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 文/蓮花天屹

By on 08/19/2012

  清晨做了一個夢,夢中恍恍惚惚,身處在黑暗的世界。
  我還是扮演著自己。
  如此幽暗可怖的地方,讓人毛骨悚然,心慌慌。
  冷風凜冽,刺骨的痛,錐心的疼。
  我像一個犯了錯的小孩,迷茫的四下躲藏。
  周圍的人,一樣污穢,一樣犯錯,一樣羞愧。
  我沒有顏面活下去,心底冒出無限的悔意,只想重新來過,一切重頭開始。
  前面有一隊人在緩緩行走。
  每一個人身上扛著荊藤,是以苦刑消除身上的罪孽,身上流著鮮紅的血,一條條的血斑,像紅蟲一樣惡心突兀。
  我漫無目的的跟隨著隊伍,走向那不知名的斜塔。
  步伐是拖滯無力的,心中升不起一絲快樂,我只有讓罪惡腐蝕幼弱的心靈,辱虐剩餘的純淨明智。
  這是魔鬼的世界。這是惡的世界。
  風中,有一個老印度人修行人向我合掌。
  我呆呆的看著他。
  身穿白色道袍,如此瘦小的身軀已經受不了荊刺的折磨,微微顫抖著,骨瘦如材,眼眶深深的凹了進去,空洞的眼神,如此深邃,如此哀痛,望著每一個擦肩而過的人。
  我知道他渴望得到人們的幫忙,幫他把身上的枷鎖荊藤脫去,代為受罪。
  沒有人願意伸出援手,各個罔顧哀憫之心,不理不睬,就這樣走過。
  每一個人扛著自己心中的十字架,罪業深重,哪有閑情去理會旁人。
  最後,我向老修行人合十行禮,幫他扛起了枷鎖。
  哎喲!天知道那有多重,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痛苦,我身上多了負擔和累贅,寸步難移。
  一步一步,我嘗試走上斜塔的階梯。
  我幾乎想要放棄,不斷地喘著氣,不斷地顫慄,不斷地祈禱。
  還好,我還記得上師心咒的唸誦。
  我心裡很害怕。
  可是有一股力量升起,微微地溫暖著我,讓我堅持下去。
  咬緊牙關,我終於到了塔頂。
  這是上天對人的考驗。
  一片荒蕪,血肉模糊,腥風血雨,如地獄一般。
  這樣的景象,讓所有人捲縮在一塊兒。
  我看到魔鬼在奸笑。
  漸漸的,魔鬼的面孔竟然變成了自己,一模一樣,無分無別。
  為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變成了魔,為什麼自己無邊無間地墮落,為什麼?
  剎那間,我醒悟到,最後要面對的其實是自己。
  最大的魔其實就是自己。
  境由識生,心是魔,自然顯現魔境。
  夢至此,就醒了。
  醒來後,我心有凄凄感,不寒而慄。
  是自己近來太放縱了嗎?讓心飄忽,隨境而生,失了定性?
  如此思之,得到一些些警惕。
  最甚深來最甚深。
  法界人身便是心。
  迷者迷心為眾色。
  悟時剎那是真心。
  身界二塵無實相。
  分明達此號知音。

About admin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