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我眼中的師尊蓮生活佛盧勝彥 文/蓮冶

By on 04/12/2013

  我是1998年1月,在溫哥華機場,遇見紐約真佛宗弟子周心,得以聽聞蓮生活佛盧勝彥的聖名,同年2月皈依。自1999年2月到2000年8月,我大部分時間在西雅圖雷藏寺,跟隨盧師尊學佛;也曾護持蓮生活佛在紐約、芝加哥和三藩市等地的弘揚佛法的活動。
  最近,我常在網路上讀到一些關於蓮生活佛的負面消息,例如說祂患憂鬱症、脾氣暴躁、斂財,甚至有人要殺害祂等等。我肯定地告訴大家,這些都是子虛烏有、惡意中傷的假消息。因不是每個人有機會親近祂,令有心修行但尚未瞭解真佛宗者,與蓮生活佛這位實修、實證的大成就者擦肩而過,失去千載難逢的開悟、修持和證果的機緣。我願真實記錄跟隨盧師尊學佛修行的寶貴時光,並將陸續寫出自己皈依15年來的身心巨大改變,供行者參考。
◎和藹可親 快樂無憂
  凡親眼見過蓮生活佛的人,肯定都有同感,祂常常笑容可掬、和藹可親。祂的笑,是發自內心的喜悅,沒有一絲一毫裝腔作勢、故弄玄虛;祂的笑,在弟子眼中,是那麼純正,如童子般。世俗現實生活裡,有多少虛情假意、諂媚迎逢、皮笑肉不笑啊!所以,當筆者第一次見到祂的笑容,內心深深震撼!就像久處暗冥的日子,終於見到了大日,前所未有的喜悅充滿全身,令人終生難忘!在盧師尊身邊學佛的日子,我毫無誇張地說,從來沒有一次,見過活佛雙眉深鎖、滿懷心事、憂心耿耿。只要盧師尊一出現,一種特殊的輕鬆、愉悅心情油然而生。有位法師告訴我,有人因失戀內心愁苦,準備一大堆問題問活佛。而活佛只對他一笑,他「哇!」地一聲大哭起來,全部問題拋到九霄雲外。我感受同深。從第一眼見到盧師尊,即感受了什麼是「瞻仰如來、目不暫捨」。這是師父修行的證量,是祂愛弟子、愛眾生;大愛彌滿人間的修持證量。祂何來脾氣暴躁、憂鬱之說,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真情流露 不捨眾生
  在盧師尊身邊學佛的日子,亦常看到祂真情流露的一面。平日下午四點同修說法,祂會因想起某位弟子,而流淚;在外地寺廟,聽到久違弟子真情祈求祂長住世間,祂會感動落淚。上師、法師平日說法開示,只要契入佛法真理,總能聽到祂真情的讚賞和鼓勵。祂常常真情流露、不假掩飾。盧師尊是一位非常、非常重感情的人。菩薩是感情的化身。對弟子、對天下云云眾生那濃烈的情,使祂一次次再回世間,度脫我們這些迷途眾生。「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為償千劫願,浩蕩赴前程。」這是蓮生活佛的真實寫照!試問,在這喧囂的時代,誰會為一些與自己毫無關聯的人開懷、傷感?盧師尊內心殷切期盼的,是每一位眾生遠離苦惱、憂愁並最終解脫;每一位眾生能明白自己的心並自主生死。其他的在我這個弟子看來,蓮生活佛盧師尊是一無所求!
◎平易近人 平等待人
  在西雅圖,除非大法會或外出弘法,盧師尊總是上午自己開車來真佛密苑(寺廟旁的辦公室)。祂寫文章、畫畫、加持、覆信和接見來訪等等。中午,祂準時出現在雷藏寺大飯店,和大家共進午膳。每當祂進入飯堂,必先和等候的信眾,合十微笑、打招呼或寒暄幾句。然後,看看煮好的飯菜。每次,祂都會說:「好吃!好吃!」祂每天的飯菜,基本上就是普通人家的飯菜,沒任何特別。離開時,祂會為大眾摸頂、加持。晚膳後,活佛自己開車回家。若有人真要加害於祂,太簡單不過了。祂既沒有保鏢、也沒有司機。祂離開寺廟時,筆者會靜靜站立車子經過的一角,雙手合十,目送師父離去。但是,只要盧師尊見到,必定慢駛向我揮手;如遇寒冷天氣,祂會停車問候:「衣服是否夠暖?」那時,你怎麼也不會想像祂是一位擁有數百萬弟子、坐高高法座、每到一處萬人空巷的大活佛。祂就如你的父親一般,關心你、愛護你。
  有一次弘法回來,盧師尊去廟頂禮壇城佛菩薩。那天,我正在廟裡當值。活佛離開時,我雙手合十,起立目送祂和眾人離開。沒想到,活佛走到廟門口,停住腳步,雙手合十,向我這邊微笑並投來真誠和關切的目光。我心想,我身後肯定站立大批信眾。等活佛離開,我趕緊回頭,發覺竟只有我一人!我這樣小小的人物,竟蒙師父如此關愛,我心中一陣陣感動。來訪者中,我知道不乏美國和亞洲各國的高官、達貴;也有因病和急難中普通百姓,盧師尊都平等對待,沒有區別。祂的大愛,像大日一樣,遍撒每個角落。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將祂描述成黑社會一樣的人物,要遭暗殺?
  這是徹頭徹尾是魔的誹謗行為。魔,害怕人們接近他;魔,害怕人們得到究竟解脫。所以,修行人一定要明白,只有像盧師尊這樣的大成就者,才能引起魔的重視;才值得千方百計去抹黑、誹謗。
◎斂財吸金之說
  皈依前,我曾到香港大嶼山,拜見一位顯教長老。我見長老臉色紫黑,在寺廟後門院落蹣跚度步。我問身旁法師:「你的師父,病得不輕?」法師說:「他正生病,也可能吃了不同中藥所致。」我不解。法師說:「中醫弟子為他把脈、開中藥,不管對症否,他統統服下。」我更不解。法師說:「他這是讓眾生有種福田的機會!」我聽後大為感動。這些大德,他們的行為一般人是無法理解的。
  蓮生活佛盧勝彥出道以來,一直遵守師父了鳴和尚囑託,祂從未向任何信眾開口要錢,一切隨意,廟裡不管舉辦任何法會,從來都是隨意供養。眾生是被祂的大恩、大能和大慈感化,誠心供養,活佛歡喜接受,這亦是給眾生種福田的機會。在西雅圖或其他地方,只要盧師尊一出現,總有信眾忙不迭地送上紅包供養,如遇大型法會,你會看到世界各地朝聖者長跪一排排,等候供養祂。這情景,若從世俗掙錢角度講,無一人能與祂相比。試問,一個不難得到弟子金錢供養的人,還需要去騙嗎?除去基本所需,祂成立「華光功德會」、「盧勝彥佈施基金會」等,再以財力廣施天下,得到當地政府、慈善機構嘉獎,誹謗者看不到這些嗎?
◎一生最值得留戀的時光
  蓮生活佛的誓願是「不捨一個」眾生。這是歷代高僧大德絕無僅有的誓願。活佛的弟子,不管三教九流,任何人只要肯修、肯學,都可以成為祂的弟子,機會人人均等。真佛宗是真正依釋迦牟尼佛教義,由蓮生活佛開創的世界性佛教團體,是與時並進,適合現代人修行的教派。蓮生活佛是有修、有證的當代大成就者,還沒有機會瞭解祂的行者,可以通過閱讀祂200多本著作,祂毫無保留地將自己這一生的修行、證悟,真實記錄書中,書代表祂的心。
  在盧師尊身邊學佛的那段時光,我完全沉浸在自我反省與提昇的精神世界裡。靈魂化作一縷風、一片雪、一首歌,演繹出滄海桑田的空寂;大悲大喜後的海闊天空。那清澈而美麗的心靈,始自西雅圖;始自我永恆的大依怙主蓮生活佛盧勝彥。在往後修行的十多年裡,師尊蓮生活佛的慈悲和誓願,時時激發和鞭策著我,不管遇到何等的磨難、煎熬、長夜的嚎哭,我終生無悔、永不捨棄,直到證得究竟。
  盧師尊蓮生活佛的智慧、慈悲,永遠無法用筆描述。撰寫此小文,永遠無法表達我心中對祂那永恆的感恩。每每看到誹謗和抹黑祂的文章,我只是為那些迷途者感到悲哀,亦再次提醒真正想求得證悟的行者,勿信流言。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