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寫師尊文集讀後感有感

By on 08/04/2017

文/蓮纘

  記得當初台灣真佛報要籌辦讀書會時,師姐書潤助教曾經到香華雷藏寺鼓吹同門師兄,要踴躍投稿,每人必須寫一篇師尊文集的讀後感言文章,最好是一篇以上。當時自己感覺文筆並不算是很好,沒想到竟然一口氣投了十二篇文稿。其實連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從助教鼓吹投稿,到我提筆開始寫文章,這段時間剛好是我正在請仲介公司,賣掉我在台中松和街的套房小住家。因為身體有恙,我已經將近七年沒有上班工作了,經濟上有一點困難,我必須如此。
  身體的問題,我請示過師尊,師尊說出家就會好。想出家,有幾次已經決定了,但又反悔。總感覺自己不是一個很聽話的好弟子。一直以來很羨慕許多師兄,能夠全心全意的一心供養師尊,尤其是蓮傑上師。但我一直肯定自己是完全淨信師尊的成就。從皈依至今已經三十幾年了,每天修上師相應法從無間斷,始終淨信這是真實佛法,只是現在仍然覺得自己修法不夠好。沒上班的這幾年,我每天大都在家修上師相應法,看電視,料理三餐吃飯和睡覺,有時會參加香華雷藏寺的七天護摩法會。不過師尊在台灣雷藏寺的法會,我從無缺席。感謝堂主陳師兄,能夠熱心的,不辭辛勞的,開車載同門上雷藏寺參加法會,給我很多方便。
  八月初,看了蓮萊上師對師尊文集《粒粒珍珠》文章「我就是佛」的感言後,有一種在冥冥之中,恍惚如有神助,一向對自己不太信心,卻能如此順利的陸續完成十二篇文稿。每次寫完一篇文章時,心裡都會有一種念頭,那就是我可能不會再寫了?但莫名其妙的!隔天清晨起床時,卻會突然的生起想寫的靈感衝動,有一次更絕,要按好幾次才能打開的平版電腦,卻莫名其妙的自動打開了!
  我大部分文稿都在床鋪上完成。我的床鋪有時彷彿會有一團紅光照射,床鋪在房中深處,不靠近窗戶,面向北東,距離窗戶,有數步遠,應該沒有陽光會射進來才是?正當我寫師尊文集感言文稿,到第十二篇時,寫得有一點吃力,和莫名其妙的無奈感。在修法時,我不自覺的向壇城本尊師尊蓮生活佛稟報,並問卦請示。當時我得到一卦,履之蒙;未濟之睽。主卦履,九五爻有獨斷獨行的意思,蒙有啟蒙和蒙昧不明的意思。未濟之睽則有自不量力,未能成功的意思。
  這與九月十七日在壇城請示師尊,我現在已投稿的文章內容如何?得到既濟之坤;坤之明夷,大不相同。既濟有成功之意,坤有祥和之意,但明夷則有黑暗壓迫光明,賢者受傷的意思。另外,六爻形成「動維違現大奇」六個字,這可能是指文章中,有「清淨識的維持之說」,好像從來沒有人這樣的說過,讓人感到新奇。
  通常我卜卦後,都不會把它放在心上,只是當作一種參考而已。但隔天起床,想寫文章的靈感又來了!這回一口氣重新整理完成第十二篇,出奇的順利。修法時,不由自主的稟明壇城上的師尊,問內容如何?得大壯之豐卦,有中庸壯大,能夠克制的意思,是好卦。但奇的是,六爻卻形成「請宿成教乾救」六個字。似乎在說,我請求神明相助成功了,令我得到救援。宿有星宿之意,引伸為神明。我覺得這是一種感應?
  真意想不到,寫師尊文集讀後感言,會發生猶如古時的,江淹神來之筆的成語故事,那樣神奇的感覺。這讓我想起蓮傑上師曾經引述師尊的一段話,佛菩薩要幫助人,三歲的小孩也會飛;並且說,蓮翰上師曾經看過師尊寫文章是倒著寫。意思是一般人都是從頭寫到尾,師尊則是從尾寫到頭。這種神奇的事,我應該沒有聽錯,但現在我完全相信。
  本人經書看不多,除金剛經以前經常讀誦外,妙法蓮華經曾經有一段時間,每天只誦一品,誦完整部經,往往需要花上將近一個月以上的時間。本人不是博聞強記那一類型的人,內容經常會旋記旋忘。這樣加上地藏本願經、佛說阿彌陀經等幾本,能夠看完整部經外,其他的經,都只是隨緣認識,經中一些有名的故事,和重要名言辭語而已。但在談論道理時,很奇怪,大都能夠剛好受用,與經意相應。說實在的,本人看經論著作,只有師尊的書能夠讓我一口氣看完整本。
  我生性喜好思維領悟,自己曾經看過的,經書中的故事,和名言辭語的含意。這些故事和名言辭語,與其說是從經書中取得,乾脆說,大多數是從師尊的書中獲得的,這樣比較恰當。看師尊的書,只記得那些辭語,卻不知出處,所以每次寫文章引用,都乾脆用所謂來表達。
  恒順眾生和順乎自然道理應該是一樣的。因為自然律就是因果律,眾生則是緣起緣滅,不離因果律法則。自然就是從來如此,即因緣生滅的變化定律,從來如此,所以個人覺得應該相同。雖說是望文生義,但確實有它的道理存在,絕非胡謅。

About tbnews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