓融的宗教?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你說你的佛,我說我的道,眾說紛紜,如何去辨明?如何去抉擇?這世間,充斥著找缺失的人,找缺陷的人、想揭瘡疤的人,想揭隱私的人。這世間,充斥著想得第一的人,想成名,想謀利,想登高位的人。
  什麼是正法?
  什麼是邪法?
  魚目混珠,龍蛇混雜,讓人頭昏腦脹,眼花繚亂,暈頭轉向。
  ●
  很幸運的,我皈依了蓮生活佛,成為了真佛宗的弟子。沒有跑道場的經驗,沒有皈依結緣很多的大師上人,只有根本傳承上師蓮生活佛。我這一生皈依的也只有蓮生活佛盧勝彥。
  蓮生活佛,一位實修的大成就者,一位理事圓融、明心見性的大導師。正是:右手說法左持蓮,化身遍滿千萬境,天衣寶飾妙莊嚴,得承道顯密一身,融合傳承最上珍,真佛密法眾生導,普度群生而無餘。
  儘管有人會說,你當然吹捧自己的上師。
  儘管有人會說,你當然相信自己的上師已得無上正等正覺,已得第一義諦,已經成佛。
  儘管有人會說,佛陀的開悟就是最圓滿的智慧嗎?難道真理就只有佛教才有?
  儘管有人會說,真佛宗是邪教,根本上師是魔王,真佛弟子是魔子魔孫。
  請你不要急著下定論。請你好好觀察真佛宗。請你好好觀察真佛宗根本傳承上師。請你好好理解真佛密法。
  師佛說:有人說我「邪」。我沒有空去理會。有人說我「魔」。我沒有空去理會。有人說我「假」。我沒有空去理會。有人說我「歪」。我沒有空去理會。
  只因為人生時光短暫,我得大善知識教誨,除了精進追求無上道、身心無漏之外,實在沒有時間去理外間的諸多言論。
  說我「邪」也好,說我「魔」也好,說我「假」也好,說我「歪」也好。 我的是「無上道」。其他的,無所謂了。我飲「真佛水」冷暖自知。
  斐休曾說:諸宗門下,皆有達人。然各安所習,通少居多。故數十年來,師法益壞。以承秉為戶牖,各自開張,以經論為干戈,互相攻擊。情隨函失而遷變,法逐人我以高低。是非紛孥,莫能辨析,則向世尊菩薩諸方教宗,適足以起諍後人,增煩惱病,何利益之有?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