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憶念蓮翰上師

By on 11/17/2017

真佛宗釋蓮翰金剛上師

文/蓮薇

  2017年11月4日的晚上,我在收看師尊蓮生活佛主持西雅圖週六同修的網路直播時,突然聽到師尊提及,祂已接引真佛宗的釋蓮翰金剛上師去了佛國淨土,我立刻起身走到壇城前,對著師尊的法相深深的叩首,叩謝師尊的慈悲接引。
  我跟蓮翰上師相識20多年了,彼此沒談過幾次話,但有過一些文字上的交流。一開始是2001年在他籌辦前,他寫了傳真信來跟我約稿,邀約我能恭錄一些師尊著作中的金句放在即將創刊的《燃燈雜誌》上。因為我自1998年開始,就在為《真佛報》新闢的「蓮生活佛的金句」專欄提供文稿,所以我很快就答應了蓮翰上師的託付,後來我發覺《燃燈雜誌》的稿源不足,我也偶爾會用法名或筆名投稿給《燃燈雜誌》,把它當成是我練習寫作的園地。有兩次回台灣探親,我還特別去過位於台北市士林區的《燃燈雜誌》社,去拜訪蓮翰上師和蓮蕙法師,順便也客串做了校對義工。近距離的蓮翰上師,給我的印象是嚴謹中透著親和,在互通文字時,他給我的感覺是有著很好的學養而且謙和無比。
《塵客夢語》書封面  2007年,蓮翰上師因為身體違和,辭去了《燃燈雜誌》社社長之職,2010年3月我意外接到上師寄贈給我一本《塵客夢語》。《麈客夢語》原是蓮翰上師在《燃燈雜誌》所寫的專欄,得見專欄上的文章業巳結集成書,我有滿心的歡喜。我欣賞蓮翰上師的文字功力和對佛學的深厚悟境,我更要讚歎的是,因著他的文章,他引導了不少真佛弟子能有正念,特別是對師尊及真佛傳承能有更多的珍惜。他總是念念孜孜叮囑真佛弟子:「要完全依止根本傳承上師!」「要首重根本傳承。」要謹遵師尊所說的:「一心淨信,專心修持,把心安住於一位根本,時常憶念根本,才有可能不亂不動,這是『密教的正見』。」
  2014年我發現《燃燈雜誌》上已沒有《塵客夢語》的專欄了,對於我的關心,蓮翰上師在那年的9月2日給我一封電郵。他在電郵上說:「沒有新的《塵客夢語》給您指教了,數月間我因殘軀不適,各種病業交替現前,未能久坐書寫,故沒寫《塵客夢語》了。緣起,總有緣滅吧!」他還寫說:「我一直在懺悔之中,也在痛悔之中,感受到這人世間的一生,由出生到老到現在,除了皈依根本傳承外,沒有一事不是錯誤的。但不經過這些錯誤歷程,就沒有這種發現與感覺。深深感恩師尊賜予的智慧與無上加持!」
  在12月29日,蓮翰上師又寫電郵跟我說:「歲月在悄悄流逝,春夏秋冬在慚愧的夢幻中過去了,徒增了一個世壽的數字,看著世間像萬花筒般的變幻,生生滅滅感觸良多。老衰病殘,通身病業,健康是講不上了。心悸、暈眩、心律不整、嚴重失眠、嚴重腹瀉、骨剌壓住坐骨神經、寸步難移。我今日仍活在世上,是師尊賜予大恩、大慈悲加持的奇蹟了。每日早上起床,又感恩多活了一天,但又奇怪,為什麼還不死?真的成了『老而不死』了,也不管了,活一天就消業一天吧!」
  蓮翰上師在最後一次的電郵上跟我說:「師尊是真正弘揚佛陀正法的第一人,這是我靈魂深處的心聲,除了這一句,我沒有其他能寫的東西了。」對於生死,他在「遺老」的那篇文章中曾經寫過:「幻軀的幻滅,原本就是一種解脫。」生死一如,我想他早已看破了人生這一埸生死大夢。
  師尊曾說:「生是牢獄,死是解脫。」對這樣一位資深的上師的離去,我並沒有絲毫的傷逝悲情,相反的,我是多麼欣慰蓮翰上師能蒙師尊慈悲接引,去了佛國淨土,從此遠離病苦、解脫自在。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