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發大菩提心住山瑜伽士任樂仁講師

By on 06/19/2011

宣導正見、發大菩提心的住山瑜伽士

「卐字法輪顯密佛學院」任樂仁講師

文/本報記者  曉曉


想想看,有什麼事情能夠讓真佛宗創辦人蓮生法王覺得「開了眼界」?又因何事由能使祂既感動又榮幸?去(2010)年8月5日,聖尊首度佛駕台灣省苗栗縣公館鄉福德村的「卐字法輪顯密佛學院」(也是「
字法輪堂」所在地),祂在開示中笑呵呵地指出:「今天到這個『卐字法輪堂』,可以算開了眼界。第一個呢,這邊有兩甲多的土地,他們憑著雙手去開發,在這裡歷經二十年。

看到山頂上他們為師尊準備的一個小關房,可以讓師尊有空來這裡閉關、休息都可以,而且是套房,看了很感動。尤其看到牆壁上有了鳴和尚的相,有薩迦證空上師的法相,十六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的相,和吐登達爾吉上師的相,看了覺得非常的感動。……」「……非常好,我們有這樣的弟子,心中也感覺到非常的榮幸。」


就在上個月,「
字法輪顯密佛學院」的負責人任樂仁師兄,有幸和一些中外同門在台中與聖尊聚會。餐後,大夥正待送聖尊上車離去,聖尊看到了他,主動走過去並拍拍他的肩膀說:「好啦,好啦,你可以出來了,出來了,我就先給你封講師吧。」個性灑脫自然的任師兄,一時受寵若驚,不知如何應對。因為長期以來,他只是一位與世無爭,遵循聖尊、佛陀及祖師的教授,專心聞思修,並實修實證、發大菩提心的住山瑜伽士而已。


● 皈依蓮生法王 決意隱居修行 ●


藏密大手印修行分四個階段:專一瑜伽、離戲瑜伽、一味瑜伽和無修瑜伽。聖尊曾教導弟子,「專一瑜伽」要閉關,「離戲瑜伽」要住山,「一味瑜伽」要下山度眾,「無修瑜伽」就是定。事實上,除非是大根器者,否則剛皈依的同門並不適合獨自到深山中去修行。然而任樂仁講師卻在而立的壯年,毅然決然收起經營順當的進出口不鏽鋼材料生意,帶著妻女入山隱居清修,也不能不說是物欲橫流的現代社會裡的異數了。


有人曾對任樂仁講師質疑:「你錢賺到了,難怪你能全心修行。」但據他回憶,早年自己研究過道家丹鼎法,及佛學、淨土、禪宗的知見,所以在他開公司為事業忙碌打拼之際,自然會隨喜打坐、調息,而內心也常思維人生的問題。終於有一天,他突然頓悟到:「唉喲!我竟然打出娘胎,足足浪費了三十年的光陰,庸庸碌碌,不知修行,真是何其愚癡啊!」所以決定斷絕一切塵緣,終生隱居,直證涅槃。


既然對修行有了決定勝的信心,任講師開始尋訪明師。他自忖:我要修持的法門,一定要有道家的調息、練功、禪定,亦需有禪宗法門和佛法的正理,這樣才能達到性命雙修,解脫生死、成就的要求。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台北龍山寺看到《蓮邦雜誌》,不禁驚呼:「這不就是我要尋找的傳承師父嗎?」於是當下引導全家皈依真佛宗。依講師的觀察,他認為蓮生法王具足五項殊勝善妙的特質:一、具足總集藏密四大傳承無間斷加持力。二、通達佛法三藏經律論及密續各部大論。三、現證莊嚴,如量證悟實相空性,具足殊勝斷證功德之聖者。四、如實發大菩提心大願力,粉身碎骨無悔利益眾生,地獄不空,誓不成佛。五、法爾圓滿四攝六度,能善巧方便調伏攝受有情,離苦得樂,趣證涅槃解脫,具無漏智大神通任運者。


皈依之後,任講師一方面精進修法,進而剃個光頭,代表出離三界火宅的決心,最後並把經營六年的公司全部結束。他的這種修行魄力,看得客戶朋友都齊聲讚嘆:「還是你行,有福報,有智慧,可以放得下、放得開,我們雖然嚮往,但就是做不到,放不開,事實上沒有辦法。」


● 任家全是修行人 蔣師姐護持居功 ●


總是一襲唐裝的任樂仁講師,舉止安詳,真是一位宿緣深厚的佛行者。


任講師出生台灣,父親任君堯是安徽人,黃埔軍校第16期畢業,母親為典型台灣婦女,倆人育有三子一女。或許是從小受任母供佛禮佛的影響,身為長子的講師,就業後經常自動自發購買一些米、油、鹽等日常用品,載到佛寺道場供養三寶;有時外出,也會隨意購買一些野生的鳥類或兩棲類動物放生,並幫牠們皈依三寶。在自學調息靜坐時,他的眉心額頭也會顯現太極的符號在旋轉,不過他秉持禪宗無相的知見,了然一切相皆是虛妄,所以也不去執著。


在樂仁講師的引導之下,任家大小都是佛法的修持與捍衛者。除了往生的父親和出嫁的大妹美賢外,母親蓮相法師長年跟他在山中修行,二弟樂義法師多年前因病英年早逝。而最為宗內同門熟知的應該是,桃園縣龍潭鄉「一智同修會」住持釋蓮花樂智金剛上師了,這位么弟聽講十三、四歲就看過聖尊的書,心生嚮往,一直想去台中賺錢供養聖尊,以後自然也走向修行之路,他還擁有很多寶貝的法器和古董呢。


然而,最讓任樂仁講師感懷在心的則是法侶眷屬蔣韶菁師姐了。雖然當年蔣師姐看到夫婿理個大光頭準備修行,一時也無法釋懷與理解;但後來經過思維,有所領悟,深感暇滿人身難得,佛法難聞,而且無常迅速,生死事大,於是終能接受師兄的決定,並大力護持他的修行。


為了讓任講師專注一心閉關,研讀潛修顯密佛法,蔣師姐一人承擔起教養三位女兒的責任。她說,因為山上住家離市區較遠,平時孩子上下學都由她接送,還要抽空督導功課,常常忙得分身乏術。尤其成長時期,孩子易受同學的感染而輪流生病,最後倒下的總是她;有時,還得麻煩任講師帶大家去找苗栗後龍鎮的洪兆基醫師(現在「三義雷藏寺」的洪講師)看病,而他也總是很熱心地為大家診斷和治療。


蔣師姐說,當初,我們一家是抱著縱然斷炊,亦要堅持必勝的信念來修行,直至明心見性、了脫生死才行。好在我的娘家父母和姐姐很護持我們,也懂得供養的功德。她特別感念已去世的母親,由於生前老實唸經持咒,得以免去纏綿病榻,並殊勝往生,火化出很多白色亮麗的舍利子。


令人欣慰的是,這一路走來,蔣師姐的苦心沒有白費。三位千金不僅出落的秀麗標緻,而且成績優秀、多才多藝。目前兩位就讀大學,老么還在高中階段。做母親的說:「如果以後她們佛緣具足,能懂得出家修行最好。」任講師則表示:「三位女兒以後也要出家修行。我從小薰陶她們調息、打坐,也講佛法,她們了解父親的心,也希望將來解脫幫助人類。」


● 尋獲風水寶地清修 重傳承請購紅寶冠 ●


1991年,任樂仁講師夫婦買下了位於苗栗縣公館鄉出礦坑的一座小山坡地,作為長期閉關修行之用,該處海拔約六、七百公尺。講師說:「原本我是想在三千公尺以上清修隱居,到合歡山、到玉山,到真正沒有人煙的地方去終生閉關,剋期取證,但因為想到師姐很怕冷,所以才沒有去。」


彷彿冥冥之中,聖尊、佛菩薩都已早有了安排。蔣師姐記得,就在他們準備結束公司之前,有一天中午小憩,她夢見聖尊穿著黃色法衣,披著紅色袈裟,帶著她乘空飛行到一片竹林中,那個地方風景甚美,地形有若太師椅,聖尊腳跺地三聲,告訴她說:「將來,這裡就是你們的道場!」因為她從來沒有午休的習慣,所以會做這場夢,令她感到非常奇特與難解。


當年為了住山清修,任講師找過北中部山區,都沒有因緣看到適合的地理環境。後來回到蔣師姐的苗栗娘家,開車進入公館鄉附近的山區,仰首一望,看到山巒層疊,山霧飄渺,頗有深遠之意,而且彎彎曲曲的溪流也很美,真是有山有水,於是產生了好感。等問了山區人家,果然附近有人要賣果園,因此和地主約好見面看山林地。到了目的地,蔣師姐一看大驚:「就是這裡,和我夢境當中所見一模一樣!真是不可思議啊!」


這片佔地兩甲多的土地,初時佈滿了竹子,果樹也長得很繁茂。當時,任講師一方面勘察地形,並順便除草、砍樹、開墾,希望能找出適合蓋關房的地方。最後,經聖尊看過地圖指認為風水寶地(灶穴)。任講師曾說:「這塊地有兩抱、後靠、前案台、筆架山,左右還有旗鼓,四面環山,遠眺山巒層層而上,共有九層,最遠可以看到雪山山頂。」有了如此吉祥的寶地,講師不禁慶幸自己何德何能?「假如今生沒有現證菩提,利生圓滿,那真是有愧於傳承的加持啊。」


為了表達對根本傳承的感恩,1991年,當師尊在高雄鳳山市立體育館舉辦大法會時,任樂仁講師慨然義買下聖尊的「紅寶冠」。聖尊曾開示道:「這頂紅寶冠與我所戴的紅寶冠無二無別。」後來,有上師向聖尊提議:「我們可以多做幾頂這樣的紅寶冠來義賣助建雷藏寺道場。」聖尊馬上答覆:「不可以,義賣紅寶冠唯有這一頂,沒有第二頂。」蔣師姐說:「這頂珍貴的法帽一直供奉在講師的閉關房壇城上。」
(未完待續)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