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庫官升職

By on 01/27/2018


‧蓮生活佛盧勝彥‧

  我與東嶽大帝私交甚好,東嶽大帝就是「東嶽泰山天齊仁聖大帝」,簡稱「天齊王」或「東嶽泰山神」、「泰山府君」。
  中國歷代皇帝,如伏羲氏、炎帝神農、黃帝有熊、帝堯帝舜等等,都曾經赴泰山祭封東嶽大帝。
  以後歷代皇帝,當國泰民安之時,均向泰山行禮如儀,這泰山封禪是國家大事。
  漢朝唐朝,對「東嶽大帝」的祭祀從未間斷過。
  我與「東嶽大帝」相知。
  這當中亦有因緣存在,因為我曾出生在唐朝時代,因而跟「東嶽大帝」相知多年矣!
  誰都知道「東嶽大帝」權威赫赫,但卻不知道其手下有十二名「庫官」,這「庫官」就是東嶽府中,十二名主理人間陰間財富的官員。
  十二名「庫官」各掌理十二個財庫,第一位姓杜,第二位姓李,第三位姓袁,第四位姓阮,第五位姓柳,第六位姓朱,第七位姓雷,第八位姓許,第九位姓成,第十位姓紀,第十一位姓曲,第十二位姓田。
  這十二名「庫官」,不是永遠常住東嶽府,亦有輪調。
  「庫官」輪調亦得考試。
  「庫官」亦升職為其他山的大山神,可主理一切。
  這十二名庫官與我相熟,因此,他們均時常請益於我,庫官們亦知道我的來歷,常常請教我佛法上的問題,同時要我推算何時升職。
  這是很奇妙的事啊!
  我因為轉世輪迴在唐朝盛世,祭拜「東嶽天齊仁聖大帝」,和十二位庫官更是相熟。
  今世我是盧勝彥。
  而「東嶽大帝」及其「庫官」們,同樣很熟,真是因緣使然!
  我神算很準。
  不只是人們找我神算。
  連「東嶽府」的十二名庫官亦找我神算。
  我說什麼時候升職,就是什麼時候。
  好像我就是主考官。
  大家亦知我的神異,也知我是「人曹官」。
  ●
  年初其間,有一位紀庫官找我,紀庫官管第十財庫的那一位,我一推算,大驚奇:
  「先生德厚,理應天籍,如何是庫官?」
  紀答:「我本天星,可惜失職,如今降為庫官,奈何!」
  「何天星?」
  「南微星也!」
  「想回天上。」
  「天上回不去了,我只想升職為山神。」
  我再推算,知紀庫官在五個月後的考試中,可升職為大山神。我恭喜紀庫官。
  「恭喜,恭喜,五個月後,必升!」
  「差矣!」紀庫官有疑惑。
  「什麼事差?」
  「明明三個月後,諸陰府庫官升職會考,怎會五個月後才升山神,這不是神算差了嗎?」
  「這。……」我不明白。
  「這回你蓮生可算錯了。」紀庫官說。
  「我。……」我接著說:「我算的是五月後,而你說是三個月會考,相差兩個月,這是難堪的事。但,我的神數是超然的,到時再說吧!」
  「好!」
  約一個月後,紀庫官回頭找我:
  「你真準!」
  「何也?」
  「三月延期到五月。」
  「為什麼?」我問。
  「適逢天帝今年巡行五嶽,在三月期間,所以會考延至五月。」
  呵!真準。
  紀庫官亦大樂。
  因為我的神算,說一不二。
  ●
  但是,會考放榜,紀庫官竟然落第,榜首反而是一位山神的屬下庫官,叫鄭質的,其他上榜的有袁庫官。紀庫官得知榜上無名,哭涕欲死。
  紀庫官到我這裡神算,我告知會上榜,此事眾人皆知,如今榜上無名,我自己的臉也掛不住了,實在無話可說,無言以對,以後又如何對人神算?我對神算興趣索然。
  不只是紀庫官恨悒,我自己也悵惘不已!
  我決定進入更高層的靈界去探聽一下虛實,明明我的神算超然,何以會出差錯。
  我了解的情況如下:
  民間的拜拜,大部份拜財神,很少人知道要拜庫官,但,也有內行人拜庫官,庫官的拜祭雖然流傳已久,但拜的人畢竟較少數。
  據說庫官的拜祭,要不使人見,要陰暗之處,要空曠的房間,所以庫官較名不見經傳。
  然而,有一名女子,由茅山師父處,得知拜祭庫官求偏財的方法,這名女子每個晚上子時,便點燃白燭一支,香三支,向庫官祈禱。
  而女子祈禱的對象,正是第十紀庫官。
  紀庫官應邀而至──
  而這名女子長得蛾眉橫翠,粉面生春,妖嬈傾城傾國,身材窈窕動人心,現出了多樣嬌態,半含笑的櫻桃嘴,遍體幽香皮膚甚細,嬌滴滴扣動人心。
  紀庫官看拜祭女子,心中嗒嗒嗤嗤,人不動心心也動了。這般美色,果然心癢難熬。
  紀庫官開了庫,賜女子偏財。
  同時,忍耐不住,趁夜間女子夢中,緊緊擁抱。……
  這正是:
  色乃傷身之劍,貪之必定遭殃。
  佳人二八好容妝,
  更比夜叉兇壯。
  只有一個原本,
  再無微利添囊。
  好將資本謹收藏,
  堅守休教放蕩。
  紀庫官與小娘子,快樂了很多回,當然也漏了很多回,兩人一陰一陽,痛快苟合。
  高層的靈界認為:
  紀庫官原本宿祿是南微星,因發生失職之事,而降為東嶽府庫官。
  因為德厚,必可考上大山神,但在這段期間,竟然又逢某種宿緣,發生了私放庫存的事,甚至失身失德,成了欲念的犧牲品,得以經歷了超現象的差錯,按照陰官的行為規範,紀庫官犯的戒已非常嚴重。
  這位陰神的雙腿早已疲軟不堪,連神行時也一顛一跛了,全身的活力全灌輸到小娘子的身上,早已虛脫殆盡,如今又疲又倦,氣悶不適。
  紀庫官的天光早失。
  現在連陰神光也失去。
  只是凡夫一個。
  如何考得上大山神?
  不只考不上大山神,還得轉世輪迴,人身亦不可得,當轉世為畜牲道的「雞」。
  我聽了大駭。
  ●
  紀庫官找我:「怎不準?」
  我呆呆看他,不語。
  紀又說:
  「如何稱神算第一?」
  紀浮躁不安的質問。
  我勉強答:
  「你自己知道。」
  「我不知!」紀庫官氣躁的答。
(未完待續)
(本文摘錄自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135冊《揭開大輪迴》)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