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Miss

學人用心處?

By on 12/25/2011

‧蓮生活佛盧勝彥‧

淄州,水陸和尚。
僧人問:
「如何是學人用心處?」


水陸和尚答:
「用心即錯。」
僧人問:
「不起一念時如何?」
水陸和尚答:
「沒用處漢。」
僧人問:
「此事如何保住?」
水陸和尚答:
「切忌。」
僧人問:
「如何是最初一句?」
水陸和尚大喝一聲。
僧人禮拜。
水陸和尚以拂子點了一點,說:
「且放。」
僧人問:
「狹路相逢時如何?」
水陸和尚便攔胸碰上一碰。

盧師尊在重讀這段公案時,深深的感嘆啊!記得我初讀這公案,完全不懂,可以說,目瞪口呆,不知雙方之所云?
後來大澈大悟之後,重讀便全部一目了然,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這則公案,如同清澈的水,看到了魚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來游去,非常的清楚明白。
我當然知道,很多人都看不懂,因為沒有「悟」,才看不懂。有了「悟」,便懂了。
聽說,我的書,銷路最好的,是屬於「感應故事類」,這一類的書,暢銷排行榜是「第一名」。
而銷售量較低一些的,是:
「重讀五燈會元」之類。
然而大家知道嗎?佛陀在菩提樹下的開悟明心,見性成佛,佛法的第一義,是在「五燈會元」之中,了義的,不可思議的,世間人想不透的真理,竟然在「見道」。
當我見了道,我只能說:
「原來如此」。
「會心一笑」。
「蒼天蒼天」。
「金雞獨立」。
佛陀的開悟,果然是堪難、堪難。
我盧師尊的開悟,果然是堪難、堪難。
這種開悟是「絕對」的。
因為除此之外,已無另外的「絕對」。

以上的公案,如果由我答,我如此說:
「如何是學人用心處?」
我答:
「心在何處?」(無心可用)
「不起一念時如何?」
我答:
「還有那一念嗎?」(絕對的絕對)
「此事如何保住?」
我答:
「連保住亦不用。」(第一義)
「如何是最初一句?」
我答:
「去。去。」(把最初一句也丟了)
「狹路相逢時如何?」
我答:
「是那兩個人?」(怎有可能)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