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我覺得盧師尊寫的是真的

By on 10/27/2017


《第五屆文薪獎》
(參賽觀摩作品)

蓮生活佛的書與我
我覺得盧師尊寫的是真的

文/李貞儀

  如果說人跟佛之間有「佛緣」,人跟人之間有「人緣」,那麼人跟書之間應該也會有「書緣」。對愛看書,常逛書店,上圖書館借書的人,往往在不經意間,尋探到至寶,而我和真佛宗的因緣,也就是從看盧師尊的書開始的。
  話說當女兒開始念小學,我一下子變有空閒,正好有天在報章雜誌讀到有關人的超能力,我心生好奇,於是在一次例行的圖書館之旅,便借了三本書回家,一本比較像百科全書,一堆照片,許多例子,但過目即忘。另一本是作者張開基的書,書名忘了。而師尊的《盧勝彥談靈》正好在旁邊,於是我順手帶回家看。回家一看,印象極深刻。因為是第一次看到談靈的書,覺得也真實,而非一般像鬼故事。於是介紹給媽媽看,自己也自此往返不同的圖書館尋到另外五本師尊的書。就是這麼平凡的緣起,讓我在多年後,當我踏入華光雷藏寺的金母問事房,在等待問事時,看到了我曾拜讀過的書,擺放在櫃台的書櫃上。之後,我在2016年第一次去見師尊時,便寫了下面這封信給師尊:
「親愛的師尊:
  弟子旅居北美20餘年,雖然家中供佛,幼時也曾在姑婆的精舍佛桌下玩,卻從不曾注意大人在忙什麼。而弟子婚後,隨夫婿過了十多年的猶太教生活。不僅女兒上猶太學校,弟子的猶太節日儀式過得比身旁的猶太朋友更慎重。然而兩年前一場高速公路的意外(還上當天晚間新聞),展開了弟子的學佛之路。
  車禍當時,車全毀,一家三口都存活,女兒甚至連一絲刮傷都沒有。離開醫院時,所有醫護及騎警都恭喜我們。但很快地,一切都變了。突然家庭失和,訴訟纏身,資產泡沫,盜賊入侵,又一場車禍發生……。一切的一切都在極短的時間發生,並迅速惡化,讓弟子驚駭之餘,也隱隱覺得似乎老天另有安排。
  就在弟子極難承受之際,媽媽看見《真佛報》,帶我去見蓮慈上師。當弟子等待問事時,忽見牆上有師尊的照片,當時弟子不識師尊面容,卻記得五年前在溫哥華的圖書館,第一次拜讀師尊的書,讀後還介紹給媽媽看,記得當時弟子跟媽媽說:『我覺得盧勝彥寫的是真的。』接著弟子就借遍當地圖書館,師尊的書約有六本之餘,當時完全不知有朝一日會從讀者成為弟子。
  就在2016年1月28日,凌晨2:30分,弟子醒來在自家走廊見到,有一綠光如網球大小,在走道移動如瑩火蟲。似乎見到弟子,就迅速直線退後,消失。弟子先生當時也見到,我們事後百思不得其解,也就試著忘懷。而在見綠光的前約三個星期的一個晚上,弟子夢見師尊,在夢境中泡腳,弟子問前來的師母,有何弟子可以幫忙的,師母抽出毛巾,要我倒掉袋子裡的水,待我返回,就聽師尊開口說:『啊!是異教徒。』弟子在夢中心想,大概是我女兒跟在身後,可是回頭一看卻像是位回教女孩,弟子並不識。而師尊接著笑著說:『異教徒,沒關係,很好,很好,都一樣,沒關係。』
  之後弟子就醒來,不知所夢為何。說來慚愧,弟子當時接觸真佛宗不到半年時間,才開始學四加行,也只識得蓮慈上師,對於師尊、師母入夢,完全無法用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來解,弟子還為此請教上師,如何區別是師尊入夢,還是弟子做夢。
  接著二月七日除夕夜,弟子第一次參加佛堂的守歲,而當晚弟子居然有幸迎請到母娘會的金母回家。興奮之餘,居然忘了家中是不允許崇拜偶像的,結果第二天一早,女兒見到金母很高興地問我:『這是誰?』當我在向家人介紹時,突然明瞭在我面前的家人,就是師尊口中的異教徒。而向來極度保守的先生,接受金母娘娘到來的程度也著實令我訝異,當時我才明白夢境的意義。
  弟子身在異鄉深感佛法難聞,所以很珍惜,弟子也嚮往臨終之日往生淨土,卻也明白家人不會為我稱念佛名,更妄超度。因此,弟子認真修法,承蒙金母及蓮慈上師的關懷,至今弟子深深感激。雖然訴訟仍未了,債務仍纏身,先生事業仍困難重重,但弟子心中卻都視為親近佛法的機緣。
  遺憾弟子無法在師尊聖誕前來祝壽,但弟子期待早日和師尊相見,在此獻上弟子的祝福。
  祈願師佛佛體安康!」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